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
一月刊 |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心灵疗养院

  我曾在瑞士的曼利多(Mannedorf)住过些日子,此为我生命中最有意义的一个时期。这是一座小村庄,位于伊利赫湖边肥美山坡上。在我叙述在那里的经历之前,我必须讲一个早几年前所遇见的事。

  在神里面的喜乐是她的力量

  在1852年一位健康很坏的驼背妇人,来到曼利多。在这里开了一个小商店售她自己所做的假花。她名叫“多若提亚·都得力”(Dorothea Trudel),一提起“都得力”这名字是人人都晓得的。在曼利多很少有人注意这谦卑的妇人,因为她的相貌很平常。但有一面她是与曼利多的人不同的,就是她充满了爱主的心。

  因此她在村中颂声载道,可是与她所接近的人,不是有钱有势力的绅士、有权有地位的阔老,乃是与那些贫穷的、患病的、懦弱的不幸的人。他们知道她博大的爱,和甘愿舍己的心,于是从各村各庄到她那里去。她不单安慰伤心的人,也照顾患病的,叫贫穷人与她一同吃饭,只要她家里还有吃的。

  她尽她所能的解决了他们身体的痛苦之后,便坐下来与他们谈论救主。她所说的好像都是前所未闻的。她靠着她那不摇动的信心,和对救主热切的爱,把一切大小的事都托付了主,因此她能抓住到她那里一切可怜的患病人。

  她们感觉被迁到了一完全不同的世界,而与活的在面前的救主亲近。她不仅与他们分享她的食物和进款,也同他们分担她的喜乐与忧愁。她若缺乏什么,便告诉她的朋友们。他们一同便就近神面前为这事祈求。当她得着所求的,他们便一同再就近神面前感谢他。

  她从来不以为她自己能帮助什么人。她惟一所愿望的,就是把他们带到主面前,因为他能在凡事上帮助他们,无论是在灵里或在身体上。

  她与他们一同祷告,并为他们祷告。为一个人的祷告一蒙了垂听,就再为别人祷告。他们个个都在神里面得着了生命,并且联合成为都得力女士“在家里的小教会”。许多病人和精神错乱的人因她个人的祈祷得以痊愈了。

  从被感化者的当中,她选择了几位妇女与她同住,为那些从各处而来的不幸的人祷告,并且服事他们。因此她能收留许多病人,在她家里作长久的居住。从那时起,她的工作很迅速的扩大了。主给她许多的朋友,他们虽然不富足,但却很慷慨。以后便建筑了许多房屋。但仍无空房,都住满了病人和受苦难的人。如今这个疗养院发达得已是举世闻名的灵里疗养院了。

  但这个软弱的妇人从何处得着日夜辛劳完成这些工作的力量呢?我的回答是:在神里面的喜乐是她的力量。她应许主为别人的灵魂奉献她的一生,她至死保守她的应许。这里表明圣灵将神的爱自由运行在人心里时,一个软弱的人能够成就什么。她虽自己一生受病魔的缠绕,却是神医治身心患病的人的工具;但她知道藉着她自己的软弱,她可以荣耀基督的名,这疾病是她肉体中的刺,是教她在软弱中刚强的。(林后十二10)

  多若提亚·都得力现在举世闻名,人从多国去拜访她,求帮助他们灵里和身体的痛苦。1857年有位德国学院教师来看她,他年仅三十三岁已经颓废,又患精神病,以致不能工作。都得力女士收留他入疗养院,应许他的身体一定可以恢复健康,假如他肯与神和好。

  这是他所难服的苦药。原来他生长于基督教家庭,并且以为自己是个基督徒。但她对他所说的话如此慈爱,又带着这样的能力,以致叫他不得平安。因他看见都得力女士每日的生活,叫他实在觉得自己的罪恶,也因她的帮助,基督完成了救他灵魂的工作,至终得着了平安。

  她所预言的果然应验了。他一与神和好,他的精神病便立刻完全消失了,他仍回到他教师的职务,犹如一个新人、一个新教师。他的名字就是:“撒母耳·策勒尔”。

  撒母耳·策勒尔

  在1860年都得力女士决意要立一个帮手,以便她去世后可以继续她的工作。经过很久的祈祷和考虑之后,她选了撒母耳·策勒尔。他们共同工作仅两年,于1862年伤寒病的流行中,她因照顾病人而受传染罹疾而死。

  她的同工,以及许多病人都觉得好像羊失去牧人。没有都得力女士,他们不晓得工作怎能维持下去。

  在她出殡埋葬的那一天,他们的新领袖撒母耳·策勒尔也病倒在床上了。他也为伤寒所袭,他们都以为神似乎现在从全疗养院收回了他大能的帮助手。并且除了一人以外,一切病人不得不离开那个院子时,撒母耳觉得他也为神所丢弃了。

  但神并不丢弃他,他已经选择了他作伟大的工作,但他首先必须使自己坚强并且准备自己。策勒尔被迫到旷野受魔鬼的试探,枝子必须修剪,才可以结果子。

  火炼的试炼完毕了,策勒尔复了原,病人都陆续的回来。服事的姊妹们和他自己变得谦卑了,并且学会了信靠神。现在神所赐的福真能使他们富足了。藉着祈祷和工作,现在这个工作一年进步一年,因朋友们的捐助比从前更加扩大了。都得力女士实在有正确的眼光,策勒尔恰是适当的接班人。他不仅有他灵性母亲同样为人灵魂火热的爱,也不仅有同样不爱惜自己甘心情愿舍己的灵,他也有同样在神里面小孩子的信心,并且他也得都得力女士所有的恩赐,就是用按手医病。最堪注目的,就是他在帮助那些精神错乱的病人身上也得都得力的恩赐。

  许多人从这里完全得着了痊愈回家去。他们实在有神里面的生命,而成为在灵里更新的男女。他们甚至也能帮助那些未得医治的人,他们和策勒尔同住时,在灵里得着了平安宁静。我们不难明白这些人心里何等喜乐,因为精神病者所受最大的痛苦就是在灵里的不安。

  严厉的试炼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这种工作渐渐发生拦阻了。甚至这种拦阻都得力女士在世,已经显露出来。她的敌人硬主张她的团体要置于国家医药事业管理之下,不准她照顾精神病者。都得力女士当然不能同意,因她对于身体受苦的观念绝对与那些医生不同。若有一个医生管束她,她觉得在服事病人的灵性上特别要感受困难。

  这是艰难时期,实在充满了痛苦的试炼。最高法院判决之前夕,她召集一切帮助她的人在一处同心合意的祷告,直等到判词宣布出来。至终她完全得胜了!结果,曼利多的人充满了欢呼!不是因她得着胜利,而是因主允许她继续照顾精神病者,也因主荣耀了他自己的名。

  1901年又通过一新法案,凡精神病院机关均应隶属于国家医药事业。这件事使策勒尔两条路之中必得择一条走,或是解散这些病人,或是受国立医药事业的管束。

  他的朋友劝他走后一条路。有一位医生甚至给他说可以向国家负责,容许策勒尔还是照前办理。但策勒尔不是那种人,就令人负责他还是不做干犯国法的人。然而,他服从国家法律解散精神病院,不过这是生命中最难过的时期。

  一天我听他讲起这件事,他讲的时候,他实在哭出声来了。我敢实在的说:我从来未遇过像策勒尔一般在自持上完满表现出自己是一个属基督的人。但在这事上,他却放声大哭,凡听见他的都觉得他经过了一次严厉的试炼。但我们也晓得这一次的试炼主有更美的目的。策勒尔的团体现在改变了性质;为另外一种“精神病人”所充满了。

  心灵的疗养院

  这个机关原来是应付诸般的需要,为帮助人所设立的。在他们中间原来有许多身体健全的人,这些人住在这个院里,只是愿意与策勒尔谈论,听他讲道。他们自备他们自己的费用,所以他们住在那里并并不发生什么问题。

  精神病人必须遣散时,策勒尔就立定主意把疗养身体的病院,变成一所心灵的疗养院。现在他这个疗养院为有加无已的客人开放,他们的身体都是很健康的,并且踊跃的参加院里勤于祈祷和静思真道的生活。原来,照顾病人和年老的,仍旧是这个团体的主要目的。这疗养院为患病者的救星,但为维持那些健康人的灵里起见,乃是规定后者应负食宿的用费。

  策勒尔原来是公立学校的教师,他向教们时常存着一种热烈的爱。他深知教师们的苦,经历告诉他教师们需要的是休息,但他也知道通常教师们的进款很有限,所以他要叫他的爱仍施于教师的身上,乃是特许可教师们得休养在他的院里,不仅可得灵里的好处,价钱也格外从廉。我们住在他的院里每月伙食,并且还有一间单房,只费十一元之谱。若一间房子住二人以上,那么每月八元就够了。我住在那里是1908年,那是在欧战之前,生活程度很高,所以我住在那里就是再贵一些也要住。

  试想住在一个院里每月只须八元,多亦不过十一元之谱,又是在瑞士美丽的伊利赫湖傍边,看是何等的蒙福阿!

  策勒尔自然知道在这种光景之中,他的院子里不免为那些只会贪图便宜而来休息的人所占据。所以他用诸般方法为要他自己确实知道那些人是为灵性的益处而来,若他们不是为此而来,他要和气的但是坚决的告诉他们叫他们离开此院。

  我到曼利多是在1908年8月的一天,黄昏大雷雨当中。我在办事处注过册,有人极友爱的把我引到:

  饭 厅

  别人都早已用过饭,但还是给我吃的,所给的是陈旧面包,一些冷蕃薯和一杯咖啡。这怎么行呢?我是从繁重的工作而来,并且我离开曼利多后还要为更重的工作忙碌。这样的粗食物,岂不叫我两三星期就会饿死么?同时我安慰自己,也许后来食物好一些,或者是因为我来得太晚,晚餐没有剩余的。

  但次日早餐都是一样简单,只有咖啡和不用牛奶的面包罢了,中餐有几件颇使我惊奇的事。第一,我希奇排列的那样整齐,我在那里的时候,一次吃饭的共有三百八十人。这么多吃饭的人,应当有很多的工人服事,可是不仅工人只有几个,而各事也都做得很平顺很迅速。

  我们坐在长桌子上,八人一席,每边四位。一个盛汤的大碗放在每一桌子上。于是由桌子上一人为全体八人盛着汤。然后出肉或鱼,每席一大盘,而分为八份。我坐着等候他们更换碟子。但不,我们安静的把匙子放在一边,在那曾盛汤的同一盆里取肉和蕃薯,然而食物的味道却一样美好。清洁、简单和知足是这饭厅的三个主要特色。每当我进去的时候,差不多常常叫我记起使徒所说:“知足的信心”。

  在这饭厅里确实也须有信心!以前我从来未曾听见有人像他们的样子在饭前感恩的。我听见过许多人“读”他们谢饭的祷词。我也听见过许多人饭前饭后为这种那种好食物感恩,但他们在这里每天祈求神赐福食物,并且增加食物,庶几足够供给大家,并且叫大家乐享所用的食物。

  他们这样作,不是因为他们吝啬、节俭食物,乃是为要叫他们的客人在费用上尽量合理化、实在,在这饭厅里满有信心和敬畏神的心!

  并且在桌子上充满了和谐和喜乐!常叫我想起原初的基督徒,他们“存着欢喜诚实的心用饭”(徒二46)。

  我觉得神的祝福临到饭食桌上。食的单比我通常所用的简单得多,但我觉得在曼利多有更新的力量,正恰如我在任何休假中所有的一样丰富。

  策勒尔是个有讲道恩赐的人

  我一想到第一个清早的晨更,我看他和听他所讲道的光景,我就快乐起来。晨更老是由他自己在九点钟主领。他绝对准确,钟一鸣,这位可尊敬的老人便走进坐满人的会所。他是一个矮小、精明刚强的人,一付雪白的胡子拖到胸前,仪容就是一真正的总主教。他有一个很饱满的前额和一双敏锐的眼睛,表显著他的智慧和火热的灵。他的天性和他的举止又传达一种自然和里面的平安,能够使人生出喜乐的心。

  他是一位有口才恩赐的讲道人。他的思想切实,又有条理,他很会把抽象的思想用具体的事实述说出来。他是一个很幽默的人,他常使全场的人哄然大笑。他虽有这样的恩赐,但从来不使用这个充满危险的恩赐来作荣耀自己的工具。他常觉得应当为人的灵魂发热心。这热心在他所说的一切话中有如低音振动。

  原来比他讲道的恩赐更要紧的,就是他超越的圣经知识。圣经总是好像全部在他面前展开一样。可是他从来未曾用过死的方法引用圣经章节。他将圣经的思想与人物,常用人所未用过的方法来讲出属灵的教训来。

  我所以把策勒尔交通给你们,是因为我一听他的讲道,我就直接到神面前。我看见自己和神,比所能记忆从前曾经有过的这种经历更清楚。我自听了他的讲道才更清楚明白圣经的真理:“神的道……甚至魂与灵,骨节与骨髓都能刺入剖开,连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

  策勒尔是个祷告的人

  虽然策勒尔是个伟大的讲道人,他感动我最强烈的还是他的祷告。我说从未听过人像他一样的祷告,并非言过其实。我听过许多人祷告似乎比他还要热心、还要恳切。但策勒尔的祷告却是信靠的、安静的,他实在认识神;所以他是信靠神的人。

  策勒尔是个仰望神,少靠自己的祈祷。他只告诉神需要是什么,并晓得神要看顾一切。他的祷告是敬虔的,也是自然的与神相交──就像神正坐在礼拜堂中座位的第一排,而策勒尔就站在他面前。

  策勒尔一到清早,便有许多事要作顺序的祷告,首先他为我们的聚会祷告,次就为全医院和里头住的一切病人和老人祷告,最后为从各处写信请求代祷的病人祷告。我在那里的时候,这类的信不单来自挪威和瑞典,也有从欧洲各国来的。

  这些信常常是很严重,甚至叫人战栗。策勒尔高声明读,不题发信人的姓名。以后他就大声为他们祷告,我们也与他一同祷告,他常说这医院为“祷告的教会”,有代祷的权柄。

  策勒尔在祷告中最可注意的,就是他每次祷告只求成全一件事,就是主的名得荣耀。我们在祷告中常说:“若这是你的旨意”。但策勒尔则说:“若这能荣耀你的名”。

  他常祈求直接的神迹,但从不忘掉说:“若这能荣耀你的名。”他又常说:“若那人仍旧患病更能荣耀你的名,那么,便不要施行我们所求的神迹。”

  他并不强迫神照他的应许行事。行神迹与祷告,在策勒尔看来,不是藉属灵的偷走行为,以求躲避苦难的方法,乃是荣耀神圣名的方法。

  有一天我与他谈话,他告诉我说:他自己被一个危险的里面的疾病所缠,这疾病可以随时致他的死命。他藉着祈祷曾经叫许多人得医治,但他自己却保留他自己的疾病。这是他荣耀主的方法。

  与策勒尔谈话

  策勒尔希望他的客人未离医院之前,每人至少有一次与他谈话,但院中既有三百八十人,又无人可得允许停留三星期以上,自然这不是容易解决的一个问题。

  但在这件事上,策勒尔也显出他服事的灵来。我们每人分派一个时期,得以轮流与他谈话。恰在指定的钟点,他在门边出现──带着友爱的微笑。我们每人得有二十分钟的谈话。时刻一过,在他室内的钟便鸣起来。这钟配准每二十分鸣一次,就令我们正在入微的属灵的谈话当中,他也要用友谊的态度打断话头说:“请明天再来,别人正等着呢,我们不要乱了次序。”

  我得了数次与他谈话的权利。一走进他工作的房间,就觉得奇妙。首先引起我注意的是一条长凳,他看见我注意那凳子,好像求谅解一样说:“我老了,耐不住长时间跪在地板上。”在我,看见他这张祷告的长凳,便有比从前更亮的光线照在策勒尔的人格上。现在我比从前更晓得在他里面发出而达于凡与他见面的人的能力和祝福了。

  在这内室里,许多人今生和永远的命运决定了。他把一个柜子指给我看,里头有毒药瓶、手枪、绳索等自杀的东西。这是有些人因受了他的感化,自动的把这些东西送来。他靠着信心把这些人从罪里救出来,使他们消灭自杀的意念。在这里我得以经历一人脱罪的祝福。

  策勒尔有些使人向他容易开启心门的能力。在我的生命中最叫我平安快乐的,就是他用神的真道叫我从罪中得赦免。睿那时候我就恒常想:忆!假使在我们中间的基督徒更多知道,并且更多使用一人脱罪的方法!那么我们的灵性生活必要稳固多了,刚强多了。

  我在那里有最后两周之中,吃饭时碰巧得坐于策勒尔旁边,这样就有机会与他谈论诸般的事。一天我问他肯给我“授圣职”否。我以为不仅牧师们,甚至连神学教授都当授圣职。他回答说:可以。于是,照使徒的样子,他祷告,并且按手在我头上。

  策勒尔过着交托的生活非泛泛的交托,所以基督的能力也在他里面大有权柄。他把他自己的身体、他的言语、他的本性都奉献了,为服事主用。

  以下是一个小小例证:他的许多宾客当中,有一对刚结婚的青年夫妇。他们吃饭的座位邻接策勒尔,但他们俩不在一桌子上。一次妻子为她那一桌子送汤,她也给了他丈夫一盆。策勒尔看见就立刻说:“不,你们俩不属于一体。”

  这一下似乎刺着他们的致命处,他们本不属于一体。午餐之后他们俩立刻走到策勒尔的书房,承认他们的罪。他们并未结婚,只是冒称夫妻,被策勒尔的话彷佛当头一棒提醒了,他们悔改了,与神和好了。

  策勒尔曾医好许多奇怪的病,但他从不藉此以求闻达,或使人震惊,诸事都是很安静的作出来。行按手礼是在他的少数老同工之前,自己的书房举行,策勒尔最大的神迹,就是医治人的灵魂,身体得医治还是其次呢!

  持守的能力

  最后我要交通策勒尔持守的能力。他清醒的心显明他有奇特的组织才干,他实在了解人情和环境,并具有讲道人和灵魂牧人的资格。这样,他在各种事业上自然有一重要的地位了。但他确实知道他不是那持守工作的能力,他屡次这样说。他知道能被称为持守能力的是一位年老患病的妇人。

  现在她不能再作什么,只躺在床上,然而他是那院持守的能力,因为她已奉献了作代祷的职事。听年老的策勒尔讲论她,真使人惊叹。他在那位老妇人面前,他觉得是站在圣地,“当把他脚上的鞋脱下来”。

  回天家

  在1912年冬策勒尔被释放脱离了曼利多的家乡,回到了天家。从此以后我再没有机会遇见他了。但藉撒母耳·策勒尔我在神里所接受的如此丰富,我就永不忘记我在曼利多的三个星期。感谢神!他使我得以认识这位可尊敬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