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
一月刊 |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南非的复兴

  南非的复兴究竟如何开始的?我们可以小心引用目击者的资料,来追这些重要事件的线索。安得烈在渥斯特就牧师职,正逢前述大会期间的圣灵降临节(五旬节)。安得烈从哥林在后书三章八节发表就职证道:“何况那属灵的职事岂不更有荣光吗?”除了全南非荷兰改革宗各教会的重要代表外,还有许多本会以外的人来参加这场礼拜。大家都热烈期望 神能丰丰富当地祝福安得烈在这儿的服事,实际上 神已经准备透过在此地联合聚会一堂的子民,不仅要使渥斯特,也要使分布全国的众教区得到迫在眉睫的圣灵能力活泼的影响。

  回溯圣灵在最近的历史上如何降临他教会的论文,已经在渥斯特大会中发表过。讲员问道:“这样的复兴,在南非也同样需要吗?”接着,他列举 神在未来若干年,期望在什么情形复兴他的工作。另一位讲员谈到他最近在美国见到的复兴运动进行情形,以及其发生和扩展的环境。这些讲词给与会的人留下深刻的印象。每位会众将新的责任感带回他们家中,同时安静等候慈爱的 神驾临他的子民之中,给予活泼的恩惠浇灌。

复与的起始

  实际的开始来得非常安静,并没有采用原先认为必需的特殊手段来重燃属灵生命之火。我们注意到,出席会议的代表都是宗教热诚觉醒得最快的人。例如参加祷告的人数激增,许多新的祷告网也建立起来。孟塔吉和渥斯特的会众首先受到感动。奇怪的是,觉醒并不限于城市和村庄,那些与外界毫无接触的穷乡僻壤,甚至遥远农场上的人,在几星期甚至几天前对觉醒事并无所知,却突然奋兴起来。

  举例来说,渥斯特有间教会在几个月前尝试举行每周一次的祷告会,但就是提不起人们的兴趣,出席人数不过小猫三四只。但是,当 神在一八六0年开始动工,无论男女老少,父母或儿童,不分人种涌来参加祷告会。他们都被一种共同的驱力催促而投身神的面前,发出悔改的呼喊。有些地方,一年前还不知道祷告为何物,现在则嫌一个小时就结束而埋怨太过短促!人们不仅要求每周举行一次祷告会,还要求每天一次,甚至一天三次─连儿童也作同样要求哩。

  不过,仍有人怀疑这是否果真出于神的作为。他们为求复兴曾祷告了多年,但就是不能辨别 神的回答。在这样不断升高的祝福浪潮里,终于看到奇异的景象。初它资料没有作详细的解绎,只说:“一个外人,如果不明白 神的灵的工作,会将这些景象描述为十足的宗教狂热……”但是,慈爱的主阻止人们严重越出常规。

  为了对渥斯特所发生的事得到更清楚的印象,最好的方法是引用目击者戴弗里牧师(?.?.devris)所作的报导:

  一个星期日晚间,小听里聚集了六十名左右的年轻人。我是主持聚曾的领袖,首先是唱诗和查经,然后,我带领祷告。按照习惯,可以再由三四个人唱诗祷告。忽然,一名年约十五岁在附近农场作工的黑人女孩,在后排站起来发问,她是否也能唱首诗。起初我曾踌躇了一下,不晓得大家会怎样想,但是我终于有了较佳的处理方法,我回答可以。于是,她唱了诗,再以感人的声音祷告。

  她正祷告时,我们彷佛听见一阵遥远的响声,一瞬间越来越近,整个会场好像震动起来。除了少数一两人外,全体会众开始祷告,大在数人在大声祷告,也有些人在微声祷告。这些声音汇合一起,简直震耳欲聋。

  我自己也被无法描述的感觉控制住了。既使距事情发生四十三年后的今天,这永远无法忘怀的景象犹在眼前,激动着我的灵魂。如今,当年的感受重新来临,我不由推开椅子,为他的大能献上热烈的感谢。

  聚会进行间,安得烈好像在其他教会用英语讲道。当事情开始发生时,他并不在场。等他自己主持的礼拜结束后,一名长老经过堂门,听到声音,就朝里窥视了一下,立刻奔回通知安得烈,又一起奔回。我们的目击者继续报导说:

  慕牧师走到我跪着的桌前,碰碰我,意思是要我站起来。然后,他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我将经过情形全盘告诉他。他就走到前面,拚命大声喊道:“大家静一静!”但是,祷告声依然不停。同时,我又跪了下来。照我看来,主好像在祝福我们,我不该站应该跪下才对。

  慕牧师又再度大呼:“弟兄姊妹们,我是你们的牧师,是 神差来的。静一静!”然而,喧声仍然不断。没有人理他,大家继续祷告,呼求神的怜悯和饶恕。

  慕牧师回头找我,要我带领唱诗“恳求救助那无助的灵魂。”我照办了。但是,会众的情绪依然如故,祷告仍持续着。慕牧师准备离开了,他说:“ 神是有规律的神,这里却是一片混乱!”抛下了这句话后,他离开了会场。

  从那时以后,祷告会照样每晚举行。虽然没有人订立,每一次好像仍是那套模式。聚会开始时是一片沉寂,谁也不试图煽动情绪,但在作过第二次或第三次祷告后,整个礼堂又像以前那样感动起来,不必由人鼓动,大家自动大声祷告。在那时代,这确实不是荷兰改革宗的习惯,也从来没有人教导他们这样作过。有时候,聚会一直延长到凌晨三点,还有许多人希望再待会儿呢。人们在半夜回家途中,沿着街道快乐歌唱。参加祷告会的人数越来越多,于是迁往学校房舍,但不久又告爆满。有数百名乡下人涌进村里来参加。

  在大会厅聚会的第一个星期六晚间,由安得烈带领。我们的目击者继续报导说:

  “慕牧师读了一段圣经,略作讲解,领了个祷告,再给别人以机会祷告。这时侯,我们又听见远处有声音传来,而且越来越近,突然,整个会场和充满一片祷告声。

  那天晚上,有名陌生人从聚会开始就站在门口,注视着聚会的进行。慕牧师又是老样子,从台上下来,在会 众里上上下下,试图使他们安静下来。陌生人□着脚尖从门口走到前面,轻轻碰一下我们这位三十二岁的牧师 ,用英语说:“我想你大概是这里的牧师了。要注意你所作的哟,因为是 神的灵在这儿动工呀。我刚从美国来,这正是我在那里所曾目击的情形。”

  安得烈显然不需要再作进一它的证实。他已经面临一生最重要的决定,在年来他渴求深深行在圣灵里,如今到了将使他漫长的余年突然提升的时候了。他父亲这时侯也到渥斯特来看他,为 神容许他参加这样的聚会和讲道而满怀感恩。他说:“安得烈,我的儿子,主让你得到的这种时刻,是我渴望了许久的。”

  复兴不仅盛行于渥斯特的会众中,许多人的生活也因此永久改变。

复兴的果效

  神的真正工作,唯有藉着社会、个人生命上所产生的属灵果效和改变,才能予以评估。当南非的复兴经过激烈情绪阶段。进入比较安静却更加深入的过程时,教会领袖试图在许多情况中有如一场革命的结果予以分类。

  一个以漠不关心宗教而闻名的孟塔吉市,“对于基督教的事务开始认真起来”的气氛弥漫了整个社会。根据记载,那些一向不赞成某些复兴现象的人,也不得不承认,仅在几个月内,居民的行为的确发生了普遍而又奇妙的改变。

  在以后成为安得烈住所的威灵顿,长老会接到的报告指出,该教区所发生的道德和灵性上的进它,比教区自设立以来的历史过程上所发生的更要巨大。其他社区也产生同感。

  大家都晓得,一切的复兴都会吸引来一些只注重表面的人,以致难免发生交互的群众影响而致真假莫辨。教会领袖体会到这些危险,但是却认为不可因此怀疑圣灵的真正工作。他们指出有极多的人在那时候彻底重生了──有些坦坦然无隐的罪人,也有些是负有名望且上教堂的人,全在 神的灵突然光照下,认清了自己的伪善和腐败,而实实在在地悔改了。

  文件里引述了一位个性沉默内向的农夫,由于害羞,从不参加公众交谈的场合。在复兴期间他竟欣然重生,以后有几位知道他遇事常三缄其口的朋友去访问他。他们惊讶万分地发现,这位默默无语的男子竟大胆而热诚,雄辩滔滔地作起见证来。藉着圣灵的启迪,他“目光敏锐”洞悉真理,真是变成了一个他们不熟识的新人。

  社会各阶层的人,不分肤色和年龄。都受到复兴的影响。许多年轻人受到感动。那些平常只知道寻乐,对于教会感到漠不关心的人一旦重生,立刻参与服事。尤其是年轻人,对还没有重生的亲友分外关心起来。于是透过青少年和儿童的见证,整个家族都来就基督。

    复兴也不限于欧洲。打零工,依靠孤单的农场过活,为别人所瞧不起的非洲土人,同样受到圣灵的触摸。受雇于农夫妻子的一名土人女孩,被农夫从旁听到她靠着耶稣基督的名向 神哭求赦免她的罪。在回家途中,农夫问他妻子:“她(土人女孩)以前有没有对自己的灵魂关心过。”他的妻子答道:“她昨天才问我,基督是否也为她跟其他白人一样而死,以及她是否也可以请求赦免,与 神和好。”

  艾曼写信给母亲,谈起聚会情形:“附近地区有许多人到我们这里来,要亲眼看看复兴的实况。他们带着祝福离开时说,百闻还不如一见。在这时侯厕身如此的会众之中,是多么庄严的事呀。我确信主还要加倍赐福我们,当然,眼前的试炼仍然沉重。工作固然有趣,有些事却令人痛苦……起初,安得烈走下过道,向 神发出最恳切最自省的祷告:如果这工作不出于 神。求 神自己阻止它。兴奋之情却越发强烈,人们受惊了。有些人甚至昏倒……安得烈谨慎地加以处理;昨天夜里有二十个人走到前面,后面还有人等着谈道。我们感觉到,也认识到 神大能的同在。他的灵确实浇灌在我们身上。我的那些小家伙们都满乖,所以我才能脱身参加每晚的聚会。散会后,安得烈非常疲乏,不过,总能睡个好觉,到第二天又重新得力了。”

  被圣灵触摸的,不仅限于西部独蒙恩宠的会众。一八六一年时。圣灵之火传遍中央乾燥台地和更偏远的所在,连那些没有牧师的会众也复兴了。这确实不是出于人为。不过,复兴虽然不由任何一个人煽动而成。对于祝福的传布,安得烈是尽了许多力的。他从主那里直接得到保证,自己果然处身圣灵的真正工作之中,于是他自己得到内在深处的改变。

  “耶和华阿,我听见?的名声就惧怕。耶和华阿,求你在这些年间复兴?的作为,在这些年间显明出来,在发怒的时候,以怜悯为念。” ─哈巴谷昼三章二节

回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