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
一月刊 |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属灵的基督徒

宾路易师母着

  “属灵的人能看透万事。”(林前二5)

  “愿赐平安的神亲自使你们全然成圣。又愿你们的灵、与魂、与身子得蒙保守,在我主耶稣基督降临的时候,完全无可指摘。”(帖前五23修订本)

  帖撒罗尼加前书的这段经文,是我们早已看过的。它是英文圣经中清楚记述人体的三重结构两处中之一处,也是按着正确─原来的─次序陈述。显然许多神的儿女在祷告中引用帖撒罗尼加前书这段经文,常是说愿“身体、魂及灵成为圣洁。”这极不经意的说法,表明了人类堕落真正的光景,除非等到信徒接受了神圣灵的光照,灵再次回到治理的地位,一般信徒的思想仍是与未信的人一样。

  保罗在他为帖撒罗尼加人的祷告文中,使我们看到他所祷告的这些信徒是“属灵的”,因他为那些他所带领悔改的信徒的祷告是要他们全然成圣。正如他写给歌罗西人的信中题到为他们劳苦,要把他们各人在基督里“完全”或“成熟”的引到神面前。他所用的词是表示“长大到完全成熟”的意思。(西一28-29康比耳注)他说“我向神祷告,使你们全灵、魂和身子得蒙保守无可指摘”(美国版本)全人“蒙保守无可指摘”或“整个”人“全然圣洁”,其简要意义如下:

  一、关于灵:三位一体的神,他是圣灵,安居在人灵的内室,这人的灵首先藉神儿子救赎的工作及圣灵得了复活。

  二、关于魂:三位一体神住在人的灵里,藉着魂的器皿─或人格─显出他自己。1.他的意志与神的意志全然合一。2.心思被更新及蒙了圣灵的光照。3.情感完全在人的管理及使用中,并被同一个圣灵所引导。

  三、关于身体:三位一体神在人的灵里,藉着魂的管道彰显他自己,保守身子在完全管理下(林前九24),每个肢体绝对迅速顺服,如同一个“义的兵器”(罗六13),如是使得外面的人─身体─真正地成为圣灵的殿(林前六19)

  这是“属灵的”信徒长大至“完全成熟”,灵、魂及身子全然成圣。这是需要藉神的平安住在人的至圣所来全然“保守”并使之无可指摘─没有一点过失。

属魂的人如何成为属灵的

  我们可以问说,信徒如何从“属魂”的阶段变成真正“属灵的”人呢?法斯特说,“属灵的”人与其他人不同且超过其他人,是因他他被灵所管理。并且“被灵管理”不是说由神的圣灵管理肉体或属魂的人,而是重生的灵藉神圣灵的内住及能力胜过魂和身体而治理二者。

  正如保罗为以弗所人的祷告,要他们“藉着他的灵使里面的人刚强起来”─里面的人即重生之人灵。

  “属灵的人”是“随从灵行事”且“思念”灵,他的灵与圣灵合作,如是末后亚当赐生命的圣灵能够使魂的功能得以自由并赐与活力─即心思、思想、理智、判断─身体的肢体又活过来(罗八11),并藉它们彰显出他最高及完满的旨意。

  为了实现这个目标,信徒不只要了解神在希伯来书四章十二节从“灵”分开“魂”消极的对付,而且应该知道帖前五章廿三节神的平安使全人“成圣”积极的工作,就是藉灵的治理及工作使魂与身体能尽其正常的功用。

  “与主联合的,便是与主成为一灵。”(林前六17)使徒写着“我的弟兄们,这样说来,你们藉着基督的身体在律法上也是死了,叫你们连于别人,就是连于那从死里复活的。”(罗七4修订本)这一段清楚地题到在灵里与基督之连接或联合,就是十字架工作的目的与结果。这极与复活及升天的主的联合只能在灵里实行,并且只有当信徒的灵脱离了魂的包围时才能真正地经历。正如史托克.迈尔弟兄所说,复活的主不能说是魂的新郎;因为魂─人的人格─只能成为主发表他自己生命的器具。他是藉着与信徒灵的联合“结果子与神的”。

  “属灵的”人当然是藉着神的话使魂与灵分开,灵从“魂”的纠缠中得了释放,或像波利(在一七七四年所写)从它的“包围”中脱出,实际与主联合─灵与灵─成为一灵,如此信徒的魂和身体可以成为主的意志、生命及爱发表的器皿。

  在这光中,加位太书五章十八至廿四节所描述“肉体”的“作为”与“圣灵”的“果子”有极显著的对比。“肉体”的工作是产生外表可憎的表现。而那些明白罗马书第六章所记加略的事实,把肉体同钉并藉神的话使魂与灵分开的人,他的灵联于主而结出果子,自然地彰显出生命的果子。这果子是显在魂(人格)中。及藉着魂显出的;它有各种不同的形式,如仁爱、喜乐、和平、忍耐、仁慈、良善、信实、温柔、节制等等。

  “节制”是圣灵的果子之一,表明神的圣灵用此“己”─人格或人的“魂”为他管理的工具。人格就是己或魂不是被毁坏或压制,而是使之更高贵,成为住在他里面基督圣灵发表之器皿。简言之,“圣灵的果子”是“仁爱、喜乐、和平”意思是仁爱藉“魂”发表,但是从人灵里的圣灵所产生的,而不是从魂生命来的。

  圣经中有许多处,描述“魂”的功能从灵得到能力而有的活动。我们看到“要灵里火热”(罗十二11),灵里定意(徒十九21),灵的信心(林后四13),灵里的爱心(西一8),这一切所有灵的动作是藉魂─人的人格─的导管表现出来。“智慧”是藉他的心思,“定意”是藉他的意志,“爱心”是藉他的感情部门,“喜乐”是藉他情绪感官,但这都是从他灵永生之深处所涌起的,而不仅仅是从他的感官而来。

随从灵生活的律

  到了这个地步,信徒知道灵的律及如何随从灵行事是极其重要的。否则他就不能与圣灵同工,而让撒但的灵有几会在魂的境界内假冒灵的生活来陷害他,因他无法辨认出它的□造,因为他们的目的是要在不知不觉中把他再拖到魂的范围中。属灵人─他的灵是自由的,或是从魂中“分开”了─他是藉灵行动或治理,而不是靠他的魂或身体。但这不是说,他不可能再陷入属魂的生活中,如果他不明白灵的律,不能让灵治理是可能的。他必须在他的经历中分辨什么是从灵或魂或身体来的,知道如何保守灵自由及向神的圣灵敞开,并知道在何种情形下灵必须继续与圣灵合作。他必须能够认识及处理邪灵对他的灵与神交通的阻碍与攻击,或压制他的灵使它陷入魂中,瘫痪它的功能,并造成灵的被动。若不能做到这一些,它们必使他的灵之活动过分谨守,使之不能尽其整个的功用及无法继续抵挡仇敌的攻击。
  
  随从灵行事

  一、信徒必须知道什么是灵,及如何注意灵的需要及不消灭它。比如有一个重担临到他的灵时,他还是带着这重担继续他的工作,把重担放一边,不久他觉得工作难担,但是他没有时间查究其原因,最后这个重担终于使他无法忍受。这时,他被迫放下工作来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相反的如果在起初他就注意到灵的反应,以简短的祷告把这个“重担”交给神,就可以拒绝从仇敌来的一切压力。

  二、他必须能读自己的灵,知道随时与圣灵合作,迅速地拒绝把他的灵拉下来破坏与神的交通的一切攻击。

  三、他应该知道什么时候他的灵受到邢灵毒害。举例来说,邪灵射入灵里的灰心、愤怒、委屈、埋怨、挑剔、过敏、苦毒、受伤感觉、嫉妒等等。这一切都是仇敌向灵所射进来的。他必须抵挡射进他灵里的一切灰心、阴影及埋怨,因为得胜的生命是灵里自由、喜乐的生活(加五22)。这种在灵里处置各种不同事物,就是不致有“属肉体的行为”显出。当信徒知道随从灵行事,虽然他们在不知觉中会摸到肉体的范围,但他可以迅速拒绝和抵挡。

  四、他必须知道他的灵是否正常治理魂与身体,并且不被紧追的争战或环境驱使过了度量。灵有三种情形是信徒应该分辨及处理的:

  1.灵受到压制或“下沉”。

  2.灵是在正常位置,在均衡安静治理中。

  3.灵在紧张或驱迫下被拖超过“均衡”的光景。

  当一个人随从灵行事并察验三者中的任何一种情形,他知道在受压时如何“提升”他的灵。当他过分用力超过均衡或受灵界仇敌驱迫时,他知道如何以他意志沉静的行动来校正过分的反应。

  人的灵像电灯一样,如果它与神的圣灵接触就满了亮光,离开圣灵就黑暗。藉圣灵的内住,“人的灵是耶和华的灯”(箴廿27)灵也像橡皮筋一样,当他被困住或压迫或有重担,它就失去功用,不再是能力的源头和“泉源”。如果一个人感到有重担,他必须找出重担是什么,假如他问“这是否出于身体?”他可能说“不是”,但他“觉得有捆绑在里面”。那么这“捆绑”或“重担”是什么呢?它不是灵吗?灵可能受压成松他、捆绑或自由。只有当人的灵联于基督,它才具有潜力及能力,并且“合理的运用”,它才能靠圣灵刚强有力地“抵挡黑暗的权势”(详细情形请看本文作者所着“圣徒的争战”)

属灵人是在基督里“长成”的人

  “属灵”人,也是使徒所描述在基督里“长成”的人,在哥林多前书我们看到属灵信徒和属肉体信徒鲜明的对比。属肉体的信徒,只能用“奶”─最简单的真理─喂养,而“长成”的或“属灵的”人能够教导他们“神深奥的事”,这些事是不可言传的。即“不是用人的智慧所指教的言语,乃是用圣灵所指教的言语,将属灵的事(不是真理,而是事情─事实,如同属地的事一样真实)讲与属灵的人。”(林前二10-13修订本注)

  使徒也清楚地题到“属魂的”─或属魂的人─不能领会属灵的“事”,并且那些属肉体“在基督里为婴孩”的人(林前二14)因为属魂的心思和智慧,不能领会它反倒以为愚拙。除了“属灵的”人以外没有人能看透,并察验(修订本注)它,因为他们能“察验”它,如同属物质的东西一样真实!“属灵的”人能“看透万事”,因他能藉圣灵渗透到万事之里面灵界之源头。并且能够穿透觉官的幔子,看见万事背后灵界之实际。但是“属魂的”人只能运用他天然的智慧就无法看穿超越知识的界限,他只能在“天然”的范围内考查万事,再多就没有了!

  使徒写着“属灵的人”是梧性成热的人,如果我们能够仔细对照使徒保罗的书信,有关“属灵”人“长成”的经文,你必看见魂与灵分开是信徒“属灵”及“长成”的条件。长成的光景是一再与魂的知识、教训及分辨属灵的事物有关。

  “在『长成』的人中,我们也讲智慧。”(林前二6修订本)“在心志上不要作小孩子,……在心志上总要作大人。”(林前十四20)(修订本注)“惟独长大成人的才能吃乾粮,他们的心窍习练得通达,就能分辨……。”(来五14修订本)使徒在书信写道“所以我们中间凡是完全人”─或“在悟性上成熟”,“完全”是与“婴孩”对照(林前二6希腊文也是“长成”─“就要存这样的心”(腓三15)他为歌罗西人祷告,要他们“在一切属灵的智慧悟性上,满心知道神的旨意。”(西一9)并且“属灵”人受吩咐去挽回一位弟兄的过失,因为只有他才能以神的眼光运用属天的智慧忠心地去对付,而以温柔的心对待犯过的弟兄(加六1)

  再看,使徒写信给以弗所人说“直等到我们众人在真道上同归于一,认识神的儿子得以长大成人满有基督长成的身量。”(弗四13修订本)我们再次看到知识与长大成人及基督长成身量的关连─“在真道上同归于一”是描述基督奥秘的身体,并且除非每个肢体达到成熟阶段并成了“属灵的”人,达到“长成的身量”是无法实现。而且除非每个肢体了解如何分开魂与灵,使他的灵能够完全联于复活的主,“魂的器皿”及心志及其他部门从神觉的境界内接受灵的能力及治理,不再受首先亚当低下生命的影响,他是不能成为“属灵的”人。

属灵的人是“在爱里完全”的人

  哥林多前书二章六节修订本注中对“完全”或“圆满”这个字有“长成”的意思,并且是常与保罗所说心思及知识,和与约翰所说的爱有关连。约翰说信徒是“在爱里面得以完全”(约壹四18)并告诉我们如何“在爱里除去惧怕”及因“爱得以完全”可以“在审判的日子坦然无惧”。约翰书信中的“属灵”人,这人魂的情感完全被神的爱所占有,因着主住在他灵里,他全人被爱充满而涌流。使徒写着“神住在我们里面,并且他的爱在我们里面得以“完全” ”即魂的器皿完全充满了属天的爱,直到它的能力和度量“完全”充满了神的爱。因着如此充满,使得“惧怕”再也无处可容。

  但约翰话中的意义不只是说神圣的爱住在信徒灵里面,并能藉魂的器皿自由地流出。他是真实地描写属灵人在圣灵里的生活,即属灵人如何生活及住在“神觉的”范围内。他写道“神就是爱,住在爱里面的就是住在神里面,神也住在他里面。”(约壹四16)“属灵的”人,他是生活、住在爱的灵里,也就是“住在神里面”。若有“惧怕”或“恨”来到,这就是说他已经落到魂的范围,及容让一些魂生命的本能活动,或者因着在他灵里失去与神合作而受到邪灵的攻击。只要察觉到此,他必须立刻来到十字架,靠它隔离的工作降伏属魂的本能。并来到神面前称之为“罪”,按约翰壹书一章七节的话运用宝血来洁净,同时抵挡黑暗的权势,再次穿戴神所赐的全付军装而胜过它。

属灵的人是与众圣徒“全然合一”

  “属灵”人是与其他信徒在基督里全然成为一灵。“完全”这个字是用在哥林多前书二章六节,也是主耶稣在他大祭司的祷告中,用来描述他所救赎者之间的联合,这是在他上十字架前一个晚上他心中的负担。“使他们都合而为一,正如你父在我里面,我在你里面,使他们也在我们里面!我在他们里面,你在我里面,使他们完完全全的合而为一!”(约十七21-23修订本)真正的合一是在父与子之间─灵与灵真实的联合─信徒间彼此的联合且是在神里面。主的话绝不可能有错的。他说“使他们都合而为一,像我们合而为一”,这意思是父与子住在信徒的灵里面,藉圣灵有完全及圆满的联合。它也有灵里与其他信徒有同样的联合的意思。因此“属灵”人不止在神里面与基督合一,神就是爱,属灵人也与神所内住的其他信徒有同样的联合。所以假若他容许天然属魂生命有任何程度的(1)分门(2)偏心(雅三17修订本注)或结党(加五20修订本注)的表现,他就无法完全住在神里面。

属灵人是“行走在光中”

  再者,使徒约翰写道“属灵”人是“我们若在光明中行,如同神在光明中,就彼此相交,他儿子耶稣的血也洗净我们一切的罪。”(约壹一7)的人。只有藉着生活在神觉的境界内才能行走在光明中,这神觉的境界就是神所居住之人的灵。凡落到魂的范围内,就使得联于光明者的“灵”陷入一种不透光的器皿中,使它有了云彩及遮盖,阻挡了光的照射。信徒住在光明的神里面,就是在光明中居住及行走,并且在那光中他就与神及那些住在光明中的信徒“相交”,这时耶稣的宝血继续洗净一切未知的罪,这些罪是在未经察觉中受到“魂生命”的干扰,或是由与环绕他周围世界罪的接触所有的(注─所有已知的罪就是过犯,约翰壹书一章九节是己知罪的补救。)

  “神就是光,在他毫无黑暗。”“爱弟兄的就是住在光明中”这就是使徒保罗所写升天的生命及与基督一同藏在神里面的生命。这是主耶稣在耶路撒冷楼房上对门徒们告别时所说的话,五旬节那天荣耀耶稣的圣灵进入他们里面时他们就被带进真实的经历中,并且他们被提升脱离了魂的境界进入与荣耀的主灵里的合一。世人便相信他们是住在他里面,他也住在他们里面了。他们认识了慈里的合一是带来“在爱里的完全”,如此便把“惧怕”除去,他们也知道如此行在光明中,使得亚拿尼亚所表现罪性的自私不能在他们中间出现。

  在此光中,我们看见对于基督及他的教会(所有他身体的肢体必须成为“属灵的”,并被调整─或成全─进入与复活的头联合的地位)来说,信徒认识“魂”与“灵”的区别的重要性不算是过分的强调。因为他不再“随从肉体”─在感觉中─生活是根据他是否长大成为一个完全“属灵”人而定,就是他能明白自己的灵和辨明及察验属灵的事。一个全然成圣的人,他的灵是完全从魂或身体的辖制中得了释放,有三位一体的神住在里面,他能按他所达到的地步行事,并且一直长进到全然“完全”或圆满的地步(腓三15-16)。

  从重生的初步到有基督生命长成的身量,即灵的感觉得到释放,并与复活升天的主联合,完全管理魂与身体的二个阶段间,需要多久的时间,我们不能明确地指出。从使徒对哥林多人所说的话及写给希伯来人的信中,对于许多长久停在“仍是属肉体的”信徒是有所指责他们本该作师傅,带领其他“婴孩”达到完全的长成的身量的时刻,因着他们属灵生命的软弱他们仍需要喂奶,显然婴孩的阶段是可以延长或缩短的。并且其长度不是按一般时间而定。它是根据信徒对真理的领会、属灵知识及己的降服而定。在给希伯来人书信中所提及的事情看来,清楚地指出信徒的态度与他的长进有相当大的关系。作看指责受信的人,说他们成了“听不进”的人,还得有人将福音的开端另教导他们。他说“我们应当离开基督道理的开端,竭力进到完全的地步”(来六1修订本注)这句话,几乎与保罗写给腓立比人书信第三章所说的一样。在那儿他说,他不以为自己是“已经完全了”他乃是竭力追求,〔虽然他能说“我们中间凡是完全人(即成熟或长成的人)”〕总要向着标竿直跑,朝着神在基督耶稣里从上面来的呼召。

属灵人和“属灵的身体”

  “属灵的身体”是指哥林多前书十五章四十四节所说的,就是信徒穿上了复活,这复活是我们所看过属灵光景必然的结果。使徒写着“但属灵的不在先,属肉体的在先,以后才有属灵的。”(四六节)在基督里的婴孩是“仍是属肉体的”,但是属灵人领会罗马书第六章的意思,不再随从肉体行事而是随从圣灵。而且他知道如何“分开魂与灵”,成了“属灵人”心思得以更新,他的魂和身体成为神彰显他自己的器具。这时人本性的三重构造,得了恢复,就是:

  1.圣灵在得释放的灵里(神觉的所在)掌权,藉着
  2.魂─人格─成了器皿(自觉的所在),并且
  3.身体成了奴仆(官觉的所在)
  此时,这人是真正的“属灵”了,或用一句较粗陋的说法,我们可以说,他是一个“灵”居住在“魂”的器皿中,而这器皿是再被放置于物质性必朽的身体内。保罗的话清楚的指出,身体完全的得赎就是等候主从天上显现。他说“我们自己心里叹息,等候得着儿了的名份,乃是我们的身体得赎。”(罗八23)“我们等候救主,就是主耶稣基督从天降临!将我们这卑贱的身体改变形状和他自己荣耀的身体相似。”(腓三20-21)“只是愿意穿上那个,好叫这必死的被生命吞灭了。”(林后五4)当然身体仍然是“天然的”身体,一个必朽的身体,一个瓦器(林后四7)它是等到死时埋在土里或在主来时,眨眼之间,它复活成了“一个属灵的身体”。

  但“属灵人”,他是每天活在圣灵的治理下,愈来愈“渴望”身体的得赎,因为当他随从灵行事,他的身体有份于赐生命圣灵的能力,按照使徒保罗在罗马书第八章十一节所说的“然而叫耶稣从死里复活者的灵,若住在你们心里,那叫基督耶稣从死里复活的,也必藉着住在你们心里的圣灵,使你们必死的身体又活过来。”(修订本注)只有当天然魂生命继续藉着十字架的能力“失丧”(太十六24,26)时,那“使耶稣从死里复活”父之同一圣灵,才能真正地使“必死的身体又活过来”。当赐生命之圣灵能自由地赐与魂和身体力量时,必死的身体才能藉着圣灵得到复活。

  使徒在哥林多后书四章十至十二节富于启发性的话,就是指着这种阶段信徒的生活。正如魂生命必须“失丧”,使从圣灵来的圣灵的生命得以流入,魂的能力及功用得以发挥,同样地,“失丧”是“得着”的原则,也能应用在必死的身体上。所以经上写着“身上常带着耶稣的死,使耶稣的生,也显明在我们身上。”

  失丧肉体的生命使魂得能力是逐渐的,如此使得圣灵的生命得以流入。当信徒愿意接受属天大祭司所使用圣灵的宝剑分开魂与灵时,失丧就得以进行。并且当信徒在十字架的路上“被压、窘困、被追赶、被打倒”─是的,“被压太重连活命的指望都绝了”(林后一8-9)“耶稣的死”就能不断地作工在必死的身上。当他把自己交托那叫死人复活的神,他就能使“耶稣的生”一直显明及使必死的身体又活过来。当信徒随从圣灵认识主时,圣灵必带领他得着这种“失丧”生命,“得着”耶稣的生命的经历。使徒写道“因为我们这活着的人,是常为耶稣被交于死地,使耶稣的生在我们必死的身上显明出来。这样看来,死是在我们身上发动,生却在你们身上……”

  对“属灵人”来说,“必死的肉体”是痛苦的,但使他能“察验”神深奥的事,能够看见死的内在工作产生了两种生的结果,这结果对主和他的百姓是极其重要:

  一、耶稣的生能藉着魂的功能从灵的圣所自由的流露,使“必死的身体”复活的能力不再受到拦阻,使生显在别人身上,如同在信徒本身一样。这种赐复活的生命对于整个基督的教会来说,就是主自己所应许的活水的江河。

  二、这种使必死的身体复活就是“圣灵的凭据”,因此身体是预备好了等候“这必死的被生命吞灭了”,就如使徒所写的“……为此培植我们的就是神,他又赐给我们圣灵作凭据。”(林后五4-5)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