2022年
一月刊 |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豪威尔的代祷职事

  本文摘自祷告王子豪威尔的传记,其内容记圣灵载为犹太人祷告。豪威尔是神在十九世纪所兴起祷告的器皿,因着他及他所带领圣经学院的祷告,带下非洲的复兴,犹太复国以及二次大战的转机,做成了美好的见证。

第四块地及犹太人

  豪威尔的第二个负担就是为犹太人祷告。

  当我们与豪威尔先生并圣经学院的全体同仁,藉着经年累月地为以色列人祷告。我们很希奇地看见主已经初步应允了他们的祷告,这个事实就是犹太人重返圣地,并在巴勒斯坦建立了以色列国。

  然而,当豪威尔从神那里得到为以色列代祷时负担时,从整个环境看来这件事似乎是不太可能!由于这个祷告的应验提醒了我们,既使神曾藉着先知在圣经中预言要成就的事,除非他在他的子民中找到了信心和顺服的管道,这些历史上的大事是无法应验的。预言必须藉着相信才能应验,正如说预言的人需要信心一样。

  一九三八年九月三日,豪威尔从报上得知义大利宣称要在半年内将境内的犹太人完全逐出,于是他就有了这个负担。加上当时德国境内正掀起猛烈的反闪人运动(Anti━Semitism),这两件事使他想到“神的选民」必重返他们自己故土的事。

  他在聚会的记录中说道:

  九月三日:“我因着这些选民有了一个极重的负担,并且我向神说,愿他将他们的负担放在我身上。魔鬼藉着希特勒与墨索里尼一再地将他们遣返他们自己的土地,这正应验了预言中所说的。而目前已接近时代的末了,也是预言要完成的另一面印证。我多么渴望能帮助神的选民再回到他们的故土。」

  九月五日:“以赛亚预言神的选民二次归回,他在以赛亚书十一章中曾说,神要把他的选民,从世界各地招回来。这两处的预言今天正在应验中。圣灵盼望藉着一些人来帮助他们,我盼望神能更深地摸着我,使我感受到神选民的苦难。」

  九月七日:“但以理从先知耶利米书上得知犹太人被掳七十年后将要返国,因着他的祷告及神奇妙的带领,使神的选民得以返回。我们必须有信心来相信古时神与亚伯拉罕所立的约,神定规他们必住在应许之地的话必能成就。这不仅仅是由于我们对犹太人的同情,而是因着神的话。古时神感动古列王帮助被掳的犹太人,并以钱财支助他们返国!我确信外那人的日期已经满了,当主耶稣再来时,犹太人必先要重返自己的故土。」

  九月十一日:“我想起在接待印度寡妇,以及一些传道人儿女的小村庄中,我们也有一些代祷的处所。此刻神已呼召我们为犹太人担负起代祷之责。」他又说到神已明确地指示他,要为犹太人筹得十万英镑的款项:神要我们有信心。于是,我们的日子全都用在为这笔款项信心的祷告上。

  几周以后,有消息传来,希特勒要把在波尔边境上数千犹太儿童“逐出」,这件事更加增了豪威尔的负担。他告诉圣经学院的学生说:“当我看到报上的新闻时,我被一种极大的愤慨所淹没了,没有人知道这件事对这些孩子的父母将有如何的感受。圣灵是如同这些孩子的父亲一样,假如我是这些失去家庭孩子中的一位父亲,我岂不是尽快地为他们再寻得一个处所么?这是圣灵的感受,他所感受的正像那些孩子的父母一样,虽然他们现今正被困在欧洲大陆,除非圣灵在你里面使你感到这样的痛苦,你是无法为这些儿童祷告。除非你经历如此真实的哀恸,你祷告的话语是不能算数的。」

  像往常一样,当他有了类似此种负担时,他便能实际地发觉到神所要他做的事。当他求问主当如何行时,主的答覆便临到他:“为他们安排一个家」。他已经凭信心买了三块土地,但如今主又呼召他进入一个新而且大的财务试验。他原想租下一位去逝不久朋友慕尼流的房子。他估计该屋可收容二十五个孩子,但是屋主不愿出租。于是他又去找另一栋更大可收容二百五十个孩子的屋子,但他再次遭到拒绝。然而有一次夜里神低声向他说潘乐吉尔(Penllergear),这个地方是他曾经听过却从未去过。据他所知,该地是天鹅海(镇名)最大的一块地产,主人是查礼利林,经过询问,他发现该地约有二百七十英亩,而且罗马天主教方面,为了该地的大厦及两块空地就出价一万四千英镑,所以他清楚知道若要整个买下至少得二万英镑才行。

  从学院聚会纪录知道,他们为此事祷告了两个祷拜,直到十一月二十六日,他才做了决定说:“我将买下这块新地,可能就在下个祷拜。我愿意为了帮助犹太人摆上我所有的。」

  当他找到经纪人时,他发现已经不能再耽延了,因为已有其他买主出了好价钱,他必须在二十四小时内作决定。那天他对聚会说:“一些买主正组织公司要购买潘乐吉尔,而我只有仰望那三位一体的神来做我的股东。」在紧接的一次聚会中,他说:“今天我收到通知,现在我是该地的二名买主之一,因此我出了一个价钱比该公司还高。经纪人告诉我这块地应该是我们的了,今晚他就要写信给该地的所有人。」

  于是这件事便成了定局,若这件事有所变化那也是必然发生的,因为价钱高到二万英镑,而他手头上却分文不名。此种情形原有碍于他原先购买的信心,不过藉着多年来神的带领,使他得以通过此项考验,纵然在我们看来这种考验是太艰难了,而事实也是如此。然而,正如学院里一位学生说,豪威尔先生在买那块地的心情,并不会比一位买衣服的人来的急躁!几天以后他接到学院的一位朋友从电话中的鼓励,他说如果豪威尔愿意投注其所有来购买潘乐吉尔这块地,他也要如此行,并且提到他有栋父亲所交给他的房子可出售来作为此事的赞助。

  当地报章以“威尔斯犹太少年避难所」为标题刊载着此事,连伦敦报纸也以头条新闻登出,与国务院有关允准数百名犹太少年入境的交涉于是展开,所有这些行动都意味着需要一笔极庞大的开支,还得加上为每位少年付上五十英镑的保证金。

  于是神呼召他们进入更大代价的第一步。学院开始为所需要的十万英镑保证金祷告。正如豪威尔所说:“在信心生活中有一条必然的律,那就是除非主亲自感动别人为神的工作,奉献超过他以往所曾付出的,一个基督徒永远无法凭自己得到工作上庞大的供应;而且,即或在当事人能力所及,也未必使他愿意拿出来。」基于此事,神好些日子来一直向他说话,并把感动放在学院的信徒心中。在一次主日聚会中,他告诉他们主的要求及他的决心,就是说他们将要出售原有的三块地,这三块地的总价接近十万英镑,正可以付犹太少年们的保证金。

  同时,主也在一连串聚会中向许多人说话,要要他们把学院的职事摆在祭坛上,让圣灵做工在他们身上使他们代替那些逃难的犹太少年父母。于是,他们中就有许多人有了真正的降伏,虽然前面的服事尚未具体化,然而这却是神奇妙智慧的道路。因为这件事的发展是意味着他们中间有一百二十位同仁,要在所未料想到大战的数年中被圣灵分别出来从事代祷的生活,神再次以明显的呼召,预备他的仆人去做其他的服事及更高的事奉。他要藉这些属灵的精兵,以膝盖来从事争战,为要使全世界的受造者再度得到听见福音的自由。

  就在他们准备接待这些少年们时,德国宣布二次大战,以致他们的计划必须有所更改,但是这时已有十二位孩子抵达并且成了学院家庭中的一份子。这也是豪威尔的另一次试练。他说:“当你想为神作工时,所有的事情都会起来反对你,还有任何攻击比这事更甚吗?在我为孩子们买下潘乐吉尔时,大战就爆发了,我能接到他们吗?但当神对你说话时,你就永无须怀疑。倘若神要领你进入一个更大的试练,你就要坦然无惧的回到他面前把重担卸给他。试想我有一大笔的债务,在人看来是再没有比这件事更大的错误了,但是我从来未怀疑过,我深知这不是一件错误,虽然魔鬼说它是。虽然我们不能把孩子们接过来,然而我们还是顺服神把地买下来,他告诉我们因此事将有上万英镑的钱为他的国度而用。」

  神是何等的奇妙!首先,因为得到这块大的土地,使得一批青年得到神的呼召留在那儿作代祷的工作。他们在那些年间在学院里都是从事伐木的工作,结果使他们也免除了其他服役。然而在大战进行期间,豪威尔被主带领从事房舍扩建计划,这是神保守的引导,因为在一些日子以后,政府便制定了一项有关土地开发限制条例的法案,但有一项条例就是在计划尚未拟定前,任何土地均可以获得免税,这个条例被引用的机会实在很少,但是潘乐吉尔就是其中的一个,而且当这些房舍被建起后,他们就替神省了千万英镑的钱。然后,潘乐吉尔大厦被提议要捐给巴那德博士作为战时的孤儿院,经过一段长时间商议后,议会因该大厦的装修维护费过钜而改变了原来计划。现今,哥摩更郡议会已将大厦设置成一所低能儿童的学校。不过该大厦的四境仍归学院所有,但因大厦所得回款项也是神向他仆人所应许的数目,这笔款项正可用来发展神的国度。

  经过多年的战争岁月,他们并没有忘记犹太人,虽然他们在神面前的祷告主要是为列国祈求,正如豪威尔所说:“大战爆发后,主把我们祈祷目标从犹太子民转向兽。(他通常用这名词指纳粹组织中的那恶魔)」,“并告诉我们要胜过它。」然而此事刚过,于一九四七年十月至十一月问,他们全天迫切为犹太人重返巴勒斯坦祷告。豪威尔如此说道:“我们为他们祈求,是因神在四千年前就与亚伯拉罕立了约,所以神必能将他的选民带回来,巴勒斯坦也必再成为犹太人的国土。」

  于是,挑战使临到学院的众人,因为犹太人在一九一四年至一九一八年的战争后未能重返故土,那么他们在这次大战后如何回去呢?这时,这时,这群祷告的战士已看见神的手已进入联合国会议中,促使他们考虑到巴勒斯坦问题。感谢主!消息传出英国预备从巴勒斯坦撤军。在两个月中的十一次聚会,代祷全部集中于即将来临的表决。时间转眼就过,表决那天,就是主后一九四七年十一月二十七日,当天祷告更为迫切。不过消息传来说巴勒斯坦划分尚未进行,于是他们再回去迫切祷告,直到在信心中看见“神的使者在纽约的联合国会议中感动那些与会的人把好处归于神的选民」他们满了得胜的把握。次日,有消息传来联合国以三十三比十三票通过了巴勒斯坦国界问题,并证实成立以色列国的事。。整个学院都因此欢呼,称颂这日为“圣灵在人类二千年历史中所成就最伟大事情的日子」。在过去年日中,神不只一次指明犹太人要重新归回,就在神与亚伯拉罕立约整整四千年后,他从列国中聚集了他们并且把大部的巴勒斯坦土地还给他们。

  摘自理斯.豪威尔自传(The Autobiography of Rees Howells)
(Ress Howells Intercessor)by Norman Grubb Christain Literature Crusade

回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