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爱的使徒(三)

法兰克荷姆斯

  现在,他并不知道将来前途如何,却采取了一个关系重大的步骤。经过了几个月在神前的等候仰望,他已清楚认为他必须出卖他所有产业,将他私人的财产分给别人,并且结束他的业务,献上全部时间为主工作。戚伯门对于产业的处置态度可能也像慕勒一样,受了葛若弗斯(AnthonyNorrisGroves另译顾福)榜样的影响,他在六年前也如此行了。据说多年后在莱敏斯特的特会中,有一天戚伯门被发现失去了他惯常的愉快精神而像背负着重担似的,他整个下午留在自己的房间里,当他出来时已经恢复他以往的情绪了。过后知悉有一笔可观数目的钱财给了他,而他花了数小时将这些钱财分赠给许多人,使他自己得以轻松,许多人因此得以脱去了他们的重担!

  神的计划现在开始显明。戚伯门收到邀请担任班斯泰埠“以便以谢”严格浸信会堂的牧师,他相信这是出乎主的,所以就离开伦敦迁居班斯泰埠。在伦敦认识他的人中有很多批评,他们预测他将要遭遇失败,他们一再地说他讲道很差。他的回答是说:“有许多传讲基督的人,但没有多少人活出基督;我的主要目标是去活出基督。”

  第三章 在班斯泰埠的早年

  在一八三二年时,从伦敦去班斯泰埠须二十四个小时的旅程。当戚伯门将临近他旅途终点时,他看见整个市镇在靠近陶河的弧形转弯处展开。它地处平坦,因为是建立在诸山间盆地的沼泽上,那教区礼拜堂的尖塔高耸在一堆弯曲的屋顶之上;那就是旧镇所在,藉着船桅他能说出那里是大小码头等等。四月间的群山,绿而新鲜,但许多小街陋巷却是肮脏不卫生。

  他到达市镇后第一件事就是寻找居所,他走下满布坑洼的高街,寻找旁边的横街,那里有一些旅馆和宿舍,但不合他所要的那么简单,最后他走近高街的尽头,见到左边有一小巷,这叫做盖门巷,在此他寻得清洁而价廉,靠近老旧的济贫院的一间住所。

  下一个主日他就在“以便以谢”讲道,这是一座新建筑物,位于教区牧师楼街的一块小坟地上。这块地现在盖有一间厂房,三间红砖屋,墓地已被迁移到隔壁的花园内。自从教堂建成后的九年内,有四位牧师曾经来过而又离开了,所以戚伯门来此的工作并不容易。很明显地,那里有一些人当新牧师上任的新样消失后,会使他感到很不舒适。

  虽然戚伯门在班斯泰埠事奉的初期并没有在讲台上引人注目的表现,但他那继续不倦地探访和个人工作,确实在当地居民心中成了深刻的印象。一天又一天,他在镇内窄小街道中上去下来的工作。只要有机会来到就会去济贫院主领聚会,或者向院内的人传讲关于神的事。何等需要福音作工在这镇内--特别是他教堂所在的德比地区。在教区牧师楼街另一端有一家花边工厂四周形成的网状的小街道,这织花边工业是上一世纪末来到班斯泰埠的。有一位从德比来的波顿先生开办了这工厂,也因此这地区的别名叫德比,在这里制造的花边是很得人欣赏的,多年后也得了广大的销路,但也像当时许多其他美丽的产品,是由一些生活在极恶劣环境下之人民所做的。当戚伯门在他们简陋的住处进出时,这些可怜、潦倒的无赖拖拉着疲乏的身子在德比隐暗的街道中,他的心为他们忧伤。

  一天过一天,他目睹醉酒打架之事,因为饮酒是那地方的大恶。在这七千居民的小镇内竟然有八十间领有执照卖酒的场所。到处他见到“弹片游戏店”或啤酒店,这些是不需要官府执照的。事实上在有些街道中几乎每隔一间就有一家出售啤酒。情形越过越坏,因为持有执照的酒家是准许通宵营业的,而整个市镇只有一位警察加上两位责任过多的镇长之助手辅助。这种情况激发起这位青年牧师信心的挑战,他继续不断的努力使他看见了转机。

  一个主日,一位高大、结实、阔脸,年约二十的青年人来聚会,他名叫威廉鲍顿。神的灵清楚地向他的心说话,他看见基督为他的罪受死,于是他接受了神圣的怜恤,戚伯门为他惊奇地欢呼并见证他身上有一真实的改变。

  爱莉沙吉尔伯是戚伯门在访问毕尔顿济贫院时信主的女孩,她是“以便以谢”最忠实的听众之一。一天她来见威伯门要求受浸,她解释说:“但我母亲宣布当我离开去接受浸礼时,是我最后一次的离家。”虽有这威吓,还是安排了浸礼。

  当那天来到,“以便以谢”的会众因这年轻女子的忠信而极其的欢乐。聚会完毕后,许多人注视她,看她如何回家,他们见她进入家门正希奇她将受到什么对待,不一会她就又走出来;她浸湿了的头发激怒了她的母亲;她母亲站在门槛上不准她进去,并且喊叫说:“滚开,不许再回来,我不让新教徒(注:反对英国国教教义的人)在这房子里。”

  教堂中的友人立即招待这位年轻女子到他们的家去,但她发现不能与她母的爱断绝。几个月后她病得很重,医生们以为她会去世,在这样的情形中,她母亲嘱令将她送回老家,并给与最好的照料,但表示:“我不愿见她。”因此三年之久,这种奇特的境况维持着,爱莉沙在她卧室躺着而她母亲从不去看她。戚伯门先生被准许每星期一次,在星期五上午去探访她,这时候她母亲就出外避免遇见他,并留下别人在家照顾。大门是稍稍开启,表明可以进去,于是他就走进去。虽然他每星期只能去看望她一次,却准许他写信。这里是一封他写给爱莉沙信的大意:

  “我亲爱的姊妹--愿恩惠平安与您同在。神让你在身体上遭受病痛,但你的痛苦和软弱是蒙福的,因为基督是你的,你也是他的,何等伟大的祝福--按照神恩典的丰富,藉着他的血蒙救赎,罪过得以赦免。让我们注视这个,这永生完全的救赎,一切就都好了。然后使忍耐作她完全的工作,并且我们降服在神的手中,不是因我们不能拒绝,乃是因神就是爱,也是我们的天父。……他现在能以他的能力,恩典与慈爱救援我们,他知道如何行,并无别人像他如此体贴我们,使我们思想这些时感到何等亲切。基督不仅缠裹我们的创伤,更使我们的创伤成为他自己的,因此我们岂能不说愿显明你你自己你,我们的亲人,我们的祭司;并且,主啊,照你旨意成就在我们身上。”
你亲爱的弟兄,在福音上服事的罗拔戚伯门

  爱莉沙终于得着明显的康复,她家中其他的人也因着戚伯门的工作而得救,只有她的母亲继续地恨恶他,她会喊着说:“我盼望这教堂会倒塌在他头上!”然而这是主的长久忍耐,直等到她过了八十岁,因着认为是仇敌的戚伯门作的见证,而悔改得救。

  在戚伯门服事的初期,有相当数目的青年人加入教会,其中有一位青年人名叫乔治比尔,他和威廉鲍顿很快地成为朋友,一同在该地区作基督徒的见证,有这两位忠诚热心的信徒,带给这位年轻的牧师极大的兴奋。他们热切地接受他对圣经的讲解,并且在恩典中成长得很快,戚伯门时常强调与世界分别和实践的圣洁生活是基督徒生活中的要素。他将教义放在适当重要的地位,但一再注意必须有好行为配合信心。他经常勉励他的听众成为“要行道,不要单单听道”。

  从开始戚伯门就鼓励信徒出去露天布道。他一直看重户外讲道之重要性,直到他生命的尽头。有一帧不可多得的照片,显示已是老年的戚伯门站在露天的聚集中,因为曾下过雨,所以一些考虑周到的弟兄(或姊妹)带来一块小地毯,让他站在上面,除非得到神清楚的指示才能使他不参与这样的聚集。在他来到班斯泰埠的早期,他发现人们不愿意来教堂听福音,所以他就将福音带出去给他们;他不同意那些向他建议他在主日已经在教堂讲了道,他的责任已经尽了的说法。

  他非常的喜悦见到鲍顿和比尔全心地投入这露天的工作。不久就显明他们是有效能的讲员,可以得到听众的注意力,他们在德比地区布道,他们暴露于人们的讥笑,甚至侮辱中。他们时常走到附近乡村,大胆地将神恩惠的福音传扬出去。有一两个村落已经有如同在“以便以谢”教堂之圣灵的工作。其他村落从无真正福音的传布,而现在村落中的聚会开始产生;如此一来,以班斯泰埠为中心的周围乡村有相当数目的聚会兴起来,并且它们与戚伯门有密切的关。(续)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