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
一月刊 |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内 里 的 圣 所

特司谛更

  神所呼召的人当中,绝大多数在经历了圣灵第一步的工作之后,便停顿了。他们受引领而悔改,承认己罪,多多少少会忧伤,醒悟未得救的可怕与危险。他们被带领要渴慕神在基督里的恩典,企求赦免,除去了外表那些无法无天的死行。他们被带领来过一种生活,表现出某种程度的虔诚,外在都无可责备。他们很容易认为这就是圣经里所描述的,悔改、重生以后所包含的全部了。

  而且当他们在这些以外,有时经历到甘甜或喜乐的滋润,就根深蒂固地停留在他们所在的地方。他们想像:现在、所有的宝藏都是自己的了──他们已经攀越了山脊,来到与神相交之处。他们把神在他话语里,赐给真实基督徒的那些宝贵应许、题目与特权,都引用到自己身上。但是其实,此刻他们的车轮是静止的。

  停顿及退后

  我的意思并非说,这是他们的定意、考虑的意图或决定──好像他们认为自己已经到达了成圣的水准,毋须再往前了。然而我的意思是,他们实际的光景,其实是处在停顿的状态里──倘若还没有退后的话。

  试观察一下:他们的进步到底通常都是包括些什么。他们操练读经、听道,唱诗、祷告等这一类的功课,都是他们自己认为有益的操练与职责。他们藉着思考来熟思神的真理,试着因此能对它们得到一个清楚的观念──但不如说,得着一大堆的知织。在这种与其他类似的活动里,他们寻求使自己快乐,使自己满足。当有时偶而意识到一阵喜乐或好的倾向的感觉,激励他们、推动他们时,他们就很高兴,把那当作是一种造就性的经验,而常不知如何去表示他们的感受。但是如果这种经验失去了,就觉得很痛苦,好像神已经离弃了他们。此时他们落人灵性的困扰中,就大胆地把自己的情况与约伯、大卫或其他的圣徒们相比较。

  我不知道这样宗教人士,他们的操练与进步所包含的内容,到底比我所描述的那些超过多少,因为在他们的第一次改变之后,其他的过犯与罪仍未转变,他们还停留在先前的力量里。他们也许有时会或多或少地去争战,但是从未胜过它们,因此就养成了一个把它们视为是“失败”或“软弱”的习惯。他们永不能盼望从其中得着释放。

  有敬虔外貌缺敬虔的实际

  如果观察他们的生活与行为,会发现:当他们进行宗教的仪文时,是非常地敬虔,但是在其他的时候,日常与别人的接触里,他们却非常少受约束。他们沉溺于赚钱、致富,认为这些都无妨──花整个小时在完全无益、外在的事物上,把自己不必要地与世界调和,认为这是基督徒自由的一部份。放纵他们的感官于看、听、尝之乐中,他们太自由而不受约束。关于思想,这方面我不多讲,因为他们一点也没有去注意它的习惯。毫无规律、毫无秩序地容让思想随意飞驰一小时或一整天。

  因此他们的心被分割成好几个部分,虽然也许他们自己几乎未曾察觉。他们那么少注意约束自己的喜好、倾向和对外在事物的爱恋。他们盼望自其中找着娱乐、舒适和享受!而当他们在那些看来好像是最合理的活动中,跟随自己的倾向和意愿时,他们那么少真正地省察自己,因而在他们与周遭的世界之间,几乎看不出有任何分别的记号。

  这难道不是事实吗?是否很多人读到这里时,会被良心催逼而答道:“是的!”?难道还不够显明出这样的人根本从未经验过敬虔的实意,对于真实胜过里面与外面之世界权势一无所知,对于能把他们从罪,从纷乱的情感、脾气、自私、自我寻求,和旧人天性的自我意愿中释放出来的能力,也一无所知。

  他们根本还未拥有那新约中伟大的特权──神亲自把他的律法写在心版上,以致不再是出于惧怕或良心不安而勉强遵行神旨,乃是出于自内心深处的爱,发自喜乐与心里对神紧紧的依附,而愿意遵行它的旨意,由衷地要讨他的喜悦。

  他们从未得着真实而稳妥的平安,和在基督里对个人与神的认识、与神的相交。对这种穷乏的心灵而言,在基督里的喜乐、有福的满足,以及属魂的喜悦,只是一些读过的东西,或听过其他基督徒的讲论而已。他们显然履行了一切宗教的职责与仪文,心灵却仍然悲伤、不满足,良心仍然不安。即或有时在职责或善行内找着一些满足与快乐,仍不是一种深沉、持久、清纯的享受。

  很快地,那不安的良心,在经过沉默、被冷落了一段时间之后,旧有的控告会又来打搅他们。因为他们在这些情况中所做的一切工作,绝大部份是出于他们自己天然的活动与努力(虽然他们很少察觉得出),而很快就精疲力尽了。因此,他们不是落入灰心沮丧之中,就是高度的自满、自义;他们把很少的荣耀归给神,心中没有真实稳妥的平安。

  他们从未达到一个地步,彻底地认识他们里面的败坏与隐藏的自爱,也不认识那在基督里完全、圣洁、静修、隐藏的生活,这本是新造之人的生活。他们也不认识基督圣灵的能力如何作工在他自己的肢体之内,从人的里面产生出那外在的圣洁与归给神的生活。因为这一切都是神所指教的,人的思想从未想过。他们已经把自己限制在他们自己的思想和观念里,因此,可以这么说:他们被囚禁在自己的理想中。

  他们如何才能从自己所筑的这个囚牢中被释放出来呢?

  转变

  某些人也许是突然地,某些人是逐渐地。他们所有的一切外在和内在的活动与精力──藉此,他们不自觉地建造起他们自己的信仰──变得迟钝而精疲力竭了;他们的读经、听道、见证和祷告来到一个停顿的地步,一切所做的,都必须是艰苦、用力地来做;在他们发现喜乐和满足之前,只找到一片乾涸、不毛之地,乾旱而荒凉。

  在这同时,他们开始意识到在灵魂里有某种程度不寻常的渴望,渴求安静、单独、安息与宁赞,在其中一切天然的力量都沉寂、无声。他们的心似乎被吸引入一个境地,在那里一切外在的事物都变得无味,而被遗忘。他们被一股隐藏的爱甜蜜而温柔地吸引着,因而奔向神的自己,醒悟到他的同在。

  这是我所要强调并注意的重点。当人来到这个地步时,他把他自己完全地弃绝给神。在有福的单纯和静寂中等候他。他已从先前的那一切分心的事物、理性和头脑一切的工作中被断绝,而可以安静、谦卑、恬然地听到里面那永桓智慧的教导与劝告;被引导进入与基督一同向自己死、向受造物的力量死,已成为他的经验。

  降卑、舍己、受苦

  从这地步再往前去,一切的自大、理性,非真实的信仰──那些从世界得着快乐,或在自己的眼中高举自己──都像秋天的枯叶一般脱落了。这人变得简单,如孩子一般,在基督的贫穷、被藐视、隐藏的十架道路中喜乐。基督的苦难、贫穷与羞辱,对这样的人而言,是何等可爱;一切属世的尊贵、荣耀和财富都被轻看而丢弃。

  他现在住在他所爱者持续的同在里。惧怕任何一句闲散或轻率的言语,以及游荡的思想、焦急的挂虑、自私的动机、自我的称赞或发脾气,就是一切使这位神圣之客担忧的事。他居住在他里面,他也住在他里面,正如一个生物住在它所属的环境里──像鱼在水中、鸟在天空。

  这不止是一种想像或比喻而已,这乃是全然地真实,他住在他里面,从他呼吸神圣的生命与力量,不仅向着已过去的旧事物与基督同死,也向着神与基督同活。过着与基督一同隐藏在神里面的生活。

  是的,隐藏;以致人的理性一点地无法领会这种生活──感官不认识,肉眼看不见它──因为贫穷、轻贱和受苦这三层慢子把它从世界遮蔽了。世界不认识王女的里而极其荣华(诗四十五13直译)。有帕子蒙蔽了人的眼睛。因此,世界轻看一切这样隐藏的人,认为他们是一群贫穷、畏缩、被藐视、受折磨的人──到处受攻击的一党──愚鲁、荒唐、软弱的傻瓜.遭受十架与磨难,而别人却正享受着他们大好的时光。

  这些人正是使徒时代(初代)的基督徒,这些人在当时的世代和永世里是有荣耀、有尊贵、有福分的人,因为神的话是指着他们说的。我将提出一些有关他们的经文,让寻求神的读者们,在他面前好好地思想。要宝贵!不可视之为小事,这样在你心内必感觉到被一股隐藏的力量吸引,被爱吸引去进入这种单独与分别之中。这显明的恩典,这圣洁的呼召,这荣耀的特权,以及神所赐的祝福,要浇灌在他所爱者的身上,从今时直到永远。

  “我要与他面对面说话,乃是明说,不用谜语,并且他必见我的形像……。”(民十二8)

  “所以利未人在他弟兄中无分无业,耶和华是他的产业,正如耶和华你神所应许他的。”(申十9)

  “他们要欢喜快乐被引导,他们要进入王宫。”(诗四十五15)

  “你所拣选使他亲近你,住在你院中的,这人便为有福。我们必因你居所、你圣殿的美福知足了。”(诗六十五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