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
一月刊 |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属魂的人

宾路易师母

  “然而属‘魂(血气)的’人,不领会神圣灵的事,……惟有属灵的人才能看透。”(林前二14,原文直译)

  基督徒若到达认识十字架的阶段时,就不再“随从肉体”行事。这时他们自认是“属灵的”信徒,被神的圣灵完全更新及引领。但是,正如慕安得烈所说的,他们是来到最重要功课的关口--就是“魂借着它心思和意志的能力,过度不正常活动--这是个‘最大的危险’,也是‘教会和个人’所该畏惧的。”(慕安得烈--“基督的灵”)

  那已在灵里活过来的信徒是被圣灵所生,并且神的圣灵住在他的灵里。他已从十字架的启示明白胜过随从肉体生活的方法。现在他是行走在生命的新样中,且胜过了“肉体行为”的罪。但在此阶段,有一个必须探讨的问题就是关于“魂”--在他人格里面,人自己的心思和情绪的活动该如何处置呢?哪一种能力能给予人活力,使他脱离“肉体的行为”?他是被(一)从上头而来的灵的生命--从复活的主,即末后的亚当赐生命的圣灵所供应及管理呢?或是被(二)从较低层面而来的生命--从首先的亚当,堕落的生命所供应及管理呢?

  我们早已指出一般错误的观念,就是当圣徒知道了他已与基督向罪死了,不再习惯地“随从肉体”,他就成了“属灵人”,而且是全然成圣了!但是从血气、肉体或肉体的生命得释放,并不意味他不再是“属魂的”--或不再随从天然生命行事。因为“向罪死”及“肉体”的同钉,只是神圣灵在蒙救赎人身上工作的一个阶段。他可能不再是属肉体的(sarkikos),但仍是在属魂的(soul-ish)光景中,就是他活在魂的范围中,而不是灵或神觉的境界中。

  要清楚地明白这一点,我们先来看看什么是不再属“肉体”或“随肉体”生活 ,而是“属魂的”基督徒之标志。

  属魂生命的样式

  我们已经知道,魂包括心思、情感,它是人格的中心,是自觉的所在。信徒可能全然地从加拉太书五章十九至廿一节所记载“肉体的行为”中得释放,但是他的心思及情绪仍然受到“魂”(psuche)或“动物性魂”(animal-soul)生命的驱使,即是,他们尚未更新及完全接受圣灵供应得生命;这圣灵是借重生之人的灵作工。属魂的基督徒就是那些心思及情感仍然受到首先的亚当所掌管的人,而非接受基督所赐圣灵的治理(参林前十五45)。但那些接受圣灵治理的圣徒是随从灵,他的心思、感觉和情绪完全受灵的约束;同时,圣灵能住在他的灵里,并使 他能“治死身体的(恶)行”,尽管他的心思和感觉仍旧是“属魂的”。

  举例来说,如果要论属心思生活的问题,从雅各书我们就可以清楚地分辨属天和属魂智慧的不同。使徒写道,那不是“从上头”来的智慧,而是(一)属地的;(二)属魂的(修订本译为“属肉体”或“属动物性”的--就是关于魂的);(三)属鬼魔的,并且产生嫉妒及结党,纷争及派别。惟独从上头来的智慧,就是从住在人灵里神的圣灵而来的,其特徵是清洁、和平、温良、柔顺、怜悯及多结善果,并且有分于圣灵的性情,就是“没有偏见”(雅三17)。纯粹属天的智慧是不含属魂生命的成份--就是自觉、自己的意见、自己的眼光--所以带来的是和平而非纷争和嫉妒。属魂智慧的第三方面是“属鬼魔的”,这点将在其他部份谈论。

  属魂的智慧

  从雅各书的亮光中,我们可以清楚地看见教会的光景及其形成分裂和“宗派”的原因。嫉妒和纷争的“肉体工作”往往是教会信徒“结党、纷争”(加五19、20)的因素,而造成教会分裂不能合一的另一个原因,乃是属魂的知识。我们看见属魂的“智慧”是如此地操纵了属灵的真理,因此很容易助长了鬼魔在跟随基督的人当中制造分裂的工作。

  潘伯指出,“智慧不只是容易堕落,而且是一切恩赐中最危险的一种,除非它是在神圣灵的引导下。”许多基督徒是如此依赖所抓住的属天真理,但在明白属灵的真理方面,圣经上指出,“属魂的”人--包括“属魂的”信徒也在内--是不能“领会”圣灵的事,因为只有属灵的人才能参透。

  再者,出于属魂的信仰和教训常造成派别和分裂。他们可能真正爱那些“不同”意见的人,但是“不同的看法”无疑地将造成分裂因为属魔鬼的能力能够作工在信徒属魂的本质上。他们将因强调或夸大“真理看法”的不同,而忽略了合而为一的见 证,甚至以“为神作见证”的名义,驱使信徒为他们所看见的“真理”来“争战”。这些热心的信徒以为他们是为别人大发热心,殊不知这种作法正如同法利赛人所做的“走遍洋海陆地,勾引一个人入教”一样(太廿三15)。

  不但如此,基督徒属魂的本质也强调了与别人在“真理看法”上的微小差异,即强调字句上“少许的薄荷、茴香及小茴香”,而却丢弃了“律法上更重要的事”,就是福音时代基督的律法,亦即信徒彼此相爱及灵里合一,乃信徒增长而达到“真道上同归于一”的条件(弗四3、13)。

  简而言之,属魂的生命是受到超自然邪恶势力所影响,这是各种信仰分门别派之主要因素,甚至在真正属神儿女之中也是如此。犹大写道:“这就是那些引人结党,被魂辖制的人?……。”(犹19)钦订版本为“自我孤立”,美国标准本为“引人结党的”。法斯特在他的注释中写道:“它包含比别人更圣洁,以智慧和特别的教义来与别人区别,并骄傲地标榜自己。”法斯特也把上述两种版本中“属血气的”这个字翻译为有“动物性魂”之意义。

  “自我孤立”和“比别人更圣洁”,一直是属魂的标志,因为主耶稣说:“人为人子恨恶你们,隔离(拒绝)你们,……你们就有福了。”(路六22另译)使徒保罗对于分别为圣的事回答如下:“各人仍要守住蒙召时的身分”,并且在那里“
与神同住 ”。神要亲自将那些行在光明中与他同在且成为世上之光的人,和那些住在黑暗里的人“分别出来”。而那些选择行在“黑暗”中的人,往往要将那些住在光明中的人赶出去,否则就是他自己也被带进光明中。即使那些有圣灵的人,也可能“被魂所控制”。他们常常“自我孤立”及“引人结党”,这证明他们是“属魂的”,而不是“属灵的”。

  属魂的情感

  属魂生命的另一部份是情绪,是从身体的感觉产生的。基督徒可能被属魂的感觉支配而偏离正道,而以为它都是“属灵的”。潘伯说:“圣经心理学的知识认为,没有任何神圣属灵的影响能借感觉进行。”但是许多教会的服事是借着感觉来推动灵,甚至那些福音聚会也是如此。对于这一点潘伯的话真是一针见血。他说:“壮观的建筑、华丽礼服、优雅的仪式乃是为了眼目的欣赏;美好的气味是为了味觉的享受;而令人销魂的音乐是为了耳朵的享受。虽然这些能在极其美好的气氛中影响一个人的良心,只能达到魂,但我们的灵不能从中感觉到任何感动,除非它是从灵来的。”他指出,从神的观点来看,人的次序是灵、魂、体,因为“神的感动是从灵开始,然后管制情感及心思,最后才勒住身体。”,撒但的立场却正好相反。我们有(一)属地的(二)属魂(情欲)的(三)属鬼魔的表现(雅三15)是因为撒但的影响是借属土的身体进入的,然后控制魂,以致得着门路进入灵里。

  在此所陈明的事实是何等的严肃!为何教会里会有许多有名无实的基督徒,这些人身上根本没有基督徒真正生命的印记
,其理由十分明显。更可悲的是,这些敬拜者的灵常不自觉地呼求神;他们的灵在许多事上从未饱足过,因为他们只是以魂的生命来参加聚会,而且是以魂生命心思的部份来领受属魂心思所传递的真理字句。他们的感官满足于那美妙的音乐,以及安静的气氛,而并非真正被带到以心灵和诚实来敬拜神;但唯独以心灵和诚实来敬拜的人方能为神所悦纳。

  那么这一切的感动都该贬损了吗?当然不是。但是它们不能救人的“魂”!它们也许可以借着读经或讲道的信息来预备带领内在的人进入真理,而这些外面的事物对于称义的工作也有它的价值和地位。

  但是,这样做仍有极严重的危险!因为这些感动只能达到魂,并不能触摸到灵而带出重生的能力。那是虚假的,会使人“徒有敬虔的外貌却失了敬虔的能力”,并且是把属灵的信仰贬低到异教的哲学和崇拜。因此“宗教”徒只不过是“属魂的人”。他们把神的儿子与穆罕默德及孔子摆在同等的地位上,而以属地的眼光来看基督教,且把它当做“一种宗教”来讨论,而已非属早期五旬节时的教会,使人看见神的大能,且见证神儿子之名是这失丧世界独一的救主。

  再者,宣教工作求诸于感官及魂的激动,那是极大多数已悔改的人无法站立得稳、以及福音大能逐渐消失的原因。除此以外,有许多工人由于过度的虚耗,而导致他“破产”的结果。有一段信息这样说道:“属魂或天然血气的工作--在公开或私下以热诚、感觉情绪及活力来传讲不是会造成精神的枯竭吗?圣灵难道不能在紧张、疲乏及身体的耗损外使真理流露出来吗?其实并不需要以‘激动’来传讲神的真理,因为神把气息吹在你的见证的道上更甚于借着你的见证。当真理的道从你口中而出,进入人们的心思时,神要用他的大能运行在其上,使它进入别人的心思中。按推论正确,那么似乎我们可以再作更多的工作,而更少感觉疲乏才对。”

  一个人可能天生就是一个“热心”的魂,借着火热的魂来推动别人魂的感情,但是这些人的信心并不是建立在神的大能
上,而只是建立在他们所听见的属人的智慧和感动上。现在我们来看看慕安得烈所提到教会及个人最大的危机是“魂借着心思和意志的能力作不正常活动。”老一辈的贵格会信徒称之为“受造的活动”,就是以受造者的能力来服事神,而不是在灵里寻求与所赐之圣灵合作,这圣灵是从复活之神儿子赐下的。

  我们发觉属心思的人,他的灵并未得复苏;当他来处置灵魂的永生问题时,意志坚强的人会运用他意志及性格的优势来支配别人的良心和生活!例如有些借着允许抽烟的音乐会、音乐演奏、通俗性的演讲等节目来吸引人,并带领人归向神。这些都是想以“魂”的工作来带领人的人。这些人可能是重生过的,但是却“被魂所控制“。他们不认识住在里面神圣灵能赐他们圣灵内住的能力,并使他们成为神拯救人们的使者。

  还有少部份的教会及基督徒,他们认识住在自己里面的圣灵,而其“属魂“的程度也少很多。这些人的信仰是一种“魂与灵”掺杂,除非在他们的自觉里一直有感觉到神的同在,否则是无法满足的。所以,虽然圣灵住在他们的里面,但是却常常落到属魂的生活范畴中,因为他们不了解灵的生活,及运用人的灵与神合作。

  魂是人格所在

  “魂”不只包括了智慧和情感。从圣经中可以看出,魂是人格的所在,其中包括了情感忧喜等能力。经上说:“我的魂极
其忧伤!”(太廿六38)“我的魂尊主为大!”(路一46)“我现在魂里忧愁”(约十二27)“你们常存忍耐,就必保全魂。”(路廿一16)“他的义魂(心)就天天伤痛“(彼后二8)”引诱那不坚固的魂“(彼后二14)。由此可知,每个人的不同是在于魂的不同,正如形体的不同在于身体。魂的形态在其对喜、爱、忧伤、忍耐等的容量中。它可以充满末后亚当圣灵生命而来的属灵喜乐,也可能充满的是从首先亚当劣等生命进入魂器皿中之属魂(或属感觉)的快乐。在后者情况中之信徒,虽然有圣灵的内住,他仍有某种程度是“属魂的”,因属动物性魂生命会在魂的各种功能上表现出来。他可能依赖属魂的快乐,并且活在自己感觉的范畴里。这些是自觉的所在,而不是在灵里;灵是神觉的所在。所以这些信徒一直是在感觉(sen se-consciousness)中寻求属灵的经历,而不是在纯洁的神觉范畴中,也就是在重生之人的灵里。

  从这点我们看出来,邪灵如何能在属魂生命的各方面中工作。

  魂及黑暗的权势

  “你们心里若怀苦毒的嫉妒和纷争,就不可自夸,也不可说谎抵挡真道。这样的智慧,不是从上头来的,乃是属地的,属于不属灵的天然(希腊文“身体的”),属邪灵的。”(雅三14、15;威末斯本Weymouth)从修订本圣经中,我们读到“这样的智慧不是从上头来的,乃是属地的、属感觉(情欲,即肉体的--希腊文字义为‘属魂的’)、属鬼魔的(修订本注‘魔鬼的’)。”这经文是我们已提过的,再列举出来,为的是要使我们看出邪恶势力与动物性魂生命(animal-soul-life)之关系。在这儿我们没有牵涉到“肉体的行为”,而是提到人心思的部份--就是魂,经文显示邪灵作工在人属魂的部份,正如他们作在肉体的天性一般真确。

  看见真理如此率直地陈述着实令人惊讶,这也使我们明了,一切与知识的拥有或得着有关的嫉妒、争竞等种种情绪都是邪灵所鼓动,作工在属魂的生命上,正如法斯特所说的,它是出自于地狱。

  许多神真实的儿女对这一认识很有限。他们可能认识撒但对显著之罪的运行,及一些明显是“属肉体的行为”,但对于撒但在今天高级文化中的工作却一无所知。原因是他们不愿对神话语中所提及,有关堕落和一切受造物完全陷入败坏和死亡的光景中有所认识,甚至“人的心思”的想像(imagination)--即心智概念(mental conceptions)--在神看来“尽都是恶”,而这种彻底败坏是因为受了古蛇的毒害,古蛇是借着人寻求智慧的欲望而得以进入。

  在蒙救赎者更新的过程中,邪恶势力为了自己的好处会不断掀起堕落生命中各成份,无论是肉体或属魂的活动。当圣徒成了“属灵的”与荣耀的主有更多真正灵的联合时,就能脱离邪灵的权势,并且得着认识邪灵及与邪灵争战的装备。但是他必须先清楚地认识,“堕落”是从相信撒但--即堕落的天使长的谎言而来;并且当撒但得逞以后,其进入堕落人类中的遗毒,散布在人的每个部份。这使得撒但对人本体的三重结构都有其影响力。由此可归纳出以下几点结论:

  (一)堕落的灵向神是死的,它是向黑暗君王所统辖的属地狱的灵界开放。

  (二)魂,包括心思、思想、意念及情感,是被首先亚当的生命所辖制,是堕落及败坏的。
  (三)身体及魂的每一部份也是向邪恶的权势开放。所以,使徒约翰率直地说:“全世界都卧在那邪恶者手下。”(约壹五19)

  堕落的人不但需要被神儿子那赐的生命的血所救赎,他同时也需要真正地从黑暗的权势被迁到神爱子的国度里。并且全人的各部份,因着从罪的权势及动物性魂生命得释放,就得以从灵开始不断地实际来更新。若起初的创造是何等“奇妙可畏”,那么在再造的真理中,那完全陷入动物性魂及动物性肉体的本性,得以再次地回到灵的境界中,由灵治理魂及身体,这工作也是何等奇妙。这是唯有三位一体的神才能完成的,即父赐下子,子舍了他的生命,并且由圣灵以耐心及爱心完成三位一体者的旨意。

  黑暗的君王对人们脱离被它奴役的每一个步骤都倍加抵挡,这是显而易见的;而我们必须清楚地知道,堕落的受造向它的权势开启之各部份。以弗所书二章二节明白地指出,未重生的人是完全在它权下,使徒说“可怒之子”行“肉体和心思所喜好的”(即属魂的生命),他们是完全受它的统治。再者,当人的灵复苏而得生命时,他就脱离了罪的权势和属魂的生命,以及身体中向邪恶势力开放的部份。举例来说:

  在属魂生命中,当邪灵用以执行其计划时,属魂的智慧就成了“属鬼魔的”。比如仇敌可以兴起心里的偏见或事先蕴酿好的思想(是人所未察觉的)--在重要的时刻用来破坏神圣灵的工作。仇敌能借圣徒的心思工作,虽然他的心和灵是归向神的,这是今天神的教会最严重的事实。因着好人许多不同的“观念”,神的圣灵所受到的拦阻甚至远超过那从不信者及敌对世界而来的反对。再者,在情绪魂生命的领域中,仇敌能大大地引发天然生命,往往使得神圣灵更深的工作被消灭或拦阻,且听不见神的声音。

  (一)在肉身中,仇敌除了肉体的行为和通常所称的罪之外,还能作工在神经系统上,并且利用人体内与生俱来的动物磁力,以及许多其他向邪恶势力开放的成份。而这些正是人类器皿的“组成”要素。信徒对自己复杂的本质,应该有一从神亮光而来的洞察,使他能认识自己,知道如何谦卑地依靠复活主的保守去行动,以脱离那恶者--这种保护只能在他仰望耶稣的宝血,及绝对遵从圣经上的话,并使自己持守在一切的真理上才有效。这些真理必赐给他亮光,使他不致留地步受邪灵攻击,或使仇敌在心思及身体上得逞。

  因为黑暗的权势顺着或模仿肉体的情况作工,无论是在人的性情上或扰乱身体的官能、组织都做得极为巧妙(亦即可能在天然或身体范围内攻击,但它并非根源),它们寻求身体及精神上的疾病做为遮掩,或使之成为它们工作的“借词”(注一)。

  注一:关于这方面真理,宾路易师母所着《众圣徒争战》有完整的教导。此书论欺骗的灵如何在神儿女中的工作。

译自:《魂与灵》
得胜者文摘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