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
一月刊 |

202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无亏的良心

  我们现在要来看第六个生命经历,就是对付良心。我们奉献之后,在神面前不只要对付罪,对付世界,还要对付良心。罪和世界,可说都是我们外面的问题,而良心乃是我们里面的问题。所以对付罪;和对付世界,乃是我们对付的外围,对付良心,才是我们对付的中心。我们曾说过,对付罪,好像除去一件衬衫上的玷污,对付世界,好像除去这件衬衫的花色,而对付良心,就好像将这件衬衫上那些极微小的斑点也都消除,然后这件衬衫就完全清洁了。因此,对付良心这件事,在基督徒的生命过程中,也是极其重要的,是我们必须透彻认识并经历的。

壹、对良心的认识

  一、良心的来历

  我们先看良心的来历,人的良心是甚么时候有的?是怎样来的,这在圣经中虽找不出明确的记载,但照着圣经的全部真理,并我们的经历来看,良心的本身,乃是神在创造人的时候,就已经创造在人里面了。换句话说,良心这个机关,在人当初受造的时候,就已经有了,不过良心的功能,却是在人吃了善恶树的果子而堕落以后,才显出来的。

  人在堕落以先,虽然良心的功能还没显出来,但良心的本身却早已存在了。因为良心既是人里面的一个机关,就必是在人受造的时候,就造好的。我们不能说人在堕落之前,还没有良心这个机关,等到人堕落以后,神才给人造出一个良心来。这个说法,是不合逻辑的。按逻辑说,良心的本身,必是神当初所造的,而良心的功能,必是在人堕落之后,受到启发,绕显明出来的。这正像人一从父母生下来,就有头脑这个机关,但它的功能,却是在人受过教育之后,才被启发出来的。爱的教育越多,功能被启发出来也就越多。照样,良心这个机关,在人被造的时候就有了,不过那时还没有善恶的问题,不需要良心的作用,所以良心的功能,就没有被启发出来。乃是等到人堕落之后,善恶的观念进到人里面,良心的功能才被启发出来。从那时候起,良心才负起拒恶就善的责任来。这些就是良心的来历。

  二、良心的部位和功能

  良心的部位,乃是在人的灵。人的灵共有交通、直觉和良心,这三部份。这在圣经中虽无明文题到,但照我们的经历,确能证实这件事。在我们的灵里,实在有一部份功能,能和神交通,这就是灵里的交通部份,也有一部份功能,能直接觉得神,直接知道神的旨意,这就是灵里的直觉部份;还有一部份功能,能分辨是非,辨识善恶,这就是灵里的良心部份。

  人灵里这三种功能的显出,是有演变的。人在堕落之前,良心的功能还未显出来。所以那时,人灵里只有交通和直觉这两种功能。等到人困堕落而躲避神的面,人和神的交通出了事,人灵里的直觉也就迟钝了。但到这时良心的功能反被启发出来,有了是非的感觉,能在一切生活行动中辨识是非善恶。所以人初堕落的时候,灵里的交通和直觉,虽枯萎麻木了,但良心却有了功能。可惜人困着以后更深的堕落了,就连良心的感觉也被丢在一边。到这时,人的良心,好像被热铁烙惯,虽然随意邪荡,放纵各种的私欲,也没有多少知觉。所以到这时,人灵里的功能,可说是完全丧失净尽了。

  等到我们得救重生的时候,圣灵进到我们里面,把我们的灵点活过来,也就是给了我们一个新灵。所以这时,我们灵里的三种功能,就被恢复了,我们就能和神有畅达的交通,并能直接觉得神的意思,同时也能敏锐的辨别是非善恶了。所以我们今天灵里的功能,既不是堕落后的光景,也不是堕落前的光景,乃是三种功能同时都有了,并且同时都是刚强敏锐的。

  关于良心的功能,共可分作三方向;良心就是是非之心,能叫我们觉出是非,辨别善恶。第二,良心能叫我们知道甚么是神所称义的,甚么是神所定罪的;甚么是神所喜悦的,甚么是神所厌恶的。所以从这一方面说,良心实在相当能叫我们明白神的旨意。第三,良心乃是代表神来管治我们。国家的最高当局,怎样是通过警察机关来管治人民,神也照样是通过良心来管治我们。我们知道,这个宇宙之所以存在,乃是维系于神所设立的各种定理和定律。无论谁违反了那些定理或定律,他就要受制裁,被定罪。神在人身上的管治,也有许多定理和定律,而这些定理和定律,有很多成份都是由人的良心来执行。神就在堕落的人里面,设立良心,照着这些定理和定律,来管治人。无论谁若违反了,或要违背神在他身上所定规的这些定理和定律,他的良心马上就定罪他,使他不致走入歧途,陷于败坏。所以良心这一个管治,不只托住了个人的生存,同时也维系了人在宇宙中和其他一切的关系。因此良心对人的管治,乃是良心最主要的功用。实在说来,良心所以给人知道是非,知道神所称义的,和神所定罪的,目的也都是为要代表神来管治人。

  三、良心与里的面诸部分的关系

  (一)在部位上

  良心既是灵的一部分,自然就和灵里的直觉,并交通,是紧贴毗邻的。而包围着灵的乃是魂,所以良心和魂里的心思、情感,并意志,又是很近的。同时良心又是心的一部分,所以良心和心也是紧连的。在此我们看见,良心在部位上,和我们里面灵、魂、心的诸部分,都有密切的关系。

  (二)在功能上

  在部位上,良心既和我们里面的诸部分,有这样密切的关系,就在功能上,良心与它们当然也不能不互相影响。

  我们先说直觉如何影响良心的功能。当一个人的灵里的直觉活泼敏锐的时候,他的良心也必是敏感细嫩的。比方一间房里,夜间没有电灯就很黑暗,若隔壁房间里的电灯很明亮,这黑暗的房间,也会受到一些光照。同样,直觉既是良心的紧怜,直觉的作用也就很能影响良心的功能。

  交通也是如此,当一个人和神的交通流畅无阻的时候,他良心的功能也必敏锐准确。越是和神交通好,交通深的人,他里面越是活泼明亮,他的良心也越是敏感准确。

  魂里的三部分,对于良心的功能,也有很显著的影响。一个人的心思是否清明通达,情感是否丰富正确,意志是否刚柔适度,都很影响他良心的功能。比方,人对事理的知识与认识,很会影响良心的感觉,有人生来头脑糊涂,思路不准,良心也就糊涂迟钝。这是心思影响的故事,情感和意志,也同样会影响良心。所以要良心有好的功能,就必须把心思、情感和意志都纳入正轨。

  良心的功能,也会爱心的影响。一个人若是心思正直,心情仁爱,心志柔和,他的良心就必明亮、敏锐,对人稍有亏欠,就觉不安。反之,一个人若是心思弯曲,心情残忍,心志刚硬,他的良心也必昏暗,迟钝,就是把人深深的伤害了,还不会有多少感觉。

  这些功能上的影响,都是相当细嫩、微妙的。我们必须在实际的经历中,去体会它。

四、良心与管治的关系

  有的圣经学者,将圣经中记载的事,分作七个时代:就是无罪时代、良心时代、人治时代、应许时代、律法时代、恩典样。他们乃是活在自己良心的感觉里,接受自己良心的管治,而不需要别人的管治。他们在一切言语行动上的约束,不是因为惧怕人,乃是因为良心的管治。良心赞同,他们才敢作;良心不赞同,他们就不敢作。虽然表面上,他们还是在人管治之下,但实际上,他们并不需要人的甚么管治,他们的良心已经谷管治并约束他们了。这就是完全脱离人治,而恢复到自治的人。

  可惜今天许多基督徒的光景,并不是这样。他们行事为人,还有许多地方需要人的管治。他们作学生的,还需要师长管治;作儿女的,还需要父母管治;作部下的,还需要长官管治。他们许多时候,还是只顾到外面周围的人,而不顾到里面自己的良心。这就证明,他们还有相当成份,仍是活在堕落的人治光景中。所以我们总要严格的对付良心,使自己从堕落的人治光景中,蒙拯救到良心自治的里面去,好叫我们在一切事上,都能凭着自己良心的感觉而生活行动。

  但对付良心的最终目的,还不仅是叫我们恢复到自治里而去。我们若只凭良心的感觉活着,而停留在良心里,这还是半堕落的光景,还壳不上神的意思。所以,对付良心,不只是为着叫人从人治回到自治,从人面前回到良心里。更是为着叫人经过自治,经过良心,而回到神面前。对付良心,把我们带到良心跟前,还是消极的。把我们带到神面前,才是积极的。所以,达到神治,才是对付良心最终的目的。

  自治与神治,是大不相同的。自治就是活在良心的感觉里,同良心负责:而神治却是人活在灵的直觉里,向直觉负责,也就是向神负责。我们知道,神是藉着圣灵住在我们的灵里。所以,我们灵里的直觉,可说就是神的感觉。因此,我们活在这直觉中,受它的管治,也就是活在神面前,爱神的管治。良心只有是非的感觉,它定罪一切非的恶的,而称义一切是的善的。但直觉却是超是非的,超善恶的。它超过非,也超过是;超过恶,也超过善。它定罪所有的非,所有的恶,却不一定称许一切的是,一切的善。它只要那些出于神的,出于灵的,并属于生命的。

  比方,谎言是良心所定罪的,实话是良心所称许的。我们若活在良心里面,只要不说谎言,而说实话就可以了。但我们若活在直觉里,凭神的感觉而生活行动,就不只谎言不能说,而且连实话也不一定都能说,乃是要间看:这话是出于神的意思,还是出于自己的意思?神不是要我们说假话,也不是要我们说真话,乃是要我们说他的话,说出乎他,出乎灵,出乎生命的话。所以有的弟兄要起来为主讲道,时代、国度时代。其中头三个时代,都是照着管治的原则来分的。无罪时代,是神治的原则;良心时代,是自治的原则;人治的时代,是人治的原则。良心的管治,就是这三种管治中,自治的一种。

  在人堕落以前,人与神还没有罪的间隔,这就是所谓的无罪时代。那时,人直接受神的管治,而活在神面前,向神负责。可惜人在神治之下,堕落失败了,人的里外都有了罪,圣洁公义的神,就不能不离开人。因此,从亚当被赶出伊甸园,直到挪亚出方舟的时候,神就在人里面设立良心,代表他来管治人。这就是所谓的良心时代。在这时代中,人受良心的管治,向自己的良心负责,所以,就是自治。可惜人在自治之下,又失败了。人丢弃了良心一切的责备和约束,而有了凶杀,邪淫,以至败坏至极,满了强暴。因此,神就用洪水审判那个时代。到洪水以后,神就吩咐挪亚说:“凡流人血的,他的血必被人所流。”这就是因为人不服神治,又丢弃自治,所以神只好给人权柄代表神来管治人。因此,不久就有国家的开始,人类中就有了政权的管治,社会的制裁。在家庭里有父母、兄长等等。这些都是神所设立的权柄,代表神来管治人。所以,罗马书十三章一节才说:“在上有权柄的人,人人当顺服他。”这就是人治时代。因为人是这样受人管治,向人负责,所以所受的管治就称为人治。

  所以就着管治这一方面来说,人类的堕落,乃是从神治堕落到人治。人越是受神治,就越高尚。越是受人治,就越低下。今天人的光景,是完全不受神管治了。可能还有少数人,是在自治之下,受自己良心的管治,但那个力量也是极其微弱的。大部分的人,都是落在人的管治之下,必须有别人的管治,才肯就范。但就在这人治时代中,人还是失败了。人不服人的管治,人逃避人的管治,人更推翻人的管治。今天摆在我们眼前的,正是这种背叛翻腾的光景。所以我们看见无论在神治之下,在人治之下,人都完全失败了。

  人既是从神治落到人治,所以神拯救人的时候,就把人从人治恢复到神治,叫人再单纯的活在神面前,直接的受神管治。但这恢复,并不是一下就完成的。人的堕落,怎样是从神治经过自治,而落到人治。神的恢复,也照样要人从人治,经过自治,而达到神治。可说自治乃是神治与人治之间的一层台阶。所以人蒙恩得救了,就该先脱离人治,而恢复到自治里去。

  凡活在人治之下的人,都是活在人面前的。他们有许多事,都是因着怕人才不敢作。何时人管不到,或看不见,他们就为所欲为了。在自治之下的人,就不是这样。他所讲的确实不确实,那是良心来负责监督的;但他要讲甚么道,要取甚么题目,神的意思要他怎样讲,这就不在是非善恶的范围之内。良心的感觉在这方面,就无能为力了。他只能凭着直觉,摸到神的意思,而在这方面得着神的引导,以说出神的话来。这些良心与直觉不同的地方,也就是自治与神治不同的地方。

  今天能完全活在神治之下的人太少了!许多弟兄姊妹,都是活在三治混合的光景中。他们有很多成份是留在人治里,还需要人来管;也有一些成份是在自治里,受良心的管治;但很少一点成份是在神治里,直接受神的管治。这是一种很不正常的事情,所以还需要更彻底的对付良心,使自己一面在消极方面脱离人治,一面在积极方面进入神治,而直接受神的管治。

回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