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
一月刊 |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约伯的故事 补篇

约伯是基督的预示

  对我们的时代而言,这本伟大著作的观念是严肃且有福的信息。这信息告诉我们可自痛苦的许多可怕的联想中得拯救,而进入至高的恩典中。痛苦只是测验他们的忠心,教育他们的信赖,这是所有至高的灵所必须踩的酒榨。约伯是一个伟大的人,在启示、信仰思想的历史,以及经历的感受上所扮演的角色,比他自己领悟的还要至高。他徘徊在人生诸般痛苦的边界上,其故事确实是为后人暗中摸索的题目。他是要来的基督自己之预示、影儿与象征。这位受苦的义人,指明这无罪人子的道路──即“忧伤之子”。约伯自己的十字架使他进入加略的交通中,虽然是模糊及远远的跟随。他努力地为自己和我们领悟,说明这个十字架。而只有加略的十字架是对万有都有好处的。摩斯理曾实实在在的说:“主被钉十字架”是一个极不义的行为,对其他人而言,他们不过是远远地跟随而已。所以神一切受苦的众子都在那里聚集,也在那十字架的光中,他们会发现那钥匙的解释;且证实他所得着的称义和荣耀(约翰.摩根着《痛苦的表征》)。

在约伯记里全能者之名

  在约伯记,及在启示录里我们常常看见“全能者”这名──在约伯记中若对“以利沙代”没有一些领悟就不能了解其中特别的教训。这卷书的目的是显明神所拣选的人之“献祭”用途。

  “所有朋友们”回答约伯时,都提起并想过“全能者”这名,以利法更比其他朋友为多。似乎他们用这名来证明约伯的苦难是对他罪的审判。因为他们的论点,“以利沙代──浇灌者”定然会赐福给正直的人。如果不是赐福而是对约伯审判,那么约伯一定是个做恶的人。

  这三位朋友同意约伯的忧伤痛苦,一定是来自他的罪。他们没有人明白神所拣选的人可作献祭之用,也不明白藉着祂的圣徒受苦,神会使仇敌与对头平静。对于这三位朋友,神说,虽然他们热心以神为义,他们“并没有把我说得对,像我仆人约伯所说的。”……即使约伯坚持己见,他还是蒙神接纳与祝福。但是,对像祂这样全能的神,怎么会让他受诸般的痛苦,约伯感到极其困惑,但是约伯终于明白了。

  就是我们如约伯一样全然正直,看起来诚然且真正地奉献,也必须学习认识“己”是如何能在信心及世界生活中存活,并讨自己喜悦。关于这个宗教上的己,他必须被剥夺的。并且他是受以利沙代──全能者的剥夺。他肉体的受审──把他带到“己”的倒空、“己”的绝望,而主这位“浇灌者”能以祂神圣的丰满来充满他。约伯立刻得自由了,并受祝福了。约伯为他的朋友们祷告,并蒙悦纳,他“后来要比先前还要蒙福”,……“此后,约伯又活了一百四十年”,……“得见他的儿孙直到四代”。这真是结果满满。他所祈求的“全能者”,虽然曾经试炼他,确已赐福与他(杰克斯(Jukes)著《神之名》(The Names of God))。

痛苦如祸患

  爱是不能解释的,不能显明它的性质是什么,其福分的奥秘,也无法启示出来,除非是藉劳苦、克己及弃绝自己,才能得知其内涵。寻求福分,热心求好,使我们抓紧愉悦的事,而转离痛苦的事。神一定得教导我们更好的事,这样祂就向我们显明祂自己的根基。祂放下神的无限,取了懦弱样式像我们一样,神嘱咐我们要多看、多注意!祂一切的福分,或所赐的福分,里面是带着殉道的痛苦。

  弃绝自己将我们与神联合,使我们能像祂。若缺少生命与爱,弃绝自己奉献对我们是愁苦的,但是对于祂则是喜乐的,有至高无上的生命与爱。

  当我们说痛苦是祸患时,我们仅意味着我们所感觉受苦的,就是一件恶事。这标明了缺陷与缺乏,……这些欠缺是由于缺少喜乐的权利。从痛苦中我们或许能寻求并祷告得释放,但是靠什么得释放呢?也许可以有两条路,拿走痛苦或是加增能力。痛苦也许因除去造成痛苦的原因而被动地解除,让我们回复到仅乎安静,似乎因相对的情况使人觉得喜乐,或是靠减少人的敏感性,使痛苦与喜乐同样的被消除。但是痛苦也可以主动积极的除去,不是靠消除其原因,也不是靠感觉麻木,而是靠新加添的能力,能使痛苦成为喜乐,像神的喜乐一样(詹姆士辛顿(James Hinton)著《痛苦的奥秘》)。

苦难的建造

  “我补满基督患难的缺欠。”(西一24)

  有个建言──那就是一切作主的职事,一定是要具有主的弃绝自己之灵。若是保罗要有助于罗马的拯救,他必须自己实体经历髑髅地之死。若是他要成为生命的职事,他必须“天天死”。每一步实际的长进是含有一相对的劳苦,每一弯曲改为正直,都有“德行”的建造。髑髅地之灵再道成肉身于以弗所、雅典与罗马等地,……弃绝自己必须也代代相传,并且我们要“补满基督患难的缺欠”。

  这里有一个原则,基督破碎之心的福音是需要流血之心的职事。一旦我们不流血,我们就不成为祝福。若是我们的同情心没有悲痛,我们就不能再是基督患难的仆人了。人若不浸透在满有痛苦怜悯的灵中,我不知道有任何基督人的服事,能有丰盛的效果。我们永不能医治我们没有感觉到的需要。无眼泪的心永不会是基督患难的先锋。我们要作防止流血的职事,就必须流血。我们必须以我们受苦的同情心──来“补满基督患难的缺欠”。

  我们是在传承中吗?(周维特(J. H. Jowett))

服事的苦难

  殉道的服事是里面对钉十字架有安息的反应,他们且准备顺服那唤起这服事行动的呼召。这就是我们这世界上,最有能力的力量。这种力量因着仇敌超绝之抗拒,提供了转变大时代的形势,并形成新纪元,也改变了世界的形貌。

  殉道的苦难显然是个属灵的服事。这是一种能力能发动信心、见证,文明进入得胜之路。殉道的情操使我们天然的宝贵气质保持敞开。生命的奥秘原则,就是“那有机体所消耗之能力,是与支取外面之能力相关或相等。”这是不容争议的,这世界工作所消耗殉道之能力是等于来自超自然世界的十字架能力,二者是相称的。殉道是一切服事的原则,正如钉十字架是服事者的原则一样(斐登(W. W. Peyton))。

里面的苦难

  在信徒之中有各种等级的苦难,正如在人之间有各种不同的生活。苦难可能是灵里的、心思的或是身体的,或是由这些苦难以各种不同形式与程度混合的。

  当信徒弃绝自己完全归向神,有一个完全的企图要效法耶稣时,圣灵就以特别的方式建立训练的管理,并照管这信徒各种形式的苦难,不论是外面的或里面的。并且以神的管治与旨意来浸透每一意外、试炼与忧伤,而使它为美善效力。

  基督的生命是十字架的生命,但是十字架的道路,是一条钉十字架、痛苦、奥秘及无法算计的试炼,是那样精细,最敏锐、患难之路。使用“十字架”这个词,在任何其他方面的意义上只是一个如诗般的虚构,适合烦琐的教授,但不适合耶稣悟性的同伴。

  灵里的苦难何时临到并不要紧,若是信徒真能顺服神,圣灵就会收集每一痛苦的线,用祂的纺机编织成基督生命华美之图样。

  我并不是说外面的灾难或是受苦,也非说叛逆及不顺服的受苦,而是说里面有关属灵生命极为要紧的苦难。这些苦难有几种:

  一、完全软弱不能成全生命之伟大工作的感觉

  在主没有启示之前,我们绝不能明白生命的真度量。甚至很少人能一瞥他们命运的长阔高深,或是生存的庄严宏伟。当信徒发现生命的实际工作时,为神而活的生活,就浮起像一座大山,有如此高贵责任及特权,且有高耸且陡峻的实现性。我们几乎要摒住呼吸来思想我们如何才能攀登这令人昏眩的高山,如何能平安行走在狭窄的山脊,而最后能屹立在山顶,不只是作一个征服者而已。这种过程,并不是凭肉体在神至高旨意前,产生多少积极的痛苦感觉,如晕眩、里面战栗、及令人发抖的敬畏。但另一种灵里的战栗,有时近乎无法承受,以致如此地被圣灵充满使人屈身,就如同参孙抱紧异教庙宇的柱子一样,为神立不朽的功绩。

  二、里面的孤独

  因此,信徒进入似乎与其他信徒奇特的隔绝。神要将一切圣徒联于神圣联合及交通里,这是我们天然所不能想像的。但是在成就这个以前,神必须以个别的方式使忠心的信徒脱离自己,并与一切的事物及受造分离,因为我们的天然有成千的直觉的连线;如天然的吸引,对地方、时间、季节、人、计划、远景、甜蜜的回顾、闪亮的白日梦、以及光明的盼望等等。这些线头必须拔去,最美的天然情感要受割礼,并不是因为它们是罪恶的,而是心必须被隔离而独处在神的海洋里。使他学习与主耶稣独处,如何爱祂所爱的,在神旨意中联于有关祂的事物及祂的所是。因此,信徒经过这个里面隔离的过程一定要受苦。

  三、为罪的神圣怜悯之忧伤而没有一点犯罪感觉

  持久地为罪忧伤是一种神圣的苦难,是属灵长进必须的,它在信徒里面建立了完全的悔改原则。它加深了谦卑,激起感恩的感觉,使灵魂与主耶稣的宝贝相交。它敬拜神的属性,它产生了为别人代祷、渴求神完全的治理,使罪在地上消失。这种忧伤是为过去的各种罪,过去里面可怕的罪,及世上可怖之罪的忧伤,是从苦难中产生,是无可指责,且多结果子。它是在圣灵的赐福之下,没有失望、没有下沉,也没有一点受苦的痕迹。

  四、里面压力的感觉

  十字架的道路是一个奇妙的,无法数算的负担,就像是一个悲愁的征兆。我们在灵里的感觉经历的事,这种感觉是完全在我们领悟范围之外。就好像夏天的暴风,那样遥远,我们既看不见云,也听不见雷声,只见遥远天际的一点闪电。有些时候我们的灵魂就好像被一只巨手,用奇怪的悲愁与畏惧紧捏。我们的灵魂就像战兢的战士穿了军装匆匆进入战场,而遭到仇敌突然的攻击。但是若信徒保持安静,自己从容不迫的祷告,在这奇怪的里面压力之后,随之会有一个安静的蒙福的道路。

  五、他人的痛恨

  有时候我们瞥见撒但的可怕恶毒,看见它残忍的仇恨时,这仇恨就使我们像小孩子看见怒兽般的哭叫起来。

  在神使我们足够靠近祂经得起可怖的景象之前,祂一直是慈悲的把我们隐藏起来,使我们不遇见撒但与邪灵的恶毒,甚而那时祂只让我们模糊的看见。这样一看有助于使我们进入与耶稣基督的交通里。

  但是圣灵时常让忠实,而又谦卑的信徒感觉到(同为受造之物)人的恶毒。盖恩夫人(Madam Guyon)也曾感觉到陌生人的恶意与欺骗,而圣灵保守她使她遇见他们时,不和他们说话。有时我们感觉到那些远隔千里的人,对我们所发无法忍受的仇恨,那些人我们从未见面,也有些是已多年未见面的人。但是从他们身上就像有毒箭出来射穿我们的心,而且只要可能,他们就要把我们压碎成为最低处的泥土。

  这是一个实际里面的苦难。在属灵里有些事实与现象是人的狭窄知识里所没有记载的。魂比身体更大,并有许多经历,是其他书未提到的。这是一个让我们同侪,甚至那些声称得着伟大信心的人所轻看的痛苦感觉。顺服神在谦卑的爱里祷告,会使我们有更大的温和与宽厚。

  六、神以手与信徒争战宛如祂持杖击打里面的灵

  浮浅的基督人从来没有这种经历,这是为着完全弃绝自己转向神的基督人而有的。这就是约伯所提到好像主与他争战时所受的苦难,以利法也告诉我们,在神使我们疼痛时,不要轻看这全能者的管教(伯五17-18)。除了约瑟在埃及的经历的一切外,主还用话试炼他(诗一○五19)。这是最深、最精致的苦难。

  七、神好像待信徒如仇敌,直至他里面感到受伤,那极大的安慰又随后而来。

  当我们看见人类属灵的需要,贫穷人的缺乏,异教徒的黑暗,在囚牢与难民营之人的痛苦,对小孩子忽略信仰上的照顾,以及人们灵魂无法形容的需要。然后我们就知道我们能做的是多么少,我们的心就为世界哀痛。这是苦难的神圣样式,主耶稣就是在这种苦难里活了祂一生的年日,祂的受苦大部分是因祂在人性限制中所担当的责任。

  八、对神说不出的渴慕

  信神的人有两种,一种按律法服事神,另一种在爱中服事神。

  甚至在成圣的人中也有两类,一种严格、一种温柔。严格的人强调圣洁,在律法的一面认识神,而很少对神海洋般丰满有哭求与叹息。那有温柔之心的圣徒,强调个人对神的爱、对神自己及品格有明亮的异象。有难以形容对神的渴慕,就使心有甜蜜的破碎、有纯洁的痛苦,愿意消失在神奥秘荣耀身位中。这种苦难实为天使所羡慕,但是一种真的苦难,有能力吸收一切其他苦难。仰望耶稣,喜乐地轻看我们自己,然后不看自己,热切渴慕基督就忘记我们的卑贱而渴求祂。直至心中因圣洁的思慕而战抖,胸部扩张,嘴唇发抖,热泪滚滚而下,这祷告因太伟大以致非言语所能形容。这样的人将因被接纳在无限的爱怀中而昏眩,这就是基督的配偶在雅歌中说:“我因思爱成病”(歌二5)所说的甜蜜苦难(华特逊(G. D. Watson))。

神是一切又在一切之内

  若是容许我这样说,每个前进的信徒迟早必来到一个地步,单单地信靠神的地步。只因神里面的所是而信祂,而不是因为祂的应许或恩赐。他必须学习知道惟有在神里面才有喜乐,当在天上、地下一切看来都不能叫人喜乐时,惟有在祂里面的喜乐。

  我相信达到那地步惟一的道路,就是信徒必须在自己经历里,对一切里面及外面事物的损失。我的意思并非一个人所有朋友都死去,或是他所有财富都失去,而我的意思是信徒必须从里面或外面的道路发现自己的孤独,毫无安慰。那不属神的一切定要结束,里面外面都不要再有别的东西来倚靠。

  信徒一定要经过泥沼,坠自悬崖,并为大海所淹没,而最后会发现在这一切里面,底部及背后有这位现今存活,而慈爱的全能神。

  关于这里面的生命,有位作家说,事实上我们属灵的道路,可以分为三个地步,彼此很是不同。但是每一地步是其前进到另一地步必要的阶段。首先有开始的地步,这时满有欢喜快乐,有热切的盼望、情感的经历,并有许多神奥秘的显示。然后广大的旷野来了。那满有诱惑、试探与冲突,少有可感觉到的显示、枯干,里外都是黑暗与悲痛。若是有信心地经过这旷野时期,在那一边最后临到了高山地步,是无法形容的与神联合的相交,如属灵人与一切属地的事物分开,对神圣旨意无限的满足,并奇妙的变化进入基督的形像里。

  信徒之道路常是经过死而复活。毛虫除了经过一种生命的死而得以进到另一种生命的生活外,按其本性上是不能变为蝴蝶的。我们也是不能。所以若是我们要达到高处平静的高山,我们一定要经过这死亡与孤独的地步。当我们明白这一点,我们就能得胜地走过这最黑暗的经历,当然一切都是好的,因为神就是神(史哈拿(Hannah W. Smith)著《信徒快乐秘诀》(The Christian Secret of a Happy 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