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
一月刊 |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明处的报答

大卫麦因泰

  耶稣,亘古长存的主神,
  因爱我们甘愿降卑受羞辱,
  我向你恳求,你的生,
  你的死,你的名,
  耶稣,一切灵魂的主神,
  你的爱胜过千言万语,
  你的旨意使我们得完全,
  我恳求你自己,我恳求你的名。
              ──罗斯帖(Christina Rossetti)

  除了那些亲身经历的人以外,
  没有人相信祷告是何等的有能力有果效。
  当我们遇到困境时祷告是一件重大的事。
  我知道每当我迫切祈求时,神垂听而我必得着所求的。有时神延迟,但他终会来到。
              ──马丁路得

  在有需要的时刻我寻求他;
  他以生命取代我的死亡;
  安慰取代绝望。
  因此我永远都要感谢他。
  跟我一齐来感谢,感谢他吧,
  把荣耀归给我们的神!
              ──宿之( J. J. Schutz)

  为了表达个人如何在与神交流中蒙福,希腊教父喜欢用一只小船和一艘大船系在一起的图画来说明。如果用力拉绳索,大船维持不动,但小船却因拉动而马上有反应。显然的,他们忘了或不明白在力学上“作用力和反作用力是相等相向的”的原理。大船得到与小船相等的作用力,但因船身大使得移动的果效不明显。祷告也是如此,其影响力是相互的。如我们所见,有一种是普通恩典下的作用,但也有的是出于信心祈祷的直接答覆。

  若是我们没有期望祈求能得到回应,则我们对祷告的观念就完全错了。特依尔(Trail)说:“没有人是恒切寻求的,他们只不过是在碰运气而已。没有一件事显明人对祷告的轻率,比对祷告回应的不关心更显著。”西比斯(R. Sibbes)写道:“我们需要天天守望,继续地祈求;从神的话及应许里与他争辩来坚强我们的祈求,看我们祷告的功效如何。当我们射箭时会去看箭射到哪里去;当我们差派一艘船出海时,我们会期望着它回航;当我们撒种时,我们会盼望有所收获……。祷告而不期待回应就如一个无神论者。一个诚恳的基督徒会祷告,等待,依靠神的应许来坚定他的心,永不停止祷告和仰望,直到神以恩典来回应他的祈求。”

  若神延迟他的回应,当问自己是否我们的祈求合神的旨意。如果觉得是对的话,就应继续祈求。本格(Bengel)说:“基督徒不应停止祈求,直到天父许可他停止因他已得着他所求的了。”为了得着一件祝福,慕勒祷告了二十九年。他说:“不论是在家园或在国外,在本国或在海外,健康或疾病,不管有多忙,靠着神的帮助,我每天把这件事带到主面前,至今我仍然没有得到全部的应允。不管如何,我等候主应允并用十足的信心期待着。过去的二十九年,主使我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有耐性有信心的等候他的祝福,这也激励我继续的等下去。我全然相信神已经听了这恳求,因而使我在得着全部应允前就先赞美他。最终我将得到有关这件事的全部应允”慕勒在别处继续提到,“仅仅开始祷告是不够的,有恰当的祷告还不够,有一段时间持续祷告也还不够,我们必须恒切地,相信地持续祷告直到得着应允。更进一步地说,我们不仅要持续祷告到最后,而且要相信神听我们并会回答我们的恳求。我们祷告失败常因着没有持续祷告直到祝福赐下,或是没有期待祝福。

  我们不应怀疑,照着神旨意的祈求必蒙垂听,因我们的信心是基于神的话及靠着基督的名。但有些祷告是我们没有把握的──因我们不能确定是否神的旨意,如此的祷告好像是空等了。

  摩西渴想与众支派共渡约但河,但耶和华叫他不要再提这件事。(申三26)保罗也三次祈求主除去他身上的刺,但他所得的回应是:“我的恩典是够你用的。”(林后十二9)爱的门徒约翰鼓励我们为弟兄们的得救祷告,但却告诉我们有一至死的罪是祈求不通的。(约壹五16)

  西比斯(Sibbes)在他《神圣的默想》一书中提醒我们可以确定:“无论何事是于神的儿女有益的,他们必得着;因为神必倾其所能的帮助他们走天路;因此若是贫穷,羞辱,十字架是于他们有益的,他们必得着;一切必赐下使我们能得着最大的兴盛。”

  有时我们在祈求世上的祝福时,我们会感到圣灵特别的帮助,表明这样的祈求是神所喜悦的。然而我们要很小心分辨是天然的渴求或是圣灵的感动。惟有那些眼目专一,全身明亮的人能分辨什么是属肉体的,什么是属灵的。下面这摘自《约翰豪威的一生》的片段或许可以在某种程度上提醒我们常被忽略的一面:

  “在英国共和政治时期,宗教界流行着一错误的观念,仍被一些虔诚的人士所喜爱,那就是关于特别信心在祷告中的运作。如果一个信徒被引导在祷告里寻求一恩惠,例如孩子的康复和回转归主,战争的得胜等,只要用非常的热忱,并强烈地相信他的祷告会蒙应允,就一定会成就。这个观念被某些人抄作甚至到了断言是出于神的启示的程度。克伦威尔(Cromwell)宫廷时期是这些错误主张的沃土,甚至护国公自己也深深地相信这点。豪威深深的相信这观念错误的本质和非神圣的倾向。是以在宫廷听了一篇关乎为该观念辩护的讲道后,豪威良心里觉得下次在克伦威尔面前传讲资讯时一定要揭露这荒谬的想法。他的确这样做了。克伦威尔在听这资讯时,显出不高兴的表情,之后是相当的冷静,但是他们之后再也没有提到此事。”

  除了这点提醒以外,我们常鼓励要热切地恳求。约翰.李文斯顿(John Livingstone)写道:“祷告之后,我就回想刚才神放在我口中的祈求,将之当作是应许的祝福,然后期待其实现。”托拉第(Augustus Toplady)说得更无保留:“据我所记所信,我可以确实的说,每一个在与神交通中预放在我里面关乎我属世事物的应许或确据无不实现。就我所知,没有任何一个是落空的。”这种用来透彻祷告答覆的“祈祷中的特别信心”有时有灵里的益处。1839年7月23日礼拜二,一个值得纪念的复兴发生在基尔斯(Kilsyth)。关于那时发生的事,奔斯(William Burns)写道:“我听到一些基尔斯神的百姓深深渴慕经历神的同在与更新已经与神摔跤多时了。昨天晚上,他们带着为灵魂的生产之痛来参加聚会,不仅带着盼望,而且确信神将很荣耀地显现。他们之所以这样确信是因着大而荣耀的耶和华神早在他们心里放下了感动。”

  哪些事可成为我们祈祷的负担呢?马克斯摩(Maximus)说他只向神只求良善,平安和死时的盼望。我们基督徒可以为我们一切所需的向神祈求,但我们的渴想要被约束,献上不自私的祈求。主祷文里面的祈求是很适度的──日用的饮食,赦罪,从罪的权势得释放。然而这就包括了我们生活和敬虔的各层面了。
面包,水,磐石坚垒中的避难所是确定会为我们提供的。这是驻兵站和驻兵的礼遇!顿肯(John Duncan)在他《讲坛和圣餐》书中告诉我们这样一个故事:一位女士问他是否需要些饼和酒,他回答说,“若是许可,我只要些饼和水就够了。”女士说,“那是监狱的待遇。”他回答说,“不!那是驻兵的礼遇:他必居高处;他的保障是磐石的坚垒;他的粮必不缺乏;他的水必不断绝。”(赛三十三16)神不会让我们常常过着太过简陋的生活:神比他的话更好,他以合宜的食物来喂养我们;若有时他使我们挨饿,乃是为使我们的灵性更丰盛。

  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健康和舒适,家庭的温馨,求知的乐趣等,都是我们可以祈求的,神不会拒绝不给我们的,除非他认为这些需要被剥夺。但若他回绝我们一再的恳求,拒绝我们的祈求,我们即要像主那样说:“阿爸父,在你没有难成的事,然而不要照我的意思,愿你的旨意成全。”(可十四36)慕迪常说他全心全意地感谢神,因他许多迫切的祷告没有得着回应。当我们走完了人生的道路时可以说:“他所有的应许没有一件不成就的。”(王上八56)

  当我们祈求属灵的祝福时绝不会是徒然的。吉尔摩(James Gilmour)写给一位向他求教的人:“我所知道的过程就是到神面前,告诉他我所需要的。祈求能被获准拥有。‘寻找,就必寻见;祈求就必得着’除了这我别无秘诀。”他又说,“你说要复兴,直接到耶稣那里跟他说,你会直接得到它。这复兴的状态不是靠你自己的操练,或仰赖别人的帮助,或到英国来有人给你动手术。只要有一位或多位男女寻求他,耶稣可以并的确会在任何地方做成。‘祈求就必得着’,我亲爱的弟兄,我已学会蒙福的秘诀就是单单到他面前,告诉他你所需要的。”

  一位苏格兰的盟约者报导他在一个下午的祷告里领受了比去年更大的恩典。路特福(Samuel Rutherford)在森林里祷告了两天后领受了白石并一新名──“耶稣基督的恩典传道人”。不知还有多少人是在内屋祷告时领受了进入全新境界的来自天上的洗礼和圣灵火焰舌头般的见证?所有天上的宝库都会因信心的呼声而敞开。

  祷告蒙应允的实例

  祷告者有明证证实祷告蒙垂听,但他不一定能说服别人蒙垂听是他向神祈求的结果。请看下面的两个见证:

  有一位基督徒因儿子掉在河里,立即一面跳下,一面呼求:“主,求你教我怎样游泳!”很奇妙的他就好像一位善于游泳的人将他儿子救了起来。

  有一次在田间下了大冰雹,看情形定会造成严重的灾害,有人跑到本格(Bengel)的房间大声呼喊:“哎呀,先生,一切都会被毁了,我们会有很大的损失!”只见本格平静地走到窗前,开了窗户举手望天说:“父啊,制止它!”冰雹即刻平息了。

  祷告的报偿常常又是那么明显,叫人看出祈求与回应之间的关系。让我们再看一个以倚靠神的应许而创立的慈善机构里的见证。

  弗兰克(Dr. Francke)在哈利(Halle)的孤儿院有一次有一个经济上的需要,他说:“管家来报告说他们需要一笔钱,就是一百英磅也不够应付当时的需要,而我当时就是连一百个分币都拿不出来。我叫他中午再来,给我时间向主祈求。中午管家又来,可是神还未供应,我只好叫他晚上再来,那时有一位朋友来访,我就请他跟我一起祷告,在祷告中我一直为着主对人类的爱和救恩,从创世以来对人类一切的关怀恩爱来赞美高举他,我的灵在赞美中被提升到一个地步充满了喜乐,以致我对于当时的需要只字不提。祷告结束我陪朋友到门口,就在那时候,管家站在一边,另外一边来了一个人带给我一百五十英磅来支持我们的工作。”

  慕勒办孤儿院,他依靠仰望神的信心是众多基督徒铭刻在心的。在众多信心试炼中,有一次是非常困难的。管家告诉他午餐没有着落,慕勒凭信心吩咐他照常把食具摆上而他自己去祷告,当所有孤儿坐在各自的位上时,等了一阵子还没有食物上桌,过了半小时有人按铃,有一辆面包车送来一车的面包,刚好供应孩子们的需要。多年后,慕勒回顾此事诉说神的供应时补充道,“这件事惟一的遗憾是午餐比平常延迟了半小时,照我所记得,以前没有发生过,以后也没有再发生。”

  奎瑞尔(William Quarrier)每个月都平衡家里的收支情形。如果出现问题,他就把同工叫来祷告,随后所需要的金钱就会进来。在他生命的末了,他见证说他没有一个时刻是欠债的。司布真(Charles Spurgeon)高声呼喊:“让垂听孤儿呼求的神为神吧!

  神垂听救赎主在地上国度扩展的祷告例子相比之下较少但并不少见。要恰当地来阐明这点有必要把基督教会的历史写下来。真的希望这才是本章的开始而不是结尾。在记忆中不知有多少这样的例子也启发我们的想像力。

  藉着祷告,一小群无学识的粗人渔夫农民把整个世界反转过来,将基督的名传扬远超过罗马势力范围之外。

  藉着祷告,织帐篷的保罗带领淫荡的哥林多人进入纯洁与信心里。“在哥林多神的教会……。他奠定了西方基督教的根基,及在尼禄王的宫廷高举耶稣的名。”

  在苏格兰海洋中那些荒芜的小岛上已被毁坏的监狱使我们想起赛而特宣教士数周数月的禁食祷告,在那个时代里为基督赢得了加勒多尼亚人(Caledonia)。

  藉着祷告,马丁路得与他的同工将真理传开,如同藉着天使的双翅飞达到欧洲的每一角落。

  苏格兰的荒地,山岭到如今还见证着盟约的基督与盟约之地的美好相会是出于威尔斯(Welsh),卡杰尔(Cargill), 格斯瑞(Guthrie),布来克德(Blackadder),沛登(Peden),和卡麦荣(Cameron)等人的祷告。

  在加努克承(Gallneukirchen)的大复兴前,马丁.布斯(Martin Boos)日以继夜地在孤单痛苦中哀求。之后,当他讲道时,他的话像火焰烧在乾旱如草的人心中。

  威尔斯的大复兴无疑的是罗伯.罗伯斯(Robert Roberts)所讲的一篇道所引起的,据说有一百人因听道而得救。有一天他的朋友约翰.威廉斯(John Williams)问他从哪里得来这么好的道。罗伯斯就带他到一个小房间说:“这就是我得着那篇讲道的地方,整天晚上我在地板上翻转祷告。

  诚然的,那些带领人走义路的使用那“全备的祷告”的兵器早晚劬劳。

  抢救灵魂是约瑟.亚林(Joseph Alleine)一生最大的负担。他经常□晨四时或更早起身,从四点祷告,默想,唱诗篇直到八点。有时他会暂停教区的事工,而整天在一间空置的屋子或隐秘的地方作这些暗中的操练。

  威廉.格林萧(William Grimshaw)习惯于冬天五点,夏天四点起床花时间亲近神。

  乔治.怀特菲德(George Whitefield)经常整夜默想与祷告,半夜起来为失丧的灵魂祈求。他说:“有时一整天或一个礼拜我卧倒在地上作无声或有声的祷告。

  培生(Payson)的传记告诉我们,“祷告是他生命中首要的事。”他习惯于此也为那些无法进入“用说不出来的叹息”(罗八26)祷告的基督徒感到惋惜。他因长期长时间的屈膝祷告以至于他的膝盖都把硬地板刻凹陷下去。

  总而言之,在神国里每一恩典工作的成就都是起始于,发展和完成于祷告。在1905年有人问依凡.罗伯斯(Evan Roberts):“复兴的秘诀是什么?”所得的回答是:“只有祈求就得着。

摘自:隐藏的祈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