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
一月刊 |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爱 他

施宁

壹、我要责备你

  “有一件事我要责备你,就是你把起初的爱心离弃了。”当你读到启示录第二章四节时,你是否再也看不下去,心中感到一阵莫名的不安?

  约在二十五年前,我也曾有这样的经历。那时我正为神国的事忙个不停,每一刻似乎都是在为神工作:领青年聚会、布道训练、查经班、个人辅导等。这些工作都需要我作周详的准备,因此时常弄至筋疲力竭。那时正值第二次世界大战,心灵和肉体上的创伤使很多德国人渴慕神的话。他们把教堂挤得水泄不通,为要听我讲道。他们存感谢的心领受神的话,这些可从他们的来信和谈话中知道。可惜我的时间有限,不能一一答允德国各地教会团体的邀请,主领讲道,研经聚会。

  一个人有这样的成就,不是值得高兴吗?我实在感谢耶稣赐给我事奉他的恩典,更感谢他使我的生命充满喜乐。他是我的良友,愿意听我倾诉心事,也愿意为我代求,分担我的重担。

  这样完美的事奉生活,还有什么缺欠呢?一切不都是以耶稣为中心吗?

  然而,有一次神的话使我不安。我忘记了那时我正在读经还是祷告。这句话就是“你把起初的爱心离弃了”。这句话使我对主的信心和事奉突然蒙上了一层阴影。我继续往下看,读到耶稣对以弗所教会领袖严厉的审判。耶稣会同样的审判我吗?他是否也对我说:“所以应当回想你是从那里堕落的,并要悔改。”(第五节)我“起初的爱”的景况如何?我并不完全明白圣经所说的“起初的爱”是什么意思,但我知道一件事:我没有真心爱主。

  回想昔日神进入我生命的时候。在我心里的心,换了另一个爱事奉的心,让我对事奉的爱,占据了我的时间,满足我的喜好,而不是让我对主的爱,单单充满我的心。

  这实在不容易说得明白。在启示录第二章,神对以弗所教会的领袖说:“我知道你的行为、劳碌、忍耐,也知道你不能容忍恶人,你也曾试验那自称为使徒却不是使徒的,看出他们是假的来。你也能忍耐,曾为我的名劳苦,并不乏倦。”真是值得称许!他远离恶人,虽有试验困苦,仍然坚忍到底,毫不灰心。他确是一个真正爱主的属灵灵袖。

  然而,就在下一节,耶稣严厉的斥责他:“有一件事我要责备你,就是你把起初的爱心离弃了。”当我细心研读这话的时候,我的心越来越感到不安。我的事奉还比不上以弗所教会的领袖,而耶稣所称许的事,并没有包括“起初的爱”,那么什么才是“起初的爱”呢?为什么耶稣如此看重它?

  耶稣的警告:“把你的灯台从原处挪去”使我不安。以弗所教会看来健全而生气蓬勃,那耶稣却要除灭她,只因她失落了“起初的爱”。

  我的整个事奉乌云密布。因为我清楚知道:倘若神要的是“起初的爱”,那么无论的工作多么值得称赞,至终也要受神的审判。“起初的爱”十分重要,是神所极看重的。若没有“起初的爱”,我们便不能结出真实的果子,也不能被神邀请,参加羔羊的婚筵。我最深切的盼望,就是不惜任何代价,也要得到这“起初的爱”。

  神说的“起初的爱”,是什么意思?为什么失落了“起初的爱”会令他如此痛心?最后,在祷告中我得到答案,就是哥林多前书第十三章。

  哥林多前书第十三章讨论的是一个人对邻舍的爱。这里描绘的爱有一特点,就是时时顾及别人。这种爱并不是基于英雄主义或理想主义,二者均能使我们“将所有的周济穷人,又舍己身,叫人焚烧”(第三节),但在本质上,这是自我中心的表现,虽然别人可能看不出。这正是问题的关键。我明白了什么是“起初的爱”,也领会到主耶稣在启示录第二章对信徒所要求的,是一种无己的爱,但这种爱的对象不是人,而是那位独一的真神,因为只有他才配受我们“起初的爱”。“起初的爱”就是我们个人与耶稣的亲密关系。

  现在,神的灵光照我。我已经相信耶稣是我的救主,也凭信接受他,又因爱他的缘故,我奉献自己为他工作。我的一生任凭他使用,作他的见证人。然而,我对主的爱,亦即那惟一能满足主的“起初的爱”,无声无息的随着时光消逝了。

  我们可从一个妻子与丈夫的关系看到一个比较。作妻子的为了丈夫,曾毫无保留地爱他。可惜岁月无情,虽然她还是忠心服侍他,细心照顾他,甚至完全分担他的责任和家务,但作丈夫的仍然觉得像失去了什么似的。妻子对他并不如初恋时的亲切,她不再表现出一种要单独与他相处的欲望。就是有机会与他亲近也故意避开。起初她的时间是属于他的,现在却不是了。她现在只喜欢工作。事实上,她将自己完全投入工作中,虽然她还是口口声声说:一切是为了他。

  我明白到过去我与耶稣的关系,就如一段褪色的婚姻失去了什么似的。在周日或假日有点儿空闲时,我做什么?我不愿浪费时间去和别人交往,彼此分享经验,交流意见。我也不愿看书,或出外享受大自然。我仍然埋头工作,做一些我平时无法完成的工作。至于亲近主耶稣,让主在我空闲时有优先权,我却不去做,我并没有全心全意爱主。我的爱既属于主,也属于其他人或事物。我保持一段固定的安静时间,却不是为了寻求祷告的平静,以表达我对主的爱。我并没有盼望多些亲近主,也不想听他倾诉心事。我并没有更深切地渴望使他快乐。我的心思飘忽不定,没有集中精神。我的双脚也是这样:只要有空,便四处走动,却从来不到安静之处祷告,而主耶稣却在安静的祷告中等候我。

  真诚的爱是不断渴望与你所爱的人同在的。耶稣正是这样。因为他就是爱,如圣经所说:“神就是爱”(约壹四8)。他寻找我们,也等候我们以爱去寻找他。他等候的是一个单单寻求他的爱,因为除了我们的爱,任何事物也不能满足他。我们毫无保留地奉献自己,坚忍地背负重担,固然重要;我们恨恶罪恶,不与罪恶妥协,也很重要;这些都是一个基督徒应当有的,但是单有这几样还不够。主要求的更多,他要的是我们个人真切的降服,而且不是一次,乃是持续不断的天天的降服。

  这是我从主在启示录第二章给以弗所教会的信息中所领受到的真理,它改变了我的生命。因为我们对主的爱,与一般所说的“爱神”并不相称。我们对主的爱,时常只是一个模糊的概念,事实上,它不过是我们众多爱慕中的一种,而不是全心全意的爱。!不!在耶稣对以弗所教会的评语中,他的意思明显不过。他要的是全心全意的爱,真真正正的“起初的爱”!

  为此我祷告,阴霾便消散。我明白世上只有一种爱能清楚表达“起初的爱”,就是新娘的爱。我们在这里用新娘的爱来说明“起初的爱”,藉此更深入了解耶稣所说的“起初的爱”是什么意思。

  我想到新娘“起初的爱”时,心中便不其然感到哀伤。这爱有一个特性,就是全心全意,死心塌地的爱着新郎。她每时每刻都想念他,渴慕他。然而当我察看自己对耶稣的爱时,发觉似乎完全失去了这种绝对性的渴慕。新娘的爱是完完全全,毫不吝啬,不计后果的爱。她为了新郎,即使被人视为愚蠢的事也去做。这种爱是牺牲的爱,愿为所爱的人而付上一切。但若要在我对主的爱中,找到这些标志着新娘的爱的特徵,你一定会白费心机。

  神的话如利剑越刺越深。圣灵叫我知罪,使我看到我失去了最重要的“起初的爱”──我对主亲密的爱。过去我可能曾因为自己循规蹈矩的基督徒的生活而自夸,认为一切都很妥当,以致渐渐弄淡了对主的爱。我想许多基督徒也和我一样,慢慢失去了“起初的爱”。一段美满的婚姻会渐渐褪色,我对主“起初的爱”也渐渐消失,但我却一直以为我换来了一个理智,成熟的爱心,比以前更严肃,更实际。

  然而,我现在看清楚了。正因为我过于现实,过去并没有真的爱主。在神的光照下,我没有谨守主命的罪,就赤裸地显露出来。主要求我们爱他过于一切,全心全意爱他,愿为他献上一切。谁才是真正严肃而实际的爱主?就是那些有毫不吝啬的、顽固的“起初的爱”的人。

  我们会爱主爱得太多吗?主的爱深不可测,我们可以测度我们对主的爱有多少吗?我正可以,为什么呢?因为我对主的爱极其有限,我不再浸沉在他的爱里,不再以他的荣美为中心。因此,我的爱心冷淡下来,而神的话就像在审判我:“你把起初的爱心丢弃了。”

  我难过地盼望重新得到“起初的爱”。我不单心里盼望,而且恳切祷告求神赐给我。我知道不论代价如何,也要有“起初的爱”。因为没有它,我便会被拒在门外,不能参加羔羊的婚筵。我必须持守这爱心,否则我的事奉至终要被耶稣审判,我的灯台将被挪去。他要丢弃我,如同把不结果子的枝子扔在火里燃烧,因为我没有像枝子在葡萄树上一般活在他的爱里。我清楚知道:没有爱便没有生命,有爱便有生命。倘若我们的生命不是与耶稣相连,我们便与他的爱隔绝。

  当我更强烈的盼望,更迫切的祷告时,我开始明白为何以前会失去“起初的爱”,现在又急切寻回。首先,我没有全心全意爱主,除此之外,还有另一个障碍,就是我自以为义。因此,我祈求神使我谦卑,给我一个破碎的心。我想起了路加福音第七章所说的那个罪孽深重的妇人。她倒在耶稣脚前哭泣,为了感谢耶稣赦罪的恩典,她流露出她对主的爱。我祈求主也赐我这样的悔改和爱。

  主垂听了我的祷告。他总是垂听合乎他旨意的祷告,而祈求悔罪的祷告,更合乎他的旨意。在以后的日子里,神使我谦卑,藉着许多严厉的审判和管教带领我。我学会了为罪流泪,在灵里,我有如无助的罪人,在主和人面前谦卑。我得罪了谁,便在他面前谦卑认罪。由于我愿意接受神的审判,神便赐我一颗爱他的心。

  自从我学习去爱耶稣,我的生命就改变了,说不出的丰盛和快乐涌溢我心,我在他里面得着完全的满足。我们可以爱主,实在是何等的恩惠,正如圣经说:“我所爱的,你何其美好,何其可悦,使人欢畅喜乐。”(歌七6)苦难和十字架不再成为我的重担,我学会了走十字架的道路。因为主爱我,我也爱他,十字架不再是以前的十字架了。

  我爱主的心渐长,世间的人与事就变得越不重要,我的束缚也日渐减少。我明白了使徒约翰说的话:“不要爱世界和世上的事”(约壹二15)。我越来越不在乎世界能给我什么,取去什么。耶稣已成为我的一切。

  天门大开,荣光照耀。我们不是应该“求在上面的事,那里有基督……”(西三1)吗?耶稣就在天上,你寻求他,就必寻见,他就坐在神的右边。

  天国不单降临在我身上,世界对我也成了新的赏赐。因为天上地下都是属于神的。新娘必定爱新郎的一切。同样,爱神的人也爱属乎神的一切,包括他所创造的天、地、万物,特别是人类,因为他曾为他们舍弃了生命,还有教会──主内的众肢体。新娘的爱并不到此为止,她还要更进一步学主的样式,去爱敌人,爱那些反对主或我们的人。

  有那一种礼物能与“起初的爱”相比?我们还有什么更大的盼望?真的,透过起初的爱心,我们在地上得以先尝天国的荣耀,并且可以参加神为爱他的人所预备的羔羊的婚筵。

  本书随后所记载的,都是一些个人的经历,从不同的角度,说明我所说过的:我们对主的爱,必须成为我们生命中最先和最首要的事情。能够爱耶稣,真是何等有福!

贰、主爱我──无量的爱

  “起初的爱”源自耶稣的爱,因为“……神先爱我们”(约壹四19)。这位将他的爱赐给人的究竟是谁?他实在不是人心所能明白,人脑所能理解的。诗人论及他说:“你比世人更美……”(诗四十五2)。他就是神的儿子。他显示出神的荣耀。他的光照耀新耶路撒冷,因为“他(神子)是城的灯”(启二十一23)。他用自己满有权能的话掌管万有,他是神本质的真像,满有荣耀威严,所有天使都敬拜他。他大有权能,宇宙是藉着他而造(来一1-6)。他是万王之王,万主之主!

  但是看哪,我们的王,他何等卑微!他撇下了天上的荣耀,来到罪人中间,他们却不爱他,不接受他。但他还是来了,他取了人的样式,与人同住。”“……他称他们为弟兄,也不以为耻”(来二11)。他用爱心创造他们,他们竟以恶相待,后来更苦待他,嘲弄他,钉他在十字架上,但他仍然爱他们。

  他一次又一次地用爱心和怜悯对他们说话。他的爱是顽固的爱。他毫不吝啬地爱那些蹂躏他的人,为他们付上一切。

  其实,他只要说一句话,他的敌人便要在他面前跪倒,但这只是有勇无谋的爱。尽管人们憎恶他,尽情侮辱他,他仍以爱相待。他只有爱。他的心并不因人的胡作非为而改变。

  今天,情形还是一样。虽然我们拒绝他,离弃他,没有以爱回报他,他仍然不断的爱我们,直等到我们悔改归正。

  他的本性可归结为一个字,就是“爱”。他的一切话都可用爱来解释,因为它们出自一个慈爱的心。他面容发出爱的光辉,如正午太阳照耀。他的手、脚和肋旁的伤痕说明他的爱。他的子民作了撒但的囚徒,在幽暗的权势下挣扎。因着他受的痛苦,他们得着拯救,得以再次活在他的爱中,活在他幸福的国度里。

  耶稣坐在天上的宝座上,但他没有独自享受这尊贵的荣耀,他要与我们分享他的荣美,他的国度,他的权能。虽然我们与他作对,他仍希望我们回转,因为他就是爱。他为我们舍去生命,复活升天,坐在至高者的右边,在那里忍耐等候所有敌人归向他。只有我们甘心情愿的爱才能满足他,他绝不愿意强迫我们敬拜他,尊敬他。他仍在等候,直到他听到那些他用血买赎的人所发出爱的回应,就是“起初的爱、新娘的爱”。

  耶稣的爱超乎常人的爱,人的爱不能与他相比。他的爱热情洋溢,满有能力,是人的爱所没有的。即使是最深挚的母爱,最温柔的新郎的爱,也不过是他爱的投影。事实上,这些爱的源头就是耶稣。耶稣的爱更积极,更体贴入微,我们真的明白“耶稣爱我”是什么意思吗?他是人子、我们的主、我们的王、以及我们心灵的朋友。他的爱使他所爱的人,得喝他乐河的水(诗三十六8),使人一生得福。

  圣法兰西斯的一生,表现出耶稣的爱所包含的赐恩的大能。

  法兰西斯二十三岁时,获选为一个会社的会长。一天晚上,他如往常一样大排筵席宴客。宴后,他和朋友出外。他们边行边唱的在城中穿插。法兰西斯高举着会长的权杖,正在洋洋得意之间,却渐渐落在同伴之后。他不再唱歌,整个人陷入沉思中,因为就在那时,神感动了他。他的心中充满不可言喻的甜蜜,以至他不能移动。他只是感到甜蜜,其他事物对他似乎变得不真实了。他的同伴回头看他,因为他已落后了一段相当的距离,于是他们回头向他走去。他们走近时,眼睛也睁大了,因为法兰西斯就像变了另一个人那么截然不同。

  其中一人问:“你怎么了?”

  “有什么事?为什么不和我们同行?是不是看见了一个顶迷人的少女,想送她回家?”

  “是,你说得对,”他回答,但声音却微带颤动。“她真漂亮啊!她正是梦寐以求的伴侣,她比你们所见过的女孩子更高贵,更可爱。”

  他们取笑他,但他却没有坦白告诉他们这是圣灵的感动。因为这位“少女”,其实就是他对神的崇拜。他愿向这位“少女”降服。她贫乏时也比贵妇高贵、可爱。

  这就是“重价的珠子”。为了得到她,法兰西斯愿卖尽所有。因为要保护她,免受嘲弄的目光,也因为主甜蜜的吸引,他愿时常(事实上是每天)安静祷告。

  耶稣不单用他的甜蜜和喜乐滋润我们的乾涸,他更在我们的苦难中,用他的爱安慰我们,使绝望化为喜乐,使苦难化为天恩,叫我们重新得力。

  我想起我生命中一段艰苦的岁月。那时我的一个属灵女儿经过数月的痛苦,终于不治。她是我的知交,她的病逝令我心碎不已,我曾非常迫切的祷告,并且相信神会医治她!

  数月后,另一位年青的姊妹也濒临死亡的边沿,她是在战时服务期间染上恶疾。我们是亲密的朋友,她替我分担了姊妹会的重担。我日夜站在她的病榻旁,眼看着她受苦却无能为力。神对我们的祷告仍然沉默不答,最后终于使她经过死荫的幽谷,呼召这位姊妹回天家去。神的管教还没有过去,数周来的紧张和痛苦使我心力交瘁,结果病倒下来,几乎要死;此外姊妹会的工作也面临重重困难。

  在人来说,一切看来都很灰暗。我们预备下葬我们的第二个属灵女儿。我们曾是亲密的朋友,她的死对我们是一个重大的打击。然而就在这时,我经历到神对他所爱的儿女奇妙的安慰。

  灵柩停在教堂内,而我却软弱无力的病卧在床,姊妹会的困难接踵而至,忧愁有如大石压住我的心。

  那时,耶稣近前来,对我说:“我与你同在。”我并没有亲眼见到他,但他的同在却是实实在在的。他的爱充满我的心,使我喜乐洋溢,满有和平安宁。他让我知道当他慈爱地亲近我们时,我们的心何等快乐,我们会重新得力,不再忧伤绝望。在我们最痛苦时,天门大开,供给我们的需要──天上的喜乐胜过了我们的忧伤。

  这次葬礼不再是普通的葬礼。不论在墓旁或教堂,都飘汤着复活和天国的歌声。后来很多人都说他们从未参加过这样快乐的葬礼,它充满天国的喜乐,忧愁哀伤一扫而空。

  是的,耶稣的爱有安慰的大能,能使忧愁哀伤消逝。很多人知道,并且证明这喜乐的真实,虽然他们在集中营和监狱里尝过有如地狱般的滋味,但这是他们的经历。只要我们乐意打开心门,接受耶稣的同在,天上的喜乐便变得实在,因为有耶稣同在,就是天堂。他是爱的主宰,不论他到那里去,一切都变得光明,因为他是世上的光。当耶稣的荣光照耀我们时,我们的哀伤和忧愁便得医治。

  一个在痛苦中的人,倘若看到他的爱人向他微笑,即使只是一瞥,也能叫他大感安慰。真的,他眼中只看到爱人的美德,其他的事物都显得黯然无光了。他会毫无保留地抛弃钱财、房屋、朋友……一切一切,只要能够看见他的爱人。

  没有人的容貌比耶稣更美,他像明亮的太阳。当我们定睛仰望他的时候,一股安宁溜进了我们心里,使我们深深被他吸引。它挑旺了我们的心,比任何人的爱心有力千百倍。因为这爱,我“将万事当作有损的”(腓三8)。

  我们这些罪人能够领会到神浩瀚的恩典吗?耶稣的爱充满我们,他就是整个宇宙的中心,一切现存事物的基础。他的爱自心中涌流不息,支持着,鼓舞着整个世界的生命。

  试想有人向你敞开心中,更进一步假想他是个有名誉有地位,一个全然可喜可爱的人,你会怎样?倘若这是你的盼望,那么,主耶稣向你敞开心门时,你又如何?是的,我们要专心爱他。这是接受他的人的喜悦和福份。

  有谁能完完全全的赞美耶稣的爱?可惜我们很少赞美他,因为我们对他的爱实在认识得太少。我们若要认识他的爱,便要付上代价,全心向他降服,正如他自己说:“……爱我的……我也要爱他,并且要向他显现”(约十四21)。

  耶稣的爱给我们什么?他的爱不是人的标准所能测度的。天下最珍贵的无价之宝,就是神的心和他的爱。我们在今生和来世,应该单单渴慕、盼望去寻求他的爱,让他的爱向我们显明,而我们也以爱相报。

参、我爱主──起初的爱

  耶稣的爱明艳优美,高贵庄严,幽雅深邃,炽热有力,这些我们都看过了,我们对他的爱又如何?罪人可以爱他吗?撒但想努力使我们以为这是不可能的──但事实上是可以的。因为神照他的形像创造我们,又拣选我们作他的朋友。试想他是何等亲切地称呼亚伯拉罕和摩西为“我的朋友”(赛四十一8、出三十三11),再想他是怎样对他的选民以色列人说:“新郎怎样喜悦新妇,你的神也要怎样喜悦你”(赛六十二5)。耶稣来是要救赎我们,好叫我们成就他的旨意,经历到神话语的真实:“我必永远聘你为妻……”(何二19)。他来了,因此圣灵能将他的爱浇灌在我们心中,激发起我们的回应,使我们为了报答他的爱,视万物如粪土。

  让我们看看纯粹人性的爱的“专一性”。一个女孩子的整个生命都以她的爱人为中心,她的一切都是为了他。她整个生命都给了他。我们对主耶稣的爱,岂不是更应如此吗?

  抹大拉的马利亚给我们作了一个榜样。她非常爱耶稣,在耶稣的爱未进入她的生命前,她曾爱过不少男人。但她遇见耶稣后,她不再“爱”他们,只一心一意爱耶稣。

  她的举动表现出她的爱何等完全,因为耶稣完全占有了她的心。她一听到耶稣在西门的家作客,便立刻赶到那里去,并没有因为顾虑法利赛人的批评而停下来。她以一个女流之辈,闯进一个男人的集会中。简直难以想像,何况他们讨论的是神学问题。难道她不知道她这样作,绝不会见容于人吗?这个恶名昭彰的罪人,在这些“护教者”、“卫道之士”面前直闯直过,难道她没有想到她会受到法利赛人的咒骂和诽谤吗?没有她完全没有理会这些。她只是一心想着耶稣。有了耶稣,过去看为重要的,现在她已全不放在眼内了。因此耶稣称赞她说:“她的爱多”(路七47)。

  从马利亚身上,我们可以见到浓烈的“起初的爱”──专心定睛在耶稣身上,爱他过于一切,不放过任何亲近他的机会。马利亚需要主自己;只要一见到耶稣,她便想亲近他。她渴望见他,藉此领受他赦罪的爱;也渴望听到他的声音,因为他的话里有爱和怜悯。她不计较代价多少,只要认耶稣的爱,和他在一起,便是她的无上光荣。她不理会这样做所会引致的屈辱。即使她可能会失去仅有的尊严,也即使被她所爱的人离弃,她也不在乎。她的心只向耶稣。

  因此在复活节的清晨,第一个赶到坟墓寻找耶稣的便是她。天使面上的荣光和美丽也不能吸引她,叫她着迷。对她来说,天使并不重要,重要的只是主耶稣。因此她转过头来,向一个她以为是园丁的人问道:“请问你把他放在那里呢?”她在坟墓里找不到耶稣,但还要继续查看。爱是不止息的,爱使人不断的盼望和相信,纵然一切希望似乎都很渺茫,但爱使我们的盼望不致粉碎。

  爱是死心不息的,它有一个永不放弃的目标,就是亲近你所爱的人,和她在一起。除了这样,没有什么能满足这爱。和所爱的人相比,一切都显得毫无价值。马利亚不断寻找,直到她倒在主脚前。他叫她的名字“马利亚”,而她便以爱回答:“拉波尼!”

  我们对主耶稣的爱有一种绝对不变的质素,正因这样,我们的爱含有“救赎”的能力,能够除去世人世事对我们的一切束缚。马利亚的爱单以耶稣为中心,她既毫无保留地将自己献给主,也完完全全地接受耶稣。她发现了一个秘诀:爱主就要绝对的爱他,不然就完全不爱。她依照了神的话去做:

  “女子啊!你要听、要想、要侧耳而听,不要记念你的民和你的父家。王就羡慕你的美貌,因为他是你的王,你当敬拜他。”(诗四十五10-11)这就是“新娘的爱”:专心仰望耶稣,忘记一切,丢弃一切,不求别的,只求诚心敬拜他,使他为新娘的美丽而满心快乐。

  这是一切都以主为中心的爱。她的脚跟随他,她的手勤于服事他,心里不断地被他奇妙的作为所激动,口舌不停赞美。真正的爱会不断替爱人冠以新的名字。这正是历代伟大圣徒祷告的特色。他们藉着祷告来表达对神的爱。已故的般赫特弟兄在进法兰西斯修道院前,偶然听到圣法兰西斯在祷告。他的祷告充满了火热的爱,但只是重覆又重覆的一句话:“我的神,我的一切!”

  我们姊妹会也有一个这样爱主的珍贵见证。那是循道会监督,福音姊妹会的创办人之一,也是我们的属灵父亲丁格牧师的见证。他的事务繁重,很多时要到各地讲道和主领聚会,并且常常要做顾问。尽管这样忙碌,他仍然非常看重一件事,并且经常持守,那就是祷告──为主而用心的时间。

  有一次他的工作特别繁重,在谈话时他说:“但我每天早上最少把二小时给我的主!”这就是说,他要在早上四时便起床。他的健康已大不如前,战后艰苦的日子和不断的工作压力使他心力交瘁,然而他的一切工作,亦即他整个生命的中心和开端,就是他每日与主的“爱的对话”,单单这点便使他得着事奉的能力。

  他对“新娘的爱”的研经心得使许多人蒙福,但他一生是一篇更好的见证。他敬虔的生活,以及他热切地将一切荣耀归给耶稣的盼望,使不少人更深入地经历到主耶稣的大爱。我们和他一同敬拜神时,经常为他火热的爱心所感动。他似乎还未能完全赞美他这位爱人的属性,尊敬他为主,为羔羊,为大祭司,为新郎。他不敢轻易浪费一天,让主空等他对他的尊敬。

  利丁格牧师凡事荣耀神的爱心,是燃起我们敬虔事奉的火花,为我们敬虔事奉的诗班铺路。

  “新娘的爱”有一个重要的特性,就是心中单单有耶稣,随时愿意听候他的吩咐,并且因着他而得到完全的满足。这种爱使我们的生命有了截然不同的新方向,在生活中最琐碎的事情上看到神的旨意。

  我想起一位聪明美丽而又能干的姊妹,有一个青年很爱她,而她也发觉自己被他的爱吸引。但耶稣进入了她的生命中,要求她全心全意地专一爱他。她明白到耶稣的呼召是要她将生命毫无保留地献上。圣经也指出不少人听从主的呼召,过“叫主喜悦”的生活,因而独守终生。

  这位姊妹听从了主的呼召,丢弃了一切曾经使她快乐和满足的事物,单单寻求神。她加入姊妹会,奉献自己,为主工作。她实在充满喜乐,因此别人常说:“倘若你想看看一个真正快乐的人,那么去见见那位姊妹罢!”

  在以后的岁月中,她的生命成为了一个有力的见证,激发起许多人对耶稣产生同样的“起初的爱”。她整个人和她的行为,见证出主的爱有无比的价值。别人可从她身上见到全心全意爱主所得到的快乐。爱主能不断结出美好的果实。

  我又想起一位执事,她的健康一向很差。然而数十年来她自愿值夜,因为这样她有更多机会祷告。即使是这样琐碎的机会,她也不愿放过。她是整个母院的代祷勇士,别人不能想像母院若没有她会怎样。很多姊妹都从这位热心祷告的执事得到属灵的辅导。

  我想到另一位教师。学校的工作使她忙得透不过气来,她渴望能有数星期的假期,到山上去享受清新的空气,和暖的阳光,好好休息一下。她和同行的朋友已准备就绪,但突然感觉到:“耶稣在等候我,他要我的时间──我所有的时间。但我已安排好一切活动,怎还有时间留给他呢?”这位教师没有让主白等。她取消了原订的计划,腾出一段安静的时间,又将预备旅行的费用奉献。在那数星期中,她得着更多的能力,带着更大的喜乐回到工作岗位。

  有一位来参加退修会的女士,也经历到神的爱,和体会到主曾受的苦。那次经历使她大受感动,她这样说:“我一向对在星期五打扫房子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我也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现在我明白了,因为星期五是我们的主受难的日子。从今以后,我不再在星期五清理房子。这天应该是安静祷告的日子,我要将这一天献给主,打扫房子可以改天作。”

  这些例子都说明一件事:倘若我们爱耶稣,我们便会单单仰望他,为他而活。起初的爱是毫无保留,毫不吝啬的,并且愿意作一切的牺牲。我们若真的爱耶稣,就不会斤斤计较我们对他所付出的爱。他的爱不能测度,我们可以为他的大爱计下价格吗?他的爱的代价就是死──为我们的罪而死。有什么能回报这样的爱呢?不就是一个毫不吝啬地献上一切、永不计较代价的爱吗?

  我们对主的爱必须超越所有对人对事的爱。耶稣将他的大爱慷慨地赐给我们,使我们也能够自由而真诚地去爱,因此他有权要求我们忠心慷慨地回应他的爱。我们对主的爱蕴藏有一种力量,这力量驱使我们毫无保留、不计代价的将一切献上,并且甘愿放弃所有财产、能力、权利、荣耀、爱情和一切一切。

  伯大尼的马利亚表现出这种慷慨的爱。她将香膏浇在耶稣头上。主说这是为他的葬礼而作的,耶稣怎样报答她呢?香膏极其贵重,人们通常每次只用一点点,但马利亚竟然把整瓶香膏抹在耶稣身上,因此惹起门徒的非议,认为这样太浪费了。但耶稣却认为马利亚这样做是对的,并且说:“普天之下,无论在什么地方传这福音,也要述说这女人所行的,作个纪念”(太二十六10-13)。

  我们要细心思想“起初的爱”的真正意义。门徒反对马利亚这样表达她的爱,他们对爱的这种观念,今日仍存在基督徒中间。诚然,门徒认为爱主、荣耀主是对的,但他们的态度,基本上和法利赛人西门以及他的客人对那个妇人的所抱的态度一样:爱一定要适可而止。他们认为这样情不自禁地表达爱意,是不合体统的。法利赛人必定将她赶出去,因为她竟然不顾廉耻地用眼泪洗耶稣的脚,又用头发抹乾。他们实在不了解这种爱的流露,但耶稣却容许她这样做,并且喜悦她所做的。

  一般基督徒所抱的态度,往往和耶稣大不相同。我们相信他是我们的救主,但我们却不明白那种甘受一切苦难,为爱人付上一切的爱。我们看见别人爱得这么深切,便觉得奇怪,难以明白。然而耶稣对这样的爱给予很高的评价。他先后在法利赛人西门的家和伯大尼接受了这样的爱,十分珍视。耶稣等候我们给他的,不也是这种深切的爱吗?

  因着爱耶稣而为他献上一切的人,不止马利亚一个,圣经也提到一群平凡而单纯的妇女,用自己的财物去供应耶稣和门徒的需要(路八2-3)。她们随着耶稣一起到各城各村去,将自己所有的献给耶稣,无视于别人对她们的蔑视和侮辱,甘心乐意地任他使用。

  她们这样不是太慷慨了吗?她们这样浪费赀财,不是要对家庭负责吗?因为这些东西可能是她们家里急需的,但她们知道:耶稣对我们的财物有优先使用权,其他的人只能排在第二位。很多事物都需要我们付出能力、金钱、财物和才干,但倘若耶稣对我们要求这些,我们必须立刻听从,因为他的事比其他事情更重要。

  耶稣为我们而成了贫穷(林后八9),显明了他深爱我们的程度,因此他也希望我们有“为他成为贫穷”的爱。我们是否准备好了爱耶稣,甘愿舍弃房屋、财产、生意、职业、爱人?尤甚于此的,我们是否愿意使我们的亲人因为没有了我们和我们的帮助而过贫穷的生活?那些为耶稣的缘故而变得贫穷的人,必得到荣耀的赏赐。他要亲自看顾他们。因为他曾说:“你们要给人,就必有给你们的,并且用十足的升斗,连摇带按,上尖下流的倒在你们怀里……”(路六38)。因此,我们的家人也必会经历到耶稣所赐的丰盛恩典,因为我们作的,全是为他而作。耶稣就是爱,所以他要赐福给人,更要丰丰富富的赐福给那些毫不吝啬地爱他,愿将一切献给他的人。

  我认识一位母亲,她就有这样慷慨的爱。她将自己最宝贵的献给主──她深爱的女儿,也是她唯一可倚靠的亲人。她因患关节风湿症而不良于行,只能够藉轮椅行动,因此非靠她独生女儿的供养不可。但她的女儿清楚知道耶稣呼召她加入姊妹会,为主工作。她知道除非她的母亲有别的人照顾,否则她不能不顾而去。但她的母亲却不是这样想。她爱主过于一切,她的心盼望献上一件真正的“祭物”。因着爱的激励,她就将女儿献上。她鼓励女儿踏上事奉的道路,并且深信倘若她将女儿献上,神必会看顾她。

  女儿服从了神的呼召,加入姊妹会,神也真的帮助她,使她母亲的健康有了进展。就在这时,她的父亲也主动愿意照顾她母亲的生活,甚至比以前花更多的时间,更为积极。因着这位母亲的牺牲,耶稣的爱就在她身上得以显大。许多曾探望她的人都感动不已。

  在姊妹会的工作中,我们也见到很多这样热切爱主的人。这些年来我们的工作得以持续,全赖友人的奉献和馈赠。他们送礼物给我们,使我们能用在神的工作上,全因为他们深爱耶稣。

  我特别铭刻于心的,是多年前一位来探望我们的妇人。她有一所赖以维生的公寓。她感到主将一个负担放了在她心里,要她将房子送给我们。她打算在她的遗嘱中把房子过继给我们,但她问我们是否愿意立刻使用其中的几间房作办公室。她会收拾好,让我们搬进去。她盼望自己在生时,便将屋子的一部份献给耶稣使用。

  但火热的爱还不止于此。不久之后,她腾出更多的房间给我们使用,最后甚至把整座房子最好的房间,就是她居住的房间也让给我们,她自己就搬进一间弃置已久的小房间去。这一切都是为了爱主。

  然而她的爱仍不止息。过了不多久,她坚持要我们接受整幢房子,我们面对这样的爱心,惊叹之余,更有点自愧不如。我们想:“她何以为生呢?”我们不想接受她的礼物,但她的话却使我们大受感动。她说:“我是天父的儿女,他必会为我预备。”一切都如她所说的成就了。主不断用出人意外的方法供应她的需要。她的房子一直为神所使用,多年后才转用于其他用途。

  我们也不会忘记一位老姊妹慷慨的爱。她是一个贫穷的缝衣工人,生活清苦。后来,她把一块继承得来的土地以五百元的价钱卖出了。她本可吁一口气,不再过这样贫困的生活。可是,她清楚知道这些金钱不能花在自己身上。为了爱奉献作我们的建筑经费,她自己则仍靠着仅堪糊口的微薄收入过活。有一次,她原想用辛苦积蓄得来的钱,把那些已经残破不堪的旧窗廉布换上新的,但结果她却没有这样做。相反的,她将新的窗廉布送给我们的“耶稣喜乐楼”,自己仍用那些旧的。

  母院和其他宾馆里的陈设都特别漂亮,不是因为我们的银器和床单是名厂货式,而是因为这些东西背后隐藏着许多人对主火热的爱。

  我们姊妹会有一位朋友,有一次她在每日灵修小册上看到一段经文,是我们特别为她的生日而送给她的。那段经文说:“今日有谁乐意将自己献给耶和华呢?”(代上二十九5)她为此祷告。她能献什么给神呢?在神的国里,她能为神做些什么呢?她出身贵胄之家,但已没有了房产的收入。她是一个社会工作者,除了薪金便没有其他收入。但她为了爱主的缘故,极盼望能献点什么给耶稣。她已经把家里的银器送给我们的宾馆,现在又送来几件古色古香的家具。这些家具一向都藏在城堡里,是她留待搬到较大的房子时才用的。打从孩提起,她已特别锺爱这几件古色古香的家具了。

  但现在她知道必须把这几件家具献给主。不久,我们便目瞪口呆地看着一辆货车驶进来,卸下这美丽的名贵家具。此外她还送给我们一袭皮大衣──后来我们把它卖出,把所得的款项用在神的工作上。另外还有一架洗衣机,我们可留下来自用。她送给我们这些名贵礼物时,自己仍住在一间简陋的房间里。

  我们有数不尽的例子可以说:有人把辛辛苦苦积蓄下来,准备买大衣的钱全数献给主,只因主的爱火在他们心中燃烧,又有许多家庭在星期日只吃简单的晚餐,把余下的钱来献给主。

  这就是“起初的爱”──对耶稣真正的爱。这种是毫不吝啬的,是千方百计地要向主表达的。耶稣所盼望的,就是这样的爱。

  我们若是“慷慨地”爱主,那我们也必定是“愚拙地”爱他。因为这爱是我们与耶稣基督相交后所激发的,而他的爱正是一种“愚拙的爱”正如使徒保罗所说:“我们为基督的缘故算是愚拙的……我们成了一台戏,给世人和天使观看……我们还是又饥又渴,又赤身露体,又挨打,又没有一定的住处。直到如今,人还把我们看作世界上的污秽,万物中的渣滓”(林前四10、9、11、13)。

  使徒保罗是个敬虔的犹太人,他本可安静悠闲地过活,但他对主的爱使他变为愚拙──他选了一个常人所不爱的生活。为什么?因为爱占有了他,他唯一的念头就是:如何取悦耶稣?因此他紧紧跟随耶稣,走“愚拙的爱”的路。因为爱主的缘故,他在别人的手下受尽诸般苦楚。他像门前的擦鞋垫,任人践踏,但仍忍耐到底。起初的爱──新娘的爱──在保罗心中燃烧,使他完全顺服在耶稣的带领下。

  这样火热爱主的人是不分男女的,教会历史中就有不少这样的例子。他们的整个生命被爱火燃烧,无视于人间的一切非议和情理,甘被视为愚拙的。巡抚非斯都因保罗的狂热而作出的反应,实在不足为奇。保罗面对众人的指控,可以有条有理,侃侃而谈地作出答辩。可是一提到耶稣,他火热的愚拙的爱便爆发出来,不能抑制,以致非斯都说:“保罗,你癫狂了吧!”(徒二十六24)

  这种爱心所蕴藏的能力何等巨大!我们既知道人间纯真的爱能产生巨大的力量,那么这“愚拙的爱”不是更有不可抗拒的巨大力量吗?这种爱能胜过一切。很多殉道者不是在十字架上钉死,在木柱上烧死,就是被动物吃掉。然而,正如诗人所说的,“他们为做这些错事的人祷告。”他们也像另一位诗人所说的,陶醉在爱中。他们不只是在头脑认识神。不,他们有主耶住在他们心中,愚拙的爱在他们身上充满能力,不论什么也不能使它熄灭。他们的心只对耶稣的名字发出回应,他们因耶稣的名字而高声歌唱赞美神,好像司提反一样,虽面对死亡与强暴,仍满有喜乐。爱驱使他们说:

  今生不足惜,
  世事不足畏。

  这些人真正持守了起初的爱,也就是新娘的爱。他们的爱有“愚拙”的特性。为什么他们会有这样的反应呢?特别在面对苦难的时候,他们的表现更令人觉得迷茫。只有这愚拙的爱才能解释。因为千方百计地避免受苦,是人类的本能。我们千方百计地避开苦难,但是为了所爱的人,受苦却成了无上的光荣。因为爱人是如此可贵,一个人愿急不及待、竭尽所能地去表露他的爱。世人对这样的牺牲并不明白。真正爱主的人都会有这种“愚拙”的特色。直到今日,它们还是象徵着真爱的标记。

  一个人在对头人面前低声下气,不是太愚蠢了吗?但主的爱使我们的一位姊妹做到了这点。这位姊妹的工作常常因为肢体间的纷争而大受影响,令她极其难过。但她与主一同受苦,因为那些徒挂虚名的基督徒,并没有把耶稣在他的最后祷告里,嘱咐我们要合而为一的命令放在心上。她开始去探访那些反对她的工作的人,盼望能向他们表明她准备在爱里接待他们,与他们寻求爱的合一。这是愚拙的行径;从世人的标准来看,这是毫无意义的,因为你的对头只会怀疑你最终的目的。

  “看,那个与我们作对的人来找我们,她一定是想讨我们的欢心,可能她的工作进展得不顺利,知道自己错了。”

  对,这样做是愚拙的。我们应当准备别人会拒绝我们张开的手,但是为了爱耶稣的缘故,愚拙的爱仍会坚持到底。因为这是耶稣的道路,只有这样他才能得胜。

  再说,一个宣布放弃继承遗产的权利,不也是太蠢了吗?但我的一个好朋友便是这样。为什么呢?难道她不需要这笔遗产吗?正好相反,也盼望这笔遗已久,而且她正需要金钱以济燃眉之急。但其中一个继承人作出了不合理的要求,引起各继承人之间的争吵。虽然我的好友并无牵涉在内,但她自动宣布放弃继承遗产的权利。为了耶稣,她甘愿这样做,因为他来是要使我们彼此和睦相处,把仇恨冲突消弭于无形。

  “愚拙的爱”的力量很大,胜过我们里面根深蒂固的自卫本能。这本能叫我们明哲保身,不要在危急时挺身而出,不要背负太多的担子,免遭池鱼之殃。这种态度使多年来东德难民大量涌入西德时,遇到了很多的困难。

  但黑森州北部却有一位妇人愿意诚心接待难民,像主耶稣接待他们一样,因为圣经说:“在你们中间生养的外人,你们要看他们如同以色列人中所生的一样……。”(结四十七22)

  她和丈夫的年纪已很大,正是特别需要安静过活的时候。这时忽然有一家七口的难民被派到他们一户。这位老太太并没有拒绝收留他们,也没有怨天尤人,相反更照着以西结先知的话,以爱心接待他们。她在屋里隔了九间房,夫妇俩占二间,他们占七间;至于她家里那头母牛所出的牛奶,也照同样的比例分配。

  这还不够,稍后她甚至将自己的面粉、牛肉、罐头、家具、碟子、银器、肥皂、床单、毛毯等等都照样分配。这个家庭是信奉天主教的,这位老太太以前从未接触过天主教徒,不知道该怎样和他们相处。但神恩待她这“愚拙的爱”,他们相处得非常融洽。这个天主教家庭上教堂守弥撒时,老太太便为他们预备早餐。然后,当她和丈夫往教堂参加崇拜时,这家人的母亲便为他们预备午餐。

  这对年老的夫妇有一间小规模的鞋厂。他们曾为没有儿女继承事业而担忧,恰巧这个难民家庭的父亲是鞋匠,他们便协议由他租用这鞋厂,每次付出利润的一个固定比例作租金。

  不久,他们的爱面临真正的考验。那五个孩子的母亲病倒了,照顾她和孩子的责任便落在老太太身上。后来母亲终于不治,这位老太成了几个可怜孤儿的母亲。她那愚拙的爱结果累累,整个镇上的人都知道他们的家庭是和平有福之地。

  啊!让我们这些已接受耶稣“愚拙的爱”的人,在生活中显露出同样的爱。这爱虽然似乎愚拙,但却带有极大的意义。因为它就是神的爱精华,他的爱包括一切智慧。愚拙的爱不断带来祝福与美果。

柒、甘苦与共

  那些在热恋中的人,盼望能时刻与爱人在一起。同样,那些爱耶稣的人也盼望能亲近他。耶稣往那里去,他们也往那里去,耶稣也报答他们的爱。他说:“……我在那里,服事我的人也要在那里……”(约十二26)意思就是要与他们在一起。爱耶稣的人将在天上分享他的生命──一个充满荣耀、权能和属天福气的生命。倘若我们是真的爱主,我们在世的时候,也能分享他的生命。

  耶稣再三呼召那些属他的人跟随他,走他在世所走的路。“我是你们的主,你们的夫子,尚且洗你们的脚,你们也当彼此洗脚”(约十三14)。“……你们中间谁愿为大,就必作你们的用人……正如人子来,不是要受人的服事,乃是要服事人……”(太二十26、28)。耶稣说这些话,呼召我们跟随他,走仁爱谦卑的路。他又说:“学生和先生一样,仆人和主人一样,也就罢了。人既骂家主是别西卜,何况他的家人呢?”(太十25)“你们要记念我从前对你们说的话,仆人不能大过主人,他们若逼迫了我,也要逼迫你们……”(约十五20)。“我所喝的杯,你们也要喝,我所受的洗,你们也要受”(可十39)。

  那些与主同行的人,也在地上和他一同受苦。耶稣在世上背着他的十字架,不是偶然一次,而是一生背着它。因此,他对门徒说:“若有人跟从我,就当舍己,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太十六24)。他又说:“凡不背着自己十字架跟从我的,也不能作我的门徒”(路十四27)。这就是门徒证明自己爱耶稣的方法:无条件地选择跟随耶稣,和他同走他的路。这不是单单纪念耶稣的受苦这么简单。爱耶稣不只是认识到他在世时所受的苦难,也要分担他今日所受的苦,因为他是永远活着的基督。
新娘若深爱新郎,那么即使路途崎岖,她也必跟随到底。她既不问路途是否难走,也不问前面有什么困难。她只知道她与新郎同在,她要分享他的生命。爱驱使我们分担爱人所要忍受的痛苦。能为爱人解决困难,实在是无上的光荣。“过来人”都知道这样的经历非常可贵。

  只有一件事使爱人忧伤,就是与所爱的人分离。这是最大的痛苦。当我们与爱人在一起时,也许会经历到一些苦难和失望,但比起分离的痛苦,便显得微不足道了。我们若看见爱人受苦,很自然地会立刻想法子分担他的苦难。这正是歌剧费黛里奥所要表达的主旨:当那个丈夫被囚在监里时,他的妻子总是坐立不安,直至她找到混入监牢的方法。倘若人的爱是这样,那么,当耶稣的爱充满我们内心时,我们对他岂不更应该这样吗?

  爱主的门徒想到主作婴孩时,睡的是又硬又冷的马槽;长大成人后,又被钉在十字架上。他看到主耶稣是何等的贫困、卑微、无助和黯然,他便立刻为自己舒适的生活而感到不安。他要像保罗在腓立比书所说的,“以基督的心为心”。耶稣为我们而变得贫乏,因此我们也必须抛弃地上的一切财物,经历贫困,才能真正亲近耶稣。

  门徒知道耶稣是荣耀的王,是世界和人类的创造者,但他也要知道他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木匠的儿子,他在世时不过是一个既无名誉地位,又不断受法利赛人欺侮的旅行传道者。真门徒看到这些,就会盼望学效耶稣,与他同走这条艰苦的路。在他工作和生活圈子里,他不会求名誉、地位和权力,反会选择贫穷平凡的生活。

  “起初的爱”使我们真心真意地盼望与耶稣同走贫困卑微的道路。人只要领受了这爱,即使他的生活富裕,地位崇高,他也会放弃一切。

  有一次,一位教师被神呼召,要跟随他走贫困卑微的路,去服侍穷人中最穷的人。这位教师很有才干,因此在她的行业中很受人尊敬,她还有一笔可观的退休金。她的身体健康不大好,因此学校的医疗津贴和退休金对她相当重要。但她爱耶稣,知道他正等候她走另一条路。

  她选择了耶稣的路。她辞去教职,放弃了医疗津贴及退休金,加入姊妹会。她在房屋发展区的一所幼稚园工作,那里的小孩都是非常穷困的,而她的工作也很艰苦。她有服事“穷人中最贫穷的人”的爱心,她得不到任何报酬,反而要与其他姊妹一同凭信心,仰望神供给他们一切需用。因着爱主,她满心欢乐地奔走这路,并且成为多人的祝福。

  耶稣的路,不单是贫困卑微的道路,更要成为受苦的路。门徒必须仰望他所爱的这位主,看他被人戴上荆棘冕,手里拿着别人用来戏弄他的权杖,被人吐唾沫在脸上,受尽戏弄和辱骂。即使到这地步,真门徒仍不离开耶稣。爱藉着苦难催迫我们心甘情愿地与主同行。人或会排斥我们,辱骂我们,破坏我们的声誉,因为我们毫不妥协地走耶稣的路,但我们仍然跟随主到底。

  爱主的人看见主背着他的十架,走向各各他,沉重的十架一次又一次地把他压得支持不住而倒下来。只有一个人在路上帮他背十字题,就是古利奈人西门,但他是被迫的。今天,耶稣仍背着世人的十字架。他要拾起门徒撇在一旁的十字架,自己亲自背上。真门徒见到这样的情景,爱主的心就在他里面产生一个热切的盼望,催使他要在这件事上和耶稣一同受苦。他会说:“把十字架放在我身上吧!我会满心欢喜的背负它。”他弯身承受神放在他肩上的重担,为着能与他所爱的主在一起而天天献上感谢。他知道当他走十字架的道路时,他就与主紧密也联合起来。但多少时候,我们拒绝了他,不愿永远跟随他走受苦的道路。

  在耶稣周游各地传福音的岁月中,门徒一直与他在一起。不错,他们为爱主的缘故,抛弃了一切,与他一同过艰苦清贫的生活。但他们的爱还是不够,还不是真正的新娘的爱,因为他们愿意与主同甘共苦的程度仍是有限的──他们并没有打算和他一同受苦。耶稣在受难前曾说:“我在那里,服事我的人也在那里。”但当他受难时,在众多门徒之中,他能够找到那一个呢?在黑漆的客西马尼园中,他们全都睡着,留下耶稣独自一人;当耶稣被人捉拿时,他们四散奔逃;当他被人绑着带去见该亚法时,也没有门徒公开承认他,只有一个门徒在法院里远远的站着,观看审讯,而且还三次不认他。法院五次聆讯,耶稣都是孤单地站在法官面前。当他被鞭打,被人戴上荆棘冕,背十字架出外时,没有门徒维护他。在十字架前只有一个门徒,就是约翰。

  也许他们后来会想起耶稣说过的话:“我在那里,服事我的人也在那里。”这句话尤如利箭穿心般控诉他们:“当苦难临到你时,我们竟然弃你而逃!”也许这句话成为他们日后的指引。他们的悔改带来了他们对主真正的爱,这句话时刻提醒他们跟随主。结果,他们与主同走十字架的道路,面对苦难、逼迫和死亡。因此,在天上他们要再次与他们所爱的主在一起,在他的荣耀中永远与他同住。

  今天,耶稣要寻找爱他的人,就是那些坚定地留在他身旁,像耶稣复活后紧紧跟随他的门徒一样,而不是那些在他有难时便弃他而逃的人。

  只有那些爱主的人才会渴望过门徒的生活。不论何时何地,他们都愿意跟随他,与他亲近。他们不能没有耶稣而活,他们又认识到那里有耶稣,那里就有生命。纵然是在忧伤苦闷之中,耶稣仍是喜乐的泉源,他就是喜乐、和平、满足。

  那些与耶稣同走十架道路的人,发现了一个最大的奥秘;高贵的珠子,就隐藏在苦杯的杯底。在苦难中,真实而深挚的爱会受到考验。神的灵会向我们启示他的心意、他的爱和他所受的苦。他爱我们,赐下爱子为我们而舍命,但以爱相报的人很少。即使是他的儿女也不爱他,实在叫他何等伤心。以色列人的顽梗不信令他感到悲痛,基督身体中的分裂,也令他痛苦不堪。
爱神的人发觉神的痛苦成了自己的痛苦。作为耶稣的门徒,分担他的苦难、责任和重担,是他们的光荣。当他们看到亲爱的主受苦的时候,便渴望能与使徒保罗同声说:“我为你们受苦,倒觉欢乐……”(西一24)。为什么保罗在苦难中仍能喜乐?一个人又怎能为苦难而喜乐呢?保罗欢喜快乐,因为走耶稣的路是他的光荣。这条路充满了贫穷、卑微、贬辱、咒骂和逼迫。然而,置身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中,保罗仍然满有喜乐,因为他是为耶稣的缘故而受苦。这就是为什么保罗在罗马书第五章三节称赞苦难的价值,因为他们知道苦难中他能帮助主,安慰他的忧伤──就是他为教会的缺欠不全而起的忧伤。因着所受的苦,他能帮助教会达至完美。“……并且为基督的身体,就是为教会,要在我肉身上补满基督患难的缺欠”(西一24)。

  耶稣给了门徒一个很大的权利,这权利是特别为爱他的人保留的。主信赖我们,将他的心意向我们显明。他的新妇非经历过苦难忧患,不能达至完美,得着祝福和荣耀。因此,他容许门徒藉着他们所受的苦难,补足新妇在受苦上的缺欠。还有什么恩典比与门徒一同受苦更可贵?(腓三6)每一个爱主的门徒,不都应该好好利用这个恩典吗?与主同受苦难,不是应该成为他最神圣的礼物,成为他全力看守,任何东西也不能用来交换的财宝吗?虽然圣经多次清楚提及这点,但发现这珍宝的人却不多。然而,爱主的人会热切地盼望得到这珍宝,因为真诚的爱必然驱使我们献上一切,分担爱人的忧患和苦难。

  可是,我们对主的爱,以及我们因这爱而作的牺牲,许多时都蒙上了一层薄纱。神与人之间的爱是一个奥秘。在以弗所书,保罗论到这种和婚姻关系相似的亲密契合说:“这是极大的奥秘,圣经也提到我们复活变化的奥秘(林前十五51)。但我是指着基督和教会说的(弗五32)。爱耶稣的人才会有改变的身体,并且永远与他同在。

  圣经里只有几处经文提到这些事。使徒保罗说到他被提到第三层天(林后十二2),又有好几次提及他为了其他灵魂的缘故受苦(林后十二15、腓二17、西一24、提后二10)。在加拉太书第六章十七节,保罗说自己身上带着主耶稣的印记(加六17)。保罗完完全全的与耶稣的苦难联合,神在他的灵魂和身体上都留了明显的受苦印记。作为一个仆人,他的主人在那里,他也在那里。他时刻与耶稣同走受苦的道路,并且不断为此作见证(林前四17)。

  今天,有谁认识到苦难中的契合,就是我们与主的爱契合?有谁知道,为了蒙神拣选,也为了可以承受永远的福气而受苦,是怎样的一回事?又有谁知道,为了使教会达致完善而受苦,是怎样的一回事?有谁会为了教会的缺欠和纷争而感到痛苦?有谁能够因为自己所受的苦,使教会得以建立而感到喜乐?我们还没有经历过极大的苦难和试验,但我们中间有谁晓得利用每日的机会来尝试受苦?

  主后的最初几个世纪,受苦的心志仍存在许多爱耶稣的门徒心中。他们对主“起初的爱”仍然是火热的,这种爱的力量驱使他们为主牺牲,也为他的教会,他所拣选的人而牺牲。这些爱主,以受苦证明自己对主的爱的人,成了建立基督教会的种子。这样的人在教会历史中一直都可以找到。他们有火热爱主的心,甘愿与主同走这路,并且透过与主同受苦难,为教会带来福气。

  在俄国革命时,我们看到不少这样的例子。较近期的例子是舒拉特牧师,他的生和死都见证出这样的爱。因为他勇敢地维护神的真理,得罪了第三帝国的领袖,结果在波根华德集中营里痛苦地去世。他一直没有偏离苦难的道路,也没有为自己的遭遇寻求解脱的方法。只要能够向同监犯人传福音,他甚至愿意忍受酷刑,视死如归。苦难使我们与主更亲近的经验,可从他的日记中看到一点点。他在日记里写道:“生命中最黑暗的时刻,使我们与王更亲近,为此我们要献上最大的感谢!”

  今天,神仍在等候这样忠诚的爱,等候我们心甘情愿地去受苦──特别是我们这些信主的人,因为末世已经近了。

──摘自:《爱他》
【蒙基督教马利亚福音姊妹会应允刊登】
地址:中华民国台湾省埔里邮政信箱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