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
一月刊 |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心灵的黑夜

十字架约翰

  第一章 讲论灵的黑夜并且说明其开始的时间

  心灵自经过第一个感官的黑夜,藉着枯乾和磨难炼净以及官感的黑夜以后,离开初学者的阶段,但大能的神这些时间并没有立刻带领他进入“灵的黑夜”,而是经过一段漫长的时间,甚至是很多年,他在灵命上已锻练而至熟练的程度。在这个锻练成熟的阶段,正如一个人离开了严厉的监禁;这时他的心灵在处理神的事情上,有更多的自由和满足感,较它刚刚进入魂的黑夜之前有更丰富和内在的喜乐。这时,他的想像力和各种感官能力已不再像从前因着默想和灵的焦虑而受束缚。因为现今心灵再不需要努力默想而能在灵里寻见那种最宁静和充满爱的瞻仰和属灵的甘饴。这时候,魂的炼净还未完全,(原因是他的主体灵尚未炼净,而感官与灵虽有交通,但有缺欠;所以无论感官的炼净是有多厉害,还是未达完全和完美的境界。)因此,还偶然有需要,枯乾、黑暗和危险,较以往更厉害,它们象徵着即将来临的灵的黑夜并作预兆。但持续的时间则不会像将要临到“灵的黑夜”那么长。魂经过一段时间或达数日的暴风雨的黑夜后,心灵不久就归回从前习以为常的平静,经过这种炼净的心灵,尚未能达到其他信徒那么深爱神的程度。

  一、随后,神会炼净某些信徒,带领他们有时进入瞻仰和灵炼净的黑夜,神使黑夜临到他们,但不久就是黎明。经历这种炼净,神屡次成就应验了大卫在诗篇一四七篇十七节所说的话:“他掷下冰雹如碎渣,他发出寒冷谁能当得起呢。”即他的瞻仰中接神所赐下的祝福如同碎渣。这些黑暗中所瞻仰的碎渣,是从来不会像我们即将描述的瞻仰灵的黑夜那么强烈和可怕。神引导心灵进入这种“灵的黑夜”,目的是要带领他与神联合。

  二、我们在这里描述的甘饴和内在喜乐,是灵程进步者容易且丰富地在他们灵里经历到的,而这种甘饴和喜乐较以前更丰富地传递并满溢到他们的感官里,较在感官被炼净前为甚。因为现今感官较以往更纯洁,便能更容易感觉到灵里的喜乐。但因这魂感官部份是软弱的,不能承受强烈属灵的感受。正因为这些成熟者的灵里炼净的工作交通到感官的部份,心灵便因为肉体的脆弱、困苦,和软弱而疲乏下来。正如智慧人所说的:“必朽坏的身体重压着灵。”正因为感官部份有软弱和朽坏的性质,从灵里传达到感官的讯息不会太强烈和太属灵。但这是与神联合所必须的。正因为讯息不是完全的属灵,且不单单的传达到灵里,也带到官感里,所以便带来狂喜,恍惚,并骨骼脱节的现象。只有藉着第二个“灵里黑夜”的炼净,灵才达到完全;这时讯息只接收到灵里,在这些达到完全信徒身上,狂喜和身体被折磨的现象就不再存在。因为这时他们正享受灵里的自由,而感官已变得模糊不清或已被转移。【注:“似乎忧愁,却是常常快乐的。林后六10”】

  三、在这里,因为要让大家明白为何心灵必须进入“灵里的黑夜”,所以我们会要先指出熟练者的一些不完全和危险的地方。

  第二章 描述熟练者其他的不完全

   一、这些熟练者有两种的不完全:一种是习惯性;另一种是实际性的。习惯性的不完全是指那些一直存留在灵里的不完全的习惯和爱好。它们就好像树根一样,是感官的炼净所不能渗入的。

  这两种炼净的差别(感官的净化与灵的净化),就如根与枝子的区别。除去一个新鲜的污迹和一个旧而为期甚久的污迹的不同。正如我们已谈及的:感官的炼净只是瞻仰的入门和开始,继而导入灵里的炼净。感官的炼净的目的是使感官适应灵,而不是使灵与神联合。但在灵里还有旧人的污迹,虽然灵不是这样认为,也不能理解。好像衣服上的污迹若不是藉着肥皂和强烈的灰水是不能除去的,换句话说,若是不经过灵里黑夜的炼净,灵是不能达到与神纯净的联合。

  二、在进步中的心灵,因心思的愚钝和本身罪性造成粗鲁的本性,因此灵有一种向外的依附和散慢的光景。这一切要藉着这个黑夜的痛苦和险恶之困境,而被光照,炼净和收回。这些习惯性的不完全是这些还没有跨越这个阶段的熟练者所拥有的。这些的不完全,我们已说过是与完美的爱的联合是不能并存的。

  三、至于实际的不完全,并不相同。其中有一些它们属灵的喜乐是那么的肤浅又容易被感官所影响,而致落入更大的困难和危险里,这些我们在开始时已经描述过。因为他们在感官和灵里都寻得到丰沛的属灵恩赐。但在这时候他们也常常看见假想的理解及属灵的异象。(许多信徒在这一切经历感受和其他的经历上得到喜悦的感觉,这时候,他们就被魔鬼和自己的假想所迷惑。)魔鬼喜欢把这些前面所描述的感觉和理解提供并铭刻在人的心灵里。这种幻想和迷惑是非常的大,除非心灵小心谨慎地顺服神,并藉着坚固的信心来保护自己,免受这些异象、感觉所影响。

  在这个阶段中,魔鬼使很多心灵相信虚空的异象和假先知预言,并努力诱骗使心灵假设自己是与神和众圣徒有交通的。这些受迷惑的信徒,他们常常依靠他们自己的虚构和幻想。在这个阶段,魔鬼也常使他们充满臆测和骄傲至使他们被虚空和骄傲所吸引,容让自己被人看见从事一些外表看来圣洁的动作;如狂喜和其他的表现。这样,他们变得向神是过度自信,而失去圣洁敬畏神的心----这原是开启和管理一切的美德的原则。有一些信徒,他们有了那么多,并不断增加的虚假和迷惑,后更根深蒂固,这些信徒会很难回到纯净的美德之路和真正的属灵光景中。他们堕落至这种的悲惨是因为当他们在这条路上开始有些进步后,他们就容让自己受这些虚假属灵的感觉和理解所影响。

  四、我还有很多话是关于这些的不完全。他们是较难治愈的。因为这些信徒认为他们较别人属灵。但现在我离开这个话题,我要再补充一些话来证明,这些熟练的信徒若要再往前,灵的黑夜的炼净是那么必须的。若不然,无论这些老练者无论是如何的努力,他们最多不过是从很多肉体的喜爱和不完全的习惯中释放而已,而不能达到真正的洁净,而这是心灵与神联合所必须的。

  五、除以上所述之外,心灵比较低的部份既有份于属灵的交通,他们就不能达到与神联合所必须的那种强烈和纯真。心灵既要进入这种联合,就必须要进入这个灵的第二个黑夜,在这里,感官和灵要完全被剥夺,一切的理解和甘饴,被迫行走在黑暗和纯真的信心里。这是心灵与神合一的正确且适当的方法。正如古奥古斯丁所说的:“我必聘你为妻,我要与你藉着信心合而为一。”

  第三章 一些建议的注释

  一、这些信徒既花了一段时间在甜蜜的交通中喂养感官,便成为熟练者。这个感官的部份,被这些源自灵里的喜乐所吸引,便与灵联合而成为一体。灵与感官每一部份照着其本身的方式从同一碗碟享用同一种属灵食物。他们成为一体带着唯一的目标,如此,在某一方面,他们的联合并带进和谐。这种联合是预备他们忍受在等候他们的极严峻和厉害的炼净。在这炼净的过程中,灵和感官这两部份要完全被炼净。若缺一,另一部份就不能被真正的炼净,因为有效的感官炼净是在灵炼净开始后不久。我们从前定名的感官黑夜,其实应该说是一种感官的更正和约束,而不是炼净。因为感官部份所有的不完全和混乱,它的力量和根是源于灵,而所有感官里好和坏的习惯,都是服之于灵下,故此要待这灵的掺杂都被炼净后,感官的背逆和败坏,才可以充分被炼净。

  二、在这要来临的黑夜,信徒的两部份都一起被炼净,也为着这个目的,心灵就经过第一个黑夜的更正,从而进入一段平静的光景里,感官继续与灵合一,一起被同一种方法炼净更刚毅地忍受痛苦,为着这样猛烈和厉害的炼净,不屈不挠的精神是必须的。因为较弱的感官部份,若没有先被更正,继而享受与神甜蜜和令人愉快的交通,而得着的坚忍,感官的本性是没有力量或意志来忍受这个黑夜。

  三、不过,这些熟练者因为还在一个很低的进步阶段,他们就紧紧用自己的方法来处理他们与神的事情,因为灵里的金子还没有被洁净和炼净。如保罗在哥林多前书第十三章十一节所说:他们还像孩子一样来思想神,用孩子的方法来论及神,以孩子的方法来感觉和经验神,因为心灵还没有到完美里,就是灵与神合一。在这个联合的境界里的信徒,他们作成年人在灵里作的大事,而他们的工作和官能就变作属神而不再属人了,关于这些容后再谈。

  神为求达到这个目的,他定意将他的旧人剥夺,使他穿上新人,这是按照神的形像所造的,正如使徒在以弗所书第四章二十四节所说的。这时信徒的感官是全新的。他剥夺心灵一切内外属感官和属灵的官能,喜爱和感觉;使悟性落入黑暗中,意志枯乾,记忆空白,情感处在最深的困苦,及难受压抑里。神把信徒从前的一切从属灵祝福所得着的满足和经验都挪去,这种剥夺成为一个造就的法则,是切合灵所需要的。这样灵才能变作真正的属灵,并与他联合,就是爱的联合。为成就这一切,神用一种纯真和黑暗瞻仰运行在心灵里面。这就是心灵在第一节诗所描述的----“通过漫漫长夜,渴望焚灼的爱火,何幸好运!我悄悄出走,心宅一片安宁。”这一节诗句的分析原本是指着感官的第一个黑夜所说的,但在原则上可应用在心灵的第二个黑夜,就是“灵的黑夜”,因为这是心灵洁净的主要部份。因此,我们就照着这种意思来说明这一节诗句。(待续)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