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
一月刊 |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为 列 国 祷 告

司提反

  代祷为实行爱邻舍的道路。劳威廉在“爱与代求”一文中有完美的教导。保罗曾劝提摩太为万民恳求、祷告、代求、祝谢。(提前二1~6)因为圣徒的代祷是神赐下救赎的管道。主耶稣基督升天的大祭司,在天上不住地为我们祈求,正是我们这些君尊祭司们最好的榜样。(彼前二9)

  代祷使我们进入被代祷者的苦难中,使我们与他们有爱的连系。这联合正是基督所企望“爱里的合一”。彼得劝勉我们不但“有了爱弟兄的心,又要加上爱众人的心。”(彼后一7)

  一、为印度的福音复兴祷告

  去年在一个宣教机祷中会见了一位刚从印度来访的印度牧师。他告诉我们印度这几年来正经历类似中国大陆的福音复兴。福音由西方转到东方,正朝着返回耶路撒冷的路上前进。正应验了主所说,福音必传遍天下,人子就要再来。但,印度逼迫的势力也在升高。目前,印度及回教国家是我们祷告争战的目标。以下摘录一些有关印度的报导:

  逼迫与复兴

  印度极端份子掀起反基督教暴行,以及当地基督教协会谴责这一连串暴行,并要求印度政府保护在印度的少数基督徒的安全,维护宗教信仰自由。

  按印度自从印度民族主义份子的巴哈地雅、嘉拉达党(Bharatiya Janatha)执政,于一九九七年组织新政府后,反基督教的暴行就在升高扩大。

  这些宗教极端份子,又被称为“印度化”的民族主义份子,声称要把印度从目前的世俗国家转变成一个追随印度教的国家。在达成此一企图过程中,使得当地基督徒在这个宪法中明言保障宗教自由的国家中”遭到灾难。

  就目前的情形是,在印度东北的艾拉契.帕得地区,基督教已不允许从事任何宣教活动,包括办学校或扩展。

  在印度中部的玛得雅.帕得地区,任何转教的行为都被禁止;而且正在迫使一些信基督教的人转回印度教。

  在印度西部的拉古科地区,印度教极端份子掠夺当地一间基督教学校,殴打学生,并焚烧该校约二百本新约圣经。

  尽管这种对基督教会和基督徒的暴行在升高,但是福音事工却在那里继续显出成果。目前在印度南部的库加拉地区“宣教士祷告之友队”这个福音机构,就在那里积极地建立教会。据报已有数以千计的人受洗归主。

  在新德里这个印度首府所在地、过去五年中,至少有五十个“细胞群”在该地贫民窟建立起来。在旁遮普省,这个一度被认为是基督徒在印度最危险的地区,目前那里的教会却在过去七年中成长了三倍。

  印度激进份子又在印度西部烧毁一间基督教教堂,破坏另外三间教堂。暴行发生的地点是印度几加拉省、苏拉特城南部一处村落,暴徒放火烧教堂外,又用斧头、铁棍、铁锤捣毁另三间教堂。这些反对的右派极端份子以反对改教为名攻击,仇视当地基督教会。

  据估计,在未来四十年内,印度将成为世界人口最多的国家。目前印度人口中百分之八十为印度教徒,百分之十二为回教徒,百分之三为基督徒,从目前的情况看,这个国家是否能维护其宗教信仰自由,或容许占多数的印度教徒威胁、特强凌弱地对付其他信仰的人,尚难预料。

  我们从教会发展史上看到,越是对教会迫害,教会也越见发展。我们更深信,神既然付托了我们把福音传到地极的大使命,他必有他的安排。但愿我们在祷告中记念印度的主内弟兄姊妹们,宣教士,和宣教机构在那里的福音事工。对印度的基督教言,遭迫害还是一个复兴的契机,相信神必有他的安排。

  二、为美国及美国教会复兴祷告

  近二百多年来,美国这个由清教徒所建立的国家,对全球的教会提供了巨大的贡献。虽然整体说来,美国教会这几十年来一直在走下坡。美国的社会,道德正陷入极大的痛苦和危机中。但在美国仍有不少敬虔的信徒,他们为着本国和世界各地教曾默默地付出,也保守自己不沾染世俗。尤其是不少信徒在家中教育儿女,许多家庭教会,在家中与少数敬虔信徒,全家大小一同敬拜、事奉主。我们在美国遇见了这些信徒,他们的家庭代代事奉主,一边工作,一边事奉,真是一个美好的见证。他们仍是全球教会中最有深度的信徒。

  美国和加拿大至今是全球差派宣教士最多的国家,共有五万多宣教士在世界各地。最近世界各地的福音复兴,大多与美国教会的宣教士有关。可见神仍然使用这个国家的信徒,来服事全地的百姓。

  然而,美国教会的退后和堕落,也导致了全国的管教。这个国家正遭受仇敌最猛烈的攻击。故此,全球的信徒都该为这个国家和信徒的复兴祷告,使他们能回到正路上,为真理站住,直到主再来。

  (一)为美国言少年、儿童祷告:

  在美国这个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里,每天都在发生着虐待、残害少年儿童和种种损害少年儿童身心健康的社会性悲剧。

  暴力恐怖的威胁

  美国是世界上暴力犯罪最严重的国家。平均每年有犯罪活动二十五百万起,暴力犯罪二百万起,有六百万人成为暴力犯罪的受害者,二点四万人被谋杀。美国私人拥有枪枝二点二亿枝。每年要发生枪杀事件一百万起,二万余人遭枪杀。

  暴力犯罪的主要受害者之一是少年儿童。据“今日美国”报一九九五年报导,同十年前相比,美国被暴力所害的儿童数量增加了四倍,十至十四岁被害儿童所占的比例较一九八五年上升了六二%。通常每天有四十名儿童被打死或打伤,每十万名五至十九岁的青少年中有七十人因杀人或自杀而暴死。十六岁以下的青少年被武器伤害的人数从一九八七年到一九九0年增加了一倍;青少年因枪杀致死的人数从一九八四到一九八九年增加了四十%。暴力儿充斥街头,也侵入到学校。据统计,在美国的公立学校中,每月都要发生五十二点二万起袭击他人和盗窃事件。仅一九九四年一年,纽约各学校发生的暴力活动就超过八万起,比一九九三年增加二七点六%。美国每五名中学生就有一人持各种武器上学,每天有十三点五万儿童携带枪枝上学,有一百二十万挂钥匙儿童回到拥有枪枝的家庭,同时有十六万名学生因为受到恐吓或害怕身体受到伤害而旷课。在芝加哥南部,四七%的(十二至十八岁)学生受过刀枪伤害,四五%的学生目击凶杀。由于担心暴力侵害,美国市中心贫民区的父母们越来越普遍地把孩子关在家里,实行“一级防范禁闭”。连美国全国教育协会负责人基思.盖尔也不得不承认,“对儿童来说,美国已成为一个危险的地方”。

  贫困、饥饿的折磨

  美国是世界上最富裕的国家,也是西方发达国家中贫困儿童比例最高的国家。据美国儿童保护基金会一九九四年底发表的报告,美国每年有一千五百万儿童生活在贫困之中,没有健康保健和受教育机会。一九九三年,贫困儿童增加到一千五百七十万人,占儿童人口的二十三%,创三十年来最高纪录。美国儿童只占全国人口的二十二%,但贫困儿童却占全国贫困人口的四十%。平均每四个儿童就有一个是穷人。黑人儿童的境况更糟。据“美国新闻与世界报导”的文章说,黑人儿童和黑人私生子的贫困率高达四四点八%和六三点七%,而白人儿童和白人私生子的贫困率则为一五点九%和一四点九%。

  贫困意味着饥饿。据美国国会饥饿中心估计,一九九四年,美国有三千万人食品不足,其中有一千二百万人是儿童,占总数的四十%。“第二次收获”组织估算,每五个美国儿童就有一人缺乏足够食品。每七个孩子中就有一人靠领取家庭补助金度日。一九九五年,每一千名十二岁以下儿童里就有三百零一人在挨饿。加利福尼亚公共卫生学院一九九五年的一份报告说,加州有六分之一的人食不果腹,如果这一趋势持续下去,到二千年加州将有三分之一的儿童挨饿。美国现有七百万无家可归者,其中儿童占相当大的比例,黑人儿童中有二分之一在城市临时收容所里呆过。“今日美国”报说,贫困已成为杀死儿童的头号杀手。每年美国儿童死于贫困的人数,超过交通事故和自杀人数的总和,比死于癌症和心舫病的儿童人数的总和高二倍。

  家庭破裂的伤害

  美国是工业化国家中离婚率最高的。三十年来美国的离婚率翻了二番。一九九一年,美国有二百三十九万人结婚,一百一十六万人离婚,离婚率高达五十%。高离婚率使美国的家庭分崩离析,给妇女和儿童带来沉重打击和巨大伤害。据一项自一九六八年以来对美国家庭的跟踪调查,离婚妇女在婚姻破裂后第一年的平均收入下降三十%;在有二十一岁以下子女的独居或离婚妇女中,四十一%的人从其前夫那儿领不到分文子女抚养费,其余的也只能领到少量的抚养费。家庭破裂不仅造成儿童生活水平下降,而且给儿童的身心造成难以弥补的创伤。据健康状况统计中心一九九二年公布的材料,二十年来,受到离婚影响的美国儿童每年都要新增一百多万。有将近一半的黑人孩子出身于支离破碎的家庭。

  夫成年母亲和非婚生婴儿

  在美国,少女怀孕是一个严重的全国性问题。据美国“美洲日报”一九九五年九月八日和“纽约时报杂志”十月八日报导,美国有四十%的十四岁至十九成的女孩怀孕,每天有二十七百五十六名女孩因怀孕而退学,有一千二百四十名未成年女子分挽。目前约有一百万十三岁至十九岁的少女未婚先孕,其中一半把孩子生下来,然后辍学,依靠社会救济为生,成为“福利妈妈”。美国的少女生育率是英国的二倍,是法国和意大利的六倍。在少女怀孕、流产和生育率方面,美国在世界所有发达国家中居第一位。连美国总统柯林顿在一九九六年一月二十九日也不得不承认:“少女生孩子在美国是普遍的现象,这不仅是一个道德问题,也成了一个经济和社会问题。”

  三十年来,美国的婚外生育率提高了五倍。一九九一年,未婚妇女生育孩子占所有新生儿的比例达到三十%,即每三个新生儿中就有一个是非婚生婴儿。其中,黑人非婚生子女占五十七%。卡内基基金会一九九0年发表的报告说,由于未婚和未成年母亲生育的婴儿缺乏健康成长的基本社会环境,美国的二岁以下的儿童正处于一种“无声的危机”之中。美国的婴儿死亡率高于其他十九个国家,在密西西比州的琼斯顿,婴儿死亡率高达八十六%。

  没有父亲的危机

  高离婚率和高婚婚外生育率的直接后果,是单亲家庭的普遍化。据统计,美国单亲家庭达一千零九十万,占有子女家庭总数约三分之一以上,而单亲家庭中单亲母亲家庭约占九十%。从一九五0年到现在,美国单亲人数增加了二倍,即从大约四百万增加到一千二百万左右,生活在单亲母亲家庭中的儿童人数增加了三倍,即从五百万增加到二千万。在美国出生的孩子,有近四分之一生活在单亲母亲家庭中。有一半以上的孩子在长到十八岁以前会生活在这类家庭中。美国正在成为一个“没有父亲的社会”。没有父亲的危机使得单亲母亲家庭成为美国贫困人口的主要来源。美国有一百八十个社区,至少九成家庭没有父亲,这些家庭绝大多数是贫困户。在单亲母亲家庭中,贫困率高达三四点三%,穷人达一十八百六十万人,占美国贫困人口的四七%以上。据统计,由于贫困和得不到应有的照料,单亲家庭的儿童逃学、退学以及出现情绪和行为问题的可能性,比双亲家庭的孩子要高出二倍。

  严重的虐待和照料不周

  在美国,有一半的婴儿诞生在单亲家庭,每年在寄养家庭或寄宿站生活的儿童有近五十万。恶劣、畸形的家庭和社会环境,使儿童受虐待和得不到应有照料的现象相当普遍。据卡内基基金会一九九一年统计,在身体上受虐待的美国人中,有三分之一是儿童。美国儿童受虐待和照料不周问题委员曾发表的一份报告说,一九八九年至一九九一年之间,美国父母虐待儿童现象由二百四十万起增加到二百七十万起,增加了十三%。一九九三年,全国儿童被虐待案件达到三百万余起。一九九四年,平均每天有三名儿童被虐待致死。另据美国联邦疾病控制中心和密苏里大学发表的报告说,美国平均每年死于虐待或照料不周的四岁以下的儿童和婴儿多达一千八百余名,加上死于同类原因的四岁至十七岁的少年儿童,每年死于虐待或照料不周的儿童和青少年多达二千余名,即平均每天六名。此外,美国有三分之一的妇女在儿童时遭到性虐待或其他虐待。据美国全国失踪儿童中心估计,美国每年有一百五十万儿童失踪,一百万是逃走或其父母“扔掉”的。他们当中成千上万的人处于颠沛流离、受人欺辱、恐怖和死亡之中。在所有无家可归的妇女儿童中,五十%是为了逃避家庭暴力。美国律师协会负责人一九九三年说,由于儿童的合法权利经常被侵犯或忽视,他们正“处于危难之中”

  非法雇用童工

  美国“幸福”杂志一九九三年四月的一篇文章说,在美国,从纽约到加利福尼亚,雇主们普遍无视法律,雇用七到十七岁的少年儿童从事长时间的繁重劳动,而且往往是在危险的环境下劳作。政府的统计数字表明,非法雇用童工现象大量增加。劳工部一九九二年记载了一九四四起非法雇用童工案件,是一九八0年约二倍。美国全国安全工作研究所估计,每年因工死亡的童工为二百人,受伤童工达七万人。美国目前有一百五十万至二百五十万农业季节工,他们的健康和生活处于危险之中。由于生活贫困,许多季节工的孩子成了童工,干有危险的活。全国童工委员会估计,每年至少有十万名非法农业童工和一百万起违反童工法行为。

  少年吸毒、“快克儿童”

  美国是世界最大的毒品市场,也是世界发达国家中吸毒率最高的国家。目前美国大约有二千万人吸食大麻,六百万人吸食可卡因,五十万人吸食海洛因,每年有近五十万人死于吸毒。其中,一个最今人惊恐的发展趋势,就是青少年吸毒、贩毒人数日益增长。据统计,美国平均每天有一七六名儿童因吸毒而被捕,在十三岁八年级的学生中,有三分之一吸食过某种毒品。

  吸毒不仅损害吸毒者的健康,而且给未出生的下一代带来灾难性的后果。自八十年代以来,美国开始盛行快克毒品,由此而出现越来越多由于吸食快克的母亲生育的婴儿,即“快克儿童”。由于母亲在怀孕时吸食快克,其结果是许多美国儿童在母体中就“接受了一笔可怕的遗产”。据统计,美国每年约有十一%的新生儿即三七点五万婴儿在母体内就受到毒品的侵害。这些婴儿许多一生下来就患有严重的后遗症,被称为“快克流行病”。美国“新闻周刊”的一篇题为“快克儿童”的文章说,“整整一代人可能都无法摆脱这一灾难”。

  “爱滋病孤儿”

  伴随同性恋和性生活混乱现象泛滥起来的爱滋病,已成为威胁美国人生命的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据检查爱滋病联邦中心统计,到一九九五年,美国约有五十万人被诊断为患有爱滋病,至少已有三十三万人死于爱滋病。爱滋病的泛滥不仅夺去患者的生命,而且祸及下一代人。“美国医学曾杂志”的爱滋病研究报告指出,母亲患有爱滋病的新生儿中,大约有三分之一将感染并最终死于爱滋病,另外三分之二婴儿将由于母亲死于爱滋病而成为“爱滋病孤儿”。目前,爱滋病已越来越成为育龄妇女死亡的主要原因。据该研究报告估计,到二千年,自八十年代初期爱滋病盛行以来因爱滋病失去母亲的儿童人数将超过八万人,可能达到十二点五万人。而十八岁或十八岁以上的年轻人因爱滋病失去母亲的人数将达到六点四万人。由于越来越多的儿童和青少年因爱滋病失去母亲,“爱滋病孤儿”成为美国面临的一场“社会灾难”。

  青少年犯罪和自杀

  由于贫困、失业、家庭破裂以及电视、电影、录音、录影带宣扬暴力等等的影响,近年来,美国的青少年犯罪和自杀现象日趋严重。据联邦调查局公布的资料,一九八五年至一九九三年,十四岁至十七岁男子所犯杀人罪增加了一百六十五%。青少年因暴力犯罪而被捕的案件,一九九三年比一九八四年增加了六十八%。每十万名十岁至十五岁的儿童中,有一百五十六人进了少年犯管教所或再教育中心。佛罗里达州被称为“犯罪之州”,一九九二年有七十多万人次因犯罪遭监禁,其中包括八点七万青少年。少年犯的重新犯罪率很高。据犯罪与违法问题全国委员会所作的调查,五十%至七十%的少年犯在十二个月内“二进宫”。从华盛顿少管所获释的少年犯中,七十五%的人重新犯罪。

  由于对生活绝望,美国青少年自杀现象日益增多。一九六0年至一九九0年约三十年间,自杀的青少年(包括青年学生)增加了三00%以上。一九九一年,因自杀死亡的未成年人和年轻成年人,超过死于癌症、心脏病、爱滋病病毒感染或爱滋病、先天缺损、肺炎、流行性感冒、中风和慢性肺病者的人数总和。

  拿儿童做活体试验

  美国是当今世界进行过大规模惨无人道的人体试验的国家之一。据一九九四年美国国会调查机构总审计局的调查材料,一九四0年至一九七四年,美国至少在五十万人身上进行了包括核武器和化学武器在内的各种试验,其中有二十万人遭到放射物的辐射。一九七0年,在国家卫生部研究所赞助下,霍普金斯大学借检验贫血等疾病之名,对马里兰州巴尔的摩地区的七千名男孩(其中九五%出生于贫苦的黑人家庭)抽血做基因试验,此外还对另外六千名少年进行了类似的试验,其中约八十五%是该州弃儿收容所及少年观护所里的黑人小孩。另据路透社一九九四年一月十三日报导,在由联邦政府赞助、由麻省理工学院进行的实验中,有近一百二十名州立弗纳尔德弱智人学校的弱智儿童,被骗食用了含有放射物质的食物。该校的辐射实验一直进行到六十年代,曾在以甲状腺为主的试验中要求该校有甲状腺功能异常症的弱智儿童喝下含有放射性碘的溶液。连美国参议员爱德华.肯尼迪一九九四年也承认,拿儿童做人体试验,“这是整个实验最令人难以接受的一面”。

  (二)为美国中小学祷告

  祷告团契回到了公立学校

  课后祷告曾会日渐增加地回到了美国公立学校校园。自一九六三年联邦最高法院,作了那次到时代的裁定,禁止公立学校举行强迫性祷告会以后,就使祷告团契广泛地遭到禁止;但过去几年,祷告团契不但已合法化,而且正声势浩大地在发展中。

  虽然只是大略的估计,但相信当前美国的公立学校中,每四所学校就有一所建立了祷告团契,在某些地区,这情形还要高。明尼那波里斯,圣保罗的一位福音派教会人士说,在双城(Twin Cities)地区广大的高级中学中,都有了祷告团契。这位南浸会的普非地(Benny Proffitt)说,在九0年代初期,我们还未预期到这情形,但今天我们相信,如果你要了解到美国青年人归主情况的话,表现热烈的不是在教会。而是在我们的公立学校中。

  祷告团契的爆炸性发展,是同时发生在当年被联邦最高法院那项裁定后,尽管由俄克拉阿玛州共和党众议员艾士图克(Ernest lstook)所提出修改宪法中宗教自由条款,以便恢复公立学校中的祈祷主张未能在国会中通过;但许多地方性的努力却在积极进行。俄州州长杰姆斯(Fob James)且在一九九八年签署一项州法令,允许学生每日有一段默祷的时间,而抵销了联邦政府在一九九七年重申前今的影响。

  学校校园中对宗教的宽容新趋势,也使多年来就联邦最高法院裁定所引起的争论再入高潮。特别是保守派的基督徒人士,他们更逐渐获得了足够的力量向国会施压,对此一间题有所修改。先是一九八四年“机会均等法案”(Equal Access Act)的成立,其中提及既然学校允许其他社团的存在,自应允许宗教聚会。这一决定性的发展,使得学校中的祷告团契可以在学生自愿的原则下建立起来。

  由于这一发展特别有利于基督教,因而引起其他宗教异议。为美国犹太人会议所雇的律师史帝恩(Mare Stern)就表示,他担心这会被其他宗教构成侵略性,甚或促成改教的后果。在和其他宗教的联手下,对“机会均等法案”挑战;但一九九0年联邦最高法院却以八对一的压倒多数,仍然把该法案继续维持下来。柯林顿也赞同联邦法院的裁定,但却反对强迫性祷告会。一九九五年七月,他又在再一次宣布中称:“宪法第一修正款,一点也没有改变我们公立学校享有宗教自由,以及要求所有宗教表达离开学校之意。”

  到目前为止,看来学校中祷告团契的发展似乎是已无可限定。事实上,一九九七年十二月,在背达基州西拔都克(West Paducah)发生的那次校园惨案中,该校祷告团契召集人,十四岁的卡尼尔(Micheal Carneal),勇敢地以身挡住枪弹,自己身亡却救了同学性命的壮举,因而成了英雄人物,使得该校祷告团契原来每天参加的人从三十五到六十情形,增加到从一百到一百五十人。同时也使得另外三个州,确认这种基督徒团契的价值观。该校团契的负责人史强.本(Ben Strong),在枪杀案发生时曾劝卡尼尔躺下,以避枪弹击中;但卡尼尔却勇敢地身殉。史强.本也谈及,祷告团契已使孩子们觉醒,这更是一种全国性发展的现象。

  (三)为美国社会祷告

  为美国家庭祷告

  我们从美国今日社会的一般趋势来看,更会发觉社会上许多病态,都出自家庭的破碎。而许多犯罪人中,几乎全是失去了家,或者家庭的破碎使他们没有家的温暖,或是家中夫妻反目离异,一些单亲家庭无法教养好子女的直接或间接所造成的结果。

  据一九九九年“时代”杂志年监刊出统计,美国离婚的人口已从一九七0年的四百三十万人,增到九六年的一千八百三十万人,先后增达四倍。而未婚生子的妇女,已从一九八0年的六十六万余人,增到九四年一百二十九万余人。受虐待的儿童,则从一九九0年的六十九万余人,增到九五年的一百零五万余人。这都说明了家庭破碎的情况。

  其实,美国这个原系依据圣经伦理所建立的国家,大多数人都能接受基督教传统,也同样重视家庭。去年十月份一期“时事鸟瞰”中,就曾报导,“牧师”周刊就二十七万二千四百多中学生所作调查显示,绝大多数学生都认为双亲对他们的影响最重要。盖洛普民意测验的一次调查也指出,百分之九十五的美国人都认为婚姻与家庭生活对他们非常重要。

  问题是,像美国这样的社会中,年轻的夫妻多是双双就业,对子女的教养多半是交给并不完全美好可靠的托儿所或雇用的褓姆;不像我们中国有祖父母或外祖父母可以托负。不过这情形在美国仍有不少较保守的地区,有祖父母辈分担教养孙儿辈责任,而且也受到社会大众,及舆论的支持和期许。一九九四年美国“时代”杂志,就以“首席祖父”为题,赞许前美国总统布希含饴弄孙为乐,还引用了布希的话:“我坚信今日世界最大的事,乃是家庭的破碎”。

  为美国社会祷告

  谁也想不到天府之国的美国,据最近新闻记者的报导:有一千五百万到二千六百万的人在饥饿的线上挣扎。此数代表十个人中有一人在挨饿,这真是不可思议!

  一般说来,美国人人都丰衣足食,生活程度举世数一数二,是其他各国人向往的国家。殊不知竟有如此多的人民会在饥馋的边缘。

  这个病症从纽约或很多大都市里可以看到,在灯红酒绿的市面后边,在霓虹灯闪烁大街的背后小巷里,隐藏了不少贫穷饥饿的小人物,在穷山僻野也有许多没有饭(面包)吃的贫民;而政治家或实业家都高唱美国经济是如何的繁荣。可是他们都没有提到这批百分之十或十分之一的人民,那被遗忘的一群。

  这批在饥饿线上的人,据专家的分析,不少是有夫妻两个人都作工,但依然不能有足够的钱来付全部的生活费用。这些救济机关为了保护申请救济之人的名誉,不但把他们的名字保密,而且把店面开在背街的后门。

  三、为青少年代祷的策略

  保罗告诉哥林多信徒说,他不凭血气争战,也并不是不晓得撤但的诡计。祷告者必须先明白仇敌的诡计,才能在神前呼求,用真理抵挡仇敌在被代祷告者身上的工作:

  1.首先,我们必须自洁,脱离世界的灵──肉体情欲、眼目情欲和今生的骄傲。从圣灵领受基督受苦的心志,有基督怜悯的心肠,才能领受代求的灵。谁为主受苦更多,谁就得着代祷的权柄更多。正如,基督一生最伟大及关键性的祷告,是十字架上为罪人的代求。

  代祷是一项艰苦的事奉,无论心志、体力均需付上代价。但其所得的结果,只有生产之苦之后所得之喜乐才能比拟。

  2.认识仇敌的诡计:

  (1)青少年问题的根源──他们缺少父母爱的关怀。现今,妇女走出家庭,把儿女交给褓姆、托儿所及学校。这是撤但破青肯少年、儿童心灵的致命武器。

  (2)现在工业化社会:人都追逐财富,把全部时间放在工作上。越高的薪资要付出更多的时间。撒但藉此,破坏家庭中夫妇之关系,及父母和儿女之关系。保罗说:“贪财为万恶之根”“那些想要发财的人,就陷在迷惑,落在网罗,和许多无知有害的私欲里,叫人沉在败坏和灭亡中。”(提前六9、10)

  (3)电视游戏、电视影片、连环图书的暴力内容:是撒但传播暴力之灵的媒介。此次,美国科罗拉多州少年受害者父母,控告好来坞电影公司、电视游乐器公司,正是找对了目标。求主兴起人们起来反对电视及电视游乐器公司,如同反对烟草公司一样。求主兴起人来。日本任天堂及卡通节目为全世界暴力游戏的始作俑者,求主败坏他们的公司,使他们塌台,不再制作这等节目。

  (4)最重要的是,求主使基督徒的家庭,恢复家中的敬拜,读经祷告,把教会从会堂式、割裂信徒全家敬拜的聚会方式中释放出来。初代教会的敬拜是信徒全家敬拜,每日在家中擘饼敬拜、交通。求主使传道人与信徒都醒悟过来。

  求主兴起美国基督徒建立电视台、传播基地,不再接受仇敌谎言的污染。基督徒拒看世俗的电视,寻求乾净的新闻消息,管治儿童、青少年对暴力色情的电视游戏的接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