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
一月刊 |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爱的见证人──戚伯门 (二)

  戚伯门弟兄在生活中的最大愿望是讨主喜悦。有时因此而得不到弟兄们的谅解,他也不失望。在这一点上,他实在足可作我们的榜样。难怪后来有一位弟兄听到他被主接去的消息时,叹一口气说:“我们这世代出现了好几位伟人,戚伯门明显是其中之一。他是如此的属灵,如此的爱弟兄而活在教会中。以致神与他联合到一个地步,神人的意志竟完全合一。”有一次他在一小火车站上,那车站是从来不停快车的,但他要到某一个地方去,必须赶搭要来的这班快车,便告诉站长说:“这班车要停下来!”大家看看他以为他是神经不正常,没想到这班快车竟真的停了下来。神真的为他调度万事。

  他与慕勒是六十六年的好朋友。当慕勒被主接去的时候,别人怕他年高受不了刺激而不敢告诉他,他却先对弟兄们说:“他先走了么?”一位姊妹回答说:“是的,慕勒已经先走了。”他说:“我不敢批评主,但是奇怪,我比慕勒早五年得救,应当我先走才是,怎么慕勒先走了呢?”之后,他写了一些感性的话,大意是:他与慕勒六十六年来的交通真是甜美,相信有一天到天上,他们都要像主。这让我们看见,他不是惟我独尊的,他需要弟兄。

  到他九十九岁生日时,全世界各地都寄贺函给他;某报记者为他写了一篇特稿,非常动人,主题是:“属神的人!爱的使徒!”九十九岁生日以后,他的身体日渐衰微。他最后的一句话是:“将来如何还未显明,但我们知道主若显现,我们必要像他。”(约壹三2)将近一百岁时,他被主接去了。

  他经过了一个世纪。那是教会历史上非常蒙恩的一个世纪,但因着分裂也成了最荒凉的世纪。然而我们弟兄始终如一的彰显基督的爱。当他下葬的时候,许多人从各地来到他的坟前;有的属于浸信会,有的属于美以美会的,有的属于圣公会……都要看他最后一面。他们记得这里有一个人时常告诉他们说¨“你们要彼此相爱!”从这人身上已经活出基督来。

  坟墓上刻着三个醒目的字──神是爱。在这位弟兄身上,人们的确看见什么叫作神就是爱。弟兄姊妹,到底我们怎样在神的爱里而合一呢?戚伯门说得好¨“什么时候我们能像基路伯那样,面对着施恩座看的时候,我们就成一个了。”神爱我们到一个地步,把他的独生子赐给我们。施恩座上有血,这血是豫表基督的血。如果我们像基璐伯看着施恩座的时候,就要晓得我们所欠于主的真是无法数计!所以主用一个故事做比方:一个奴仆欠主人一万他连得(如果化成当日的工资,须二十二万年才能赚得这笔钱),主人施恩赦免了;但他出去遇见一个弟兄,只欠他一百钱银子(不过等于三个月的工资),就掐住他的喉咙,逼他清偿。(太十八24─35)这就是神儿女不能合一的原因。我们说:“是他亏欠了我们!”然而我们忘记了,我们欠主有多少?如果我们看见主怎样爱我们,怎样赦免我们,而弟兄只欠一点点,我们岂能不饶恕?(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