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
一月刊 |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真 实 的 热 心

葛卢

  “热心”一词,拉丁文解释是“献身”。所以一个热心的人,便是一个献身于天父的人。真的,再没有别的注解比“献身”二字把它解释得更为确切了,因为这二字指出了人该为他所献身的那个对象,工作受苦。

  如果我们献身于受造的人——我指的是天父允许的,合理的——那必须有其限度。但如果我们献身于父神,却绝无限度。相反,如果我们有所顾虑和保留,便不能再称为“献身”了。

  所以真实的热心,是心里常常准备着,为了中悦天父的旨意,忍受一切痛苦,没有顾虑,没有保留。这样的人,是蒙受天父圣灵特恩的人。

  从字义上,我们已经可以看出热心是内在的,是内心的,因为,它的效果是在灵魂深处,是在灵魂最高贵的理性和意志里。所以热心与否并不按照推理、想像、或感觉而判定。一个人对于天父的事理推论得完美,对于属灵事物的想像丰富,或因爱慕天上事物感动得流泪,并不就是热心的凭证。

  并且我们所称的热心,不是昙花一现的事,它是含有持久性的。它在生命中日日扩大,支配着我们一切的行为。

  真实的热心来自天父,天父是它惟的一泉源,是圣洁德性的创造者。一个聪敏的人知道一切都依靠天父,让天父随意管理他。他的心灵常常依从天父,他倾听内心的声音,忠心耿耿,时时刻刻,完成天父的要求。

  所以一个人如果不能活在内在的生活中,心灵不收敛,不习于深入内心,心中常骚扰不安,他的灵魂不生活在平安里,那便称不起真正的热心。

  谁若依赖感觉、想像、热情,不能称为热心;因为热心的第一个效果便是把感觉、想像、热情禁锢起来,勿使它们侵入意志圈内。

  谁若好奇,爱热闹,恋爱外界,好管闲事,不知自省;谁若好批评,得罪他人,讥笑他人,容易发怒,目中无人,随从私爱,放纵五官,固执成见,自尊自大,满腹世俗观念,没有恒心,见异思迁,生活没有规律##,这类偏向的人决不能称为真正的热心人。

  真正热心的人是时常祈祷的,他的幸福来自与主契合,他总不——或几乎总不——离开天父,这并不是说他终日思想天父,没有止息,因为这为尘世的人是不可能的;但是他常常与天父同心,受天父指引。

  他作祈祷,不需要书本,不需要步骤,不必苦苦搜索;只须平静地进入内心,便找到了天父,找到了平安,自然他有时感到柔情满腔,有时则索然无味,但那平安却总是那么的深挚而真实。

  他最喜欢的是这样的祈祷;就是把自己完全献身于天父,为他受苦,根除私爱,换言之,乃是一种质朴的祈祷,不用想像和情感,没有心灵的振汤,却是无限的平静。

  真正热心的人,事奉天父,不求个人的利益,他确实的奉行了“效法基督”上的这一句格言:“你那里找到你自己,你便应把它弃绝。”

  真正热心的人,总是全心全力设法把他的职务做得尽善尽美,对于社会上正常的来往礼貌,他也不忽视。他对灵修工夫虽是非常忠实,但决不死板硬化:如果有什么紧急的事,或合理的需要,他也必会中止灵修而去工作。他总不按照自己的意志而生活,只是奉行天父的意旨。

  真正热心的人不去苦苦寻求善事,他只等待机会的来临。机会一到,他便竭力而为之,努力完成;但他并不把成功归于自己,而只归于天父。他喜欢做默默无闻的善事,但如果为了天父的光荣,或是为了帮助他人,他也不怕做那些有光辉的事情。

  真正热心的人并不漫无限制地做了许多灵修及善事,以致把自己压得喘不过气来。他常常保持着精神的舒泰。他不忧愁疑虑,却抱着诚朴依赖的心情,向前迈进。

  他立定主意,不拒绝天父任何要求,不顺从私爱,不故意犯错;但有了错失,他决不心烦意乱,着急抱怨,疑虑不定;却是谦谦逊逊,承认自己软弱,站了起来,便不再去想它了。

  他对自己的软弱过错,并不感到惊奇,决不颓丧。他知道自己不能做什么,而天父能做一切。他不依赖自己的善情善志,一心靠托天父的恩宠。就是他在一天之中跌倒一百次,也不失望,他伸出双手,热切恳求天父拯救他,可怜他。

  真正热心的人,是痛恨罪恶的,但更爱行善。他想如何躲避罪恶,但更想如何修德行善。他豁达大度,不怕赴汤蹈火,为天父冲锋陷阵。总之,他宁愿冒着犯错误的危险去躬行善事,不愿为了避免罪恶,而无所事事。

  真正热心的人待人接物,和霭可亲。他质朴正直,光明磊落,稳健真实,他谈笑风生,喜气洋洋,他爱那使人畅快的游戏,他除了对罪恶严紧而外,对人却无限宽大。

  真正热心的人,不忧愁,对于自己,对于他人,总是爽朗得很。试想一个不断享受人间真善美的人,如何会有忧愁呢?只有那些充满邪情私欲的人,才会忧愁。

  谁若真正事奉天父,便会感到这句格言的真实性:“事奉天父者,称王天下。”真的,真正事奉天父的人,无论遇到贫穷、耻辱、患难、痛苦,总是心旷神怡,不减其乐。人生于世,如果要在天父以外寻求幸福,无异缘木求鱼,终不可得,他们将感到奥古斯丁下面的一句话,真是金玉之言:“我们受造是为你的;我们的心若不得到你,就摇曳不安。”(忏悔录卷一第一章)

摘自:葛卢《内修手册》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