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
一月刊 |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爱的使徒──戚伯门 ( 一 )

  序

  十九世纪,是教会灵性复兴的高峰,因着这个复兴,带进了普世的宣教运动。在这段期间,神在英国兴起了许多属灵人,在属灵生命方面为主作见证。其中影响普世教会最大的有四位,就是信心使徒慕勒、宣教使徒戴德生、真理的使徒达秘及爱的使徒戚伯门。戚伯门与慕勒和达秘一同被公认为“弟兄们中之领袖”。

  正如,主耶稣所爱的门徒约翰一样,他在世服事主的时间最长,一共整整七十年,他离世时是整整一百岁。戚伯门弟兄,在近代神的仆人中是一位比较奇特的。主要是他并没有特别的恩赐,和巨大的工作。但因他丰盛的生命,以致他的生和服事,彰显了属天的爱,影响了世界各地信徒,也带进了全地教会的合一。从他的略传中,我们可以看到他服事的两个主要根基:一是,他是一位生活在不断与主交通中,且住在爱里的门徒。如同伯大尼的马利亚一样。二,戚弟兄,坚持在爱中服事的原则,并且将它付诸实行。所以,他被称为爱的使徒,是名符其实。他爱心的见证传遍了各地,一封从国外邮寄来的信,地址写着“英国,爱之大学,戚伯门收”,邮局就会递送到。这位爱的使徒,他一生的见证,主要有下列四点:

  一、爱弟兄的生活:

  戚伯门出身富有家庭,后来成为英王钦定法庭的律师。当他二十几岁出来服事主时,他凭信心服事,按照使徒命令“献身于接待”信徒。他在班斯泰埠最贫穷的地区,找到一所房子,一方面方便与穷人朝夕相处,另一方面,开始接待不同宗派的基督徒、宣教士和其他传道人。

  二、住在主爱里的生活

  他的生活以与主交通和祈祷为中心。他每天早上三点半前起床,凌晨四点走到十二哩外的依尔发康比早餐。然后回来清洁鞋子叫醒客人。从早晨直到中午,不论在户外或室内,大部的时间都用在祷告,读经或默想。这段时间,大概有七个小时与神有很好的交通,无疑这是他属灵能力的秘诀。每星期六,他是不接见任保人,经常禁食,把自己完全安息下来,才来面对主日所有的责任。他经常把这一天花在工作室内,做木工,与主交通。

  三、殷勤探访的生活

  他每天殷勤地在镇内窄小街道中上去下来探访,并在济贫院主持聚会,或者向院内的人传讲关于神的事。他和他的助手们不仅顾念信主的人,也帮助许多穷苦人们,曾有一段时期,在他们的新楼巷开设了施粥所,藉此行了非常的事。

  四、联合众肢体及众教会的服事

  十九世纪的英国弟兄运动,不但恢复了圣经全面真理,使今天的教会得以建立在圣经全面真理上,也恢复了新约圣徒身体的事奉 ( 人人皆祭司的认识 ) ,及普世教会在基督里成为一身体的真理。戚伯门不但在他的教会中实行教会全体事奉,让教会中所有的弟兄姊妹,在圣灵带领之下都参与有份。另外,他也竭力联络各宗派的宣教士和传道人,使他们在主里有联络和交通,以便带进基督身体的合一。

  从他的安息聚会中,我们可以看到,他在众教会所做代祷和爱心服事的结果。以下摘录片段,以兹分享。

  一位最近居留在新楼巷“安息之家”的男士写道:“戚伯门先生是按照使徒的命令而‘献身于款待’,他招待不同宗派的基督徒,特别是宣教师和其他基督的工人们,没有人能比他更热情地说:‘愿所有诚心爱我们主耶稣基督的人都蒙恩惠。’”

  自从他走在高街寻找简单的住宿之处以来,班斯泰埠经有很大的改变,市镇已经扩大,也比较有名声,福音也比较传布。无可置疑的他七十年的职事,使地属灵的光景有了进展,甚至在西班牙和爱尔兰,有许多他工作和祈祷所结的果子;在那些地方的工人们和人民存感激的心思念着他。因他曾向他们显示自己是他们的弟兄。同时在世界各地有许多教会和无计数的个人,其中有些从未见过他的面,他们因着他智慧而有爱心的劝告,引领他们经过许多艰难的时期而将颂赞归于神。

  在他的安息聚会时,有许多人来参加在班斯泰埠举行的丧礼,国内都有基督徒来。浸信会友、循道会友、公理会友和圣公会友与弟兄们混杂着,在那位曾以言语及榜样教导他们说,‘所有重生者,在基督里都是弟兄姊妹’者的墓地。虽然在敬拜和教会的治理上,他的信仰和实行从没有分寸的转离圣经。他们知道他曾热爱着他们,并且真诚地为着在神的子民中缺少合一观点而忧伤,他们感到他们丧失了一位真正是弟兄的。

  本文摘自“提比哩亚”出版社,所出版“真正的弟兄”。承蒙该社乐意许可,我们摘录其中重要内容刊登。读者若有负担阅读戚伯门弟兄完整见证和格言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