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
一月刊 |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撒但的主要目标

邦兹

  耶稣说:“你们说我是谁,西门彼得回答说,你是基督,是永生神的儿子。耶稣对他说,西门巴约拿,你是有福的,因为这不是属血肉的指示你的,乃是我在天上的父指示的,我还告诉你,你是彼得,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磐石上,阴间的权柄不能胜过他。”(太十六15-18)

  魔鬼是极其聪明且极具控制的野心,不愿把它攻击的目标仅仅拘限于少数的个人身上,魔鬼乃是要寻找能够指挥并支配世上列国的策略,它要热心成就的就是“迷惑地上四方的列国”。(启二十8)

  撒但是一切诈欺技俩的专家。他是执行任务的天使长,并且它诱骗忠于基督的列国时,常常成功。它引诱他们进入偏离圣经原则的计划中,教会是基督的新妇,当教会被诱骗失去了她的贞洁,教会就堕落成世俗的敬拜仪式。

  “阴间的门不能胜过教会”(太十六18),我们的主所说的应许足能敌挡撒但一切的策略和攻击。但是这句不能改变的话,却不能保护教会不受魔鬼的影响,教会常从原有的目的中堕落了,而且也耽延了她最终得胜的日子。

  魔鬼是多头的恶兽,它以多种的面目出现在各种计划之中。魔鬼的作为极其睿智和凶狠,它竭尽全力要控制教会,它所用的方式并不是摧毁教会的组织,而是败坏教会属灵的目标。魔鬼的作为极其阴险,在教会毫无警觉之下,在不知不觉中,遭受袭击。

  有时人们假借为基督的荣耀大发热心,却带进了革命性和破坏性的改变。有些地方教会的人士,甚至完全不知道他们所拥护、所鼓吹的准则正是导致教会败坏的原因。

  能力的假象

  撒但最邪恶的计策中有一项是使人对教会实力设定错谬的评估。如果它能使地方教会对自己能力有了虚假的评价,或是催促教会把重点放在属物质的事物上,如果它能猛烈地推动这些事物,造成强大的影响力,它就已达成了目的。

  在摩西的律法下,神警戒人不当违背神的旨意,不可以依靠物质的力量来代替依靠神的大能。神禁止以色列的诸王为自己积蓄钱财,不可依靠物质的军事力量。当大卫王被撒但引诱去数点以色列民的时候,他就是违背这个属灵的原则。

  主耶稣所受的第三个试探正是撒但要败坏神国度的争战,撒但想要试探主,以属物质的力量代替属灵的能力。

  魔鬼最阴险而且成功的方法之一就是欺骗教会,转移她的注意力,而加以腐化,他将最悦人的眼目的物质成果放在人的眼前,它褒扬教会领袖们属灵人的计划、能力,直等到他们被迷惑,并被诱入陷阱,然后当教会夸耀自己属灵时,却完全变成属世的了。撒但极邪恶的勾当就是哄骗、欺诈,没有任何骗子比它更狡猾,它化装成光明的天使,却把灵魂带到死亡中。

  当人误解教会真正的实力时,教会的特徵也就被误解了。当教会的特徵被改变时,教会一切努力和目标也就跟着被更改了。教会的能力在于教会对神的忠贞及信靠,所有其他的都是附带的,并非能力的源头。但是以世俗的流行话来说,当一个地方教会会员众多时,就被称为是强大##,也就是当教会有了社会地位以及丰富的经济来源。当一个教会的讲坛充满了人的才干、学识、口才时,就会被人认为是大有能力的教会--当教会的座位上坐满了社会名流,既有才智、金钱,又有权势的人。这种属世界的假想已到了完全自欺的地步。

  真正能力的源头

  地方教会给自己能力所下的定义若是如此,其实就是奔跑在背道的道路上。教会的实力根本不是靠上面所列的各项所组成的。教会能力的基本元素乃是信心、圣洁,和对教会的热忱。教会的实力不在乎人多、钱多,乃在乎会众是否敬虔。教会的实力不是建立在那些属世的事物或资金上,而是在乎会众是否有圣灵的能力。

  当一个教会的实力从属灵转变到属物质,从圣灵转到世界时,教会致命的徵候就显出来了。神在教会中所显出的能力是教会实力的衡量,这种品质才是神在教会中所看重的,这能力即圣灵的大能赋予教会能力去完成神对教会原定的旨意。

  相反的,我们若是看见教会的会众们是贫穷的,没有太多知识的、卑微的、不为人所知的,却是一群祷告的人;他们虽然没有属世的能力、财富、影响力,甚至他们的家庭不知下周的食物从何而来,但他们中间“藏着神的能力”(哈三4)他们的影响力必存到永恒。他们所到之处都带来亮光,基督在他们的之中得了荣耀,基督的国度因他们而扩充,他们是基督所拣选作为救恩的器皿,返照出基督的荣光。

  从许多明显的记号可以表明,有一些教会已被撒但炫目的亮光所迷惑,以至于属灵的眼睛被蒙蔽。这一个世代中,物质主义的发展已严重地影响到教会。我们听见、看见太多专注于教会外表的繁荣属灵的眼光已然昏花,每件事物都要装扮成昂贵的品质,繁荣的成长,以及华丽的外表,否则看起来就好像是赤贫的,这就是教会面对最危险的情形。当教会中充满了属物质的成功,人们被显明的属世荣耀所吸引时,就对属灵温柔谦卑的果子减少兴趣。

  我们不可在物质的洪流中随波逐流,我们不可给世界有丝毫地位,或是分秒的容让。我们当在一切方法及事件中强调圣洁及对神的忠贞。教会需要看见撒但的欺骗和网罗,必须清楚地认知,凡把教会的能力从神转变到世界,凡拒绝圣灵所赐予的大能将放在一边,而转向于动人的属世界的想法。

  物质的欺哄

  我们被教导,认为教会兴旺的原则就是注重那些可以让人看得见的统计报导。我们寻求给这世代一些让人印象深刻的属世的事实和数目字。但是最重要的属灵的光景和得着,不是可降低到只看数字;就是这个缘故,属灵的事被遗弃,代之以数字的报导,不久,属灵的事已不再被注意或遵守了。

  如果我们不改变我们属灵的原则,我们对于地方教会能力的看法将会效法属世界的观念。无论我们属物质的结果是多么动人,或教会表面上看起来在属世的权力上多么壮大和成功,我们必须更深入地建造教会的实力,我们必须宣告并再三地强调教会的能力并不是依靠这些外表的事物。

  有许多镀金的假冒使我们误以为是真正的富足,当我们自夸说:“我们是富足的,我们发了财。”但神的话写着说,我们是“困苦、可怜、贫穷、瞎眼、赤身”的。(启三17)

  财富和成功可能是贵重的香料和华美的装饰,然而只不过用来埋葬我们属灵的实际。教会真正的实力乃在于信徒们的敬虔,教会中会友们各别的圣洁,才是教会实力的唯一真正度量,任何其他的测试都是干犯神,不荣耀基督,让圣灵耽忧,是一种堕落的宗教。

  一个教会可以展示最好的物质力量,同时死亡正在吞噬教会重要的内脏器官,以教会外表物质的繁荣和各种有关的活动来判定教会的光景,是仇敌最有破坏性的欺骗。教会属灵的枯竭和腐败,常常是隐藏在令人喜欢的外表和不寻常的人数增长中。然而一个真正属灵的教会是能够使人真实的、清楚的、完全的转离罪恶,然后把他们带上一条通往圣洁之路,让他们在其上奋力奔走,为了要讨神的喜悦。

  这样的属灵实质不当被教会冷落在一边,而应当被视为教会唯一的,且是最重要的事工。神的教会必须继续做这种使罪人归正的工作,以至于成全圣徒,过圣洁的生活;无论何时这项事工变成次要的,或把其他的利益摆在与这项事工等量齐观时,教会就变成属世的了。当物质的利益被强调时,这利益就超越在一切事物之上,那么世界就因此登上了宝座,挥舞着撒但的权杖。

  没有任何一个方法能比把物质的成功放在首位更能使教会世俗化了,如此行,撒但必然掌权。把物质的评价放在优先的地位是相当容易的,只要一再地强调物质的评价,直到造成一种信念,众人终必认定它们是最重要的。当募金钱,建教堂,计算出席人数这些事项变成教会兴旺的证据时,世界在教会中就有了坚固的立足点,而且撒但也完成了它的目的。

  创造一个属人的机构

  撒但还有另一个计谋,就是排除所有那些叫人谦卑和舍己的教导和典章,这些教导对那些没有被洁净过的嗜好,以及未曾重生过的心思来说,都是令人讨厌的。撒但图谋征服教会,使教会堕落成一个仅仅是属人的机构--就是世俗的,天然的,肉体的,讨人喜欢的。

  撒但所能运用最彻底的方法来阻挠神崇高和神圣的目的,就是照着人的见解,把神的教会转变成属人的机构;如此神有力的右臂就瘫痪了,而基督的身体变成了撒但的身体,光明转成黑暗,生命进入死亡。

  那些有宗教地位的人们通常容易被一些错谬的事物蒙蔽,他们竟以这些事物为真理,还以为持守这些可以荣耀基督。他们竟排除基督的教训中有关信仰那些痛苦的,令人憎恶的,不讨人喜欢的,以及舍己的特徵,而这些特徵正是福音的精髓和大能,乃是福音的神圣印记。

  我们当从彼得的生命经历中接受刻骨和警惕的教训,“从此耶稣才指示门徒,他必须上耶路撒冷去,受长老祭司长文士许多的苦,并且被杀,第三日复活。彼得就拉着他,劝他说:主阿,万不可如此,这事必不临到你身上。耶稣转过来,对彼得说,撒但退我后边去罢,因为你不体贴神的意思,只体贴人的意思,于是耶稣对门徒说,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因为凡要救自己生命的,必丧掉生命,凡为我丧掉生命的,必得着生命,人若赚得全世界,赔上自己的生命,有什么益处呢,人还能拿什么换生命呢,人子要在他父的荣耀里,同着众圣者降临,那时候,他要照各人的行为报应各人。”(太十六21-27)

  这里有一个给历世历代众人的教训,使徒竟然变成撒但的代言人!这是一幅何等令人震惊,可怕,背叛的图画。这位为主的荣耀大发热心的使徒,热切的提出一个竭力拦阻主上耶路撒冷被害的计谋,若是成就反而将永远摧毁主的荣耀!使徒彼得居然成撒但的代理人。

  他正是那同一位被圣灵启示,说出那伟大的告白的人。他对主说:“你是基督,是永生神的儿子。”(太十六16)就是这一个宣告将彼得放在基督和教会最高的尊荣中!然而当那神圣不可思议的告白言犹在耳时,这同一位使徒,又成为废除这神圣启示的鼓吹者,并且将摧毁教会永远的根基。

  容易的道路

  彼得是使徒中为首的,他曾经拥有那个计谋,就是要夺去基督作弥赛亚的冠冕,如果成功将会把属天最美好的救恩计划带进一个不幸的、羞耻的结局。究竟彼得被什么邪恶毁灭的势力所驱使,使他作出这样的事?那时撒但进入了彼得的里面,为了要完成撒但的目的,但是基督斥责了彼得,并且在这斥责中击溃了撒但。

  “撒但,退我后边去罢!”这句话让我们回想起在旷野里撒但所用的相同的技俩,“你是绊我脚的。”这是魔鬼射出的暗箭,为要将基督诱入陷阱之中,“因为你不体贴神的意思,只体贴人的意思。”(太十六23)魔鬼虽未亲自出现,却进入人里面,藉着人来推动它的计谋。

  在教会的计划和教会的生活之中,人所喜欢的事总是和神的计划相反;那崇高且神圣的原则如:舍己、圣洁生活、自我降服于基督,这些都是与人对基督教信仰的看法相反。魔鬼不是用直接的方法来摧毁教会,魔鬼乃是用人的看法来排除所有不讨人喜欢的十字架的原则,诸如舍己,降服的生活,以及从世界里分别出来。当这些事都解决了,魔鬼也就操纵了整个教会,教会就变成迎合世俗,自我满足,追求现代化,奔走己路;但是这是属魔鬼的教会,凡事建立在处处讨好肉体和血气的根基上。

  这时,基督已经不在教会中,这样的教会没有把己钉在十字架上,没有把世界钉十字架,没有基督第二次再来,没有永恒的审判,没有永远的地狱,没有永恒的天堂,没有什么东西留下来足以提醒我们不要忘记神,因为每件事物都是出于人意的。当人把基督的教会转变成人作领袖时,人就把教会弄成魔鬼的教会,在魔鬼的教会中,人所能追求和得到的只是世界,但是灵魂和天堂却在永恒中完全失落了。

  想要逼基督下宝座,让撒但登宝座的这一可耻的背道阴谋,撒但有一个重心,就是要挪去圣灵在教会中的领导地位。撒但的计划就是把不属灵的人。放在领导的地位来指挥教会,那些有大才干和有领导权的人常取代了神的引导。人想作领袖的野心和想登宝座来带领的意愿正是背道的印记和刑罚。在神的教会中,除了圣灵带领外,没有别的人可带领。神所拣选的领袖应该是最满有神的灵的人,他热衷于圣灵的统治权,他甘心作最小的,也愿作众人的奴仆。

译自:赢得看不见的战争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