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十字架与撒但

宾路易师母

  “神的儿子显现出来,为要除灭魔鬼的作为。”(约壹三8)

  “涂抹了在律法上所写攻击我们有碍于我们的字据,把他撤去钉在十字架上,……藉着他的身体显明对执政的、掌权的蔑视,并公开的在他自己的位格里羞辱了他们。”(西二14、15另译)

  在这段经文里又说出在加略的十字架上的基督工作的另一面。保罗对歌罗西人说:藉他的死,将一切执政的、掌权的掳来,显明给众人看,就仗着十字架夸胜。

  关于这些执政的、掌权的,在以弗所书第六章里说是“管辖这幽暗世界的”邪灵,或“属灵气的恶魔”,是在空中的。

  以赛亚也特别说到十字架的得胜,他说忧患子“与强盛者均分掳物”;现在保罗也说基督在十字架上掳掠了执政掌权者,并胜过他们。

  在这里我们又一次清楚的看到在加略所成就的一切,已经给予了在十字架复活一面的信徒,圣徒不只要认识基督是替他们死了,并且也要认识他们是与基督一同死了,这样他们才能实际的进入保罗所说的属天的境界,而活在灵里,并靠圣灵而行。在这一境界有黑暗的势力存在,它们是属灵的恶魔,是凭肉体血气照世人样子行的人所不认识的。

  这就是为甚么那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为着它本身的利益,尽力使神的儿女不认识加略的双重信息,免得他们眼睛得开识透了魔鬼的诡计,并且明白了他们“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属灵气的恶魔争战。”(弗六12)

  仇敌的确在各方面抵挡十字架的信息,一切地狱的权势更阻止信徒认识加略的得胜乃是胜过黑暗君王的,因为在十字架属地的一面,诡诈的仇敌常想说服神的儿女以为它并不存在,否则就是特别夸大它的能力,将人紧捆在罪里,欺骗说在坟墓的那边根本就没有拯救。

  在事奉神的事上,基督徒常用属肉体的兵器,所以不能有效的抵挡仇敌。有的人又活在热心的计划里,尽其所能为主救人,但在背后和四周的恶魔和那看不见但却是实际存在的邪灵,正在嗤笑各种属肉体的兵器;对此它是一无所惧的,魔鬼所怕的乃是那些真正钉十字架的神的儿女,藉着圣灵显出的基督完成的工作的能力。

  因此我们不要希奇黑暗的君王那么恨恶十字架;它不惜用全力使十字架信息落空,把加略丰满的意义向神儿女遮蔽,并叫人疑惑加略的能力。

  先知以赛亚预言到加略的人子要倾倒他的魂生命以至于死,为要与“强盛的均分掳物”,当人子在地上时,撒但曾试探过他,想叫他转离十字架。在旷野它用万国荣华叫主不向十字架去,只要主向它下拜,但主一直面向父的旨意,回答说:“当拜主你的神”,他弃绝那试探人的,转向羞辱的十字架。

  后来那试探人的又藉着彼得的口说:“主啊,可怜你自己”,想要阻止主去受死,但主说:“撒但退我后边去罢,你是绊我脚的,因为你不体贴神的意思,只体贴人的意思。”(太十六23) 撒但一再想阻止神子去加略,它有时藉众人身上的鬼反对主,因为它知道神圣者能终止它在人身上的能力。到末了,战争逼近,仇敌要把主转离十字架的诡计失败了,就改用苦毒的□动。当他受死的时刻将到时,指明他清楚知道他受死的目的,他不只为众人赎罪,并且他也胜过地狱的权势,“这世界的王要被赶出去,我若从地上被举起来,就要吸引万人来归我。”(约十二31、32)这是主对门徒说的话,预先告诉我们,一切神的能力都集中在加略,吸引人归他自己,救人脱离罪和魔鬼的掌权。

  主在晚餐时说:“这世界的王将到,他在我里面毫无所有。”(约十四30、31),因为他爱父,并遵父的旨意去十字架,他将命倾倒,是他自己乐意的,为要把神的羊从狼手中夺回来。

  黑暗的君王既不能使主离开十字架,就进入主的一个门徒里,引他上十字架;魔鬼在晚餐时将卖主的意思放在犹大心里,乃是当他受了主给他的饼之后撒但进入他的心,叫他快出去成全仇敌的命令。

  哦!何等严肃的事,撒但要得着人来成功它的计划,正如神的圣灵寻找那些降服他的人成全神的旨意一样。

  当主在客西马尼园因为极其伤痛的缘故,汗流如同血滴,害他的人将他捉拿解到公会时,他说:“现在却是你们的时候,黑暗掌权了。”(路二十二53)从这时他被交在黑暗世界君王的手中,它用尽方法在主身上施展能力,藉不法之人的手,照他们的心意,“杀了那生命的主”。

得胜的时刻

  “既将一切执政的掌权的掳来,明显给众人看,就仗着十字架夸胜。”(西二15)

  这是在神圣观点来看加略悲剧的情形。在这一刻,在世人眼前,在世界君王面前,神的基督确是蒙羞失败以至于死了;但就在这个时候,在神及天使天军面前,乃是一切执政的、掌权的蒙羞受辱,并被它们所钉死的基督胜过了。

  保罗说这些执政的、掌权的被明显给众人看,如同得胜者的掳物或战利品一样。这位得胜者乃是在得胜中在天使天军面前率领他们,哥林多后书第二章十四节说:“常帅领我们在基督里夸胜”,基督常带领那些被他的爱所征服,并欢然作了他死的战利品的人夸胜。

  加略的得胜是何等一幅美好的图画显在我们眼前,但今日在地上所显出来的又是何等的不同!围绕着十字架的侮慢的群众很少知道在看不见的境界里所有的得胜行列,恶魔已经被那得胜者公开的羞辱了。

圣灵的见证

  “保惠师……要叫世人……为审判自己责备自己……为审判是因这世界的王受了审判。”(约十六11)

  在十字架受难的前夕,主对门徒说,真理的灵要来住在他们里面,并见证他,荣耀他。在十字架之前,主曾说:“这世界的王要被赶出去”,他死而复活之后,圣灵来见证说:“这世界的王已经受了审判。”

  神的儿子在加略的十字架上,已经完全胜过了地狱的权势,并且赐下圣灵为叫世人相信他的得胜,并见证神儿子的工作。神的儿女很少人认识藉着十字架的死,他们的仇敌已经被制服了,也很少人认识如何来对付那恶者的诡计,更少人能有分于十字架的得胜而与恶者争战。

羔羊的血

  “弟兄胜过他,是因羔羊的血,和自己所见证的道,他们虽至于死,也不爱惜性命。”(启十二11)

  启示录这一章里我们看见了在那看不见的世界里的争战是怎样进行的。无论它是否预见未来某一时间将要成的事,我们现在不必去管它,但至少有一件事是清楚的,就是生命的主与黑暗的君王在十字架上有一次最后的争战,黑暗的君王已经不再能控制那些相信钉十字架的主的人了,它已经从它的地位上被驱逐出去了,于是天上要有争战,大龙要被摔到地上来,并扔入火湖里。大龙及其使者仍有相当的数目,虽然执政的掌权的已在十字架上被征服,但在荣耀的得胜和撒但被扔在火湖里之间,尚有一段时间,在这段时间内,世人可藉此机会蒙恩,信徒可应用加略的得胜,来胜过已被征服的仇敌,那有分于得胜主的宝座的得胜者,要赢得冠冕。

  天上这个最后的争战,向我们启示出来,给我们看见的是得胜的三重奥秘,和每一个得胜者胜过仇敌的方法:

  他们得胜,“是因羔羊的血”,这叫我们回到加略和基督的受苦。这些得胜者显然是受十字架得胜的圣灵的教导,羔羊的血--死--是对付仇敌的兵器。

  同时还有,“见证的道”--不怕承认基督,并“虽至于死,也不爱惜性命”。他们不只善用十字架的能力对付仇敌,并且他们领受了主受死的灵,结果就活出钉十字架的生命来,藉着主的灵,胜过黑暗的君王。

  十字架是神所有儿女得胜之路,与主的死联合,有分于他复活的生命,并与他同坐在诸天界里,“远超过”一切地狱中执政的掌权的。

钉十字架

  “基督既在肉身受苦,你们也当将这样的心志作为兵器。”(彼前四1)

  仇敌已被征服了,为了应付争战,宝血的能力也为我们准备了,但如果我们不能更深认识钉十字架的主里面的灵,在那攻击我们的邪恶的势力面前,就仍然不能有能力。

  彼得说:“基督既在肉身受苦,我们也当将这样的心志作为兵器。”主在这恶世只拣选受苦的道路;他虽为万有的主,却取了奴仆的形像;他虽是大能的,却宁愿软弱,凡事与人一样;他虽是与神同等,却成为人,自甘卑微;他拣选并遵行父的旨意,直到进入十字架的痛苦和羞辱里。他一步一步更低的降卑自己,十字架对他不是一个道理,乃是他肉身受苦的实际经历。

  神的儿女要以这样的心志武装自己,让这心志在你里面如同在基督里面一样。如果你拣选这个,那么在十字架上他受死的灵就要分赐与你,你就能“与罪断绝”(彼前四1),不再活在天然人的喜好里,乃要照着神的旨意而活。你如果这样活着,别人自然要说你们是一班奇特的人,并毁谤你们。但你们若为基督受苦,你们要喜乐,因为神那荣耀的灵常住在你们里面;你们若为神受苦,神必因你们得荣耀(彼前四14)。如果我们要得胜,我们必须带着耶稣钉十字架的灵,用羔羊的血作为得胜的兵器,并在经历里可以证明在加略仇敌已被征服。

神的全副军装

  “穿戴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就能抵挡魔鬼的诡计,……并且成就了一切,还能站立得住。”(弗六11、13)

  保罗这样将仇敌和我们在加略复活的一面所进入的争战活画在我们的眼前说:“要靠着主,依赖他的大能大力,作刚强的人。”这话表明信徒自己的能力必须先带到尽头,因为那些与主同死,同复活,同坐在诸天上的人,是已经穿上了新人。他们如何对付试探?他们已经与主同钉了,并且时时刻刻靠着他的生命而活,就应当在主里藉着他的大能大力刚强起来,站在他们的立场上,抵挡“魔鬼的诡计”,将仇敌从加略和主面前驱逐出去。

  “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摔跤)”(弗六12)属灵的仇敌乃是用属灵的方法攻击属灵的人,信徒是与看不见的仇敌争战;信徒若凭自己“争战”,是无益的,只有靠圣灵“站住”,不惜任何代价,降服在基督面前,不然就必会落在魔鬼的诡计里。

  论到魔鬼的诡计,常是藉着人化装而来。但一个活在主里的人却知道邪灵不只在那些悖逆之子里面运行,并且也常藉着神的仆人作工,它曾藉着彼得试探过神的儿子,又激动大卫不随从神的命令而行。靠圣灵的能力,使里面的人刚强起来,圣徒才能真正成为神的战士;并且能够更多认识黑暗的权势和空中掌权者的首领,就是那常攻击神儿女的源头,它曾攻击过约伯,它还能使人在不知不觉中作为实现它心意的工具。

  因此战士保罗呼喊说:“所以要拿起神所赐的全付军装”,基督已在十字架上胜过了仇敌,你们这些联于他的人,要拿起为你们准备好的全付军装来。基督曾不顾惜他的性命为你得胜,你也应像他一样胜过仇敌,这样才能有分于他的宝座。当信徒认识了加略的得胜,并要进入基督里的时候,魔鬼要用一切的诡计来攻击你;企图将你从主那里拖开,所以必须要穿上全副军装,才能在磨难的日子站稳,若穿上全副军装,则可胜过魔鬼的一切诡计。“全副军装”就是基督自己,住在他里面就可胜过魔鬼全军。

  当用真理当带子束腰,不可有一件事在生活中违背真理;要用公义作护心镜遮胸,绝不可不义,因他喜爱公义,恨恶罪恶;要传和平的福音,听从圣灵,不留机会给魔鬼;用信心作藤牌,灭尽恶者的火箭;戴上救恩的头盔,免得中了诡计,像夏娃一样;将一切思想夺回,归顺基督;用圣灵的剑--神的话--防卫仇敌的攻击。

  与主不断的交通,靠着圣灵随时多方祷告祈求,你就能以起来抵挡仇敌,靠着爱我们的主越发可以夸胜。要认识这战争的凶猛,一人会影响全军,所以要为众圣徒祈求,特别是在战争前线如保罗这样的人。

  只有这样的战士,才能在为主争战的日子站住,并要被差遣到前线去,穿戴光明的军装,在战争中赢得十字架的得胜,并能奉钉十字架死而复活主的名,行神迹奇事。

   *   *   *   * 

  当奉耶稣这名站住,信他得胜站住;
  不要依靠自己站住,不靠世人站住;
  不要使用血气兵器,只用圣灵宝剑;
  穿上神的军装服役,灭尽仇敌火箭。
  看哪仇敌正在聚集,故当守你地场!
  四面黑暗战争紧急,故当靠主抵挡!
  你若退后怕仇敌凶,一人要动全军;
  请你不要使你弟兄,因你缘故受窘。

摘自:各各他的十字架

回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