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
一月刊 |

202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祷告的答应

无名的基督徒

  单单就人的眼光来看,我可能会为这章挑一个更令人惊讶的标题。例如─祷告得了明显的答应─奇妙的答应─惊人的答应等等。但是我们应当让神来教导一个功课,就是我们所献上的祈求,对神而言,答应祷告是一件自然的事。他何等乐意聆听我们的恳求,又何等喜爱答应我们所祈求的呢!当我们听见有钱人赈济穷人,或捐输财物纾解宣教团体的困窘,我们知道了便会从心里说:“能这样做的人真是太棒了!”若说神爱我们─我们也确实知道─难道你不认为他赐下我们所求的,岂不是他最大的喜乐么?祷告得着答应的事例相当多,我们愿意拣一、二个祷告得答应的例子详细的说一下,使大家受激励得以壮胆的来到施恩宝座前。你试试便知:神要拯救我们所代祷的人。

祷告之答应

  几天前我和一位朋友谈到祷告这件事时,他突然问我说:“你听过某某教会么?”

  “还算熟悉,我去过那儿好几次呢。”

  “告诉你我以前住那里时发生的一件事,事情是这样子的:我们在礼拜天八点之前总有一个祷告会。有一个主日,当我们祷告完毕站起来时,一个副教区委员开口说:“牧师,请为我的孩子祷告,他现在十岁,有好几年不曾到教会作礼拜了。”牧师回答:“我们现在就可以花五分钟时间为他祷告。”于是大家再跪下来为那孩子热切祷告,会后没人向这孩子题这件事,那孩子却在当天晚上来教会参加聚会,聚会中所讲的道使他为罪悔悟,他的心融化了,就在副堂那里接受耶稣基督做他的救主。

  “周一早上,一位教会救世军的队长参加了每周例行的同工会,他对牧师说:“昨天晚上那孩子决志信主是一个祷告的挑战─从神来的挑战,我们要接受它么?”牧师问:“你的意思是甚么呢?”他回答说:“我想是否该从本堂教区内挑拣道德最坏的人为他来祷告?”大家一致认为凯先生是最糟的,于是他们“同意”为他祷告,使他归向神。到了那周末,教会在大厅中举行祷告会时;就在此刻,凯先生使劲推开门瞒珊而入,他的样子比酒醉的模样还怕人得多。他以前从未到过这儿,现在软趴趴的坐在门旁的椅子上,头上还戴着帽子,双手掩着脸。他的出现,使祷告会的会场顿成了询问室。虽然他以往沉溺杯中物,现今他找到那一直寻找他的主,以后就再没有回到老路上去了。如今他是那地区非常杰出的传道人。”

  哦,为何我们不为那些未信的朋友祷告呢?我们请他们听福音,他们未必听,但是为他们祷告,他们就无从抵挡了。两三个人同心合意为最糟的人得救祷告,看看神要怎么做!把所要的告诉神,并信靠他,神就要以“奇妙”的方法成就他奇妙的工作。

  丹.克劳福弟兄最近告诉我们,他在一段休假后必须尽速回到宣教工作时,可是路上遇到溪流,水深流急,又没有可以渡河的船。他和同伴们只好扎营下来,向神祈祷。不信的人看见这事可能会大加嘲讽,神怎能带他们过河!但,就在他们祷告的那一刻间,一株挺拔的大树,几十年都耸立溪流旁,竟开始摇摆不稳,最后倒下,并且直直横在溪流上。克劳福弟兄说:“这是天上君尊的工程师为神的仆人架设了浮桥。”

  许多青年人会读到这些祷告的事例,我们愿题醒他们知道神仍然听见童子的声音(创廿一17)。我们还要为他们再讲下面的故事,热切的希望使祷告成为他们的产业,他们的生命;使他们在每一天的生活中经历祷告的应允。

马拿西

  不久以前,一个中国男孩名叫马拿西,他才十一岁,是曲阜学校的寄宿生,他的父亲是当地教会的牧师。有一次他放假回家,当他到家正站在门阶时,看见一个骑马的人向他飞驰而来。这位骑士─是个外邦人─内心极其不安,他急着要找“耶稣人”─就是牧师。孩子告诉他,父亲出门去了。这位可怜人一听这话极其沮丧,赶紧解释他来找牧师的原因。他是从数里外的异教村落来请“圣人”去赶鬼,因为他朋友的媳妇被鬼附身。他和盘托出事情的经过,叙说这年轻妇人如何被邪灵折腾。她咆哮辱骂,拉扯头发,抓撕脸孔,撕裂衣服,捣毁家具,乱丢杯盘的情景,令人闻之鼻酸。另外也谈到一些她狂乱的表现,如亵渎圣灵,粗暴不敬,疯狂似的抵毁神,每当这些事后总是身心俱疲,口吐白沫。孩子听了,只有一再的说:“可是我父亲不在家呀!”心乱如焚的他最后才了解孩子的意思。出乎意料的是,他突然跪了下来,绝望的向孩子伸出双手,大声叫道:“你也是一位耶稣人呀!你可愿来?”

  试想一想,他不过是个十!岁的孩子而已!然而,即便是一位少年,若能完全降服于他的救主,是不怕不被救主使用的。经过一阵短暂的讶异犹豫,孩子把自己全然交托主,凭主安排。如同旧约的小撒母耳乐意凡事顺从─他接受了热切的恳请,把它当作从主来的呼声。于是,这位未信的陌生人跳上马,把孩子拉上来放在自己后面马背上,飞驰而去。

  马拿西在马上开始思量这件事,他是接受了请托奉主基督耶稣的名来赶鬼,但是他配神这样使用他么?他的心谷纯洁、谷坚强么?当他们一路奔驰下去,他省察自己的心看看有无应当悔改的罪,而后他祷告求神引导他如何说话和行事,又尽力去思索圣经中有关于鬼附的例子,以及使徒如何处理的情形,这样他就单纯谦卑的将自己交托在神的能力和怜悯中,为着主耶稣的荣耀求他的帮助。到了妇人的家,她的亲人正全力把这痛苦的妇人按在─床上,虽然她并不知道有人要请牧师来,但是当她一听到庭院的脚步声,她就大叫:“不要挡路,让我走掉,我必须逃!“耶稣人”来了!我没法和他较量,他的名字叫马拿西。”

  马拿西进了屋子,按例鞠了躬,就跪下祷告,又唱一首诗歌赞美主耶稣,然后奉荣耀、全能复活主的名吩咐鬼从那妇人身上出来,一霎那间,她软塌塌的伏在地上静了下来。那天以后,她就完全恢复正常了。她听到别人说,她曾经说出这位基督徒孩子的名字,她很讶异,因为整个村子都不信主,所以她从来也没有听过或谈过这个名子。那天,对这村的人而言真正是“新的开始”,自此而后主的道大大行开,并且得着荣耀。

  亲爱的读者,这个小小的故事对你不知有甚么影响?对我而言,它催促我进入全人最深之处,它令我觉得大多数人对神的大能认识太少了─就是那漫过我们,难以抵挡的爱认识得太少了。哦!何等的爱!每一次我们祷告,他奇妙的爱就以特有的方式四围环绕我们。

以爱来祷告

  如果我们真正爱我们这位可称颂的主,岂不更多在祷告中寻求与他有更多的交通么?亲爱的基督徒啊!我们批评的大多,是不是因为我们祷告得太少?哦!我们当记得,亲爱的救主来到世上并非为着审判定罪,“乃是叫世人因他得救”(约三17),所以我们也当如此行。

  那些随便批评论断的言语使别人与基督更加亲近么?吹毛求疵的人能使人更像主么?哦!让我们把论断、责备、挑毛病、轻看别人及别人服事的灵丢弃掉吧。保罗不是说:“你们中间也有人从前是这样,但如今你已经洗净了。”(林前六11)

  你可知道我们奔跑的目标么?我们在别人身上察觉到一切的坏脾气和缺点都出于魔鬼。我们以言行审断并夸张这一切,乃是出于心中的恶意。鬼附一事在英国并不是没听过,或者可以说,它在英国表现的形式不同罢了。我们一切亲切可爱的知交好友,却常被各种的罪捆绑─正如经上所说:“看哪!撒旦捆绑他这许多年。”

  我们劝勉他们,可能归于徒然,警戒他们也是无效,更何况因着礼貌和爱心─以及我们的较弱和漏洞─使我们不能像马拿西一样的面对他们,赶出恶灵─但是我们可以试着祷告─以不轻易发怒的爱(林前十三5)来祷告。

  神应允老年人的呼求,也垂听少年人的祷告。只要是出之于清洁的心、圣洁的生活,和简单的信心,神必定答应我们的祷告。充其量我们也不过是满了软弱和瑕疵的器皿,尽管我们虔诚的求,也有可能求得不恰当。但神的应许是信实的,他要保守我们脱离一切的危害,供应我们一切的需要。

  “我的要求虽多如尘土,
  神早已知悉;
  他的智慧远超过诸天,
  我得享安息。”

  “亲爱的弟兄啊!我们的心若不责备我们,就可以向神坦然无惧了,并且我们一切所求的,就从他得着,因为我们遵守他的命令,行他所喜悦的事。”(壹三21)

  (待续)

回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