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
一月刊 |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属灵人的一些危险

  宾路易师母着

  信徒成为了真正“属灵”时,那就是他的灵治理他的魂及身体,那不是说,这时他己脱离了争战的范围,反而是进入了更危险的境地。正如以弗所书六章十至十八节所陈明的。以弗所书二章六节所描述的“与基督一同坐在天上”的信徒。以后是要“在高处”与天空属灵气的恶魔“摔跤”,特别是对抗恶者诸般的“诡计”。

  这里指出属灵信徒在争战中主要的目标是傲醒地对抗灵界敌人的属灵诡计,因这些敌人是以与灵界有关的事物来陷害他,而不是如加拉太书五章十七节的记载,肉体与灵的冲突。

  在这种争战中,黑暗权势的诡计主要的工作,仍是使属灵人偏离一些。使他随从魂而不随从灵,也就是使他受到感觉方面的影响及随感觉行事,而失去了在灵里与神的圣灵合作。

  属灵的信徒在此最重要的事,是应该明白撒但欺骗的灵能在魂的范围内。制造一种灵里的膺品,使他以为是在灵里。他们藉此诡计得以接近外面的人(魂及体),然后在人里面制造一些感觉(而不在人的灵里)。当这些感觉─可能看起来是属灵的─有了据点。它们会更坚固,而使得灵的反应被制服。如果信徒不明白仇敌此种诡计。真实灵里的动作是很容易被废弃,因为信徒随从了假冒属灵的感觉,而自以为他是“正在随从灵行事”。

  当真实灵里的动作停止后。邪灵可能提议这是“神正在藉着更新的心思引导他”,企图以此来遮掩它们假冒的工作并使他的灵失去功用。同时,有一些假冒的亮光也进入人的心思,使他随从假冒的理由及判断等等,使人以为他得到了从神来的亮光,因为他没有查觉自已是已经停止了“随从灵”。而落入了随从天然的心思中了。

  属灵人的另一种危险。就是撒但欺骗的灵正用诡计使他进入随从肉体(即身体)行事,使他以为自已还是行走在灵里,仇敌在身体上所制造的感觉使人以为是“属灵的”。为了击退这种诡计,信徒必须了解,一切运用身体的感觉来判断超然的事物,及过度运用身体的感觉在天然的事物上,都是该加以拒绝的。因为这些都是使心思离开了“随从灵而行”,使它定睛在身体的感觉方面。过度地运用身体的感觉也会拦阻心思的集中,仇敌可能在属灵的信徒身上利用“肉身感觉”的“攻击”,使他的心思无法集中并给灵里制造了一层云雾,故此信徒的身体必须保持安静并在完全管理下。为这缘故,过度的发笑及一切“急促”这都是起于肉体生命的扩展。试图辖制心思及灵的表现,这些是应该避免的。信徒要在神的生命上成为“属灵的”及“完全长成”的,他必须在凡事上避免过度的奇特及极端的表现。

  因为人身上肉身部份的支配能力或超然经历在身体上的感觉的误用。这两种能力取代得了主权时,便会压制真正灵的生命,因身体本是灵工作的器具。在这种情况下身体的感觉的受压与感觉的冲突成了他身上的“意识”,而取代了心思和灵的地位。信徒必须学习辨别,知道如何辨认什么是真正灵里的感觉。而不是情绪(属魂的)或身体的感觉。(参看圣经例子,可八:12。约十三:21。徒十八:5)

  由于无知的缘故有绝大多数的信徒是“随从魂而行”,也就是随从他们的心思及情绪而行,而他却自以为是“正在随从灵而行”呢!因为这种生活方式─剥夺了信徒真实灵的能力─就是撒但运用一切力量施行的诡计。把信徒拖到随从魂或身体的生活中。有时向他的心思放射一些异象,在祷告时向心思提出意见或向身体提供美妙感觉的喜乐,轻浮的生活等等。

  由于从外面的表现来衡量超然的事物及靠感觉来经历它,如此便抑制了内在属灵的生命。在感觉方面“经历”的诱饵,使得信徒被拖进外面身体的范围中,而使他无法生活在灵的真实范围中。而后。他不再从自已的中心行动,就被环境中外面超自然的工作所抓住,并且失去了(全然不觉地)里面与神的合作。这时他的灵因为信徒被感觉的经历占有,而失去功用及无知,这灵是与灵界仇敌争战中圣灵的机关。因此,他的灵实际上对神的引导,服事的能力或争战是失去了功用。

  信徒的灵失去与圣灵合作时是会引起一连串的危几。当灵从魂中“分开”而掌权时。这时欺骗的灵就会从另外一方面来影响它。假定一个人在某些方面已经显出他不再(无意识地)与圣灵合作,但因在另一面,因着圣灵仍然使用他拯救灵魂,使他自以为自已能干的灵明显是出自神的能力。在此种迷惑下,可能有一种如洪水般的愤怒射入他的灵里,他就把它倾倒出来。以为这全是出于神的。但是旁观的人,因为有了真实的分辨,就能感觉到一种冷酷的光景。知道这明显并不是出自神的。

  如果祷告的人不够儆醒,这些情形可能容易地发生在属灵争战及讲论中,在其中魔鬼的能力能直接影响灵或藉魂的情绪得着出路。

  那灵假冒圣灵在人里面的工作影晌信徒的灵,是因为信徒失去与圣灵合作所引起的,所以寻求与神同行的信徒,必需知道及察验这些光景。他必需知道这些事,因为他是属灵的人,他的“灵”正向灵界的两种能力敞开。假若他以为只有圣灵能在属灵的境界内影晌他,那么他必然会迷失。如果他儆醒,他就不可能失败。但是他仍然需要儆醒及祷告,并寻求运用他被光照过的悟性来分辨那灵的假冒与神真实的工作。

  “属灵的”信徒必须对以弗所书第六章中所揭示出属天的争战有更深思考,并且要竭力明白“神全付军装”在经历上完满的意义。这全付军装是他在“邪恶的日子”仇敌特别政击时他“用”来抵挡敌人的。

  现今圣灵的负担是使基督身体的众肢体达到完全及完全成熟。以使他的显现得以快速来临。基督能作王一千年,与他同作后嗣者一同坐席,使世界有了和平使撒但失败,而被丢到无底坑中,使世上的国成了我主基督的国。

  “主耶稣啊!我愿你快来,阿们!”

  释放我!在耶稣里得自由;
  更深栽于他的死中,
  释放出他生命的大能,
  吸入他圣灵的气息,
  于是。靠复活的生命大能,
  使我的灵里健壮,
  魂与身体被约来,
  肢体停止挣扎。

  释放我!在耶稣里得自由;
  联于复活者,
  在争战的祷告中得胜,
  宣告他的战绩,
  获得他荣耀的自由,
  超越黑暗的潮流,
  靠他的生命,
  现今得胜罪和死的律。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