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
一月刊 |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良心与新人(二)

哈列斯比

  信仰生活的大奥秘

  说到这里,我们又到了那信仰生活的大奥秘了。在这里我们可以看明,信仰的生活乃是一个紧张的生活,良心常这样提醒我们,使我们的信仰在不断的争先恐后努力紧张的光景中。

  路德在某处也说,信仰非在挣扎之中就不能存活。他说这话是想到我们这里所说的挣扎,就是要坚持上帝的恩典和儿女的名分,连在良心因我们每日的缺欠而定我们的罪时也是如此。

  这种紧张的情形乃是活泼之信仰的一部分,是不能从其中除去的。如果信仰生活中没有这情形,我们的信仰就是死的。死信仰就是只在理智中相信上帝的恩典,却不给良心一个定罪的机会,使他深知自己不配站在上帝面前。这种紧张的情况也不能因人在理论上明白了福音的奥秘就可以免去,连对上帝的恩典有长久经验的人也不能免掉。

  不过生活从来不是顺着直线走的。在我们的经验中,信仰的生活并不是在一生中时时都是一样的紧张,因为我们的生活是像波浪一样时有起伏的。同时,我们要注意,在相信上帝的恩典和儿子的名分上并不一定是那些灵程低浅的信徒才有难处,反而越是那灵性高尚热心牺牲的信徒,倒多次受攻击而在信仰上发生困难。例如:信仰的大英雄路德,有时连在每日的赦罪之恩上还是不敢轻易相信。

  依我看,我们这种紧张的情形是继续不断的增长,而不是逐渐减低,这个增减也是随着我们良心,我们的良心越灵敏明亮,我们受的责备也必越多,对我们的影响也越深,越对于上帝的恩典有丰富长久的经验,内心的冲突也越深,末后这个严重的问题就发生了:上帝丰满的恩典在你的心灵和生活中既是这样没有效果而归于徒然,你还能当上帝的儿女吗?这岂不是证明你的信心是死的,你是错用了上帝的恩典吗?

  就是在这样的紧张挣扎之中,活泼的信仰还是可以胜利的产生出来,并且再从上帝的恩典中找到安息,但必须在一番奋斗之后。我们也要知道,在这事上催逼我们之信仰的也是良心,它催我们的信仰到基督面前,所以我们说,信仰就是从良心的痛苦中而生出仰望基督的心,由此可知,良心不单为信仰之母,它也能更新我们的信仰,使之继续不断活泼生存。

  这由多种原素集合而成的信仰,其性质就正如保罗的话说:“似乎忧愁却是常常快乐的。”(林后六10)

  心灵忧伤

  说到这里,就使我们联想到在信徒心灵中那种深刻的忧伤。一个基督徒要经验到一种苦恼的烦扰,是从来不能完全平静的,一个持久的痛苦,这痛苦不单不见消灭,反倒继续增长。我们上面也说过,这种烦扰易于使一个信徒昏惘迷乱,心中惧怕,以为在自己与上帝的关系中有了什么不对的事。不过这种忧伤并不是信仰生活中的病态,反而是一种健康的表示。

  第一,这忧伤表示一个人对于上帝的爱是深挚纯洁的,当他使那位为他的义而受苦刑之救主伤心时,他就非常痛悔。

  第二,这种忧伤能表示他的良心是柔嫩易受感触的,连一点极小的罪也能使他忧伤。

  由此看来,信徒心中这种深刻的忧伤有两个目的:

  第一,神要在我们心中警告我们,决不敢与罪发生关系,我们知道成圣的目的就是要使我们越发觉得不忍去犯罪来干犯祂这种的大爱,由此看来,这种忧伤能确切证明我们已经让上帝的爱在我们内心做救赎的工,并且这种忧伤越深,我们的心灵就离罪越远。

  我们对罪激烈反抗,有许多的动机,多次连在我们自己心中也是不很清楚,有时我们与罪奋斗是因为惧怕罪在今生和来生可怕的结局。有时是因着我们的聪明打算,自觉若不向罪屈服一定要得着好处,但这种动机实在是近于靠着别西卜赶鬼,我们若要实在胜过罪,就只能像约瑟那样说:“我怎能做这大恶得罪上帝呢?”到这地步,我们才能认罪为罪,知道罪是与上帝的旨意相冲突的。

  第二,这种深刻的忧伤目的要帮助我们抬头来向前仰望那得赎的日子,它好像一个有力的起重机,稳定牢靠的引导我们这属乎地的心灵去仰望我们的天家,换句话说,它要给我们对于天家真诚的渴望。

  不用说有很多对天家的渴望是不高尚的,如当我们一切属地的计划遇到冲突障碍,困苦患难交相夹攻,一切事都不顺当的时候,我们才渴望天家。这种渴望天家的心只是一种变像的利己和怕受苦的心而已。

  反之,对于天家的真渴望是从因得罪上帝而忧伤的心中发出来的,乃是渴望有一日再不犯一点罪而玷污自己的心,再不因为自私自利而损害弟兄,也再不悖逆邪僻而使救主伤心。

  律法的义成就在信徒身上

  以上所说的,大半是关于良心在信徒成圣中消极的意义,以我看,今日的人每逢论到良心与律法的关系时,所说的总不外乎这一面,但在圣经中每逢提到良心与成圣时,无疑的是说到其积极的意义。

  “律法既因肉体软弱,有所不能行的,上帝就差祂自己的儿子成为罪常的形状,作了赎罪祭,在肉体中定了罪案,使律法的义成就在我们这不随从肉体,只随从圣灵的人身上。”(罗八3-4)许多人把这段圣经弄错了,他们读的时候像是这样:“律法的义是在基督身上得以成全”,依我看来,他们通常所讲的也是这样。但圣经上却是这样说:“律法的义成就在我们身上”,保罗在这节圣经中把上帝救恩之目的简明确切的向我们说明,他说律法的义不只是成就在基督身上,也成就在我们身上。同样,保罗说到上帝的诸般要求却不能藉着律法而得成全,律法因肉体就变为软弱,因为肉体反对上帝,也就反对上帝的旨意,就是神圣的律法。

  很显然的是连上帝在旧约时代律法上外表的要求也没有得以成就,至于基督所说属乎心灵态度的要求,就更难成全了。律法对于我们心灵的态度只有一个根本的要求,就是爱,既然律法不能改变一个罪人的生活或他心中的态度,上帝就差遣他的儿子来拯救世人,于是保罗更进一步告诉我们,上帝差遣祂儿子的目的是要使律法得以成就在我们身上,基督成为肉体,替人赎罪,复活,升天,以及使圣灵降临,都是为着这一个目的,同样,祂在我们里面所做的工如醒悟,懊悔,相信,称义,重生及成圣,也是为了这一个目的,上帝这一切恩典的工作都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成就上帝的律法。

  现在我们不妨再做一个简略的回顾,看上帝怎样完成了这个目的。

  当上帝藉着救赎使人与祂和好之后,祂就开始了醒悟的工作在人心里。如以上所说,这醒悟包含良心的更新。结果罪人不但知道律法的要求是什么,并且经验到这些要求是出于上帝的,更明白觉到自己必须绝对的去成全。

  在懊悔当中,罪人定意要服从良心之有权威的要求,要成就律法的命令,这样就使他的生活与上帝的旨意相合。罪人在懊悔当中既然这样定意选择,信仰就随之发生了。他信上帝的律法,他信上帝有权柄向他发出绝对完全的要求,因此他对于律法上的要求也必须成全,更进一步虽然他从经验中晓得自己不能成就,还是必得去行。

  这时他乃是误解了律法的成全,误解了律法的目的,以为自己能藉成全律法而得救,起初他深深的误解了这个目的,以为藉着遵行上帝的旨意,就能感动上帝使上帝优待他,并且以为如此行他就能得上帝的喜悦。后来他却看出来这是不可能的,但他仍是误解这成全律法的目的,不过比以前轻些,现在他以为先要成全律法,然后上帝才可将恩典加给他,并使他与耶稣基督所成就的救赎有分。

  在罪人起初悔改的时候,这种误解是免不了的,并且这种误解也造成了信徒心中失望的挣扎,就是那名为治死旧人的经验,藉着治死的工作,这追求救恩的信徒就得到心灵的耳朵,能听见福音;也得到心灵的眼睛,能仰望上帝的羔羊,现在他发现了自己的错误,福音的奥秘也向他显现:就是上帝使罪人称为义。他明白自己虽然没有成全律法的一条,上帝还是因基督的缘故怜爱他并赦免他的罪。他看见往日自己的意见都是颠倒错乱的,实际上并不是他先要成全律法好使上帝怜爱赦免他,相反的,乃是上帝因基督的缘故怜爱赦免他,使他能够成全律法的要求。在新生命中,他得了心灵中的新态度,就是成全律法所不可少的态度,在这态度中他领受了使他甘心遵行上帝旨意的爱。

  成圣的生活

  请注意,上帝这样达到祂救恩的目的,就是:律法的义得以成全在我们里面,自然这种成全是不完全的,只是部分的,也是很有缺欠的,不过到底是有了正当的开端,因上帝在他心里开始创造了一个新人。

  成圣的内容就是把这个心灵的态度确实贯澈在我们整个的人,就是灵魂与身子里面,并使之在其中作主。(参帖前五23)

  上帝完成这工作是藉着良心,良心被上帝的道光照,明白一切关于上帝旨意的事,它就昼夜专向信徒指明律法的要求,并不用普通的手段,而且用实际并具体的方法来指示我们应当如何去爱上帝并爱人,如以上所说,良心常把完全的标准放在我们面前。

  成圣就是上帝天天训练我们这重生而不完全的人,使我们晓得怎样度完全的生活,这个训练就是成圣的工作,其中包含一种紧张的情形,同时成圣中也包含信仰,就我们一方而言成圣更多是与信仰相连的。从以上看来,信仰只包括一件事,就是我们在定意成全律法的要求时毫不抱苟且的态度,必要圆满的去成全。如耶稣曾说:“所以你们要完全,像你的天父完全一样。”(太五48)

  但这也正是成圣中的危险,我们可由两方面来说明。

  第一,在我们努力成圣的时候,最容易忘记福音的奥秘,而退到律法的轭下,就是以为我们成全律法的功劳,能使上帝爱我们,又以为当我们进步很慢而不成全律法的时候,上帝就不爱我们了。【注】

  第二种危险更厉害,也是更普遍的,就是当我们逐日看出来我们这些不完全的人决不能连到完全之地步的时候,于是我们就容易减轻律法的要求,而主张不可能的就是不可能,连上帝也不可要我们作那不可能的事,结果我们就把律法的要求缩减到一个常人所能做到的地步。我们大多数是只看别的信徒怎样行,我们也怎样行,顶多也不过拿我所认识的什么有名的信徒为标准罢了。

  我们这样行,第一是把成圣工作中那种紧张挣扎的景况消去了,同时也把其中的信仰消灭了。我们的理由就是不完全的人当然不能行出来完全的生活。末了的结果就是,我们把上帝的要求降低到人的地位之上。

  反之,信仰是虽然看见上帝的要求不能做到,还是相信。虽然他每天看出自己的大缺欠,却仍不弃绝律法完全的要求。

  我们现在所讨论的岂不是今日基督徒生活中一件最大的危险吗?虽然我们有福音清楚的亮光,在成圣的工夫上进步却是这样少,并且在我们基督徒生活中有许多软弱无力的人,其原因岂不是因为我们基督徒生活中长进的能力正在这里割断了吗?

  事情到这地步原因大半是在我们这些传道人身上,因为我们把律法忘记了,而只宣讲福音。自然,在我们中间也有些人讲律法,不过讲的时候,只说到我们藉着律法知罪,说到律法是我们的师傅把我们带到基督那里等等,而常把罪人带到基督那里之后,就不再讲律法了。我们以为他再不用听什么律法的要求,也就是说他们再不必听律法的要求而在自己生活中成就律法,他听律法只是为要催逼他到基督里。

  我们忘了上帝在救赎罪人时的目的就是:祂要把律法成就在我们身上,我们忽略了这条圣经的真理是为什么缘故呢?因为我们传道的时候,没有把律法和福音相提并论,如同耶稣和祂的使徒所传的一样,我们以为若再对信徒讲律法,就把他们再领到律法之轭下,并且遮住了福音的光,我们不明白一个信徒因信福音并仰赖救恩活着,他就不但应该,更要情愿照上帝的律法度生活,如保罗所说:“这样,我们因信废了律法吗?断乎不是,更是坚固律法。”(罗三31)

  因此对于信徒不但应该讲律法──更是要他自己情愿听从。

  不过向信徒讲律法的时候,必须与福音相符合,就是要注意:我们必须成全律法,并非为要得上帝的悦纳,乃是因为他在我们的中保基督里爱了我们。

  【注】:罗马书第七章良心对新人的光照,使人知罪,若不引到罗马书第八章赐生命圣灵律法的释放,新人就无法在恩典中长进,达到完全。

摘自:良心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