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
一月刊 |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芬奈伦写给盖恩夫人的一封信

俞成华译

主内盖恩夫人:

  因你的美意,写给我的封信,里面叙述着人归向神各步的经历,现在将我所能领会的大纲写回给你,不知道对不对?请你指教。

  第一步:凡已将自己彻底奉献给神的人,就当在此将一切外面的能力降服神。

  就是将一切天然的喜好与倾向完全制服--在这时候这人属灵的特点就是单纯 (Simplicity) ,这单纯在诚实上 (Sincerity) 彰显出来,并且是靠着信心而维持的。此人的行动不是单独的,乃是尽力跟从恩典,并且是和恩典合作的。他的得胜也是靠着信心的。

  第二步:就是停止追求一切在里面感觉上的快乐。

  在此人的挣扎大概较比在第一步的时候更厉害,所需的时间也更长。在起初的时候,神是允许我们享受这感觉上的快乐的,并且的确是很快乐的。所以要向这里面的快乐的滋味死就很不容易。当人失去里面快乐时,顶容易想他已经失去了神。并不知道人属灵的生命不是建造在快乐的感觉里,而是建造在与神旨意的联合里。在这里人的得胜也是靠着信心,但与第一步略有不同。

  第三步:就是治死依靠德行,无论对于里面的、外面的一切德行都不可依靠。

  己的生命本是非常强壮的,在任何事情上都能搀杂进去。当人胜过了外面的感觉,得着了能力能藉信心而活,不必依靠里面的快乐感觉时,人就要觉得自满自足了 ( 一种隐藏自私的满足 ) 。他就要安息在他的德行里--他的诚实、节制、信心、喜乐等等,都变作他安息的所在,以为这些美德是出于他“自己”的,变作了他的功绩。在此我们不可有一点隐藏的自足,不可将美德当作出于生命的。而只应对赐诸般美德的神满足。

  第四步:当神对付我们,需要我们里面的钉死时,人的天总是恨恶不喜欢的。在这里就当向这一种“恨恶”死,或者停止这一种的“恨恶”。

  当被神击打的时候,在已往人总是反抗的,并且常常用力来反抗,现在就没有反抗。此时人能极清楚地认识神的同在在任何的事物里。信心极坚强,本来神的对付会叫他非常难受,而现在不但能安静地接受,而且能快乐地接受,他能向那击打他的手亲嘴。

  第五步:当人的生命达到这里时,可说他天然的人已经死了。在此新生命能出来了。

  这新生命,并不是新生命的起头,乃是更高复活的爱的生命。以前人藉着自力的力量所寻得的恩赐, ( 那时于人有害有毒,是毁坏的,因为是在神以外寻得的。 ) 现在从赐一切的神那里丰丰富富地回来了。因为神并没有意思要剥夺被造之物的快乐。但是神要将苦杯倒在快乐上面,为的是要击碎一切出于人自己的快乐与幸福。

  第六步:达到这步的时候,这生命实实在在成为一个改变的生命了。这是一个与神联合的生命。

  在这里人的意思不止在实行与事实上和神相像,并且在凡事上像神。和意志有关系的性情倾向也像神。在此人和神的意志是非常和谐的,可说已成为一个了,这个我想就是保罗所说的:“活着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

  光是被动地受神对付是不够的。 ( 译者注:在神面前学习顺服,我们的光景并非绝对被动的,乃是用意志--主动的--合作地要顺服神,并不是像傀儡那样的被动。若是真的完全变作被动的人就是受欺有被鬼附的可能。请注意 ) 一个完全降服的灵是一个极大的恩典。但是一个易曲服的灵是一个更高的造诣。--这就是说,能够随着神的动向而动,这一种心思的情形可称为合作的灵或称为属神的合作,在此人的意志不止是降服了,并且更要紧的就是一切和神不同的、反叛的倾向也都被除去了。这样的人就是圣灵的殿,神的自己是居住者,也是光。

  这变化的人并不停止往前向着圣洁进步。他是新的,却不是站住的。他的生命是一个爱的生命,一切都是爱。但是爱的容量却日日长进。

  夫人,这个就是我从你信里所看出的你的意见,未知对否,请指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