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
一月刊 |

202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在西藏传福音(一)
孙大信

“我传基督福音……主为我开门。”(林后二12另译)

“有广大又有功效的门,为我开了,并且反对的人也多。”(林前十六9)

“杀人流血,他们的脚飞跑,……平安道路,他们未曾知道。”(罗三15-17)

“他为作基督的工夫,几乎至死,不顾性命。”(肺二30)

“我为主耶稣的名,…就是死…也是愿意的。”(徒二十一13)

孙大信生长在印度极北的地方,他很熟悉喜马拉雅山。但他的心,却常想向黑暗地方去传主的圣道。他对基督的事,有真实的看见,以在未听见主名的地方,是他传道的范围。这样看来,孙大信注目西藏是自然的,因为他的志愿本来如此。

百年以来,印度已不乏传道的人,信基督的也不少。惟独西藏和尼泊尔无法进去,也无人知基督的名,所以他说:“不如我去吧!”对于外国人西藏禁止最严,不能进去,印度人能去。但是天气实在难当,并且那愚拙黑暗的民族,又极端反对。然而为主受苦,是孙大信的大目的。所以,他不怕前途的苦难,仍要进前服事,虽然为一年轻后生,敢自己进入黑暗地,自觉主派他如此。有诗曰:

基督神子差遣了我 领我进入深黑地

基督的流血手按我 赐给我启示力量

孙大信没有传道行程日记,因此不知他受苦的详情,所知者仅零馀的记录罢了。

在1908年,曾到过西藏,那时不过十九岁。西藏话语一点不懂,在浦屋有两个传道人,他们留孙大信作客一星期。

后来,愿帮助孙大信一位教西藏话的先生,伴送他前去一点。起初孙大信不知别的,只知人反对他,进出不远,果然遇见最厉害的反对,喇嘛为首,率领人这样,但他仍得平安地到了大西岗。那里的喇嘛,接待甚好,真叫他希奇,这喇嘛还是一位大首领。以下有一百多喇嘛,这喇嘛不但接待,并且预备饮食住处。在这严冷的天气,得了这样招待,实在好极。喇嘛又招呼人,都来听他讲道,这样,孙大信满心乐意传扬、讲解神的福音。

从此地又起,到了一处,是前头这位喇嘛的朋友在那里作喇嘛,也一样的接待照应,一样召人来听他讲道。从此到四面乡间传道,就常常有反对的。有人吓喝他,警诫他快快躲开,怕有想不到的危险。然而,孙大信不是容易害怕的人,仍旧做他的工,这样在顽固守旧的地方,为主争战要四面打破难关。

所以,全不以逼迫凌辱为事,只要得有人信靠救主,就算尽了他的本分了。有一锡兰朋友说,“孙大信定志在西藏恒雪中,赤足而行,为要表明他的信心是坚固的,领人归向基督。”

孙大信主意坚定,要在反对主国的地方传扬主名。这样他作的工夫,逼迫的事,早晚在所不免。

一天,到了瑞萨城,有人把他捉住,送交喇嘛,告他进入内地传基督的福音。官方就把他定罪,送到法场,要处死他。按本地行刑法有两样:

把新剥的犛牛皮,包起人来,缝好晒乾,置他一死。

把人丢在枯井,封锁井口。

现在对孙大信用第二种刑,所以解到行刑地方,就剥去他的衣服,抛在井里,胳臂受有重伤,内有许多死人骨头,和腐烂的肉,臭腥难当,任凭什麽死法,总比受这等刑还好。在这烂肉要命的井内,孙大信呼吁说:“主阿!你为什麽丢弃我!”

井底下白日,也变作黑夜,这漫漫长夜,不能就死,又无水无食。孙大信自知命不能久延,只奄奄待毙罢了。

到了第三夜,他听见井口上有拭磨的声音,不多时把锁开了。揭开铁盖,有声音说,把垂下的绳子抓住罢。孙大信虽力量不多,但抓牢绳子,被提到井上,井还是照常盖好锁好。孙大信四围观看,不见有什麽人,且是臂上疼楚也没有了。经此新鲜空气,精神为之一振,到此惟有感谢天父非常的拯救。及到天明,四肢失力,勉强进入一小店中,直至调养得好,又去传道。人听见这个信息,热热闹闹,四处传说。

喇嘛也听见了,说从前死去的人,现今又复活了,又见他传道。于是又捉住孙大信,送交审判厅。喇嘛一见,大大生气,说必是有内贼偷去钥匙,放他出来。及至再三寻找,钥匙正繫牢自己带子上。喇嘛一见,闭口无言,就大大害怕起来,说:“我劝你快快离开这里,越远越好,怕你有能力的神,叫我和我的民遭什麽大害。”孙大信得着这非常的拯救,就赞美感谢神!又仍旧作他传道的工夫。

西藏传福音的经历

“所以我更喜欢夸自己的软弱,好叫基督的能力护庇我;我为基督的缘故,就以软弱、凌辱、急难、逼迫、困苦,为可喜乐的;因我什麽时候软弱,什麽时候就刚强了。”(林后十二9-10)

美国一名传教士有话说:“主耶稣对祂的敌人,不但不报仇,反倒愿意拯救他。”正如主耶稣自己说:“敌对你们的为他祈祷,咒诅你们的为他祝福,并为他们牺牲自己。”(路六28另译)孙大信对待他的敌人和反对他的人,正是合乎这个样子。看他对西藏人和那些不淮传道的小国,不但不报仇,反要切心救他们。他讲道时,也用自己的经历作比方。

一次,讲到“要保全生命的,就丧失生命,丧失生命的,反得保全生命”的题目。他提到经过一件非常的事说,“有一次,我经过西藏的大山,天冷又下雪,我和一个同伴西藏人,身子好像结冰,几乎不能到定规的地点。一爬上山坡,看见有一个人,冻的快死。我就对同伴说,不如我们抬他到一个合适的地方。同伴说,“我自顾不暇,怕不能保命。”扬长去了。但我就一人将那人背著,一步一步,勉强前去,实在大不容易。那人身体很重,我吃力不堪,但越出力越发生热,甚至把身上的热传到那人身上。在不多的工夫,究竟赶上那位西藏同伴,他已经冻死了。我到了一村内,把半死的人放下。不久也甦醒过来,二人就感谢神,救援我们脱了死亡的虎口。”

孙大信说这比方,证明要保全生命,就丧失生命、捨弃生命,反保全生命,真是恰合。

一天,他爬上一崎岖不平岩石,慢慢进入一山洞,遇见一人彷彿祈祷。那人把头发繫在洞的上边,免得垂头睡去,作此默想祈祷工夫。孙大信就进去,问他为何如此自苦。那人说,“害!我平日行为,和常人一样,只知贪求世上福分,以养肉体。但心里起了一种高深的思慕,想到将来报应不知如何。因此想勉强立功,弃绝世界,到深山密洞,要立修行的大功,直到如今仍没得着什麽平安。”

孙大信把《新约》把开,指明给他说,“凡劳苦背重担的,可以到我这里来,我要赐给他平安。”(太十一28另译)就此讲明里面意思,那人非常惊异,跳起来说,“这正是我里要得到的平安,快把我领到祂那里去。”立刻要求孙大信替他施洗,孙大信领他到一教堂,请牧师多教导那人。

孙大信又说,他有一次,到了一个地方,起初是最反对福音,但因为作过一件事,他们就成为朋友。什麽事呢?

有一天,他爬上一山坡,失足跌倒,冲下一块大石头,滚到山下的大坑,就把一条大毒蛇砸死了。不远有一个放牛的童子,跑来告诉他说,“这毒蛇已经害死好几个人,所以没有人敢从这里走。”

后来,这童子又到村里告诉众人,他们一听见,就感激得很,都出来迎接孙大信到他的村庄里。这是仇敌变作朋友,越发把福音对愚拙的人讲解了。

流血的脚

山路崎岖,高洼不平。有一次,孙大信的脚,被峭石扎破,坐下包裹血伤。有一路客看见,问道你为何如此吃苦,于是二人对谈一次。客人慢慢听见孙大信为他的主人,天天这样辛苦,为的教训众人,叫他们认识在十字架上,手脚流血的那一位。这样二人密谈了多时,客人达西才说明他也是敬虔求救赎之道的,但心里有许多解不开的疑惑。孙大信把一切都为他一一解释了。

达西末后说,“我看见你辛苦受伤,却很乐意克苦己身的态度,必在你身上有看不见的大能力,所以,我愿明白这内中的缘故。”于是,请孙大信到他家里,住了一星期,教他认识圣经,并帮助他学习祷告。

以后,达西送孙大信到不远的一个喇嘛家里,这人是达西的好友,并且不反对基督教。不多几天,孙大信又回到达西家里,见他高兴平安。因为已经得着基督,就要受洗,连他的全家,都求著受洗。所以赶临别的时候,孙大信给达西全家九人施洗。孙大信半生的大快乐,没有过于这件事的。达西是这一方的重要人物,是喇嘛的书记员。因此,本地人不敢逼迫他,但喇嘛说,“你不可再传道给别人,可保你平安。”

有好几次,孙大信心里凄凉,忧愁寂寞,独行无伴。自完全献己于耶稣基督的,多半有这种感想。因为,人费了好多时间去作工,日后必有反应的时候,就觉得疲乏鬱闷,或有人常调换工作,能免去这种寂闷。孙大信却不是如此,常常这样辛苦,没有改换,只能改变地点,不能更换工作。天天寻人拯救,或在教里,或在教外,无非他独自一人,实在费精神得很。

有一教士为他作见证说,“若非他天天就近天父,实在不能担当这苦难。”这话诚然是的。无论是什麽时候,无论是如何的困乏,有人请教,他无不满面乐意接待。这样没昼没夜,常尽传福音的本分,为的效法主的模样。他也经历到从软弱中得着力量。

有一天,他非常困乏,又饥又渴,脚又疼痛,心里十分忧伤愁烦,还是竭力奔他前面的路程。忽然遇著一人,和他谈谈,且很相亲密,遂把一切忧愁烦困,全然忘记。这样走进了一个村庄,这位路遇的朋友,就走开了。忽然孙大信的愁烦又回到心里,后来他说,“若非天使来坚固我的心,这时,我就没法子得释放了。”(续)

 

上一篇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