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
一月刊 |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圣徒必须走孤单的路

陶恕

  

  一、古圣的道路

  圣徒必须走孤单的路。“孤单”似乎是圣徒必须付出的代价。

  在人类堕落的初期,只有以诺与神同行,于是神将他提去。挪亚在异象中看见了神独特的救赎,使他在洪水时代成为一个孤单的人。

  亚伯拉罕在神的呼召中,必须离开本地、本族、本家,走上孤单的路。在那个世代里,他孤单地像天空中的一颗晨星。根据圣经的记载,当他行在人群当中时,神未曾向他说过一句话。例如他的周围有撒拉、罗得、仆人以及迦南人等时,只有当他俯伏在地,或在立的的祭坛旁,以及那大而可畏的黑暗临及他时,他才能听到神的声音,并且知道自己是神所特别赐福的人。

  摩西是另一个被神孤立的人,他一生大部份的时间是在旷野里渡过。也只有当他在孤单致极的时候,神才从燃烧的荆棘里向他显现。

  在基督尚未降生以前的众先知,他们之间有许多不同的特点;但却有一个显著的共同点,他们所得的职份或被神托付使命,都是在他们孤独或孤单的时候。他们是何等地热爱自己的同胞,何等地以祖先的信仰为夸耀。但是,他们对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的神的忠心,对以色列全族的长期福祉,迫使他们远离群众,隐藏了一段相当长的年日,直到神将他们显明。

  哦!“在我弟兄当中,我成为一个陌生人,在我母亲抚育的孩子中,我成为寄居的人。”这句话最符合基督的写照。十字架是在整个无限的时空里是最孤单的地方,而他必须孤单地去面对。那环绕于他众多的人群,更衬托出他那深邃的孤单。他孤单的死在幽暗中,他荣耀的复活,没有人看见;他豪迈地走出坟墓,也没有人看见。人所能加给他的见证或荣耀,又都是在他复活升天之后了。

  二、一般的见解

  许多事在一般人看来只是一种浪费与牺牲,但这些事却为神的眼目所眷顾,所视为宝贵的。人对于这些事常有一些出于热心、好奇、好意与轻率的劝勉,但是这反而阻碍了那“等候的灵”──一种“在神隐密处与神相交的灵”

  一些忠于传统的信徒,听了这个陌生的真理,会本能的反应说:“哦!我不会孤单,因为耶稣说“我永远不会离弃你”、“看哪!我与你们同在”,基督与我同在,我怎会孤单呢?”现在,我并不想伤害任何基督徒的心灵,只是愿意指出,你们所述说的许多真理与说法,仍然滞留在想像与幻觉,并未以实际的经历来证实。

  一个不认识“孤单”的基督徒,只是证明他从未经历过“独自与神同行”,而以从群众中得到的许多支持与鼓励,视为“神与我同在”的结果。

  现今“团契”的意义,常被误解为──团聚在一群友善、有爱心的人群中,基督丰富的生命与祝福就会加倍地彰显。错了!请你们时常记得“你无法藉群众的力量来帮你背十字架。你的十字架只有你能背,永远是这样的。十字架对你而言永远是孤单的;你必须单独地面对你的十字架。”一个人可能被广大的群众所包围;但他只要背起自己的十字架,很明显地他就成为一个被孤立的人。没有一个弟兄、姊妹、父母、亲戚、朋友能帮你背十字架。人只会不断地反对你,直到你放下你的十字架为止。

  三、孤单的原因

  对我们的天性而言,孤单是一种极深的痛苦,人总是希望活在群众中,活在被人所接纳的里面。但是这是一个邪恶的世代,一个基督徒想绝对的跟随主,必定导致需要孤单地与神同行,这样的孤单无形中成为莫大的“保守”。这种同行,常会使一个基督徒转离这个无法更新的世界。也会使他离开了一些“被公认好的基督徒团体”,因为这些团体已经和世界混杂。他的本能会逼他对周围的同伴发出呼喊,希望他对基督热切的爱被了解,盼望他里面隐密处的经验能被分享。但他所得到的回响却是如此的贫乏,甚至犹如被践踏一般,这逼得他必须自己再走上那孤单的路。古时候,先知们类似的呼喊,所得的反应也常为人所埋怨,即使是我们的主也遭遇如此的对待。

  一个经常活在主里与神同在的人,他将无需群众来了解他,在他心灵里隐藏了一个花园,那是他与神同行的地方,他不是用脚去行走他的前程,乃是用心灵在默然地跟随,且最后致使他成为这个世界的陌生人,及客旅。他在人群中行走,正彷佛跨出圣殿的撒迦利亚,默然地在等候神旨意满足的日子,众人只能猜测说:“他看到了异象”。

  那些真正属灵的人,在人看来似乎总是矛盾的。他们活着,却不是为自己;似乎一无所有,却又像拥有无尽的宝藏;似乎愿意神在人中显为大,却使自己逐渐消失;似乎关心天下事,却总是保持沉默,因此他们常获得“迟钝”、“麻木”、“认真过度”的称呼。于是众人逐渐地与他疏远,彷佛有一道深渊在他们中间;最后他们只好像玛利亚一样,“凡事存在心里”。

  孤单的初步是强迫一个人重新转回到神面前。“我的父母离弃我,我的神将收留我。”当一个人在人群中找不到情谊的时候,一旦他转向神面前去寻求时,他就必发现遍地满了耶和华的慈爱。内室的独居,可以认识到基督是一切,又在一切之“内”。

  四、有偏差的孤单

  本文所谈及孤单的人,并不是一个骄傲的人,也不是一个自命清高的人,这种人亦经常自许为孤单的圣人,以致那真正的圣徒饱受误解与讽刺。真正的圣徒会感到自己是所有的人中最微小的,并且对他的孤单感到深深的难过。他何等巴望能与人分享,能与相似的心灵者敞开交通,但是周围的宗教潮流并不鼓励这种真实的流露,于是他转而将他的忧伤单单地向神倾诉。

  一个孤单的圣徒,并不是那些离群隐居,无视人类疾苦,只会终日眺望天国福祉的人。相反的,他的孤单使他更能体会那些破碎的心灵,更能抚慰被压伤者的创伤。他的生命丰满并洋溢着爱与亲切。因为他被世界分别出来,所以他更可以把他所有的拿出来帮助别人。

  古圣徒伊卡特弟兄,是被认为从保罗以后至今最伟大的神秘主义与强调内室生活者。他教导他的学生说:“假如你们的祷告已发现可以抵达三层天,而同时又想到一个穷人的家里需要食物,你们应该立刻中止祷告,而去照顾那个家,神不会使你受到一点点的亏损,当你回来继续祷告时,神将会使你又往上一层。”

  五、结论

  现今许多基督徒就惟恐他们赶不上世界的潮流,于是他们努力的调整自己去适应这个无可挽救的世界。逐渐地,他们变成这个世界大转轮里不可或缺的一份子,而失去了属天客旅者的身份。是的!当这个世界向你招手,开始愿意接纳你时,你应当小心!你是否也失去了你的孤单。也许有一天你会在不自觉的当中拥有这个世界,但你却失去了孤单,更可悲的是你已不再是圣徒了。

译自:神的居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