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祷告的意义

哈列斯比

  “你们奉我的名无论求甚么,我必成就,叫父因儿子得荣耀。” ( 约十四 13)

  大约在二十年前,我为了求学的缘故,曾往德国作了一次很愉快的旅行。在休假期间,我计划到瑞士去拜访一位老人,就是曼尼多夫的侧勒耳 (Samuel Zeller in Mannedorf) 。他在沮立克 (Zurich) 湖旁设立一座“心灵疗养院”,该院系为了人们需要身灵的休息而设。

  侧勒耳无论在性情或灵性方面,都是一个有非常恩赐的人。他有优美的组织才能,经过不断的努力,设立了一所规模颇大的休养院,照顾那些在精神或身体上的患病者,工作疲乏者以及神经衰弱者。

  他又是一个卓越的演讲家。我曾听过很多有天才的演说家,但我从来没有见过能比上他的讲道者。他可说是达到了真正讲道的目的,就是藉着讲道把听众带到神面前。当他讲道的时候,彷佛一切都消失了,只有我们站在神面前。

  他是一位非凡的牧师。至少我敢说,我从来没有遇见那一个人像他那样识透人情,并具有谦和与同情心的。

  还有,他领受了用祷告医病的非常恩赐。藉着信心的祷告,他帮助了许多的人,使他们从许多身灵的疾病上得着医治。

  但这些事给我留下的印象还不是最深的。我所获得的最深刻的印象还是侧勒耳的祷告。

  我从来没有听过任何人祷告像侧勒耳,我这话是真的,并非言过其实。我听过许多人祷告又热烈、又冲动,但侧勒耳不然,他祷告的时候是很安静的、相信的。他很认识神,所以他觉得有把握。

  若能叫你的名得荣耀

  我不相信我曾听见过有谁像侧勒耳那样,多期望神,少期望自己的祷告。他只把所需要的告诉神。他知道其他的事是在神手里。他的祷告是谦恭而又自然的与神的谈话,好像神坐在礼拜堂中的头排坐位上,而侧勒耳就站在他旁边。

  当我们聚集早祷的时候,侧勒耳有许多事要祷告。首先他为我们的团契祷告,接着他为全院中的老人和病人祷告,最后为那些各地请求他代祷的病人和不幸者祷告。我在那里逗留的短期间内,这样请求代祷的信件就有不少,除了瑞典和挪威以外,欧洲各国都有。

  这样,他每天必得为许多人、许多事祷告。但我听了他这一切的祷告之后,我不能不对自己说,“他一切的祷告归纳起来,只有一个祷告,就是叫神的名得荣耀。”

  他不以神自己的应许去强迫神作甚么。侧勒耳并不以此种祷告为躲避灾难的工具,只是作为荣耀神之名的工具。

  因为这个缘故,他常说:“若是更能荣耀你的名,就叫他仍在病中;但你若愿意,求赐他们能力叫他们藉着疾病荣耀你的名。”

  他这样祷告并非仅为别人,也是为他自己。他作了医治他人的工具,但自己也患了一种危险的疾病,且随时可以叫他死亡。他知道他自己是蒙召要藉疾病而荣耀神的。

  目的 -- 荣耀神的名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祷告的目的和意义。我在这里很荣幸的更加看清了祷告的目的:荣耀神的名。

  我眼上的鳞片脱落以后,我就在新光里见到了祷告的误用,祷告的困难,以及在祷告中我们自己所作的努力的地方。

  祷告生活亦与其他生活一样,有它自己的定律。祷告之基本定律就是:祷告的设立是以荣耀神为目的。祷告是给耶稣以实行救恩之机会的指定方法。藉此他要使用我们。

  我们要藉着祷告给耶稣以机会,让他进入我们的心灵、我们的身体、我们的家庭、我们的四邻、我们的国家、我们的世界、信徒的团契,以及未得救的人。

  若是我们使用祷告,不是为我们自己和亲友夺取利益,或逃避患难和困苦,乃是求主在我们或别人身上荣耀神的名,那么我们就能见到圣经所记祷告的最坚强最勇敢的应许也成全在我们这软弱、微小的祷告生活上了。我们也要见到主给我们祷告的答覆,是我们从来未能想到的。

  经上写着说:“我们若照他的旨意求甚么,他就听我们。这是我们向他所存坦然无惧的心。既然知道他听我们一切所求的,就知道我们所求于他的无不得着。” ( 约壹五 14 、 15)

  使徒约翰从他自己祷告的经验,以及读他书信的人的经验上,建立了这个事实,就是我们若照神的旨意求甚么,我们在我们求的那一刻就已经得着了。它已立刻从天上被送了下来,并且已经在路上了。当我们求的时候,我们不十分知道它何时到达,但是凡藉着神的灵认识了神的,已经学会了把这事放在神手中,不管答覆的迟早,他总是一样快乐地生活。

摘自:“祷告”

回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