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我应该勤劳吗

无名的基督徒

  祈祷不是按时间来衡量,而是按其强度。当热切寻求神的人读到像祷告的海得一班人的见证时,他们会焦虑的问说:“我是否也该像他们一样的祷告呢?”

  祷告的难处

  他们听说别人有时整天或整晚跪在神面前禁食和不眠,一直不停的祷告。他们自然会惊奇地问道:“我们也该如此行么?我们都该效法他们的榜样么?”我们必须记住,这些祷告的人不是有空才祷告,他们如此长时间的祷告是因为他们无法停止祷告。

  有些人会以为我在前面几章中曾暗示,我们该效法他们的榜样。神的儿女,你不该让这种思想、这种惧怕搅扰你。只要乐意行他所要你行的--他所带领你的--就好了。想到那里,便祷告到那里。主耶稣岂不是吩咐我们向亲爱的天父祷告。有时,我们唱说:“哦,他的爱何其难测!”且无人能测度这爱。

  祷告不是要我们背负重担或履行令人厌烦的责任,它是一种无限的喜乐和能力。它赐我们得以“蒙恩惠作随时的帮助”(来四16),并且每时刻都是“随时的需要”。“你们要祷告”这句话是邀请人前来领受,而不只是一个需要服从的命令。难道一个小孩来到父亲面前求恩惠是个重担么?做父亲的都是多么爱他的孩子,且为他们求最高的福祉!他们又是如何呵护着孩子,使他不受任何忧愁、痛苦或伤害!我们的天父比地上的任何父亲更爱我们,他以无限的爱来爱我们。主耶稣比地上的任何朋友更爱我们。假若我在这个宝贵的题目--祷告--的讲论中有任何一句话伤害了那些切望更知道如何祷告的人,就求神原谅我。我们的主曾说:“这些,你们的天父是知道的。”假若他知道,那么我们便能信靠而无所惧怕了。

  学校的教师可能因孩童忘了做家庭作业、不准时上课,或时常缺席而责备他;但是亲爱的父亲在家里,他知道孩童的情况,他知道孩子是因患病或家贫有些工作要他做,他在家里是何等忠心的帮忙做家事。亲爱的天父知道我们的一切,他早已看见。他知道我们中间有些人放弃安逸而有长时间的祷告。

  有些人神使他休息;他使我们躺卧(诗二十三2),为要使我们向上仰望。甚至身体的软弱也会拦阻我们做长时间的祷告。但是,无论我们有多大或多充足的理由,我们是否都花了足够的心思来祷告。有些人是不得不花很多时间去祷告,因为工作需要如此。我们可能被视为属灵领袖,有属灵的争战或训练别人的需要。神禁止我们犯停止尽心为别人祷告的罪,以致得罪主(撒上十二23)。是的,为别人祷告是我们的职责,是我们一生的工作。

  有些人不得不祷告。若是我们有为灵魂祷告的负担,绝不会问:“我该祷告多久呢?”

  但是,我们知道在祷告生活中却有许多难处。当我在写作时,我面前就有一堆这样的信。他们在信中提出各种实际的理由、藉口和原因。但那是他们写这些信的原因吗?不,绝不是。他们每个人都深愿明白神的旨意,且知道如何在许多生活的重担下顺服祷告的呼召。

  这些信中提到许多没有时间有个人祷告的理由。有的是卧病在床;有的是忙碌的母亲、女仆和主妇,她们很少知道如何从不停的洗刷、烹饪、缝补、打扫、购物和拜访中找到时间;有的是疲乏的工人,当白天工作结束后,因为太累而无法祷告。

  神的儿女们,我们的天父是知道这一切的。他不是一个工头,他是我们的天父。假若你没有时间祷告,或没有机会私下祷告,为何不直接把这一切告诉他呢?如此,你必发现你已在祷告中了!

  保罗如何祷告

  对于那些无法有个人单独的时间,或找不出几分钟安静的人,我们来看看保罗奇妙的祷告生活?你是否也像他一样,在监狱中仍有奇妙非凡的祷告呢?请看,他日夜跟罗马兵丁锁在一起,从未有一刻单独过。以巴弗有一些时候与他在一起,他从保罗身上看到了祷告的热切。路加也可能在那儿。这是何等奇妙的祷告聚会!没有私下祷告的机会。但是我们从这些带锁练的手得到何等多的祝福呢!你我可能没有或很少有单独的时间,但至少我们的手没有被铁练捆锁,我们的心和口也没有被锁住。

  我们能挪出时间来祷告么?我可能会错,但我相信对大多数人--也许不是每一个人--而言,花太多时间祷告,以致因饮食和睡眠不足而造成身体的受亏损,这并非神的心意。对许多人而言,由于身体软弱,长时间在灵里迫切祷告是不可能的。祷告的姿势并不重要;不论我们是跪着、站着、坐下,或行走,或工作,神都垂听。

  我清楚知道许多见证证实,有时神赐特别的能力给那些为要更多祷告而缩短休息时间的人。有一段时间作者试着在每天早上更早起床,为要祷告和与主交通。过了一些时日,我发现自己的日常工作受到不能集中精神和无效率的亏损,且早上都无法保持清醒的头脑!但我们是否已经尽自己所能的多多祷告了?最常令我后悔的一件事是,在自己年轻力壮的时候没有更多早起祷告,而让那些年日空流逝。

  神的命令是十分清楚:“要不住的祷告。”(帖前五17)“常常祷告,绝不丧志”(威末斯译本;路十八1)。

  当然,这不是说我们要一直跪着。我相信神不希望我们为了祷告而忽略了正常的工作。但可以肯定的是,如果我们有更多祷告,少浪费时间,我们必定能做得更好更多。

  我们要好好的工作,我们要“殷勤不可懒惰”(罗十二11)。使徒保罗说:“但我劝弟兄们要更加勉励;又要立志作安静人,办自己的事,亲手作工,正如我们从前所吩咐你们的;叫你们可以向外人行事端正,自己也就没有甚么缺乏了。(帖前四11-12)又说:“若有人不肯作工,就不可吃饭。”(帖后三10)

不住地祷告

  在一天当中,我们不是有无数的机会可以“举起圣洁的手”--或至少是圣洁的心--向我的天父祷告么?每一天,当我们重新睁开眼睛时,我们是否抓住每个机会来赞美称谢我们的救赎主呢?对基督徒而言,每天都是复活节。若没有人提醒我们,我们常会忘记。你可以在镜子的角上贴一张小字条,上面写着:“要不住的祷告”,试着做看看。我们能在更替工作时祷告,我们也能在工作时祷告。那么洗衣和写作、缝补和默想、烹饪和打扫必能做得更好。不只是小孩,就是年轻人和老年人也一样,当有爱护他们的人在守护时,其工作、游戏岂不是能进行得更好么?这不也有助我们切记,主耶稣一直是与我们同在、且看护着我们么?这是有帮助的,当我们知道他的眼目关注我们时,我们必将感到他的能力在我们里面。

  保罗所说:“主已近了。”“应当一无挂虑,只要凡事藉着祷告、祈求和感谢,将你们所要的告诉神。”(腓四5-6)你是否想到那是指不住祷告的习惯,而不是定时的祷告?“凡事”岂不是指每一件事,每一时刻,我们都当祷告和赞美那位已经近了的主么?为何我们把这个“近了”局限于他的第二次再来呢?

  汤姆.布朗是一位有名的医生,他领悟了这话的精义。他发誓:“为所到之处祷告;无论是在屋里、公路或街道,并在我所到之城镇的每一条街道,都有神和救主的见证在其中。我驾车时所看到的任何教堂都要为他们祷告。每天特别为我的病人和所有的病人祷告,无论他们的情况如何。在进入病患家时要说:『愿平安和神的怜悯临到这家。』在聚完会时,祷告求神祝福,并为牧师祷告。”

需要定时祷告

  但问题是,除非我们有定时的祷告--不论时间长短,否则这种不断与赐福的主相交是无法达到的。什么是祷告的习惯呢?就是像小孩子向父亲要东西那么简单。这不需要任何注释,否则就有仇敌的诡计,使人弄不清楚。

  无疑地,恶者是反对我们在祷告中亲近神,并尽其所能的拦阻祷告的信心。它主要拦阻的方法是试图以我们的需要充塞我们的心思,使我们忘了神是我们亲爱的天父,我们该向他祷告。它使我们要恩赐过于赐恩者。当圣灵引导我们为一个弟兄祷告时,我们常是只祷告说:“哦,神啊,求你祝福我的弟兄!”然后我们的心思就转到弟兄身上,想到他的事情、困难、期望和忧虑,然后便失去了祷告!

  恶者往往使我们不能定睛在神身上!这就是为什么我要劝勉人在献上祈求之前要先认识神的荣耀、神的权能和神的同在。若是没有恶者,祷告必定没有困难,但恶者的主要目的就是要使祷告变得不可能。这就是我们大多数人难以认同那些花长时间祷告的人,并且定他们“用许多重覆的话”作“无益的祈求”的罪,这两个词是摘自主的登山宝训。

  一位伦敦有名的牧师最近曾说:“神不希望我们因冗长的祷告而浪费他的时间和我们的时间。我们的祷告必须像每天处理事务一样,只要简单扼要的把我们的需要告诉神,并交托给他。”我们这位朋友是不是说只要让神知道我们的需要就够了?如果这就是祷告的一切,那就不需要祷告了!因为我们的主力促门徒祷告时曾说:“你们没有祈求以先,你们所需用的,你们的父早已知道了。”

  我们知道基督曾定罪那些“冗长的祷告” (太二十三14),但请注意,那些冗长的祷告是指为着“装假”、“炫耀”(路二十47)。亲爱的祷告朋友,主也要定罪那些每周在祷告聚会中作“冗长祷告的人”--这些祷告是在扼杀祷告聚会,虽然他们在结尾时亦请求神垂听这“软弱的呼求”或“不配的乞求”。

  主的榜样

  但主从不定罪那些长而诚恳的祷告。我们不要忘记,我们的主有时也整夜祷告。圣经只记载其中的一个--我们不晓得主有多少次这样的祷告(路六12)。他有时天未亮就起来到旷野地方去祷告(可一35)。这位完全人比我们花更多的时间祷告。我们看到一个事实,那就是许多神的圣徒多年长夜在神面前的祷告,使得神的能力在白天可以显在人群中。

  我们的主不像我们为自己找藉口,而不去祷告--我们常以为他一定没有空去祷告,因为有许多服事的需要和机会等着他。有时,在几天最忙碌工作之后,他的声名达到最巅峰,每个人都来跟随他、求问他,但他却离开他们退到山上去祷告(太十四23)。

  圣经记载,有一次“有极多的人聚集来听道,也指望医治他们的病。耶稣却退到旷野去祷告。”(路五15-16)因为他知道祷告比“服事”更重要。我们常说,我们太忙没有时间祷告;但比我们更忙的主,他却有着更多的祷告。他有时忙得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可三20);有时他连休息和睡觉的时间都没有(可六31);但他还是常常找时间去祷告。假若,常常祷告和有时有长时间的祷告,都是我们的救主所必须的,难道这对我们会较不重要么?

  我不是想要说服别人同意我的看法;这是极小的事。我们只想了解真理。司布真曾说过:“我们不需要拐弯抹角,不敢直接告诉主我们所渴望的;我们也不需要试图用美妙的言词,只要简单直接地向神要求我们所想要的,……我相信这种与神办事的祷告。祷告就是从神的许多应许中支取一个应许的供应,这些应许是神在他的话语中所赐给我们的。这种支取如同到银行兑现一样。我们不需要到银行与办事员闲谈,而竟忘了所要办的事,然后空手而出一无所得。我们只要把应许的支票放在银行员手中,告诉他我们要领多少,然后数点所拿到的钱,再到别处办事。这就是从天上银行支取供应的例子。”这种说明是何等美妙!

  但切记,我们要尽可能有明确的祷告;把辩才放下--假若我们有的话!避免无需要的
“饶舌”,在信心中得着所期望的。

  恒切祷告的需要

  若银行职员看见我旁边站着面带恶相的武装罪徒,他们可能把钱从我无助的手中夺去,他会立刻把钱交给我么?他是否会等到匪徒离开后再给我呢?这不是空幻的情景。圣经告诉我们,撒但能够拦阻和迟延祷告的答应。彼得不是力劝基督徒要注意一些事,使他们的“祷告没有阻碍”(彼前三7)。我们的祷告是有可能受到拦阻的。“那恶者就来,把所撒在他心里的,夺了去。”(太十三19)

  圣经给了我们一个例子,也许这只是许多例子中的一个,就是恶者真实的拦阻--迟延,而使祷告的应允迟延了三个礼拜。我们把它提出来,为的是要表明反覆祷告和恒切祷告的需要,且要注意撒但超然能力的拦阻。但以理书第十章十二、十三节说:“他就说,但以理阿,不要惧怕!因为从你第一日专心求明白将来的事,又在你神面前刻苦己心,你的言语已蒙应允,我是因你的言语而来。但波斯国的魔君,拦阻我二十一日,忽然有大君中的一位米迦勒来帮助我。”

  我们也不必太看重撒但对我们祷告的抵挡和拦阻。假若我们安于为神的一些应许或我们认为需要的只求一次,那么这一章就不需要写了。我们是否不再祷告了呢?举例来说,我知道神不愿罪人死亡,所以我就大胆的向神祷告:“哦,神阿,求你救我的朋友。”然后我就不再为他的悔改祈求了吗?乔治慕勒为一位朋友的悔改每天祷告,(并且常常祷告)有六十年之久。圣经对于“办事的祷告”有何亮光呢?我们的主对恒切祷告举了两个比喻。其一是,有一个人半夜到朋友那里借三个饼,“但因他情词迫切”--或坚持(威末斯译本),意即他“不怕难为情”(路十一8)。另一是,有个寡妇常“麻烦”不义的官,她“一直来缠磨他”,最后终得伸冤。我们的主补充道:“神的选民,昼夜呼吁他,他纵然为他们忍了多时,岂不终久给他们伸冤么?”(路十八7)

  我们的主对那位遭受拒绝和挫折的迦南妇人何等欣赏!因她不住地祈求,他就对她说:“妇人,你的信心是大的;照你所要的,给你成全了罢。”(太十五28)我们亲爱的主在客西马尼园极大痛苦中时,他尚且需要重复他的祷告,“耶稣又离开他们去了。第三次祷告,说的话还是与先前一样。”(太二十六44)我们也发现保罗为他身上的刺多次向神祷告。他说:“为这事我三次求过主,叫这刺离开我。”(林后十二8)

  神不可能总是立刻答应我们的要求。有时候是我们不适宜得到这恩典;有时候他说“不”,是为要给我们更好的。想想保罗在监牢的情形;若是你的孩子受冤枉而坐监,随时可能丧命,你是否--岂能--安于只一次的办事的祷告:“哦,神阿,救我的孩子脱离他们的手?”你岂不是多多迫切的祷告么?

  这就是教会为彼得迫切祷告的原因,“教会却为他长时间和热切的祷告神”(徒十二5威末斯译本)。美国版中“不住的祷告”,在修订版中是“迫切的祷告”。陶恕博士指出,这两种翻译在希腊文的语义上都不够完全有力。这字的原意是“勤劳”的意思。它代表一个人殷切和强烈的愿望。彼得也说到迫切的祷告。这句话也用来描述我们的主在客西马尼园的祷告:“耶稣极其伤痛,祷告更加恳切;汗珠如大血点,滴在地上。”(路二十二44)

  啊!这就是祷告的殷切,甚至极其伤痛。现在,我们要来看看自己的祷告如何?  

  勤劳的祷告

我们是否蒙召进入这种极其伤痛的祷告中?许多亲爱的圣徒都说“不需要”!他们以为这种伤痛是表示我们缺乏信心。但是,我们主耶稣身上的大多数经历常是会临到我们的。我们已经与基督同钉,也与他同复活,难道我们不会与他同为灵魂受苦么?

  就实际的人生经历而论,当我们为自己所爱但却每天活在罪中的孩子祷告时,我们能够没有痛苦吗?我要请问,有那一位信徒能够有负担于灵魂的得救--深切的关爱灵魂,但却没有极其伤痛的祷告。

  我们能否像约翰诺克斯向神呼吁,“神阿,给我苏格兰,否则我宁可死去”?圣经也让我们看见,当摩西向神呼求时,他的心没有伤痛么?“唉,这百姓犯了大罪,为自己作了金像。倘或你肯赦免他们的罪,……不然,求你从你所写的册上涂抹我的名。”(出三十二31-32)

  当保罗祷告说:“为我弟兄,我骨肉之亲,就是自己被咒诅,与基督分离,我也愿意。”(罗九3)难道他没有痛苦么?

  无论如何,我们确知那位为耶路撒冷“大声哀哭,流泪祷告”(来五7)的主,若看见我们为失丧者哀哭时,他绝不会因此生气的。当他看见我们为他所挂心的罪人哀恸时,他岂不会更加满意么?事实上,那么多的服事却只有少数人悔改,这岂不是由于缺少哀恸的祷告么?

  圣经记载,“因为锡安一勤劳,便生下儿女。”(赛六十六8)保罗在写给加拉太人的信上说道:“我小子阿,我为你们再受生产之苦,直等到基督成形在你们心里”时,他的感想如何?这岂不是真属灵儿女的经历么?哦,我们的心常是何等冷淡啊!我们为失丧者的忧伤何其少!所以,我们胆敢批评那些为将要灭亡者哀恸的人么?神必不许可!不但如此,我们知道这是祷告中的摔跤。不是因为神不愿意回答,而是因为“这黑暗世界的掌权者”的抵挡(弗六12)。

  摔跤的祷告

  祷告中所用的“争斗”一词,意思是“一种对抗”,但不是我们与神对抗,因他是站在我们这一边;乃是与恶者对抗,虽然它是失败的敌人(约壹三8),它却想拦阻我们祷告。

  “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理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弗六12)我们也同样“与基督一同坐在天上”(弗一3),并且只有在基督里我们才能得胜。我们的摔跤可能是与撒但在心思上搅扰的摔跤,为要使心思定睛在基督的身上--这就是儆醒和不住地祷告,亦即“随时多方祷告祈求,并要在此儆醒不倦。”(弗六18)

  “我们的软弱有圣灵帮助,我们本不晓得当怎样祷告。”(罗八26)这是叫我们得安慰的事。若不是藉着实例或教训,我们就不知道圣灵如何“帮助”我们?圣灵是如何“祷告”呢?“圣灵亲自用说不出来的叹息,替我们祷告。”(罗八26)难道圣灵在祷告中不像人子在客西马尼园一样“勤劳”么?

  假若圣灵在我们里面祷告,难道我们不会有分于他在祷告中的“叹息”么?若我们有时因为祷告的伤痛而使身体受亏损,天使会帮助我们像帮助我们的主一样么(路二十二43)?我们在神面前祷告时可能像尼希米一样哭泣、悲哀和禁食(尼一4)。有人会问说:“但是,为罪忧伤和为期望别人得救而伤痛,那岂不是不必要,且是羞辱神么?”

  这岂不是显示对神的应许缺乏信心么?可能有些人是如此。但毫无疑问的,保罗乃视祷告--至少有时候--为一种争战(参罗十五30)。在写给歌罗西人的信中他说道:“我愿意你们晓得我为你们和老底嘉人,并一切没有与我亲自见面的人,是何等的尽心竭力;要叫他们的心得安慰。”(西二1-2)无疑的,这是指他为他们祷告说的。

  再者,他提到以巴弗是一位“在祷告之间,常为你们竭力的祈求,愿你们在神一切的旨意上,得以完全,信心充足,能站立得稳。”(西四12)

  “竭力”这个字就是我们所说的“伤痛”,也与描写主祷告时“极其伤痛”同一个字(路二十二44)。

  使徒保罗又说,以巴弗“为你们多多劳苦”,这也是指他的祷告。保罗看见他在牢中祷告,见证他是长期、专心、不懈怠地为歌罗西人的好处祷告。看守保罗的御营守卫看见这些带锁练的囚犯在祷告,必深受感动且觉得希奇。他们举起带锁练的手祷告时的兴奋、眼泪和迫切的祈求,对他必是一种启示!而我们的祷告又是如何呢?

  无疑的,使徒保罗劝勉以弗所基督徒和其他人要“站住”,乃是说到他自己的习惯:“靠着圣灵,随时多方祷告祈求,并要在此儆醒不倦,为众圣徒祈求,也为我祈求,……我为这福音的奥秘,作了带锁练的使者。”(弗六18-20)我们可以确定,这是他自己祷告生活的写照。

  所以当祷告遇到阻碍时,必须以祷告去除之;这就是人们所谓的祷告通。我们必须与撒但的诡计摔跤。当我们为别人的心思和疑惑努力呼求,直接攻打邪恶的灵界众军时,我们可能导致身体疲乏和痛苦。对我们而言,有时祷告就如使徒保罗所说的,是一种“争战”、“摔跤”,这必迫使我们“奋力抓住神”(赛六十四7)。若我们以为只有少数人曾在祷告中摔跤,那岂不是错了?我们是否如此认为呢?让我们永不疑惑主的能力和他丰盛的恩典。

  史哈拿的祷告

  《信徒快乐秘诀》的作者在离世前曾将她自己所遭遇的一件事告诉一小群朋友,也许她会容许我把它公开出来。一位女土常来拜访她,一住就是二、三天,这常成为她很大的试炼,且成为她脾气、耐心的重担。每次来访她都需要有许多祷告的预备。有一次危机终于来了,这位“好吹毛求疵的基督徒”计划在她家住一个礼拜!她觉得别无所助,只有整晚祷告才有能力应付这个大试炼。所以,为自己预备了一些饼后,她就提早进入卧房,准备整晚跪在神面前,求神赐她力量,使她能在这些令她为难的日子中,保持甜蜜的微笑和爱心。当她跪在床前不久,有一个思想闪进她的心中,那是腓立比书第四章十九节:“神必照他荣耀的丰富,在基督耶稣里,使你们一切所需用的都充足。”她的惧怕立时除去。她说:“当我得到这句话,我就开始感谢、赞美他的恩惠。然后我便跳上床,睡了一整晚。第二天我的客人来了,我们相处得很好。”

  没有人能定出祷告的严苛规条,甚至是为自己;唯有神恩惠的圣灵能随时引导我们。无论如何,我们得把事情交托出来,神是我们的判断和引领。但我们要记住,祷告是多方面的事。正如莫尔主教所说的:“真正的祷告乃是能在各种境况中祈求。”其通常为:

  祷告是重担的叹息,
  眼泪的滴落;
  举目仰望,
  独有神的临近。

  这是单单将你所要的告诉神(腓四6)。我们不必认为祷告一定都是争战和摔跤。若是如此,我们当中许多人必定很快地身体毁坏、精神崩溃,早早被主接去。        

  很多人因为健康的关系无法长时间保持祷告的姿势。对此慕勒曾说:“真正得胜的祷告是不使身体费力和受搅扰,而能持续不断地进行。那常是在魂与身体极深、极长久的安静中得胜。但从另一方面来说,祷告绝不是怠惰的安逸,而可以说是单纯和依靠。它是神和人之间极重要的行政。所以,如果是真实的祷告,它常是……如同工作之劳苦、恒忍、争战。”

  没有人能为别人描述这种祷告。每个人只要按自己心之所感去祷告,圣灵必指引我们该祷告多久。且让我们都充满我们救主神的爱,以使祷告能够随时随处成为我们喜乐和蒙恩的凭藉。

            摘自:跪着的基督徒

回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