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
一月刊 |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以弗所书第六章──与那看不见的争战

施 宁

  这时神正开始用恩典来成全祂对迦南的应许:“我要在这里居住”,许多来访问迦南的人都能在这里感觉到神的同在。这样,岂不会激起撒但对迦南进行更大的攻击么?的确,我们又开始经历它的攻击。这时离我们准备在1966年 7月10举行迦南荣耀父神的感恩节,大约还有九个月的时间,我们正期待这天的来临,一方面心灵里用祷告作准备,另一方面进行外面的所有布署──但黑暗权势又进行了一次极大的攻击。

  在那几周中,一位年轻姐妹告诉我:她自小就常常被鬼附身。邪灵不时奚落她,说她祖父早就将她卖给魔鬼了。多年来她深受折磨,非常痛苦。她在加入马利亚姐妹会以前,从没有向人提过她的隐痛,她盼望入会以后,便能得到自由。

  经过与她一次长谈,当她揭露一切后,恐惧和忧痛就临到了我的头上。多年前我读过布伦哈德为嘉迪里宾.棣塔斯的灵魂争战一书,一想到碰上邪灵,便使我痛苦不已。从布伦哈德的记载中,我知道最可怕的事莫过于和邪灵争战,尤其是当它紧紧缠住了一个人的时候更是如此。对我来说,这种战争似乎只是一群像布伦哈德一样的人和他的一些基督徒朋友的事情而已。然而现在神却把这位年轻姐妹置于我的照料之下,我也决不能在她亟需人帮助的时候,把她丢在一边不管。神期待我进入我想逃避的这场战争──对付魔鬼的战争。

  我无法隐藏我的恐惧,因为事情变得十分严重,正如那些对这类事有经验的人所证实的那样。这几个月来的痛苦总是伴随着我,所有的祷告、恳求、禁食,奉主得胜的名乞援和支取祂的宝血都未见效。魔鬼的权势反而更猖獗起来,但我仍不断地唱诗来敌挡那拒绝投降的邪恶权势。

  唯一的主拥有此权,这位耶稣曾经得胜,
  撒但权势已经溃败,祂使仇敌败走飞遁,
  撒但魔权悉被解除,欢赞永生荣耀之王。

  我们赎价有人全付,撒但诡计终必成空,
  它的控告已全销案,我们的灵基督是从,
  祂赐生命使人归正,救赎我等可怜罪人。

  我也写了一些为打信心之战的凯旋诗歌和祈祷文,并召集一些姐妹成立一个祷告小组,与我一同打这场信心之战。然而我们所做的努力似乎都没有效果,我们越祷告,魔鬼越猖獗。这真是一种痛苦的经验,我才明白布伦哈德所说的,他在这种争战中受到无比痛苦的意义。

  我以往很少有过这么重的负担,从痛苦的心中我大声叫喊:“今天耶稣胜利在哪里?”我一再在祷告中争战,直到我相信祂真是得胜者,并已完成了祂的救赎为止。“主高举右手,主的右手施展大能”。真的,“祂手里拿着死亡和阴间的钥匙”,实在不假,“祂将一切执政的、掌权的解除武器,将他们示众,表示战胜了他们。”确实是:“祂打伤了蛇的头”一点不假,“神的儿子显现出来,为要除灭魔鬼的作为。”我们在祷告中一再把这些经节常带到主的面前,赞美祂在髑髅地的胜利消除了撒但霸占此一灵魂的权势。

  为父神献上的感恩节就要来到,然而我能心里背着如此重担来庆祝么?可是神的旨意就是如此,正像我当时在日记中所写的那样:

  父啊,我愿把这样的礼物献给你,尽管我不明白你的旨意,却愿对你的严酷带领完全信靠顺服。如果撒但能在这里占据一个人的灵魂,既不降伏,反而得胜,那么迦南便不能与它的名相称,也不能成为神的国土,和神的居处,或成为天国的预显。为主耶稣荣耀的缘故,是不容有那种情形存在的。

  于是我不停地祷告,并坚决恒守信心,说:“主耶稣,因为胜利属于你,它也必在这种困境中显明,‘纵使这场战争昼夜不停,我也不会烦恼,更不会对神的权能怀疑……。’”

  在取得迦南土地的过程中,虽然我的信心在眼见的结果上并未得到百倍的报偿,对手似乎要取得胜利,迦南的圣工像要在我面前沦为废土时,我学会了仍然保守信心。我心有重忧,但仍须不断在信心中争战。不过,这次我比以往更为忧痛。它已不仅是一个交托神艰苦带领的问题,而是关系到与魔鬼世界的争战。一个交托在我照管之下的人的灵魂在受着考验。不是从邪灵及其魔鬼手中得到释放,就是永远灭亡的问题,完全看这场战斗的结局。

  是什么在帮助我忍耐,而不会在战争中感到疲倦?是布伦哈德让我分享了他的经验。布伦哈德写出关于这场有益于世上基督徒的大争战实例时说,这些邪灵承认一听到它“厌恶的”祷告,以及基督徒不断呼求奉靠主耶稣得胜的名,就迫使它放弃争战而分崩瓦解,所以我知道不论付出什么代价,绝不能中止搏斗,反而要加紧信心争战。尽管无数次似乎是徒劳无功,但仍要奉主得胜的名前进。恒久的信心总会戴上胜利的冠冕。

  接着神迹发生,耶稣证明祂是击败撒但权势的得胜者与神的羔羊。撒但不得不摆脱这个人,这位节目得到里释放。一年半以后,她终于伏在主的脚前哭泣。从前在魔鬼势力的捆绑下,她一直违反自己的本性亵渎神,但现在却向神流出悔改之泪,由于爱神而把自己奉献给祂。在以后的年岁中,主使她成为一个真有羔羊新妇的灵的人,她变得与主特别亲密。

  不过那年夏季这场争战并没有结束,到感恩节时,我还有许多祷告未蒙主垂听,这种重担仍然压在我的心头,使我大为失望。然而在这种情形之下,虽然我还没有得到主的帮助,但我仍奉召存着深深感恩之心来敬拜感谢神。我的敬拜是建立在真实的根基上,而不是受撒但欺哄的──为主受苦的根基。我知道在属灵的黑夜中所唱出的颂赞诗歌,能在感恩节向父神献上更有深度的由衷敬拜。

  崇拜圣歌高唱入云,肺腑之言向主倾吐,
  尊荣神旨伟大权能,众人都以喜乐之灵,
  谦卑敬拜他的旨意,崇拜神的伟大计划。

  我们心意如此局限,混杂一切疑虑不信,
  当神应许样样成全,敬拜之中同颂同荣,
  我们赞美有如泉涌,谦卑等候神旨显现。

摘自:《我一生一世》 A FORETASTE OF HEAVEN
by Basilea Schlink
【蒙基督教马利亚福音姐妹会应允刊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