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
一月刊 |

202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基督徒的生活不是安逸的

陶恕

  当我们在基督徒的生活中更往前且更登高时,我们可预期在一路上曾遇到更大的困难,以及从我们灵魂的敌人而来的加深的敌意。虽然这对基督徒而言很少以生活中的一个事实呈现出来,然而像每一位有经验的基督徒所知,这是一个非常确实的事实,而且我们须学习如何对付它,否则将遭绊跌而落败。

  撒旦恨恶真正的基督徒有几个原因;一个是神爱他,而任何神所爱的人必被魔鬼恨恶。另一个是基督徒身为神的儿女,具有与天父和信心家庭相像的特徵。撒旦古老的妒忌未曾减轻,它对神的恨恶也丝毫未减少过。任何使它想起神的人,无须其他理由,就成为它恶毒仇恨的对象。

  第三个理由是一个真正的基督徒是曾经从撒旦奴役下逃出的奴隶,而撒旦是不能原谅如此冒犯的人。第四个原因是一个祈祷的基督徒对撒旦的统治是一个经常的威胁。基督徒在世上是一个得释放的圣洁的叛徒,是能接近神的宝座的人。撒旦永远不知道危险会从那个方向而来。谁知道什么时候另一个以利亚,或者另一个但以理会起来?或者一个路德或者一个布斯?谁知道什么时候一个爱德华滋或一个芬尼,会进入一个城镇或乡间,且以宣道及祷告把它完全释放了?这样的危险是大得无法忍受,所以撒旦会尽早地来到一个初信的信徒那里。去拦阻他,免得他变成一个强大可畏的敌手。

  因此初信者是立刻成为魔鬼火箭攻击的主要目标。撒旦知道除掉一个战士的最好方法就是在他长大成人之前毁掉他。年轻的摩西绝不被容许长大成为释放一个国家的解救者。婴孩耶稣则不敢被容许长大成人,来为世人的罪恶而死。初信者必须早些摧毁,或者至少阻碍他的成长使他日后不会成为真正的难题。

  我不认为撒旦很在意摧毁基督徒的身体。在战场上因为英勇行为而死的兵士,对其军队来说不是一个很大的损失,反而成了国家引以为荣的人物。另一方面,听到敌人第一声枪响就逃跑的,不肯或不能作战的兵士是其家人的羞耻,也是其国家的羞耻。所以一个因信而死的基督徒,对在地上的正义之军来说不是一个不能挽回的损失,对魔鬼来说也绝非胜利。但是当整体声称是信徒的诸团体怯于战斗而自满得不知耻时,敌人脸上必然会漾起冷酷的笑容;而整个基督的教会的面颊上必定会面红耳赤。

  因此魔鬼对我们基督徒的主要战略不是杀死我们的身体(虽然在某些特殊的情况下身体的死会更适合它的计画),而是摧毁我们属灵争战的能力。它在这方面是作得相当的成功。现今一般的基督徒真是软弱无力攻击。这是神知道。他是一个孩子,穿戴着相当多羞怯的甲胃,他是一个有病的小鹰永远不能展翅高飞;他是一个疲乏的天路客,放弃了旅行而面带苍白的微笑,坐着嗅闻他从路上摘来的已枯萎的花,试着得到一些乐趣。

  像这些情况的人是已经被撒旦得手了。撒旦早已对付好了他们。它藉着错误的教导或者不适当的教导,或者一个堕落的教会所引起的巨大气馁与沮丧,它成功的削弱了他们的决心,瓦解了他们的信念,且压制他们起初盼望做一番丰功伟业的冲劲,现在他们不过是一群以钱财来支持宗教机构的人数而已。并且有相当多的牧师满足于袒任一间充满了(或者四分之一)这类属灵老古董教会有忍耐且面带微笑监护人。

  如果撒旦如此对付初信者的话,那么它是会更厉害地对付那些努力朝着在基督里更高生活前进的基督徒。圣灵充满的生活,不像许多人所以为的,是一种平静安宁愉快的生活。其实可能正相反。

  从一方面来看,它是一段经过强盗出没之林的天路历程“从另一方面看,它是与魔鬼进行一场冷酷可怕的争战。挣扎总是有的,有时还得与我们自己天性进行白热战,在这样的争战中,界线往往是如此的难以辨别,以致几乎不能测出敌人所在,或者说出那一个冲动是出于圣灵,那一个是出于血气。

  如果我们单单遵行得胜者基督的道路,我们便会有完全的胜利,但这不是我们现在所思考的。我在这里要指出的是如果我们要逃避争战,我们只有退后,且接受目前一般人所接受的基督徒生活为正常的生活。这正是撒旦所要的。这样会使我们的力量消失,使我们的成长受阻,且使我们对黑暗的国度不造成伤害。

  妥协会将压力除去。撒旦不会打扰一个已放弃争战的人。但是放弃的代价将是一个死寂滞怠的生活。这是我们这些永恒之子实在不能承受的事。

  摘自:超越的基督徒(That Incredible Christian)

回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