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
一月刊 |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神 的 光

乔治弗克斯

  经文:“那吩咐光从黑暗里照出来的神,已经照在我们心里,叫我们得知神荣耀的光,显在耶稣基督的面上。” ( 林后四6 )

  “但那受过痛苦的,必不再见幽暗。从前神使希布伦地,和拿弗他利地被藐视,末后却使这沿海的路,约但河外,外邦人的加利利地,得着荣耀。在黑暗中行走的百姓,看见了大光,住在死荫之地的人,有光照耀他们。” (1-2)

  神的光,往往是在人黑暗困苦,自觉无助的光景中临到。但,撒但的光却是在女人自觉美好、喜悦和兴奋中临到,它应许人光,其实是无尽的黑暗。 ( 创三 5-6) 因人的堕落,神无法以正常的方式来教导,像亚当在伊甸园中一般。只有当神把我们放在心灵孤单、困苦中,他的光才能照在我们心里。

  神藉困苦、创伤、试探、失望、疾病、友谊破裂及灵性枯乾,把我们带到孤单的景况,我们哑口无言,一句话也问不出来,这时,他才向他们解说:“没有人的时候,就把一切道讲解门徒听。”下以马忤斯的两个门徒,在他们失去“自己所认定弥赛亚”时,才看见复活的基督 ( 路二十四 13 - 31) 。约翰被放逐到拔摩海岛时,才被圣灵感动、听见,看见在金灯台中间行走的人子。 ( 启一 9-20)

  乔治佛克斯,在十八岁那年,有一回在市集上遇见了一位堂弟兄。和他同行的有另一个信徒。他们邀他一同去喝一樽啤酒,当时他口很渴,就和他们同去了。他喜欢一切好意的人或寻求神旨意的人。当他们每人喝完一杯之后,他们再为彼此的健康乾杯,而且要来了更多的酒,甚至约定谁不愿意再喝的就得替其他的人付还酒资。他心里觉得很难过,自认为信徒的人为什么会有这样行为。他们实在使他伤心,因为从来没有人这样对待过他,因此他站了起来,从口袋中拿出一个银币放在桌上。他说:“既然这样,我就走啦!”所以他离开了他们。把当天的生意结束后他回到家里,当夜不能睡眠,坐卧不安,在主前哭泣祷告。主的话临到我说:“你看见了年青人走向空虚,年老人走向死亡,你要离开他们,不论对年青或年老的,都要疏远。”

  1643 年 7 月 9 日,在上帝的命令之下,他离开了他的亲人,和所有年老年幼的亲人断绝了关系。先来到吕特华滋住了些时,从那里又到北汉普吞,也住了些时候,以后到纽波特柏奈尔,小住之后,在 1644 年 6 月前往巴涅特。当时他旅行经过许多地方,好些信徒想要和他联络,可是他怕见他们,因为他们并不真的持有他们所宣认的信仰。

  以下是他的自述:

  “当我在巴涅特时,一种要叫我绝望的试炼向我袭击。那时我看见了基督怎样遭受试炼;我自己真是在大患难中。有时我独自在房中时绕院而行,等待神的指示。我不明白这些事为什么来到我的身上。我深自反省,究问自己过去曾否如此,以后我想,可能是因为我断绝了我的亲人,对不起他们!

  这样,我在追忆过去我所过的一切生活,检讨自己曾经做过什么错事没有;试炼似乎越来越重,几乎叫我绝望。但当撒但知道了它对我所施的方法不能生效之时,它又张下网罗,诱我犯罪,要以这方法使我绝望。这些事发生在我二十岁时,以后的几年中情形无大改变,我仍然处在严重患难中,只渴望能够摆脱。我向好些牧师请教,希望得到安慰,但从他们我并没有得到什么。

  以后我从巴涅特前往伦敦,觅定住处。在那里遭遇了严重的痛苦患难。我访问伦敦好些有名望的信徒,发觉他们是一团漆黑,都在黑暗锁练的捆绑之下。我有一位叔叔住在伦敦,是一位浸会会有--当时浸会颇多虔诚信徒--可是我无法把我的心意向他表达,也不能参加他们的团体,因为不论老年幼,我都看出他们的真面目。

  这以后我又往见一位住在窝立克郡之曼斯特地方的年老牧师,和他讨论关于灰心和试诱之原因等问题,可是他对我的情形毫不了解;他劝我吸烟斗和唱诗篇。烟草我不喜欢,而诗篇我也唱不出来,因为我不能唱。他要我再去看他,然后他要告诉我许多事,但当我去了的时候他很生气,因为我前次说的话激怒了他。他把我的问题和我愁闷忧伤的事告诉他的仆人,并在婢女群中传播着。这事使我非常伤心,为什么我把我的心事向这样的一个人表达!我看出“他们要安慰人,反叫人愁烦”,这又增加了我的苦闷。我又听说在坦瓦斯地方有一位富有经验的牧师,我走了七哩路去访问他,却发现他不过是一具空桶。

  以后我又往见住在亚塞士敦一位有名望的牧师。他原是要给我一些治疗,为我放血;可是他们不能从我的手臂或头部放出一滴血来,虽则他们都尽力尝试。我的身体似乎已因忧伤愁闷而枯乾了,有的时候我实在难以忍受,宁愿我没有出生在这世上,或生下来便瞎了眼睛,看不见这世上的一切罪恶;生下来便聋了双耳,听不见一切淫污或渎神的话。

  所谓圣诞节来到的时候,别人都在饮宴狂欢,我却挨户探访寡妇,给她们一点钱。有人请我参加婚礼,我都拒绝了,等过后我才去访问他们,如果他们是穷苦的,就给他们一些周济;我自己在经济上无需带累别人,而且可以给需要的人些微帮助。

  神的启示

  约略在 1646 年年头,当我到科芬德里去走近城门的时候,我内心忽然想到人们所说,所有基督徒,包括新教和天主教徒在内,都是信徒,而主开启了我的心,指示我说:如果他们都是信徒,他们就都是从上帝生的,出死入生;只有这样的人才是真的信徒;许多人说他们是信徒,其实他们不是。另有一次,当某星期日早晨我在野外散步的时候,神启示我说:光有牛津或剑桥的教育并不足以使人成为基督的牧者,这话叫我心中疑惑,因为当时一般人确是如此相信。但主的启示使我看清楚了一切,我满足了,颂赞他的良善。“牛津或剑桥的资格不足以使人成为基督的牧者”这一句话颇使司提反文士牧师难堪;那对我是一种启示的,对牧师却是一种打击。

  我因为不愿意和他们一道去听牧师讲道,处境益觉困难;我宁愿独自带着圣经到野外或果园里去。我质问他们:“使徒岂不是告诉信徒他们无需人的教导,只是他们所受的恩膏能教导他们?”虽然他们知道这是圣经中的话,而且是真实的,但他们仍因我之未能屈服,和他们一道去听牧师讲道而不悦。我认为真信徒必须具备另外的条件,也知道牛津或剑桥的教育不足以使人成为基督的牧者。既然如此,我何必跟从他们?所以我不愿意参加他们或其他宗派的团体,只求完全依赖主耶稣基督。

  另有一次我得了启示,那创造世界的神是不住在人手所建造的殿堂中的。起初我觉得这话新奇,因为牧师和一般人向来都把他们殿宇或礼拜称为庄严的地方,圣所,和神的殿。但神明明白白地指示我,他并不住在这些人手所造的殿中,却住在人的心中。因为使徒保罗和司提反曾见证他不住在人手所造的殿中,甚至他所命令建造的殿亦无例外,因为他已中止了那预表的时代;惟独他的子民才是他殿,而他住在他们当中。

  这一启示是当我从田野走向某亲戚家去的时候得到的。我一进门他们就告诉我那位司提文士牧师已来过了,他告诉他们他怕见我,因为我在追随新的亮光。我自觉可笑,知道上帝已经指示我关于他和他弟兄们的事;可是我并没有向亲戚说出。

  关于启示录所记载的事我也曾得到重要的指示;当我提起这些事时,牧师和信徒们都说这是一部密封着的书,不愿我加以讨论。我告诉他们基督可以揭开书上的印,而这些事和我们是很靠近的;因为圣经中的书信是写给古时的圣徒的,而启示录却是讨论将来的事。

  这事以后我遇见了一派人,他们主张女人是没有灵魂的,并不比雌鹅高尚。我谴责他们这种谬论,指出他们的错误,因为马利亚明明说过:“我心尊主为大,我灵以神我的救主为乐。”

  来到另一地方,我遇见了相信梦景的另一派人。我告诉他们如果他们不能分别梦的种类,必将陷于混乱之中。因为梦有三种;事务繁杂使人多梦,魔鬼在黑暗中以梦诱人,还有就是神在梦中向人说话。这些人以后都明白了,终于成为朋友会人。

  虽然我曾经得到了许多重要的启示,可是严重的困难和诱惑也时常向我袭击,所以白天的时候我盼望黑夜,黑夜的时候我盼望白天;我在患难中所得的启示使我能够像大卫所说的:“这日到那日发出言语,这夜到那夜传出知识。”我所得的启示替我解答了许多问题,也解答了圣经中的疑问,因为我得到许多关于圣经的启示。当我在患难中的时候,某一困难也使我明白另一困难的意义。

  约在 1647 年年初,这一时期我内心仍极苦闷,常常处在严重的试炼中。

  我时常禁食,单独在野外步行许多时候。又常带着圣经,独自坐在寂静的树林中,一直到深夜;也往往在深夜怀着忧伤的心情独自散步。当主的灵开始在我心中工作的这一时期,我实在是一个忧伤的人!

  在这时期我从未曾参加任何宗教团体,只把我本身奉献给主。我断绝了邪恶的友伴,离开了父母亲人,随着主的指引,像旅客一般到处游行;所到之处,租下一间房子,逗留时间的久暂并不一定。我不敢在某一地方停留过久,因为无论信徒或非信徒,我都怕与他们接触,免得我这软弱的年青人,因和他们来往多了而受不良影响。为着这缘故,我总是远离他们,只追求天上的智慧和从神来的知识,避免外界的影响,专务倚靠神。

  属灵的喜乐

  我的试炼和痛苦虽然如此深重,可是也有中断的时候。有些时候我得到了一种属灵的喜乐,好像在亚伯拉罕的胸怀中一样。

  我无法说明所受的痛苦是何等深重,也无法述说神在我痛苦中所施赐的怜恤。神当我在痛苦中对我灵魂所施的永恒慈爱是可称颂的。我的痛苦愈重,他的慈爱愈深!神呀,你使果园成为荒芜之地,使荒芜之地成为果园;你使人卑下,使人高升;你杀伤,你赐生命;荣耀的神呀,一切尊荣都属于你!圣灵所赐关于你的知识是生命,而属肉体的知识是死亡!

  一旦有了这种属肉体的知识,遂产生自大自是之心,以不知为知。世界对于有关先知使徒的话所知道的,都是属肉体的知识;他们当中有些背离真道,离弃了先知使徒的真生命,只采取他们所说的话,即圣经的形式,而不是圣经的生命和灵性。因此这些人在混乱中过活,并为肉体安排,放纵私欲,并非以基督的能力和圣灵来成就他的律法和命令。对于后者他们认为不能遵行,对于前者他们却勇往直前。

  当我得到启示,知道光有牛津或剑桥教育不足以成为基督的牧者之后,我对于牧师之辈就不太重视,却比较尊重自立教派的信徒。在他们当中我发现了虔诚的人,有许多以后相信了,因为他们也有了启示。可是既已弃绝了牧师,也就离开自立派的传道师和那些所谓经验丰富的信徒;因为这些人都不能给我任何帮助。当我对他们一切人都不再存希望之时,我就完全没有外来的帮助,也不知道该怎样办,呀,这时候我听了一个声音说:“有一位耶稣基督,他能够满足你的需要”,我的心因听到这声音而欢喜跳动。

  以后主使我明白为什么世界上没有能够满足我的需要的:就是,要我把一切荣耀都归给他。因为全人类都处在罪恶之下,在不信的黑暗中,正如我自己一样;我们必须以那位以光照临我们,施赐恩典、信心和能力的主耶稣基督为首为大。所以当神动工的时候,谁能阻挠他的作为呢?这是我从经验所得知的。

  我倚赖神的愿望愈益增强,我更热切地盼望只在神和基督里面,不藉任何人或任何作品的帮助而得的纯洁知识。因为我虽读那讲论基督和神的圣经,但我之得认识他,只是由于启示,只是按照那有开启钥匙的他所按排,按照生命之父以他的灵吸引我归向于他的爱子的程度。以后神慈祥地带领我,让我看见他的爱,那爱是无穷尽的、永恒的,超越凡人所具有的,或从历史书籍所能得到的知识;而这爱又叫我看清楚我自己在还没有得到他以前的真面目。

  我怕接触所有的友伴,因为由于神的爱,我既看见了自己,也看清楚了他们。我没有同任何人来往,不论是牧师、信徒,或自立派的人,只和基督交通;他有钥匙,他为我开启了光明和生命之门。我怕见一切俗世论客,不愿听他们的议论,因为我从他们所看到的无非是腐败的重压之下的生命。  

  当我深深陷入于黑暗中的时候,我不能相信有一天我可以克服它;我的愁烦苦痛和试诱是那么深重,使我相信我必归于绝望。但当基督指示我他也受同一魔鬼的试探,他如何克服魔鬼,击打它的头,藉着他和他的能力、光辉、恩典和灵,我亦必能克制恶魔,我对他就完全信赖。所以当我处在黑暗中,没有希望没有信心的时候,启示了我的乃是他。他既光照我,就赐给我信仰的亮光和盼望,就是那启示在我心里的他;他赐给我他的灵和恩典,叫我在软弱跌倒之时找到满足。这样,当我陷入于最深刻的痛苦及试炼中,主以他的仁慈保守我。

  两种愿望

  我原来有两愿望,其一为倚赖人,从人的方面求取帮助和力量;另一为倚赖神--那位创造主,和他的儿子耶稣基督。我看出这世界不能给我任何益处,纵使我有了帝王的享受,这一切也都是是虚空的,因为除了神藉着他自己的能力外,没有其他力量能够安慰我。另有一次我看见神的大爱,心中充满着对这无穷之爱的赞颂。

  有一天,当我独自在外面散步回到家里之后,我觉得自己完全浸润于神的爱中,不由己地赞颂他爱的伟大;在那时候,那永恒之光和能力启示了我,叫我清楚地看见,凡已经成就了的,以及将要成就的一切,都是在基督里面作成的;他击毁诱惑者魔鬼和它的一切作为,完全克制了它;而所有的这些患难,对我都有益处,都是基督所赐给我,作为我信心的训练的。

  神开启了我的心目,叫我看透了这些患难及试炼。因此我的信心更灵活,看见一切都是由生命之主所成就的,我因此更信靠他。

  每当我没有得到明白启示的时候,我的隐密的信心仍甚坚强,心底里的盼望把握着我,好像海底的一具锚,把我的灵魂和它的主宰结连起来,指挥它浮游于这世界之海上面,经历海面上的各种风暴浪涛,各种试炼诱惑。可是从此我更清楚了我的患难和试诱。当那光出现的时候,一切没有亮光的黑暗,有如死亡、试诱、不义、和不信,也都出现了,在光照之下,一切罪恶都更彰显了。

  我听说在郎卡郡地方有一个妇人禁食二十二天之久,我特地去访问她,我到她家之时发现她正处在试诱中。我告诉她我从上帝所得到的,然后离开她。她父亲是一个有声望的人。

  经过那地方我又前往访问留肯菲特和曼澈斯特的信徒,在那里停留些时,向他们宣扬真道。有些人相信而接受主的教训,坚立在真道上。但多数“信徒”显得非常激怒,都在为罪和缺点辩护,不愿听关于“完全”和圣洁无罪之生活的话。可是神的能力克服了一切,只有他们仍处于黑暗罪恶的锁练之上,而且消灭了他们心里的光。

  神的能力临到

  这时候浸会会友在勒斯特郡的布鲁敦地方举行大规模聚会,与会的有些是和浸会分离了的人,也有些是属于其他宗派,我也前往参加。浸会会友参加的人数不多,其他宗派的人比较更多。主开了我的口,使我向他们宣布那永在的真道,他的能力充满了他们。那天主的能力大大工作,使我从圣经得到许多重要启示。许多人相信我所说的,从黑暗转向光明,从撒但的势力下转向神,有许多人站起来称颂主。当我和一般“信徒”及其他的人辩论之时,有些人相信了。

  我再回到诺定昂郡,在那里上帝指示我某些事物的性质,它们在外表上所造成的伤害,正是从内心的邪恶所发出来。还有,他指示我关于狗、猪、毒蛇,所多玛和埃及、法老、该隐、以实玛利、以扫等的本质;别人只看他们外表,我却从内部去观看他们的本质。我向神呼吁说,“为什么我有如此的启示呢?我从未陷溺于这些邪恶之中。”神回答说,“我要使你明白各样的事情,否则你怎能向各种人说话呢?”从这里我看出神无穷的慈爱。

  我也看见了一个充满了黑暗和死亡的海洋,但另有一个无限的、充满了光和爱的海洋,是漫过这黑暗的海洋;在这里我也看出神的无穷之爱,得到重要的启示。

  死而复活

  这时候从远近各地有人前来看我,我很怕给这些缠着了,但我向他们宣讲,把真理指示他们。有一位名即布拉文的,在他临终时对我发出预言,说神已立我为他的器皿,为他成就大事。对于一些别人他则预言他们必毫无成就;这话确曾应验在某些人身上。

  当这人被埋葬之后,神的大作为降临在我身上,许多人以为我是死了,约十四天之久,许多人前来看我。我的容貌形状有很大的变化,身体好像是新造的。我的悲愁和痛苦开始消逝,快乐的眼泪不住流下,整天整夜我能够向着主欢乐地哭泣,充满着谦卑和顺服之心。

  我看见了那没有尽头的事和那些不能述说的事,并有神的伟大无穷的爱,是不能以言语形容的。因为藉着基督永恒和光荣的能力,我已经被带过了那黑暗的海洋和死亡,并克服了撒但的权势;我所经过的是那笼罩着全世界,在死亡中捆绑众人的黑暗。那带我经过了这一切的,是神的永恒力量,那力量以后也震撼了各国、牧师、信徒和一般人民。

  所以从灵性上说,我是曾经处在巴比伦、所多玛、埃及和坟墓中的;但是由于神的永恒能力,我得以从这当中出来,超过了黑暗和它的势力而进入于基督的能力中。我看见庄稼熟了,神的种子堆积在地上,正如地上的麦子一样,却没有人前往收捡;这情形使我伤心哭泣。

  这时候外面传说我是一个具有特殊灵感的人;许多人--信徒,牧师和普通人--从远近前来看我。神的能力在工作,使我得到重要启示,说出关于神的事,大家专注静听,并将所听到的到处传扬。

  不久魔鬼又临到我的身上,诬告我犯毁谤圣灵之罪;我不知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这时候我想起保罗的遭遇,他被提到第三层天上,看见了隐秘的事,是人不可说的,然后有撒但使者前来打击他。所以藉着基督的能力,我亦克服了这一试炼。

  初期布道

  1648 年我到曼斯菲特去,那里举行了信徒和非信徒的一个大聚会。会中我被圣灵感动出声祷告,神的大能充满,房子似乎都震动起来。事后有些信徒说这和使徒时代房子震动的情景一样。当我祷告了之后,有一位信徒想要祷告,一种死寂的空气立即弥漫会中,其他信徒为这人忧伤,警告他说他正处在试诱之中。他走近我来,要求我再祷告;可是我不能遵从人的旨意祷告。

  不久又有一次信徒的大聚会,有一位名叫司徒厉德的队长走了进来。他们正讨论基督宝血的事;在讨论中,由于那不可见之灵的启示,我看见了基督的血。在众人当中我出声呼叫说:“你们看见了基督的血吗?它洒在你们的心中,洗净你们的良心,除去你们的死行,使你们事奉那永生的神”;我看见新约的血,和这血怎样进入人心。

  我的话震惊了那些只愿在外表上有血,而不在内心有血的信徒。可是那位司徒厉德队长却受感动,当他看见他们用许多话要把我压下去时,他说:“让那位青年人说话吧,请听他说吧!”

  有一天早上我坐在火炉旁边,忽然一片黑云遮盖住我,一个试诱向我纠缠。有声音说“万物都出乎自然”;这时候万象和星辰向我走来,我似乎是处身在云雾之中。我静坐闭口,屋中的人并没有感觉什么。当我静坐等候之时,一种活的盼望和一个真的声音来了,说:“有一位活的神,他创造万物。”黑云和诱惑即时消逝,生命胜过一切,我心中喜乐,称颂那位活的神。

  过些时候我遇见一些不信有神,主张万物出乎自然的人。我和他们热烈争论,胜过了他们,叫他们当中的某些人相信有一位活的神。我看出我之经历这一经验是一件美好的事。在那些地方我们举行多次聚会;神的能力已进入那些地方。

  回到诺定昂郡,我发现有一群失望的浸会会友和其他的人。神的能力运行,把许多人结集起来。以后我到曼斯菲特及附近一带地方去,神的能力在那些地方奇妙地显现出来。

  在德被郡也看到神的能力。在靠近德被的伊吞镇有一个朋友会的聚会,神的能力大为彰显,以致与会的人大受激动。许多人开口见证。也有许多人因受神之灵的感动,分赴各地的尖头屋子 ( 即教堂 ) 向牧师及会众宣讲真道。

  当我在曼斯菲特之时,当地法官将开会解决有关雇佣仆役之事,神命我前往晓谕法官,不可压迫及苛扣仆役工资。因此我到那法官聚会的旅馆去,到的时候却发现有一队鼓乐手在那里,我没有进去,心想明早再来,或者有比较适切的机会可以和他们讨论。但翌日当我再去的时候,他们已经走了,而我的眼睛忽然瞎了,什么都看不见。我询问旅馆主当日法官聚会的地点,他告诉我是在八里外某

  市镇;这时候我的视觉又恢复了,我尽可能奔跑到那地方去,抵达聚会地点后,看见许多雇仆也在那里,我劝勉法官不可苛扣雇仆工资,须以公道对待他们;然后又劝勉雇仆忠于职份。他们都诚恳地接受我的劝勉,因为我是受神之灵感动而说话的。

  以外我又受圣灵感动到曼斯菲特的好些法庭及尖头屋子去,警告人们放弃压迫和起誓的事,远离诡诈,投靠神,多行公义。当我在曼斯菲特法庭发言之后,我受感动往见当地最为邪恶的一个人,这人是一个出名的酒汉嫖客,和写作淫小调的人;我以当敬畏全能神的话谴责他的行为。

  我说完话之后即离开他,他跟着我上来,告诉我说,当我向他说话时他似乎受极重的击打,身上没有留下丝毫力气。这人终于相信了,离开他的邪恶,成为一个诚实虔敬的人;凡知道他以往之为人的都大为惊奇。

  神的事工向前展开,在三年内 (1646-48) 许多人从黑暗转向光明。在不同地方有许多朋友会的聚会,由于神的光照及其能力,大家结集聆听神的教训。神的能力益发显出奇妙的作为。

  这时候在灵性上我是经过剑火而进入神的乐园。一切的事都是新的,万象万物都给我一种新的气味,不是言语所能形容的。我只知道纯洁,无疵和公义;由于耶稣基督得蒙新造,符合神的形像,进入亚当未堕落前的境界。整个创造展开在面前,神指示我各物怎样按照它的性质而命名。

  神洁净我们。这是一项缓慢的工作,神要用无尽的时间才把一个人塑造成合他心意的人。我们若要被神使用,就要让他带我们认识自己的不足与丑陋。我们对自己的嫉妒、怠惰、骄傲认识之少,简直令人惊奇,我们早已视若无睹。耶稣就是要把我们未蒙他恩典改造之前,所有蕴藏在肉体的东西显明出来。有多少人肯鼓起勇气往内里一看?

  我们要除掉自以为认识自己的骄傲,这是最难的。在属灵生命中,最大的咒诅就是自负。我们若有机会瞥见自己在神的眼中的本来面目,就永不会说:“啊,我是多么不配。”因为我们实实在在不配,神就会追着我们,把我们逼到绝境,直至与我们碰头。因为只要有一些自负或骄傲存在,耶稣就无法向我们解明真理。他要领我们经过理智骄傲的创痛,或心灵的沮丧。他会披露不合宜的感情、思想及理想--这些东西是我们从未想过神要用来对付我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