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
一月刊 |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切为──火的浸

陶芮

  几年以前有一个晚上,我正坐在书桌边,工作到很晚,那一天的工作进度已经作完了。我的书桌非常杂乱,因那一天搬家,我还没有时间重新整理好我的文件。那一天的工作作完后,我陷入一阵沉思,当我自沉思中苏醒过来时,发现我的右手正挥舞着一份四页的刊物。我不知道它是怎么会在我手中的。我猜大概是无意中从桌子上拿的,因为我以前从来没见过它,我注视它,发现在这份印刷品的首页刊头上,登载着几个大字:“切需──一场火的浸。”

  它立刻吸引我的注意,我说:“这正是我所需要的;在这地上若有任何人需要火的话,那就是我。”因为,我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像一座冰山般那么冷漠寡情,于是我开始读它。

  刊物中没有太多感动我的地方,除了一句话:“他要用圣灵与火给你们施浸。”(太三11原文)

  紧接着来的过六晚上,我去参加教会小小的祷告聚会,会后我对教堂看门的说:“有应许说:『他要用圣灵与火给你们施浸。』”一抹甜蜜的笑容掠过他的面庞,看见他的脸使我想到:“唔!这位看门的弟兄似乎全了解它,我觉得他好像拥有一样连牧师都还没有的东西。”

  下一周的日子里,不论我坐着工作、不论我在走路,我的耳边总是响着这句话:“他要用圣灵与火给你们施浸。”到了周四晚上,一天工作结束,我在神面前跪下,求他赐我主日晚上要讲的经文或主题。

  有一位伦敦来的弟兄,将代我讲主日早上的信息。在全本圣经中,我惟一能看的经文就是:“他要用圣灵与火给你们施浸。”我说:“天父,我不是在主日早上讲,那是主日早上的经文,我不是在早上讲,而是殷格里弟兄早上讲。”我通常是在早上对基督徒讲道,而晚上是对尚未信主的人。“我需要一段晚上的经文。”然而,我无法看见别的,只看到这一句:“他要用圣灵与火给你们施浸。”我说:“好的!天父,如果这是你要我传讲的经文,不论早晚,我都讲,但是我需要清楚。”

  就在那时,有两段圣经里其他的经文,浮现出来。这些经文中都有“火”这个字。当我跪在神面前时,神把这三处经文打开,我就有了讲章。

  下个主日晚上,我到我的教会传讲那篇信息。结束时,我说:“现在,凡想要领受圣灵与火的浸,想要得救的朋友们,都请下楼来。”

  楼下的房间里挤满了人。我请要得着圣灵与火的浸的人到幼稚园教室,请要得救的到另一个房间(询问室),其他的人可留在原来的地方。他们开始进入那两间。我到幼稚园教室,看见大家都坐在小椅子上,那样地拥挤,以致我必须跨过他们的头才能走到讲台。哦!那天晚上,在那间房间里,是何等的一段时光!

  当我出来问我的助手,他负责询问室中的服事,人们怎么样,他说:“神的灵在这里,许多人走出黑暗进入光明。”我问汤教授──诗班的指挥,他留在原来的地方负责,他说:“我们没有什么聚会,我无法讲一个字,每个人都在神面前跪下,与他相交。”

  你可以在马太福音第三章十一节,找到三种火的第一种:“我是用水给你们施没,叫你们悔改;但那在我以后来的.能力比我更大,我就是给他提鞋也不配;他要用圣灵与火给你们施浸。”(原文)这是三种火中的第一种,“火的浸”──那是什么意思?我们都知道“受水浸”的意思──我们都看过──但是,“受火浸”是什么意思?你可以查考两件事而得着答案:第一:圣经中说“火”要作什么?第二:当使徒们在五旬节领受了圣灵与火的浸后,他们身上发生了什么?

  圣经告诉我们火所要作的第一件事,就是:火要显明。“各人的工程必然显露;因为那日子要将它表明出来,有火发现;这火要试验各人的工程怎样。”(林前三13)火的浸所要作的第一件事,就是显明一个人的真相,把神所看见的我们,指给我们自己看。

  我记得在讲道的前一天晚上,周六深夜,当讲章都已预备好,我跪下说:“天父,我认为我已经有了明晚的讲章,但是我不相信我已经得着了那篇讲章所说的。我要传讲圣灵与火的浸,但是如果我自己没有经历,我怎能传它呢?现在,为了我能传讲一篇诚实的道,请『现在用火为我施浸』。”感谢神!神听了祷告,第一件发生的事就是,我得着了一个对我自己如此的启示,是我以前一生中所从未有的。

  是的。我从未梦想到,竟有这么多的骄傲、这么多的虚荣、这么多个人的野心、这么多败坏的卑鄙存在我的心和生命里,当我那晚蒙光照时。弟兄姊妹!如果你得着火的浸,我相信第一件事要临到你的,就是把神所看见的你,启示给你自己看。这不正是我们所需要的吗?在今日认识自己,好免去那日在基督的审判台前,己的可怕揭露所带来的降卑。

  火所要作的第二事,就是:洁净、炼净。玛拉基书第三章一至三节告诉我们:火炼净的力量。“……他如炼金之人的火,……他必坐下如炼净银子的,必洁净利未人,熬炼他们像金银一样,他们就凭公义献物给耶和华。”没有一物能像火那样地炼净,水也无法像火那样能洁净物质。

  假设我有一块金子,在外面有一些污秽,我怎么除去它?我可以用水把它洗掉。但是假若那污秽是生在里面,你怎么除净它?只有一个办法,把它扔入火里。弟兄姊妹!倘若污秽是在外面,它可以被神话语的水洗净。然而麻烦是,污秽是在里面,我们就需要圣灵的火,刺入我们自己最里面的深处,焚烧、焚烧,焚烧而洁净。

  在五旬节那一天,何等洁净的工作临到使徒们的身上!一直到最后的晚餐,他们是何等地充满了私己的寻求!在最后的晚筵中,他们争论谁是天国里最大的。然而在五旬节以后,他们不再想到自己,只有基督。在面对十字架的时候,他们是何等地脆弱、懦弱!他们都离弃他而逃走,彼得甚至在一位使女的控告前,发咒起誓,否认了他。但是五旬节以后,这位以前当使女指控他是主耶稣的一位跟从者,就发咒起誓否认了耶稣的彼得,现在却对曾把耶稣定罪的法庭说:“……倘若今日,因为在残疾人身上所行的善事,查问我们,他是怎么得了痊愈;你们众人,和以色列百姓,都当知道,站在你们面前的这人得痊愈,是因你所钉十字架,神叫他从死里复活的,拿撒勒人耶稣基督的名。”(徒四9─10)

  阿!朋友们!藉着一般的方法,洁净是一段非常缓慢的过程,但是一场火的浸,能在一瞬间作成极奇妙的事。

  第三处圣经教导我们火能熔化。以西结书第二十四章十一至十三节告诉我们火熔化的力量。审判的人熔化销毁耶路撒冷的污秽和渣滓。火的浸能熔化,事实上它是藉着熔化而洁净。它能烧掉一切的渣滓、一切的虚浮、一切的自义、一切个人的野心、一切不被约束的脾气。

  下一处,人能照明。当我在芝加哥时,我常了望城市的西北方,忽然我见天空闪了一下而又归黑暗,不久又闪亮而后再归黑暗。原来是一家很大铸造工厂的门开了又关上,天空的闪光是来自工厂火窑中的烈焰。

  火能照亮,但没有任何的火能像“圣灵与火的浸”那样地照亮。当一个人让圣灵与火施浸时,那些从前对他是蒙蔽的真理,马上就如白昼般地明亮。以前圣经里他不懂的那些字句,变成像AB?一样地简单,每一页神圣洁的话,都发射出属天的亮光。

  多少未受教育,或略受教育的人们,对神的真理竟有着如此奇妙的熟识,甚至学者都要坐在他们脚前,满怀震惊地受教,因为他们已经被圣灵与火的浸大大地照亮了。

  主阿!求神赐给我们圣灵与火的浸!

摘自:救人灵魂的喜乐
(拾珍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