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贾艾梅奉献的一生

  “我一生只仰望十架--神众子降服之处
  在那里:若无所失,便无所得;
  若无死亡,便无生命;
  若无信心,便无完全异象;
  若不背负羞辱,便无荣耀;
  若不承受罪,便无公义。”

  1867年,贾艾梅出生于北爱尔兰一个靠海的小村庄。成年后,她曾在女工中间服事,并遍历日本、锡兰等地传福音。1895年,她踏上印度的土地,直至1952年息了劳苦,至死没有离开她所爱的这片贫瘠之乡。这位以“若”一书撼动无数心灵的女子,不仅将倾倒至死的爱奉献给饱受贫困、动乱折磨的印度子民,更以无数优美的著作与诗歌,激励许多人为主献身。她一生活出这个祷告:“主啊!使你大爱的光辉,彰显在我身上。”而她数十年的生命,正为这个祷告下了最好注脚。

  作者以平实的笔调,将贾艾梅的一生娓娓道来,写尽了她的痛苦与喜乐、挣扎与大爱。作者如是说:“本世纪中,再也没有人比她更完全将主的祷告实行出来,那就是:『使你所爱我的爱在他们里面。』(约十七26)”这确是她一生的写照。

  她的异象

  “一个燥热的星期天早上,在贝尔发登斯特的街上,母亲、弟妹和我从教会回来,看见一个贫穷、可怜的老妇人,提着一个很重的包袱迎面走来。我们从未见过她。一时之间我们内心充满同情,弟弟和我赶紧前去帮她提包袱,牵着她的手,与她同行。一路上,我们与许多熟识的人擦身而过,这实在十分尴尬。我们不过是小孩子一时的兴起,而不是多属灵的基督徒,也不想引人注目。当我们迈着沉重步伐往前行时,不禁觉得浑身发热(至少在灵里及肉体都是)。不久,潮湿的冷风阵阵吹来,吹在这引人注目的可怜妇人身上,褴褛的衣衫随风飘动。我们处身其间,很不是滋味。但是当我们经过街道旁的喷泉,突然有一段话,彷佛穿透水珠般临到我:‘若有人用金银宝石、草木禾楷在这根基上建造,各人的工程必然显露,因为那日子要将他表明出来,有火发现,这火要试验各人的工程怎样,人在那根基上所建造的若存得住……。’

  ‘若存得住……’我转身回头,要找寻是谁正对我说话,却只看到喷泉、潮湿的街道和带着礼貌又惊讶眼光的面孔;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无名的感动来了又去,我们一如平常地往前走。我没有向任何人提起,但我知道发生了一件事改变了我对生命价值的看法。除了永恒的事物,再没有什么能影响我了。”

     摘自:恒爱的光辉 (Amy Cormichael of Dohnavur)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