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
一月刊 |

202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怎样才是复兴

华理士

  复兴是神荣耀的显现和圣灵大龙的作为。神是复兴的神,复兴是神对世人的旨意。自从主耶稣基督复活升天后,教会便成为神所命定复兴的器皿。本文信息指引我们用信心来到神前,寻求自洁,以祷告预备神拯救膀臂的显现。

  “从互古到永远,在神心目中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要荣耀 他那最心爱的独生子──耶稣,因此他在历史中预定了某些特别的时刻来成就他的这个心意。在这些时刻中,他那全能的力量临到地上来完成他对圣子的应许和誓言(使耶稣的名得荣耀):而这些时刻是他超乎寻常地倾倒他的灵在地上,使他的国度更加扩展的时刻;这些日子也是他特别彰显他的权能的日子。” ─约拿单,爱德华

  “神从提慢而来,圣者从巴兰山临到。他的荣光遮蔽诸天,颂赞充满大地。…他站立、量了大地;观看、赶散万民。永久的山崩裂、长存的岭塌陷,他的作为和古时一样。”(哈巴谷三:3)

  在历史中,从来没有一个时代像今天一样,需要对“复兴”这个词作详细的定义。它是如此广泛地和模糊地被用来指一些属灵的事物,许多人的观念因此被混乱,而不知道它真正的意义为何。对一些有偏见的或得到错误消息的人,这个词是和过度的情绪主义及群体的歇斯底里症(Mass Hysteria)是同义字。我们希望在下面的篇幅中研谈的会是对这种对圣灵工作的诋毁有一个充份的解答。另外有些人用这个字来描述一个成功的传福音的行动。当他们告诉我们,他们的教会“有了一个复兴”,我们了解他们的意思是,他们那里进行了一次传福音的大行动。这种用法的由来或许是因为以往圣灵在很广润的地区中工作时,你只要安排一个传福音行动,就会激起信徒的火热的心,同时也会得到许多失丧的灵魂。今天的情形或许不是这样,但无论如何,这样使用这个词是错误的。

  有些人,坚决她根据“复兴”这个字的语源学的分析,使用它来描述信徒个人被圣灵所复苏,而有了更新的生命。如果一个个人或小群体在圣洁方面有快速地成长,并带来某种祝福,这是他们称为“复兴”的实际意义,即使在事工上只有很小的扩展,他们也说有了“复兴”。有另外一些人,他们强调的是某种特定的属灵经历,当一个人或一个小群体中的人被圣灵充满,他们会宣称他们“得了复兴”而并不注意他们是否对他们圈子以外的人有任何积极的属灵的影响。当然,在真正的复兴中,每个信徒都会得到属灵的复苏,这个观点是正确的,但就仅仅以此作为“复兴”的定义则是错误的。

  我们不能到圣经中去找出“复兴”这个字的用法为,何,因为圣经中根本没有提到过,虽然,在圣经中包含有许多复兴的典型和例子:并且也表明了所有复兴应遵循的原则。但圣经中最近似的经文是“复苏”(Revive)或“使有生气,(guicken),以及“再兴、复苏”(reviving),但这几个字通常是应用在指个人生命的更新,而和我们所将要说的,许多世纪以来所共认的所谓“宗教复兴”,并不完全是同义字。如果有人想要描述一些只是在信徒中出现的复苏、更新的工作,他们最好使用和圣经用法相同的字来表达,如“revive”或“reviving”,以便和“revival”有所区别,后者包括前者,并且超过前者。复兴“revival”不仅是有一些大型的聚会,也不仅是宗教情绪的兴奋。它比圣徒的生命更新,或他们被圣灵充满还有更丰富的内容。它也不仅是一次灵魂的大收割,我们可以有其中的任何一样而没有复兴,然而真正的复兴却包括上述的每一项。

  在最好的宣教或布道行动和真正的复与之间有很大的不同。前者是人采取主动,当然其中或许也会有圣灵的激励和推动;但在后者中,则完全是神采取主动,人只是配合著行动而已。前者中,所有人和事的组织是出于人的规划、设计;在后中,一切都是出于神的。我在此处并不是轻视一般的传福音的事工,或是否认神接纳那些在一般福音工作中归正的许多人成为他的儿子,但我们一定要弄清楚,这些福音行动并不结构成“复兴”。布道是持续的传福音的计划中的一部份,这是教应不断进行的一项任务,但复兴却是在某些特定的时机和时期才会发生的事情,当然,复兴会在一项布道行动中突然发生,但若真是如此,那是必会出现一些只和复兴有关的特徵,也将有一些只属乎布道行动的特徵会消失。然而,当复兴停滞不出现时,教会必须继绩进行平常的传福音行动,但是我们需要将这二者的区别弄清楚。

  任何字的意义常是根据它是如何被使用而决定。要为“复兴”这个字下定义,我们必需求助于过往时代中那些“属神的人”,许多世纪以来他们都用这个字来指明相同的意义,一直到现今的世代中,这个字才被用来指一些较次的或范围较窄的圣灵的工作。有许多保留至今的有关这个主题的著作都确证,复兴是神突然地介入属灵事物的惯例程序之中。它是神在令人敬畏的圣洁和不可抵挡的能力中向人启示他自已。它是神如此明显的工作,因此出于人的特性完全被遮掩而不为人所注意,所有出于人的规划也都被弃置一旁。在复兴中,人退到幕后,因为神包办了所有舞台上的演出。在复兴中,耶和华显露了他圣洁的膀臂,并以超乎寻常的惊人能力在圣徒和罪人身上作工。

  旧约中的圣徒和先知的神是位“复兴”的神。在以赛亚书六十三章中,以赛亚要以色列民回想神的子民曾如何地悖逆神,使主的圣灵担忧(第十节),也渴盼着神的热心和大能的作为再次显现(第十五节)。当他看着那被外邦人践踏过的圣殿,他大声呼求说:“愿你裂天而降,愿山在你面前震动。好像火烧乾柴,又像火将水烧开。使你敌人知道你的名,使列国在你面前发颤。你曾行我们不能逆料可畏的事。那时你降临…。”(以赛亚六十四1~3)哈巴谷也是这样,在他那时侯,神的审判已因他子民的罪而倾倒在他们身上,他为复兴恳求说:“耶和华啊─求你在这些年间复兴你的作为,在这些年间显明出来,在发怒的时候以怜悯为念。”(哈巴谷三2)然后,在异象中,他知晓了 神对他祷告的答覆;他看见了 神的行动和来临(第三节),他彰显了他的能力和荣耀(第三~六节)。他看见了古珊的帐棚遭难,当耶和华发愤恨通行大地,出来拯救他的百姓时(第十二、十三节)大自然中的一切都因那圣者的临到而有极大的变动(第七、十、十一节)。

  在旧约圣经的末了,我们发现神依然藉着他的仆人玛拉基向剩下的余民发出恳求,在那接近午夜中完全黑暗的十一时刻,他应允他的子民,如果他们肯付代价,神会赐给他们复兴:“万军之耶和华说,你们要将当纳的十分之一,全然送入会库,使我家有粮,以此试试我,是否为你们敝开天上的仓库,倾福与你们,甚至无处可容”(玛三10)。或许也会有人提到撒迦利亚、约珥,及许多位其他的先知,他们以复兴的应许带给他们所在的黑暗世代一线光明的希望。在过往的世代中,不知有多少圣徒能见证,在他们的生命中充满这伟大的期盼─复兴所具有的价值,正如诗人大卫的话说:“我若不信在活人之地得见耶和华的恩惠,就早已丧胆了。”(诗二十七13)

  在新约中,复兴的真正动力可以看得更清楚,我们可以发现它和神倾倒他的灵在地上有很大关系。在 神所设计作为历史上教会的生日─使徒行传第二章所载的五旬节是独一的一天,并且在那天所发生的引人注目的事件,其中有一些要素是以后从来不会再发生过的。但作为圣灵倾注的样本,五旬节那天所发生的独特点只是“它是第一次”。彼得在那值得纪念的一天宣告说:“这正是先知约珥所说的;“神说,在末后的日子,我要将我的灵浇灌凡有血气的。””(徒二:16)要注意的是,彼得在圣灵感动下所说的话,在圣灵引导下,将约珥的预言从“以后,他将要”(珥二28)改成“在末后的日子,他要”。因此这个奇妙的应许是和某一段时间有关,亦即“在那末后的日子”,而不是只在某个特定时刻发生,如五旬节那一天。从彼得所引用的话中,我们可以同样清楚地看到的是,在那天,约珥的那个豫言只应验了一部份。很明显地,会有更多同样的情况会来到。所有教会历史的时期都是处在那“末后的日子”,因此, 神乐意在这时期内的某些特定的期间一再地成就这预言。

  在新约中有更多的证据可证明神从没有打算将圣灵的浇灌限定在历史上的某一天或某一段期间。路加在使徒行传十章四十五节描述在该撒利亚所发生的引人注目的事件是一种圣灵恩赐的浇灌。保罗写给提多的信中用的字句和彼得引用约弭豫言所说的相同:“圣灵,就是神藉着耶稣基督我们救主,厚厚浇灌在我们身上的。”(多三5、6)

  真正的复兴一贯的特徵是,圣灵大能流传宽的浇灌和倾注。许许多多次,讲道必需被迫停止,因为听众都被圣灵击倒在地,或者是因为讲道者的声音被呼求怜悯的声音所掩盖。谁能否认说这些不是圣灵浇灌所产生的现象呢?谁能找到对这些景象更适切的描述,除了路加所说的:“圣灵降在一切听道的人身上”(徒十44)?大卫.布纳德记录一七四五年在美洲印地安人中所发生奇妙的圣灵的运行的开始,他说:“神的权能『有如一阵急疾的强力的巨风』降在会众当中,并且它带着令人惊异的能力,推倒所有在它前面的人。我站在那儿,很吃惊的看着所产生的影响──几乎所有的人都受到侵袭,最适切的比喻是:它好像一股不可抵挡的有力的洪流……。几乎所有的人,不管是什么年纪,都一起忧愁地被迫弯下腰来,几乎没有一个人能抵抗,并且他们都因这意料之外的圣灵行动而惊骇。”

  复兴的发生从来是不能以活动、组织、聚会、人的特质、讲道来解释。这些可能包括在或不包括在复兴之中、但这些因素并不能解释所产生的结果。复兴在本质上是神将自已作个显明;它在其中有神临在的戳记,即使是未重生的及未受洗的都能很快的认出。复兴必然要对社会产生冲击,这是我们可把它和一般情况下圣灵所成就的事工区别出来的方法之一。

─摘自:神显能力的日子(In the day Of the power)(Arthur Wallis)

回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