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
一月刊 |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世  界

葛卢

  “世界”是什么?一个信徒对它应当取怎样的态度呢?这二个问题,对一个把自己完全献给神,关心自己的魂里平安的人,是极其有关系的。

  “世界”是什么?

  “世界”是什么?世界是基督的仇敌,圣经教训的仇敌。它是一群存有这样心思的人:只依恋那些能感觉的事物,把福分建造在这些事物上。他们怕惧贫穷、痛苦、受辱,把这一切看作是真实应当避免的灾患,为避免它,不惜任何代价。他们对于财富、享乐、福分,都看得极为珍重;他们不择手段,拿出全副精神,去追求这些东西;他们为了这些东西而互相争吵、仇恨、抢夺;他们把这些东西,作为看重人和轻看人的原则。

  总而言之,他们把如何得着这些东西,如何享受这些东西作为他们的理论、行动、计划的原则。这是很明显的,世界的灵与基督和圣经的灵是天悬地殊。基督和世界是永远对立的。主耶稣对他所拣选的人说:在他祈祷的时候,他不为世界祈祷(约十七9)。他对他的使徒们说----也就是对众圣徒说----世界要恨恶他们、迫害他们,像他被世界所憎恨、迫害一般(约十五15?20)。他要他们和世界不断地争战。

  现今的世界

  在原初教会的时候,差不多全体信徒都是圣徒,外邦的人都敬拜邪神。当时,信徒都容易把世界分别,并且知道,什么是应当常常接近的、什么是应当避免的。世界竭尽所能的攻击基督,它的真面目自然清楚。自从基督福音传到各国以后,信徒就放松了,世界成分侵入了信徒当中,他们也浸染了迷信的罪恶、贪爱属世的光荣、快乐、财富。

  他们的处世之道是反对基督的圣训。但这时的世界,外面往往披着基督的外衣,所以要把它分别出来,真是非常困难。和它接触是极其危险的事,因为它精明地掩饰了那邪恶的理论,巧妙地把这种道理散布出去,用尽心计与基督的道理配合,竭尽所能把圣经中有力的教训,减弱或冲淡了;另一面,它谨小慎微地把它道理内的毒汁都隐藏起来。

  因此,我们最大的危险,就是不去注意它,不用心攻击它;我们反想和它妥协:这妥协是不可能的,会做我们顺从天性,歪曲基督的圣训,掩没了良心。就是敬虔的信徒中间,也有许多人,不知道它危险的程度;终于,他们的行为,是完全世界化了,还不知回头,不愿悔改归正,真是违背良心,自欺欺人了!

  与世界断绝

  如果,我们要在生活中毫不沾染世界的毒素,只有一个方法可取,就是绝对地从里面与世界断绝。使徒保罗所说的:“世界对我是被钉死的,我对世界是被钉死的。”(加六14另译)这是何等属灵的经历!从前十字架,是一种最可耻的刑罚,一种奴隶的刑罚。保罗说世界为他而被钉死,那就是说:我轻看、恨恶、畏惧世界,犹如被钉在十字架上犯罪累累的奴隶一样痛恨;我不能再继续看它,它是我所咒诅目标,我与它一刀两断,没有丝毫瓜葛了。

  使徒保罗说这话,一点也没有过分,是真实的,每一个信徒都应当有这样的灵才对。理由很清楚:世界把基督咒骂、侮辱以后,就把他钉死了;现在世界还是天天钉着基督;所以,世界也应当被钉于十字架上,那也是完全正确的。所以,我们在受浸的时候,应当庄严地宣誓:弃绝世界。我们曾否想过没有这项宣言,教会便不能收纳我们为她的孩子么?我们曾否想过这项宣言中,含着怎样的任务呢?我们是否省察,我们应当弃绝世界达到什么程度呢?信徒弃绝世界的程度,应当与世界弃绝基督的程度一般深浅。这规律很为清楚;我们依此而行,是不会错误的,我们只要竭尽所能,努力实行便是了。

  我们被世界钉死

  “世界”也有它的一套理论,我们可以一手拿着世界的言论,一手拿着基督的教训,在同一事上把这些的道理表样,来作一个比较:基督赤身露体,受苦万状羞辱地,挂在十字架上;世界却荣光、丰富、快乐;我就自己对自己说:我是属于谁的?我要属于谁?这两种心思,就展开剧烈的争战了。

  我声明站在那一个立场呢:中立或骑墙,那是不可能的,如果,我选择了基督和他的十字架,世界就弃绝了我;如果,我倾向世界和它的荣光,基督就弃绝了我。我们是否能徘徊其中呢?如果,我们有一时犹豫不定,那还算信主么?只要我们一站在十字架的旗帜下,世界不即成了我们的仇敌么?没有平安、没有停战可言。我不怕麻烦,再说一次:如果,信徒们真心真意地投入这条基督的阵营,必能达到成圣的。

  “我们把世界钉死的”,这句话对我们还是不够的;我们还应当作的:“我们被世界钉死”,这就是说,世界把我们钉死像它把耶稣钉死一般;它以前和基督怎样争战,现在和我们也怎样争战;它也还是那样热烈地迫害我们、诅咒我们、侮辱我们;它甚至把我们的财富、荣光、生命,也都夺取去。那时,我们不但为了基督的圣道接受这些弃绝,我们还应当快乐地,把这当作得胜的目标。学生和老师受到一样的待遇,那是多么荣光的事!主耶稣对他的使徒们说:“他们逼迫了我,也必逼迫你们的,”(约十五20另译)这是一定的事。如果,信徒们能避免世界的迫害,那么,世界就不再是世界,或是信徒不再是信徒了。

  查验内心的光景

  我们常想知道我们魂里的光景究竟怎样,我们的一切是否讨神的喜悦,基督是否把我们认作他的门徒。现在,有一个法子,使我们知道我们的光景,并解决我们的疑虑;我们只要看世界,是否器重我们,它是否说我们好话、它是否常常寻求我们。如果是如此,那么,我们不是属基督的了。相反,如果它责备我们、讥笑我们、侮辱我们、逃避我们、轻看我们、恨恶我们,我们应当感到安慰,这是我们属基督的显明的证据。

  在神面前,我们再看一次世界和我们的关系,以及我们和世界的关系。认识我们里面的意向,和考察我们灵里深处的情感,我们必看见使我们谦卑和惊怕的事物;我们会发现世界的观念,在我们的心思里非常深刻;在许多细微的机会里,我们的判断很接近它;我们发现自己盼望得着它的尊敬,怕它轻看我们;我们很容易和它有些连系,而自己有时还不肯脱离;在许多情况中,在我们不去和它周旋的时候,我们的高贵感深感不安,有时不免矫揉造作,遮掩自己。总而言之,我们发现自己,还没有站稳基督的立场,还没有真正地与它争战。

  但是不要灰心,我们必须得着完全的得胜。向世界争战,轻看世界,以及使世界向我们争战,轻看我们,那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在一切的小机会中,训练我们自己;如果神爱我们,那机会必不会缺少的。现在许多的小胜利,就是准备我们将来的大争战。我们应当抓住基督的话:“不要害怕,我已得胜了世界。”(约十六32另译)求他帮助我们胜过世界,或更好说,他在我们身上胜过世界,求他对付我们里面的世界国度,而代以建造他的国度。

摘自:葛卢《灵程指引》拾珍出版社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