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
一月刊 |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与世界分别

  一、圣经的根据

  (一)雅各书四章四节:“你们这些淫乱的人哪,岂不知与世界为友,就是与神为敌么?所以凡想要与世界为友的,就是与神为敌了。”(这节,中文圣经两次所说的“世俗”原文都是“世界”)

  (二)罗马书十二章二节:“不要效法这个世代;(原文)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叫你们察验何为神的善良,纯全可喜悦的旨意。”

  (三)约翰一书三章十五至十八节:“不要爱世界,和世界上的事。人若爱世界,爱父的心就不在他里面了。因为凡世界上的事,就像肉体的情欲,眼目的情欲,并今生的骄傲,都不是从父来的,乃是从世界来的。这世界,和其上的情欲,都要过以;惟独遵行神旨意的,是永远长存。”

二、对付世界的对象

  我们在前面说过,世界就是在人身上夺取神的地位,而霸占人的一切人,事,物。所以凡在我们生活中,代替神而霸占我们的人,事,物,都是我们对付世界该对付的对象。

超过生活必需

  我们怎么知道某些人,事,物,是霸占我们的。那测量的准则是甚么?第一我们要看那些人,事,物,是否超过我们生活的必需。凡超过我们生活所必需的,可说都是代替神而霸占我们的,所以也就都是我们所该对付的世界。我们知道,人要生存,就需要一些赖以生存的人,事,物,像父母,儿女,妻子,丈夫,穿衣,契饭,住房,行路,家庭,职业等等。这些都是人生存所必需的。而人的生存乃是为着神的,所以这些为着人生存所必需的人,事,物,也就是为着神的,并不是世界。但何时这些人,事,物,超过了我们生存的必需,就变成我们的世界了。比方穿衣是生存所必需的,并不是世界。但人若注重美衣,金饰,为着迎合时尚,任意奢侈,这就超过他生存所必需的,而变作世界了。又如有人戴眼镜,是因眼睛有毛病,那是他的必需,所以不是他的世界。但有人带眼镜,却是因着爱好时髦,这就不是他的必需,所以就是他所爱的世界了。

不同标准

  我们生活中所有的人,事,物,到底那些是我们生存所必需的,那些是超过生存所必需的。这又是以甚么为准则。这在圣经中,并没有一个一律或一定的标准。神在宇宙中,既安排我们各人出身于不同的家庭,受到了不同的教育,居于不同的职业地位,接触不同的社会环境,神也就许可我们各人对于生活,有不同的水准,与不同的观感。因此,在我们各人身上那生活必需的标准,也就不能一样了。比方一个住在城市里的人,和一个住在乡下的人,他们同样是得救的弟兄,同样在里面有了基督的生命,但因他们的出身,教育,职业,环境等,都不相同,所以他们对生活需要的观感,就不能一样。同样一件事物,住在城市要的人,并不觉得是超过生活的需要,而住在乡下的人,就看是超过生活的必需。就如我穿这套西装,在城市中作商人的弟兄们看,我穿的很简朴,但那些在乡间作农夫的弟兄们看了,就不免觉得太奢华。同样,一个作公司经埋的人,和一个在公司里扫地的人,或者一个大学教授,和一个在校园里种花的园丁,他们都得救了,也都是爱主的,但他们对于生活必需的观感,也绝不会一样。这就是因为各人的生活和环境不同,所以眼光和感觉也就两样。因此圣经对于信徒生活的必需,就没有一个一律或一定的标准。就是提前二章九节所说不以贵价的衣裳为妆饰,也不过是一个原则的劝勉,并不是细则硬性的规定。到底怎样才算是贵价的。这自然是随着各人不同的观感而定的。

  这种生活水准的不同,我们绝对相信是神所许可的。神在教会中,并没有意思要把各等各样的人,都弄得完全一样。从前在山东有一班基督徒,因缺乏这种亮光,就走到极端了。他们兴起了一个聚会,就立了一些规条,凡穿皮鞋的,都不可以聚会,必须穿布鞋才可以;男人必需剃光头,女人必须穿裙子,否则也都不可以聚会。我们知道,这不是神在教会中要他的儿女所作的,这是太过了。如果神是要人这样作,就所有欧美的人,都没有资格来聚会了。

各人寻求

  祈以,对于生活必需的水准,需要我们各人在神面前祷告寻求,而自行定规。不能照别人的标准,来量定自己;也不能照自己的观感,以要求别人。并且,就是自己在神面前有对付,也必须照着我们在神面前日常生活的水准,不能不及,也不要太过。有人就是把他生活所必需,而并不霸占他的事物,当作世界来对付,就走了极端的路。从前我在北方碰到一位弟兄,人很聪明,很能讲道,也很爱主,常为主说话,可惜就是对付世界对付得太过了。例如他讲道常常出汗,但他不肯带手帕,讲得满头是汗的时候,就用袖子擦一擦。他睡在状上,就觉得不平安,必须睡在地上才平安。以后他早晨起来,在房间洗面,里头也不平安,就到海边以捧一点海水洗一洗。他这样对付,实在是太过了。甚至连饭也不能好好的契,觉也不能好好的睡。结果,身体受了亏损,不过五十几岁就去世了。这实在是一件很可惜的事。

  我们要看见,神今天还是要我们在地上生存,还是要我们作人,也就还要我们有生存与作人的必需。当初亚当在伊甸园里,神还给他好看的树木,来悦他的眼目。可见连美观和愉快,也是人生存所需要的。我们把自己装饰得不像样子,或把家中弄得一塌糊涂,并不是属灵。所有的问题,是要问这件事物是不是霸占了你,如果这件事物在你里面有了地位,使你里面一直被它霸占,一直放它不下,那没有疑间就是你的世界,你就该对付。

  虽然凡超过我们生存必需的事物,就是世界,但这不是说,所有我们生存必需的事物,就都不是世界了。有一件事物,虽是我们生存所必需的,却一直系住了我们,叫我们不能遵行神的旨意,不能被神完全得着,这对我们也就变作一种霸占,也就是我们该对付的世界了。比方契饭,穿衣,这些都是我们生存所必需的,但许多人被这些事霸占了,这些事夺取了神在他们身上的地位,所以就是他们的世界,也必须对付。

呼召门徒的条件

  实在说来,当一个信徒往前追求主的时候,最霸占他,使他摆脱不下的,往往不是那些超过生存必须的事物,反而是这些生存所必需的人,事,物。所以当主耶稣呼召人来跟从他的时候,并没有叫人撇下那些超过生存必需的,反而是看重的要人撇下这些生存必需的,就是父母,妻子,儿女,田地,房屋等等。这就是因为这些生存必需的人,事,物,霸占了人,夺取了主在人身上的地位。当然主耶稣不是要我们撇下不顾这些生存必需的人事,乃是要我们撇下这些人事的那个霸占。所以到了书信里面,主又藉着使徒教训我们,要孝敬父母,要用合宜之分待妻子,要顾到亲属等等。

  所以,我们可以清楚看见,对付世界,是重在对付那些人,事,物,在我们身上的霸占。只要是霸占我们的,不论是生存所必需的,或是超过生存所必需的,都是世界,都是我们该对付的对象,不过,那些生存所必需的,可能是霸占,也可能不是霸占。至于那些超过生存所必需的,就必定是霸占。

总而言之,对付世界的对象,绝不是固定的某件人,事,物。乃是看说,这些人,事,物,是否霸占我们,夺取了神在我们身上的地位?可能同样一件生存必需的人,事,物,在这个人不是霸占,在那个人就是霸占,因为在这个人身上,并不夺取神的地位,而在那个人身上,却夺取了神的地位,所以从我们人这一面说,很难限定甚么是世界,甚么不是世界,这并没有一定的界限和准则。

  我们现在从神那一面来看,对付世界的对象是甚么。甚么是世界,甚么不是世界,从神那一面来看,测量世界是有一定的准则的。这准则,就是神自己。罪怎样是以神的律法作尺度来测量,世界也怎样是以神的自己作尺度来测量。对付世界的标准,全在乎神。神不进来,我们就不觉得甚么是世界。神一进来,我们就觉得甚么是世界。神与世界,永远是相对的。那里有世界,那里就没有神;那里有神,那里就没有世界。

“圣”与“不圣”

  所以,若就着神自己这个标准来看,可说世界就是一切和神合不来,顶替神自己,叫神的旨意在我们身上不能通行,以及叫神不能完全得着我们的人,事,物。这一切霸占我们的人,事,物,统称为“不圣”,我们对付世界,就是对付这些不圣。所以对付世界的对象,又可说就是“不圣”。

  不圣就是圣的对面。圣经中所说的“圣”,(中文圣经,很多地方都翻作“圣洁”)乃是指着分别出来,与众不同的意思。在全宇宙中,只有神自己是从万有中分别出来,与万有不同的。所以也只有神是圣的。同时,一个人,或一件事,或一件东西,如果是分别出来,归于神,归于神,为着神的,圣经也称作圣的,因为是分别为圣的。比方,主耶稣在马太二十三章十七,十九节,给我们看见,有的金子因归为圣殿用,就成圣了;有的礼物因献在祭坛上,也成圣了。这是因为世上所有的金子,都是为着人用的,都是俗的,但有一部分是被分别出来,摆在圣殿里归为神用的,所以就成为圣了。再如一只牛或一只羊:当它们在牛群羊群里面的时候,还是为着人用的,就是属世界的,就是俗的;等到把它们从牛群羊群里取出来,摆在祭坛上,当作祭物献给神用,就是分别为圣了。所以这些都不是洁不洁的问题,乃是是否分别出来归于神的问题。未分别出来归于神以前,是俗的,分别出来归于神以后,就是圣的了。

  简括的说,“圣”就是一切是神的,和一切属于神,归于神,为着神的。凡不是神的,或不属于神,不归于神,不为着神的,都是不圣,都是俗的,也就都是我们对付世界所该对付的对象。

  那么,到底甚么是是神的。甚么是属于神,归于神,为着神的?神自己和他里面的一切,都是是神的。神和他里面的一切,进到我们里面,就使我们成为直接属于神的,也使一切属于我们的东西,成为间接属于神的。

  林前七章十四节给我们看见,一个人得救了,他的妻子,儿女,虽然还没有信主,但因着他是属于主的缘故,也就是圣的了。这是因为他们既是属于他的,也就因着他而间接属于神了。他是直接属于神的,他的妻子,儿女,又是属于他的,所以他们就因着他而间接属于神了。如果他们不是因着他间接的属于神,而被分别为圣的话,那他得救之后,要对付世界,对付不圣,就得把他们对付出以。这就不合真理了。

  再说甚么叫作归于神。归于神的范围,比属于神的范围小。比方我的房子属于我的,但不一定是归于我支配的。照样,我们得救的人,一切都是属于神的,但不一定都是归于神的。乃是等到我们甚么时候把这一切都奉献给神了,这一切才是归于神的。
再说甚么叫作为着神?这又比归于神的范围小了。为着神,就是给神使用。我们归于神的人,不一定完全给神使用。我们属于神如果是一百分,我们归于神可能只有四五十分,而我们真正给神使用也许只有四五分。我们就能达到完全为神使用的地步,那就完全是圣的了。

  就以上所看的,我们知道,凡是是神的,和一切属于神,归于神,为着神的,都是圣的;凡不是是神的,和一切不属于神的,不归于神,不为着神的,就都是不圣的。我们对付世界的对象,就是这些不圣的。所以测量世界的标准,就是神自己。凡和神合不来的,对不起的,壳不上的,那就是世界,就是不圣,也就该对付。所以我们该在我们的身上,在我们的环境中,在我们的家庭中,在我们的工作里,在我们的事业上,把每一件人,事,物,都摆到神跟前,看这一个人,这一件事,这一个物,是否是神的?是否是属于神的。是否是归于神的。是否是为着神的。如果还有一点是壳不上神的,是合不来神的,就须要对付,叫它壳得上神,合得来神。比方,你的妻子,儿女,虽然因着你是属于神的,而成为圣了,但却是间接的属于神,所以就该快快的带领他们得救。等他们得救了,还没有奉献给神,没有事奉神,没有为神使用;就还需要再为他们解决归于神,为着神的问题。这些都可以算是对付不圣。

  总而言之,对付世界的对象,就是那些不是神,不属神,不归神,不为神,夺取神在我们身上的地位,以及超过我们生存必需的人,事,物。这些都是不圣,都是世界,都是我们所该对付的对象。

三、与世界分别的根据

  对付世界的根据,和对付罪一样,也是根据交通中的生命感觉。神从来不要求一个人一时就把他所有的不圣或霸占都对付掉,神乃是要人把他所感觉到的不圣或霸占都对付清楚。以事实来说,我们身上可能有一百件不圣的事物,但我们在交通中,可能只觉得十件,所以神就只要我们负责对付这十件,其余的九十件,我们可以暂时不负责,等我们将来生命交通的程度加高,再有所感觉的时候,再对付。

  所以对付世界的根据,也和对付罪一样,该在原则上注意三点:

  第一,要照着我们在交通中所觉得的世界去对付,觉得在少,就对付在少。

  第二,要逐渐扩大交通的范围,使我们的感觉遍及到生活的各方面,好使我们在各方面都有世界的对付。

  第三,要逐渐加深交通的深度,好使我们对世界的感觉加深,以致我们对世界的对付也就彻底。

  此外还有两件事,最影响我们对世界的感觉,就是爱神与生命的程度。我们曾说过,对付世界,总是以神为准则。我们一远离神,就不觉得身上有世界;一亲近神,就发觉身上有许多事物都是世界。而只有爱神的人,才愿亲近神。所以我们要对付世界,就要先爱神。我们爱神越深,对世界的感觉就越敏锐,世界也就从我们身上显出来得越多。一显出来,就会掉下去。这个显出来,就是光照。爱叫我们碰着神,而神就是光,光一来了,就把我们身上的世界照掉了。所以对付世界,并没有律法,只有神是我们的准则,是我们的度量。我们爱神到甚么地步,对付我们身上的世界也就能到甚么地步。

  我们生命的程度,也是我们对于世界感觉的一个根据。我们生命的程度有多高,对神的认识就有多高;我们对神的认识有多高,对世界的认识也就有多深。这对世界的认识,就是对世界的感觉。一个刚蒙恩的人,他的生命幼稚,对神的认识很低,所以对世界的感觉就很浅,对付世界的程度也就很轻。反之,一个久已追求主的人:他的生命既然长进,对神的认识就加高,所以对世界的感觉就加深,对付世界的程度也就加重了。

四、对付世界的限度

  对付世界的限度,还是“生命平安。”(罗八章六节)我们每一次感觉到身上的世界,而有对付的时候,总要对付到里面生命平安了才可以。因为对付世界,既是根据交通中生命的感觉,就也是一个生命的经历。所以对付世界的结果,就叫我们经历生命,觉到生命的新鲜,明亮,饱足,刚强,喜乐,和平安。对付世界,总该达到这样的光景,总该以这生命平安为限度。

五、与世界分别的实行

  我们要实行对付世界,有一点须要注意的,就是要关掉世界的念头。

  我们初期学习对付罪,并对付世界的功课时,罪和世界还会常常在我们的念头里回头,就是我们还常会有犯罪或爱世界的念头。这时我们就要负责把这些念头关掉。

  当然,要把罪的念头完全关掉,叫我们里面再没有犯罪的思想,那是不容易的。因为罪是住在我们里面的,是我们里面的东西,是我们身内的难处,除非到我们被提变化的时候,这个东西是不会从我们里面出去的。因此,有些相当深,相当老练的基督徒,有时还会有罪的念头。

  但是世界这难处乃是身外的。圣经只说罪住在我们里面,从未说世界住在我们里面。世界乃是身外的一件事。所以世界的念头,是容易关掉的。约翰一书二章说到要对付世界,乃是对少年圣徒说的。可见对付世界,不需要多老练,乃是在开头跟随主的时候,就可以,也应该作到的。反之,就是一个圣徒,还一直有世界的打扰,世界的念头一直不能完全从他里面出去,这就证明他还是在少年幼稚的光景里。

  所以,我们在实行对付世界的时候,总要下决心,下狠心,把世界的念头彻底的关在门外。不只要关上门,还要加上闩,并且还要使这门变作一道墙,把世界的问题彻底的解决了。这个,我们不能光等主的爱来激励,光等主的恩典来扶持,我们自己也要负责下手。如果这样,世界的念头就不会再来了。

回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