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
一月刊 |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信心生活之奥秘

查尔斯.川布博士【美国《主日学报》编辑】

  得胜的生活(摘要)

  在我的属灵生命当中,当我意识到与神的相交很接近时,却有着极大的波动。有的时候,神似乎与我极为接近,而我的属灵生命便往深处扎根;但却不能持久。有时候,在诱惑面前,只由于一个失败,有时候,属灵光景是逐渐下沉;结果,最为我骄傲的经历便顿然消失,而我会发现自己已跌到谷底。

  另外,我察觉到我生命中所欠缺的是在容易犯的过错面前,总是失败。我曾迫切的祷告,但惯常的救助未曾临到。我第三个欠缺便是关系到强有力,而能说服人的属灵能力;这种能力可使他人的生命有所改变。我从事许多基督教的事工,有时候,做个人的工作,那是事奉当中最难做的;要以一对一的方式与人谈话,关乎劝他们信主的问题。在长时间里,偶而也会看到一点小小的成果,不过实在不多。我未曾看见人们生命有巨大的改变,为了基督而变得火热。在我看来,我的工作成绩应该如此。别人能,我为什么不能?我凭着以前的那种自信来安慰自己;认为成果不该让我看到。然而,这种自我安慰并不能使我满足。有时候,我对基督教的事奉没有结出任何果子而苦恼万分。

  过了一些时候,我开始得到启示,某些我所仰慕的人,他们在基督教的服事中都显著的得到祝福,而这些人对耶稣基督皆有一套观念或者意识,是我所没有的,也是远远超过我对基督的任何思维。

  当我起初听到这种意见,极为反感。别人怎能就对耶稣基督比我有更好的信念呢?难道我不信只要在基督里就有永生吗?难道我没有活在他的事工里,而且将我的整个生命奉献给他吗?难道我没有经常祈求他的帮助与引导,而且相信活在他里面是我唯一的希望吗?难道我不是在拥护基督为可能至高无上的这种观念的主张吗?由于我主持一项以基督为真神的研讨会;在会中,世界一流的圣经学者都来作见证,指出他们个人都相信基督为真神,这时我才深知我需要比过去更要多加事奉神;然而我也需要我不愿承认的对基督的新观念。这种想法一再的回到我的脑海里。

  当我听到或读到某一位传道人的信息,我就觉得他实在比我有深度;他所使用的那种表明基督的方式是我全然不知的。我感到他在谈论一位是我完全不认识的基督。有人说,这是他最为了不起的属灵资产;以他那永不改变的意识,来认定耶稣基督那实实在在的同在。

  数月后,我在爱丁堡参加“世界宣教会议”。当我听说郝顿博士将于一个主日下午,对大众讲述基督徒的生命资源,我十分渴望去听讲;希望他能提供给我的一些确实可行的教导,以强化我们基督徒的生命。然而,由他那几句开场白,便得知我猜错了。不过,那天他所讲的却使我内心欢喜若狂。他所讲的大致是这样的:“我亲爱的朋友们,基督徒生命的资源就是耶稣基督。”他所讲的重点就是如此。然而这已足够了。虽然我还没有领悟到这一点。后来,当我与郝顿博士私下交谈时,他认真而简单的说:“倘若我们能更大胆的靠着信心,只要踏出一步来仰望基督,那么他就可以为我们成就更多的事。”

  在我离开英国之前,再度碰到我所不能理解的想法──一位我所不曾认识的基督。在一篇由威尔斯传道人所讲的信息,主题是:“因我活着就是基督”。这与郝博士所讲的是同一主题:基督就是整个的生命,也是唯一的生命。

  大约在八月中旬,一项危机临到我。那时我正参加一项“青年宣道会议”。在会中,我每天都有工作,一连七天。我深知自己不适合于这项工作。第一天晚上,是由来自印度的欧汉宣道总监主讲:“生命之水”。他谈到基督的目的如何形成的;他的目的就是要他所有的信徒都能成为生命之水的活泉,要不断的,不可挡的流出以供应他人。他讲述在东方有一位年迈的当地小女子,她那不可思议的以见证基督为职事,使我们听者都为之汗颜。然而,她认耶稣基督才不过一年。

  翌日早上,是主日,我独自在房里向神祷告,求他为我开路。假如对基督的一种观念是我所没有的,但却是我需要有的,求神赐给我。结果,神在他那长期遭受苦痛、耐心、饶恕以及大爱之下,给了我所求的,他给了我一位新的基督。一位在概念与意识上是完完全全属于崭新的基督,如今已为我所拥有。

  我还是头一次将新约所论及的“基督在你们里面”,“基督是我们的生命”,“住在基督里”,这些经文,视为切切实实蒙恩的事实,而绝非一种图像。我一向知道基督是我的救主;然而我是将他看为我“身外”的救主,一位从“外面”来为我做救恩的工作;来帮助我一切我所需要的;来给我能力、力量以及救恩。

  可是,我现在所知道的较为深刻。我终于了解耶稣基督实际上是在我里面,他已成为我整个的生命,(除掉我抵挡他的那部份),我的灵、魂、体都是属于他的。这不是比他做我的救助者更好吗?有他,耶稣基督,神的独生子,做为我自己的生命。

  这亦即是说,我永远都不需要来求他帮助我,好像他是他,我是我。其实,他是在我里面,同我,透过我,来做他的工,以达成他的愿望。我的身体是属于他的,我的魂是他的,我的意志是他的,我的灵是他的。事实上,我就是他的一部分。他一切要我说的就是:“我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这也就是我如何为我自己体会出来的:有一得胜的生命,那也就是耶稣基督的生命,那也可能是我们的生命;只要我们来求。如果我们让他──也就是无条件将自己奉献给他;我们的意愿听从他的意愿,使他成为我们生命的基督。以及我们的救主──让他进来,占有我们,用他自己淹没我们,是的,用他自己充满我们,“便叫神一切所充满的,充满了你们。”(弗三19)

  那么结果会怎么样?是这种经验仅仅给了我对基督一种崭新知性的观念,比我以前所具有的更为重要,更为令我满足吗?如果仅此这些,那么我对各位就没有多少可以讲述的了。不是这样的,从那一刻起,到如今,在我的里面与外面,意味着巨大而根本的改变了我的生命。“若有人在基督里”,你们知道,“他就是新造的人”。

  我在前面所提及的我的三点大缺点,如今都已奇迹的改正而补上了。

  第一,与神有一种持续的爱,是我有生以来,与前所理解完全不同的。耶稣基督不允许在我属灵的生命当中,再有那种可怕的起伏不定的情况发生。

  第二,像过去那易犯的罪,常使我窒息败落。而今,我经常能胜过。不过我仍有尚未为基督所占有的区域;对于这一点,我比以前更为知晓难忍。不过那旧有而又常令人作呕并损坏我心思意念的那种失败,已被耶稣基督除去了;而今,我永远有信心来相信。

  第三,在服事中的属灵结果,使我能分享许多属天的喜乐,这是我从前不知道在地上是可能有的。有几位我最亲近的朋友,他们大多数都是成熟的基督徒,他们的生命完全被基督施以巨大的改变,从而他们以新的方式仰赖他,并叫神一切所充满的,充满了他们。

  其中有两位,是母与子。儿子是年轻的生意人,二十五岁。另外还有一位是费城许多大商场之一的总经理,他让耶稣基督透过他,以一种新的方式来在他的许多同事及售货员生命中动善工。这位白发苍苍,已年逾七旬,却在他的生命中找到了许多平安与在祷告中的喜乐。这是他在很久以前就已放弃,认为是不可能的事。

  生命中,确实充满了耶稣基督乐意而且能够透过任何人为他人做成善工的确据,只要这个人顺服内住在他里面耶稣基督的意愿。

  耶稣基督并不要做我们的救助者;他乃是要成为我们的生命。他不要我们为他做工;他乃是要我们让他透过我们做他的工,使用我们为他的器皿,如同我们使用铅笔来书写一样。

  我们的生命不仅是耶稣基督的,而事实上就是基督。如此,我们的生命才能是一个得胜的生命,因为他永不失败。不过我们要记得:一个生命不能得胜,除非它服事。而服事也不过是一小部分生命要来得胜。倘若我们真正进入生命,而那生命的喜乐就是基督。如果我们不能习惯的,不断的,就像一个生命的特性那样,结出果子来,否则我们的得胜将会少之又少。

  因此,接受基督作为我们生命丰盛的条件似乎有三点。当然,这都是在完全认罪,接受基督作为我们个人的救主,从罪行、权势以及我们受罪的影响中拯救出来之后的事。

  第一,要绝对的,无条件的将自己的“所是”与“所有”都交托给耶稣基督,我们的主。
  第二,要求神将基督所充满的给予我们,作为我们的生命。
  第三,然后,相信神已经做成我们所求的──并非将会做,而是已经做成了。在这第三阶段,我们所能依靠的乃是那种无声息的信心。信心必须是在完全没有感觉或者确据之下来相信神。因为神的话比他话语的确据要来得更安全,更美好,更为确切。

  要记得:耶稣基督他本身比他的祝福更为美好;比权能、胜利或者他交付的事奉亦更为美好。基督创造属灵的能力,但基督比那能力更好。耶稣基督是神的最好的。基督是神,所以我们有这最好的。我们可以拥有基督,将我们的自我完全放弃,交付给他。如今,活着的不再是我们,乃是基督在我们里面活着。因此,你们愿意接受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