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
一月刊 |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默想神

陶恕

  在基督徒各种不同年龄中和各种教训中,都详细论到一件事:就是人们都相信基督徒应该热切学习有长和不间断的默想神,这也是一件很重要的事。

  当一个基督徒渴望超越目前一般信徒贫穷的属灵经历时,他必很快地来到一个地步,那就是以“认识神自己”为终极的目标,以超越其他所有基督教的道理。当他寻求探查三位一体神性的奥秘时,他必发现持续和明智地直接默想神自己乃是一件不可或缺的事。要清楚地认识神,就要不断地思想他。没有任何属灵捷径使人能认识他或让神能向他启示。认识神仍然是不受限制,但这是需付极大的代价。

  当然了,默想神至少先需要有足够正确的属灵知识。离开神所启示的圣经来寻求神,不但是无益反而有危险。他们也需要对基督耶稣是主及救赎主的认识和完全的信靠。基督不是来到神前许多道路的一条,也不是许多条中最好的一条;他是唯一道路。“我是道路、真理、生命。就不藉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约十四:6)

  我深信在今天为何缺少伟大的圣徒,是由于在基督里真正的信徒不愿花足够的时间来培养对神的认识。今天我们所生活之神经质的西方,都是行动哲学悲剧性的牺牲者。积蓄和花费,出去和返回,组织和推动,买和卖,工作和游戏─这是生活的唯一内容。假若我们不从事计划和执行我们所拟定的计划,我们便感到自己是失败者,不毛之地,不结果子的太监和社会的寄生虫。所谓福音的工作,就像许多基督教会中所看到的充满了基督福音的工作。

  为了努力把主的工作做出来我们常常失去和工作的主有所连系,并且很显然地也使得我们的会众都疲乏不堪。我曾经听过,不只有一位牧师自夸说,他的教会是一个“活”的教会。举教会行事历为证─有时一天晚上有好几个聚会。当然,这种做法并不能证明什么,只是证明牧师和教会接受一种坏的属灵哲学的影响而已。极大多数这种消耗时间的活动是无用和明显可笑的。但是那些勤于赶聚会的人会说:“这些活动,提供他们交通和联络的机会。”

  对于这一点,我的回答是,他们的活动一点也不是交通并且假若这是教会提供信徒联络的最好方法,这也不是新约中的指出的意思。在真教会中吸引人的中心是主耶稣。至于“交通”这件事,最好让圣灵替我们下定义:“他们都恒心遵守使徒的教训,彼此交通,擘饼,祈祷。”(徒二:42)

  俗世的人是绝无法安息的。他必须“有所走动”和“有所做”。这是堕落的结果,一种极深潜伏的病症,但是属灵瞎眼的领导,只知迎合这种可怕的不安静,反而不用神的话和圣灵以治愈它。

  假若一般教会的许多活动,能够带领罪人得救或使信徒达到完全,他们应该证明他们是轻省和得胜的,但是他们却做不到。根据我的观察,我相信可能极大多数一般教会的活动,并不是成全基督在地上的真正工作。我希望我是错了,但是我害怕惟恐我是对的。

  我们宗教活动必须有一种安排,使得我们有许多的时间留下来培养单独和安静的果子。请记住,当我们从喧嚷的日子中好不容易挪出安静的时刻,也可能被浪废掉的。我们的默想必须朝向神,否则我们所花费退休的时间可能是自我的对话。这可能使我们的神经安静,但决不能使我们的属灵生命增长。

  来到神面前,我们必须在他面前有一种确信,我们不再是他的仇敌。他一直等候我们的喧嚷和活动有了足够的平静的时刻,如此他才能使我们听见和感觉到他自己。然后我们便应该集中我们全人的力量在三位一体的神身上。要求我们对神和基督的专注对我们并不重要,在我们最需要仰望神时,我们可以信靠圣灵把神启示在我们心中。

  还有一件事。不要试着去幻想神或得着一个神的影像,决不可如此,不可像有些人所做的,“为神安排一个座位”。神是个灵。他住在你心中,而不是你的房子。要默想圣经并让信心向你指示神向你的启示。再没有任何事能与这荣耀的看见相匹了。

摘自:超越的基督徒

回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