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
一月刊 |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真门徒 ( 三 )

马唐纳

  作者介绍

  马唐纳 (William MacDonald) 是备受尊敬的圣经教师,在美国和加拿大出版的著作超过六十本,其中多本翻译成外国语言出版。并着有《新约圣经注释》。

  马唐纳大学毕业后,再在哈佛商业学院进修。经过十年在波士顿第一国家银行工作并在海军服役后,便入以马忤斯圣经学院,一九五九年至六五年任该院院长。一九六五年至一九七二年在美国、加拿大、欧洲并亚洲等地巡回讲道。一九七三年,在美国加州圣利安度开始参与门徒训练事工。

  争 战

  即使随意翻读新约圣经,人不能不发现,基督在地上的计划常被描述为争战。真正的基督徒信仰,并不是新派基督教界所提供的轻松娱乐,也不能与今世盛行的奢华生活和追求享乐混为一谈。事实上,它是与生死的搏斗,与地狱权势不停的争战。门徒若不知道战线已划清和不可再走回头路,他就不配作盐了。

  在争战中,同心合意是必须的。大敌当前,我们无时间为琐事争拗、偏袒成见、分党分心。一家自相分争必站立不住,所以,基督的精兵必须合而为一。合而为一的道路源于谦卑,正如腓立比书第二章所教导的。若要争竞,必须有两个人,然而,真正谦卑的人不会与人争竞。“骄傲只启争端”。那里没有骄傲,那里就没有争端。

  争战要求我们活出朴实、有牺牲的生活。在任何的争战中,各方面合适的分配是必须的。基督徒当紧记我们正面对争战,我们所花费的必须减到最少,好使我们有更多资源用在主的争战上。

  青年的门徒 R _ M _所看见的,不是许多人都同样看见。在一九六零年,他在一所基督教学校任新生班班会主席。在他任内,经费多用作班会派对、服装和礼物,没有直接资助传福音的工作。后来 R _ M _辞退主席一职,以下就是他写给同学们,在他辞职那日读的信:

  亲爱的同学:

  既然有关班会派对、服装和礼物等事情已带到委员会商议。我,作为班会主席,曾三思在这些方面基督徒应有的态度。

  我认为我们若将自己、自己的金钱和时间全用在基督和别人身上,我们会得到最大的喜乐,并能体验主的话的真实:“凡为我丧掉生命的,必救了生命。”

  基督徒花费的金钱和时间,若不能向未信的人作见证,或建立神的儿女,是不合宜的。在饥荒贫穷地方,每日饿死七千人以上,世上一半人口还未听闻福音的盼望呢!

  我们若能帮助, 将福音传给未曾听闻耶稣基督的人,甚或我们隔邻的朋友,岂不能将更多的荣耀归给神?我们不应只与自己喜欢的人,联成小派系,浪费金钱时间在宴乐中。

  我既然知道可将金钱用来荣耀主耶稣基督,帮助远处或近处的人,我不愿将班会费浪费在自己身上。我自己若是有需要的人,事实上有许多这样的人,我会希望能够帮助我的人,向我传福音和照顾我的需要。

  “你想人怎样待你,你也要怎样待人。”

  “凡有世上财物的,看见弟兄穷乏,却塞住怜恤的心,爱神的心怎能存在他里面呢?”

  因此,存着爱心和祷告,我希望你们也看见主耶稣为我们舍弃一切( 林后八 9),现在我请大家准我请辞63年班会主席一职。

  在祂里面

  R _ M _

  争战要求受苦。今日的青年人若愿意为国家牺牲,基督徒岂不更应为基督和祂的福音舍命。没有付出代价的信心是无价值的。若主耶稣是我们的一切 ( 祂本该如是 ),我们就不应因个人安全或避免为祂受苦而拦阻自己服事祂。

  当使徒保罗向那些窄心批评他的人辩证使徒的职分时,他没有说自己的家庭背景、教育程度或属世成就,他只说明他受苦是为主耶稣基督的缘故。“他们是基督的仆人么?( 我说句狂话 ) 我更是。我比他们多受劳苦,多下监牢,受鞭打是过重的,冒死是屡次有的。被犹太人鞭打五次,每次四十,减去一下,被棍打了三次,被石头打了一次,遇着船坏三次,一昼一夜在深海里。又屡次行远路,遭江河的危险,盗贼的危险,同族的危险,外邦人的危险,城里的危险,旷野的危险,海中的危险,假弟兄的危险。受劳碌,受困苦,多次不得睡,又饥又渴,多次不得食,受寒冷,赤身露体。除这外面的事,还有为众教会挂心的事,天天压在我身上。”( 林后十一 23-28)

  当他向他的儿子提摩太发出尊贵的挑战时,他迫切说:“你要和我同受苦难,好像基督耶稣的精兵。”( 提后二3)

  争战要求绝对的顺从。一个真正的军人会听从上司的命令,毫不犹疑,没有耽误。我们若以为对基督就不用这样严谨,实在荒谬。作为创造主和救赎主,祂绝对有权要求跟从祂上战场的人,全心全意、毫不犹疑地听从祂的命令。

  争战要求我们善用兵器。基督徒的兵器是祷告和神的道。他必须热心、恒心并存着信心祷告,只有这样,敌人坚固的营垒才被拆毁。他也必须熟习圣灵的宝剑,就是神的道。仇敌会用尽能力诱骗基督徒丢下宝剑,他会使他疑惑圣经的默示,批评矛盾的出现,他也会使用科学、哲学和人为传统诸多辩驳。但基督的精兵要站立得稳,无论得时、不得时,有效地使用兵器。

  基督徒使用的兵器,对世人来说,十分可笑。攻陷耶利哥的战略也会受到今日军事领袖的嘲讽,基甸带着一小队军队也一样。此外,大卫的甩石机弦、珊迦的赶牛棍和历代神所使用被世人看为愚拙的人又怎样?属灵的人知道神不是在最大的军营中,祂喜爱在世上软弱、贫穷和被藐视的事物中,藉着他们使自己得荣耀。

  在争战中,我们要先认识敌人和他们的策略,基督徒的争战也如是。“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 弗六 12)我们知道“连撒但也装作光明的天使。所以它的差役,若装作仁义的差役,也不算希奇,他们的结局必然照着他们的行为。”( 林后十一 14-15)一个受过训练的基督徒军人知道,他所受最猛烈的抵抗不是来自酒徒、盗贼或妓女,乃是那些自称有宗教职位的人。昔日宗教领袖将神的基督钉在十字架上,他们也曾逼迫初期的教会。保罗从那些自称是神的仆人受到最猛烈的攻击,历代以来,情况依然一样。撒但的差役装作仁义的差役,他们讲说宗教的语言,穿着宗教的袍子,装扮虔诚的品行,但他们的内心充满对基督和福音的憎恨。

  争战要求我们不分心。“凡在军中当兵的,不将世务缠身,好叫那招他当兵的人喜悦。”( 提后二4) 基督的门徒不能容忍任何阻碍他向主耶稣基督全心专一的事情。他会不开罪和不冒犯别人,但使他分心的事或人,他会断然、坚然拒绝。他只有一个爱慕,且是唯一的爱慕,超越其他一切。

  争战要求我们在面对危险时勇敢。“所以要拿起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好在磨难的日子,抵挡仇敌,并且成就了一切,还能站立得住。所以要站稳了……”( 弗六 13-14) 曾有人提出以弗所书第六章十三至十八节的军装没有说到背部的保护,所以不可撤退。为何撤退?“靠着那爱我们的主,在这一切的事上已经得胜有余了。”神若帮助我们,谁能敌挡我们呢?争战开始时,我们已知稳操胜券,还会想撤退回头吗?

  我或高奏凯歌,
  或战死沙场?
  只有懦夫是罪人,
  我要全心争战。
  敌军勇悍前进,
  旌旗招展,骑兵豪气;
  主啊,我剑虽被折断,
  求你使我至死忠心。
          贾艾梅撰录

  统管世界

  神已呼召我们管治世界,祂从不想看见我们“出生尊贵,死时寒微”,祂的旨意不是要我们“在大公司内职位低微”。当主起初造人时,祂派人管理全地。祂赐荣耀尊贵为冠冕,使万物都服在他的脚下。那时人披戴着尊贵和主权──他只是比天使微小一 点。

  当人犯罪后,亚当失去了神所赐的管治权。他本可和平统治,结果变得飘浮不定。

  在福音中,我们可有重获这管治的感觉。我们现在关注的,不是控制恶犬或毒蛇,乃是外邦人成为我们的产业,地极成为我们的基业。“真正的帝国主义是藉道德和属灵主管的国家,发出纯一圣洁之生命光辉的魅力和管治。”( 佐韦特 )

  事实上,基督徒蒙的呼召是亚当所不知道的。我们成为神的合伙人,在世上施行救赎。“现在是我们蒙差使的时代,奉主的名膏抹人,使他们成为君尊的族类,好好管理自己,为主的国效力。”( 丁斯迪尔 Dinsdale T. Young)

  今日的悲剧是,我们看不见从天上来的呼召。我们安于逸乐,“拥抱平庸的事物”或“以小当大”。我们本可飞翔,却常在泥中爬行。我们本应作王,却作了奴隶。甚少人得着异象,愿为基督赢取国土。

  司布真是一个例外,他写了以下动人的信息给他的儿子:

  “ 神若要你作传道人,我可不喜欢你成为百万富翁而死亡。
  当你合适作传道人,我可不喜欢你胡说要作王帝。
  所有王帝、所有贵胄、所有皇冠放在一起,算得什么?
  赢取灵魂归基督更加尊贵;为基督建造,不在人的根基上,往远方传扬基督的福音,更有价值。 ”

  另一个例外是著名的美国传道人约翰.莫特 (John Mott) ,当古列治 (Coolidge) 总统请他作驻日的大使,莫特回答道:“总统先生,神已呼召我作祂的使者,这也是我唯一接受的呼召。”

  葛培理是第三个例外。“当标准石油公司聘请他当驻远东的代表,他们选择了一个传道人。他们愿意支付一万元,他拒绝了;二万伍千,他也拒绝了;五万,他都拒绝。他们问:‘问题在那里?’他说:‘你们的价钱很合理,但职位却太渺小。神已呼召我作传道人。’”

  基督徒的呼召是最尊贵的,我们若发现这真理,我们的生命必会行在高处。我们再不会说“我蒙召作水喉师傅”,或“我蒙召作物理学家”,或“我蒙召作牙医”。我们会看自己如同“蒙召作使徒”,其他一切都只不过是谋生的方法。

  我们会知道自己是蒙召传福音给万民听,使万民作主的门徒,向普世传福音。

  极大的工作啊,你或会说。实在是极大的工作,但却不是无可能的工作。以下对世界缩影后的描述,正好反映这工作的庞大:

  “我们若能假想现今世界的人口压缩成( 现在已远超过三十亿) 住在一小镇内的一千人,我们便能清晰的看见以下描述的对比。

  六十人代表美国的人口,剩下的便是九百四十人。六十个美国人的收入占全镇收入的百分之三十五;其余九百四十人便占百分之六十五。

  镇中三十六个美国人( 自称 )是教会成员,二十四个不是。在整个镇内,有二百九十个( 自称 )是基督徒,七百一十个不是;镇内最少有八十人相信共产主义,三百七十人受共产主义管治,或许全镇中有七十人( 自称 )是更正教基督徒。

  全镇有三百零三个白人,六百九十七个非白人。六十个美国人的平均寿数为七十岁,其余九百四十人则为四十。

  美国人的平均收入超过其余的十五又二分之一倍,他们的食物产量是全镇的百分之十六,消耗量是全部的百分之一又二分之一,其余的都储存在昂贵的货仓内,以备将来之用。可是,镇内九百四十个非美国人却经常饥饿,也不知何时可得到饱足。这种食物分配不平均和大量储存的现象十分明显,尤其是美国人的食量已超出正常需要的百分之七十二。他们本可将多出来的食物送给其他人,减少昂贵的存仓费用,藉此节省开支。然而,他们认为这样将食物送出,会有枉作好人的危险。

  六十个美国人拥有全镇的食物供应,耗电量超出其余人口的二十倍,用煤量是二十二倍,耗油量是二十一倍,耗钢量是五十倍,一般用品也是五十倍。

  六十个美国人中最少收入的,也超过镇内其他人的平均收入。其实,全镇内的非美国人都是贫穷、饥饿、患病和无知。差不多一半不会读书写字,超过一半未曾听过基督和他所作的,可是,超过一半将不久听到马克斯的教训。( 括号内的字是加上的 ) ”( 夏利.利柏 Harry Smith Leiper)

  在我们现今的世代,基督的福音是如何传给世人的呢?答案是:藉着那些全心爱神和爱邻舍如同自己的男女,就是那些存着不灭的爱心之人的委身。

  凡被基督的爱激励的人,都不会觉得牺牲太大。他们不会因属世利益而作出牺牲;他们这样作,单纯因为爱主的缘故。他们不看自己的生命为宝贵,他们愿意费财费力,好使人渴望得着福音,不致灭亡。

  被钉十架的主,求使我心像你!
  教导我爱将亡灵魂,
  使我的心紧紧靠近你,
  赐我爱心──纯一各各他的爱
  带领失落的人归你。   
              史特活 (James A. Stewart)

  除非动机是爱,原因是人将灭亡,否则一切都毫无益处。所有事奉只会成为鸣的锣、响的钹。然而,当爱成为引导的星,人心向基督火热,福音定必横扫全世界,不受任何权势阻挠。

  试想像一队门徒,完全献给基督,被基督的爱激励,越洋过海,作荣耀信息的使者,竭力不懈的开创新领域,寻找每一位基督曾为他舍命的灵魂,务使他们成为永远敬拜救主的人。这些非属世的人会采用什么方法呢?

  新约圣经表明了两个将福音传给世人的原则。首先是公开的宣扬,第二是个别的培训。

  原则一常被主耶稣和祂的门徒运用。每当多人聚集,便是传福音的好机会。因此,我们可在市集、监牢、会堂、海边、河边看见福音聚会的举行。由于信息的急切和首要,它不能只被规限在某些特定的会堂内传扬。

  第二个传播基督信仰的方法是个人培训。当主耶稣训练十二使徒时,祂选用了这方法。祂呼召他们,与祂共处,以便日后差派他们出去传道。日复一日,祂教导他们学习神的话,把将要做的工告诉他们,预先提醒他们会遇上的危险和困难。祂私下教导他们认识神的旨意,并与他们分享神圣、荣耀却十分艰巨的计划。之后,祂差派他们出去,如同羊进入狼群。蒙圣灵赐予能力,他们走遍各处,传扬这位复活、升天、荣耀的救主。这方法十分有效,少数门徒,因有人出卖主而变成十一人,竟能使整个社会因主耶稣基督而震动。

  使徒保罗不单自己采这方法,也嘱咐提摩太做同样的事情。“你在许多见证人面前听见我所教训的,也要交托那忠心能教导别人的人。”( 提后二 2) 首先是存祷告的心小心拣选忠心的人,跟着是将荣耀的信息传给他们,其后分发他们往各处去使万民作主的门徒( 太二十二 19)。

  对那些贪求数量,渴望人数的人,这方法看来费时失事。然而神知知道自己所做的,祂的方法是最好的。几个专一奉献的门徒,较比一队自满的宗教人士,更能成就神的工作。

  当门徒奉基督的名前行,他们要依从神话语列明的几个原则。首先,他们要灵巧像蛇,驯良像鸽子。他们在崎岖的路途上,要寻求神的智慧。同时,他们常存温柔谦卑的心与人交往。人不用担心他们会有任何粗暴的行为,但却要惧怕他们的祷告和永不息灭的见证。

  这些门徒保守自己脱离今世的政治,他们知道自己不是蒙召去对抗何种形式的政府或政治取向。他们能在任何的政权下做主的工,且会效忠政府。除非掌权的要他们妥协见证或否认主,他们才会拒绝依从,却甘愿忍受违命所带来的后果。他们不会与任何政府联合,试图策划革命。主岂不曾说:“ 我的国若属这世界,我的臣仆必要争战。”?这些人是天国的使者,在世上作客旅和寄居。

  他们做事诚实,绝不弄诡诈,“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他们拒绝采用受人欢迎的谎话──“效果就是方法的理由”。在任何情况下,他们都不会以行恶来达成善果。他们存无亏的良心行事,宁愿死也不犯罪。

  另一个原则是,这些人的工作与地方召会紧密联系。他们往世上禾场为主耶稣赢取归信的人,并带领他们进到地方召会的相交,好使他们在至圣的真道上被建立得坚固。真门徒知道地方召会是神在地上的单位,藉以传扬真道。最美和最恒久的工作全建基在这些原则上。

  门徒避免纠缠在任何人为的联合上,这是智慧的抉择。他们坚决拒绝任何人为组织的操控,直接从天上的总部接受命令。这并不代表他们没有得到自己所属之地方召会内的基督徒的信任和举荐。相反,他们看举荐为神呼召他们事奉的确据。然而,他们坚持服事基督,顺服他的话,并以他的话为引导。

  最后,这些门徒避免引起公众的注意,他们尽量避免成为公众人物。他们的目的是荣耀基督,传扬基督,从不为自己寻求大事。他们也不愿向敌人显露自己的策略。因此他们既安静且谦卑地事奉,从不理会人的称赞或责备。他们知道“天堂是承认他们劳苦果效最理想、最安全的地方。” ( 续 )

  摘自:“真门徒”──基督徒阅览室出版 ( 繁体版 )
  “真门徒”──基督福音书局出版 ( 简体版 )
  【蒙香港基督福音书局应允刊登】
  基督福音书局 香港九龙尖沙咀邮箱 95413 号
  Email:cbrhk@netvigator.com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