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
一月刊 |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为争战而生──十架精兵

亚瑟马太

  亚当在伊甸园舒适生活突然结束的那一天,对他和我们而言,都是个悲哀的日子。虽然亚当被造时,神给了他主权,然而他选择不顺服神,使得一切都改变了。他丧失了超越其他创造物的尊贵地位,成为被罪捆绑的奴隶,按照撒但的条件,作一个为工资劳力的人。亚当不顺服的行为,使得他把君王的身份让给撒但,从那时起,撒但就藉着人的不顺服,要求他出售主权,于是撒但就成为“这个世界的王”。
在伊甸园里,神宣告了古蛇的后裔和女人的后裔之间的仇恨;也由于这个原因,对人类而言,生命之律成为战争之律,从此以后,欺骗者的恶眼不断地留意那位后裔到来的迹象,为要设法阻扰将来的打伤它头部的那一位。

  神的时候满足,女人的后裔──永恒的上帝之子──主耶稣基督降生了;作为地上的人类之子,耶稣不止是被动地遭受撒但的攻击和烦扰,他乃是我们救赎的先锋和统帅,是那位最早的十架精兵。他自己奋力地走上孤独的道路,经过死亡的痛苦,到达胜利之境。他被钉在十字架上的双足,并不能阻止他打伤撒但的头,使其服于他的脚下;他被铁钉刺穿的手,亲自拆毁了那企图阻止他登升王位的恶势力。

  耶稣基督现今坐在父神的右边,享受着尊严、荣耀,他远超过一切“执政的、掌权的,有能的,主治的”;万有之首的耶稣基督超越了撒但各种攻击所到之处;他在加略山上所完成的事工,现今已完全无懈可击。撒但所作的任何一件事,再也无法改变那伤及它头部的胜利一击。

  无论如何,那个胜利含有超越恶势力的意思,如今,要在人类世界中运用这个胜利的,是在地上的教会。因此撒但苦毒的仇恨现在直接向着教会而来,妄想藉着它身上的肢体同它的头向教会发泄积愤。

  它以真正敌人的特性,积极地要夺取耶稣基督所完成的事工在人们身上产生的影响。它似火的飞镳瞄准那些未凭着信心学习与基督站在同一属天地位,以及未藉着祷告穿戴神全副军装,来面对生活的基督徒身上。它特别专注那些向世界黑暗角落宣扬基督所成就事工之好消息的人。

  由于魔鬼的敌对,让基督的肢体效法元首精兵形像的工作,便高高地列在圣灵工作的优先次序表上。就信徒而言,“我们在基督里面,他在我们里面”这句话意味着他对撒但的进攻必须透过我们来表现。因此,我们不再能自由地扮演一般人的角色,好像没有战争似地过日子。

  整本旧约已经描绘出一个精兵的角色。今日我们也藉着与得胜的元首连合,以及在新约中的证言,而确立了这个角色。每一个时代圣徒的历史就是争战的历史,门徒跟随主所踏的路径,就是战争之路。

  在这一点上,让我们问自己一些严肃的问题:

  *我是否将神放在魔鬼和教会元首间的仇恨表现出来?
  *或者,我是否透过妥协来求取和解、共存及和平?
  *我是否成为一个甘心被主用的器皿,在他的争战中预备好以为他所用?
  *我是否留意圣经的教训里面,有关属灵争战中我该扮演的角色?

  有人说:“滑铁庐之役是在伊顿(Eton)的球场上得胜的。”导致拿破仑失败的根本原因,是在英国伊顿大学的足球场上发展出来的主要原则。如果没有足球场上的纪律,滑铁庐之役就会有非常不一样的结果。学生为学校比赛时,必须学习将个人的意愿卑屈在队长的意愿下;他付出一切地参加比赛,是为了这一队的荣誉,不只是为自己赢得名声。

  把上述说法改变一下,说:“十字架上的战争是在客西马尼园的祷告场上得胜的。”──这种说法,可能会被人认为很冒失,然而我是认真的。实际上,如果不从与敌人相遇的角度来看这件事,而从生命原则的观点来看,也绝对是这样。

  这位十字架精兵曾经教导他的门徒应该祈求“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显而易见的推论是──神在回应他子民的祷告上,限制了自己某些行动,除非他们祷告,他将不会有所行动。神可以凭他的旨意使某些事发生,然而他等待并鼓励世人主动寻求那个旨意,然后定意地祷告它的实现。神在地上的旨意,不是从“外面来的”,非常强烈,不顾我们意愿地行使出来,相反地,他已经定意要找到一位会说:“主啊!在任何特定的情况之下,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的代祷者。在找到这个人之前,神缩回他的手。

  耶稣基督的十字架在历史上呈现出一个焦点,而神为人类所作的救赎伟工,又在这无限、巨大的行动上成为焦点和高潮。客西马尼园呈现的生命原则,使救赎事工在地上成功地完成变为可能。因此,让我们深思这个“无限、巨大的行动”吧!

  走上十架道路的救主,看来是个被动、奉命行事,而非主动的人,他被捉拿、带走、鞭苔、吐唾沫,最后被钉在十字架上。他像“羊羔被牵到宰杀之地(一只被人牵引的祭牲),他的血流出来”──神的羔羊是一只在神善良、纯全、可喜悦的旨意及无情之人的恶意之间,被抓到挤压之地的祭牲。

  但事实上,耶稣在客西马尼园橄榄树下镇定的独处,显出他居于主动的角色。如果说他在各各他是奉命行事,则他在客西马尼园是导演。他使自己身处于需要忍受祷告争战的阵痛中,主动地让透过他来成就他的事工,而不考虑自己所要付出的代价。他在呻吟、迫切的呼喊和眼泪中表现出波涛汹涌的心境──这是个联合的战争,猛烈地发动攻击。神的天军下来帮助他,然而,这不是他们的战场,乃是他自己一个人的战场。他的意志在每一点上遭受攻击,“他的汗珠如大血点滴在地上”。

  然而,神的工作用他自己的方式来完成,他在天上行使意志的力量。这位首先的十架精兵,在幽暗的客西马尼园中,出于内心深处的立意,要与神一同使加略山上献祭发生。当他祷告的呻吟声上升到“愿你的旨意成全”时,天父既定的计划移向羔羊的献祭上。

  这位十架精兵在客西马尼园的祷告场上,仅用一句话就赢得了这场与其性命息息相关的战争。在客西马尼园,整军备战的救主跪下,并且“发射炮弹,让全世界的人都听到”──“愿你的旨意成全”。

  主耶稣在客西马尼园的挣扎,教导我们两件重要的事──即“降服于神”及“抵挡魔鬼”。神对撒但的战争,是透过他顺命的百姓,甘愿坚持付出所有代价,主动地抵挡撒但来完成。“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

  与神同行的人,必定愿意祷告。
  他会发现神透过那些舍己的人来争战。

  祷告:

  哦!主啊!帮助我接受我是为争战而生的事实,我有责任藉着抵挡敌人企图推翻神旨意的方式,在世上寻求天父旨意的完成。我祈求能从一般人的生活及态度中挣脱出来,成为耶稣基督的精兵。此外,“哦!愿胆怯的灵不要来影响战士的法则──这就是我们的呼召!”

译自:为争战而生(Born for Batt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