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
一月刊 |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圣徒金言

芬乃伦

第七章 引导

  在“里面的经历”的历史中,常常遇见有的人里面有非常的经历。他们是代表那些与神有非常交通的人。例如有特别的异梦、异象、启示等等。我们不必问这些事的来源是出于人心里的刺激或是出于神的。这些东西,不管它有多奇异、多特殊,无论如何,不能助人圣洁,这是最紧要的点。

  普通信徒所依靠而生活的原则,也是清心(纯洁的心)的信徒所依靠而生活的原则,不过在清心的信徒里面更长大就是这原则就是由爱心而生发的信心,这就是十架约翰所教训我们的;我们必须在信心的黑夜里行走。这就是四围都是黑夜,完全不知道前面所要遭遇的事,只藉着信,信神的话和神所安排的环境,作我们的引导。(译者注:十架约翰是一位古圣徒。)

  那些富有异象或别样奇异经历的人,最容易依靠这些不完全的东西,作他们生命的引导。这实在是一种错误,我们应该特别当心。在此,神的话是我们真实的规律。

  况且,以圣洁的心来解释神的话,是最可靠的,因为圣灵住在这心里。当我们将自己完全交给神之后,保惠师圣灵就要引导我们进入我们所需要的一切真理。所以真实圣洁的人,不住的仰望神,要领会他的话,就可无疑的相信神必定引导你到正轨上去。圣洁的人,当他运用解释神的话的能力时,必定能得到要领。但是不能在神的话上加什么。

  再者,神是里面情爱和外面动作的调节者。有时候,在我们里面以圣洁的爱激动我们。有时候,以信心爱为根基激动我们的情爱,并有特殊的表显,像谦卑、赦免、感激等等。但是这一切若不是出于神的恩典,就没有一件是圣洁的。在整个宇宙之中,只有一位是合法的发起者──神。人的责任最多不过是合作。在基督徒一切的经历中,由最低一直到最高的灵程,这一点都能应用。

第八章──弃绝给神

  人常说到弃绝。但这个词有其特别的意义。在这灵程里的人,并非拒绝一切,乃是拒绝神旨意以外的一切。

  人在弃绝的灵程里,不只放弃外面的事物,并且更紧要的,是弃绝他们的自己。

  弃绝或拒绝自己,不是拒绝信或爱或其他,乃是拒绝一切的自私。

  弃绝或完全拒绝“自己”的进行与完成,是需要经过各种试探的。若非经过试验,我们就无从知道,到底我们所谓的弃绝,是真的或是假的。有一种最厉害的试验,就是将我们里面所有能感觉的帮助完全挪去,结果只藉信而活,藉信而行,此外绝无所靠。古圣人与敬虔的人,常常题到这经历,因为他们都是经过里面的钉死。有时,他们说,这是一种里面可怕的炼狱。彭拿说:“只有疯人与恶人,不信这非常的经历。而那些德望高超的人,却见证这个,因为他们只说他们所知道的话。”

  试验期间的长短,是不相等的。当我们被神击打,而除去各样偶像时,若我们肯忠心的、喜乐的将自己交给神,任凭他在何时击打,在何处击打,试验的时间就要减短,因为神不愿将我们受苦的时间不必须的延长。

  在未成熟之先,切不可断定说,里面的钉死已经完成,我们弃绝“自己”给神,连一蹄也不留了。当初的奉献虽然是很诚挚的,但奉献的实际,只得等神用各样合宜的试验,才能知道。试验会告诉我们,到底我们是否完全为主。那些尚未成熟的人,断定自己是完全为主的,他们就有受欺与受伤的危险。

第九章──保 全

  在弃绝与完全拒绝“自己”的灵程中,并不除去道德的能力,因为这是德行的渊源;也不除去恩典,因为若无恩典,弃绝的本身就变作一种道德的死亡;也不除去信心,因为恩典由信心产生,也藉信心而工作;也不除去盼望最后的救恩,但是与这盼望相连的“不信”与“不安”是被除去的;也不除去爱的泉源,因为爱由此深深的新鲜的涌出;也不除去恨罪的心,也不除去良心的见证。

  但是却除去魂渴想娱乐的追求(里面或外面);也除去自私的活动与天然的急切,因为天然是不能安静的、忍耐的、服从的等候神的时候来动作。人若完全停住他的心思在神身上,就一切萦绕在他里面所有反应的动作都能被除去──就是一切过分自我感觉的检查与分析。但这不能摒除身体上的痛苦,或天然感觉的忧愁。却又能除去一切的烦恼与埋怨,叫人里面各部,都是信心能力所能到的,神所在的地方有安静,有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