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成人的追求
俞成华

  俞成华特会信息

  读经:

  “神的殿和偶像有什么相同呢?因为我们是永生神的殿,就如神曾说:‘我要在他们中间居住,在他们中间来往;我要作他们的神,他们要作我的子民。’又说:‘你们务要从他们中间出来,与他们分别,不要沾不洁淨的物,我就收纳你们。我要作你们的父,你们要作我的儿女。’这是全能的主说的。亲爱的弟兄啊,我们既有这等应许,就当洁淨自己,除去身体、灵魂一切的污秽,敬畏神,得以成圣。”(林后六16-七1)

  我们已经进入了这样的境界──我们用简单的“信”,与神有“亲密的同在”;而祂藉我们的灵管治了我们整个人。所谓神生命的道路其实就是一条“活的信心的道路”。同时神还要逐步加强我们灵深处的“鑑别力”。(林前二14-15,“看透”可译作“辨别”或“鑑别”)使我们能具体认识我们的灵,并能分辨不同的感觉,这是一件很重要的事。因为这样,我们在跟从神的引导上就会非常敏锐。这里要交通一点有关灵的功能(良心和直觉),和一些有关灵的光景(受压,狂放和安静)。

  新生命开始在我们里面掌权,我们就得(要)学习跟从里面的灵,来行走神所规定的路。神用什么方法叫我们知道“是和不是”呢?我们凭着什么来跟从神呢?──凭着灵的感觉。

  灵的感觉有两种:良心和直觉

  一、良心

  前面我们多次提到“良心”。罗马书第八章:“圣灵与我们的灵(原文)同证……。”(罗八16) 罗马书第九章:“……有我良心被圣灵感动,给我作见证。”(罗九1)

  这些经节证明:圣灵通过我们的良心出来了。特别是对“刚走道路”的年轻(初信)信徒来说,良心是我们灵里非常敏锐、十分重要的部分。我们人人都要“跟随”圣灵通过良心的“最微小”的感觉(或光照)去行事。神是藉着“良心”的是非感来“催促或拦阻”我们的行动,使我们确信哪些事是必须受对付的。如果我们能顺服哪怕是“最细小的对付”,这也是非常有益的──因为对付后,我们里面的感觉会变得更敏锐、更细緻。但若我们对“良心的感觉”不顺服,特别是在早期基督徒生活中,那么神的生命要在我们里面长大,是不可能的。为此,“顺服良心的感觉”这件事就显得十分重要了。

  二、直觉

  随着基督生命在你里面长大,就会另有一种感觉,就是“直觉”──生命的感觉。良心是用理由告诉你的,直觉是越过(或超过)理由的。(良心是与生俱来、分辨是非的部分,是灵的一部分,比魂的思想、感觉更深,良心又叫是非之心。罗二15)“直觉”并不沿用“理由”,而是超越“理由”。【编注:持守“无亏的良心“是每位基督徒一生应有的见证(徒二十三1、二十四15-16等),详参C.C.T.M.出版的《十架窄路》第二部分】

  甚至超越人一切魂的思想和感觉。“直觉”,是灵里直接的感觉。(凭人看,该隐的祭(创四5)和乌撒的手(撒下六6)都很好,但神不喜欢。这是超越一般人的理由的。)

  直觉是圣灵的“催促或拦阻”。

  “直觉”有两种经历:

  (1)里面的催促──是圣灵在你里面,要你做某一件事;
  (2)里面的拦阻──是圣灵在你里面,要你不做某一件事。

  下面是圣经中的几个例子:

  (一)保罗和彼得的经历

  彼得去哥尼流家,是受圣灵的差遣──是圣灵“催促”,叫彼得去。
  “……圣灵向他说……起来!下去,和他们同往……。”(徒十19-20)
  保罗和巴拿巴的出去,是受圣灵的差遣──是圣灵“催促”,要他们俩去。
  “……圣灵说:‘要为我分派巴拿巴和扫罗,去作我召他们所作的工。’”(徒十三2)
  圣灵“拦阻”保罗等人。
  “圣灵既然禁止他们在……讲道,他们就……想要往……去,耶稣的灵却不许。”(徒十六6-7)

  (二)光靠超自然引导的危险─外面和里面

  在这阶段,我必须提醒你,要防备外面超自然的引导:如,方言、预言、异象、“声音”等等。因从我来说,你学习如何跟随“里面”圣灵的感觉(圣灵在你灵深处引导的感觉)要比“外面”的东西好多了。教会的历史告诉我们,如果不知道里面“恩膏的教训”和“神生命在深处的感觉”,那么,我们就会被外面的东西所欺骗。

  例如,宁波有一人会说方言,方言的解释(翻译)是:某人死了,但会复活的。而结果并没有复活!我这里并不是说,方言和预言都是假的。我是提醒你,外面神奇的东西、超自然的经历,有邪灵假冒的可能。你必须用神的话,和你里面的圣灵,试验其真假。要防备,不可光有外面的方言等超自然的引导,而没有里面的引导。所以光问外面,不问里面,这就有问题。旧约时可问外面,但新约时有恩膏在人里面了。(约壹二24-27)

  关乎圣灵的催促和拦阻,在圣徒的生命中,还有很多见证:

  1.乔治.穆勒 (George Muller) 开办孤儿院-直觉的催促

  一百多年前,穆勒在伦敦街上,天天看到许多孤儿。从而在他心里起了一个意念:开办一个孤儿院。四十多天过去了,他心里越来越清楚,是神要他开办的──因为在他里面的催促,不但没有随时间而消逝,而是天天催促,越来越强。所以,他就开办了一个,后来又办了好几个大(型)的孤儿院。他单单信靠神,维持了六十多年。最兴旺的时候,一天有二千多孤儿吃饭。穆勒开办孤儿院,完全是顺服里面圣灵“直觉的催促”。

  2.我个人的经历-直觉的拦阻

  请允许我讲一个我个人的经历:【编注:抗日战争初期】我一个人来上海,已经有三年没有回家(浙江,新昌)了。有太多理由该回去,有一次东西都整理好了;还写了信,请人来接我。正打算要走,立刻在我深处觉得不安──好像要回家去犯罪似的不安。我良心的感觉是“可以去”;但直觉却说,“不可以去”。直觉作了明显的“拦阻”。后来,通过教会的交通,我心里很清楚了:神不是要我回家,相反,神是要我家眷一起来上海。后来也证明这确实是神的旨意。自我家眷来到上海之后,我家乡十分之七的房屋都被日本侵略军炸掉、烧掉。

  3.杨弟兄绕道而行-直觉的拦阻

  有一次,杨世潮弟兄要去鼓浪屿。路走了一半,忽然里面感觉不能继续走“老路”,要绕道走,路远得多。远路绕道当然很不高兴,但他顺服了,没敢对他深处的感觉“置之不理”。第二天,他发现,那条老路已属于“军事戒严区”,已有人经过,被日本侵略军岗哨兵当作奸细吊打致死。杨弟兄里面“禁止”的当时是没有理由的;但神通过杨的直觉告诉他,救他脱离了险恶。

  三、灵的三种情形

  灵的情形一般有三种,我们灵的“情形”应当保持正常──

  (一) 受压的灵、(二) 狂放的灵、(三) 安静的灵

  这三种灵,随时都有可能出现。其中安静的灵是正常的灵,我们要靠主保持我们的灵在正常的“情形”中。简单介绍如下:

  (一) 受压的灵

  我们的灵会因受压而爬不起来。其原因总是在我们的外面环境或里面光景有了什么变化,发生了什么事情,激动了我们的灵。这些事情往往是:我们的肉体捲入什么罪行;什么人刺激了我们;或是撒但的攻击等等。一下子,我们的灵就受压了。如果是里面发生的事,往往是身体的软弱:病了、累了、睡少了;或是罪没有对付好,良心一直挂着,仇敌一直控告,心不安,灵受压。也可能由于碰到对方的肉体。(像摩西盛怒用杖击打磐石之事,民二十1-13)

  这些事使我们的灵受压之后,往往很难爬起来,恢复正常。你一旦发现你的灵受压,就当立刻靠主安静下来,将你整个人退回到你里面的救主耶稣那里,问祂是什么原因。当主给你有分辨能力找出原因时,立即加以对付:或是认罪、赔偿,或是靠耶稣宝血来胜过。然后就靠主起来,摆脱这些事情。

  (二) 狂放的灵

  狂放的灵态──把你的灵伸展(发挥)得太过分了,拉得太长了。譬如,当你在讲道或作见证时,你会感到你灵里的力量冲出来,好像奔腾激流,你的话语,滔滔不绝,从而开始失控:用词不受约束,不够敬虔;你会狂笑不止,或是大哭不已。一有这情况,你要儘快靠主使用你的意志,把你的灵拉回来,安静下来,用你的意志把它控制住。在你心里,认自己的罪,保持亲近神,然后在安静的灵里,继续交通下去。

  (三) 安静的灵

  安静的灵才是正常的灵态,圣灵是安静的。正常的情形是,藉着信、保持一个安静的灵,与安静的神同在。如果我们“平时”就一直操练这样安静地与神联合,那么我们的灵就是受控的灵──不是失控的灵:忽而高,忽而低;忽而狂放,忽而压抑。我们不断地、安静地保持在主里面,就好了;然后,如果祂给我们里面一个什么感觉,让我们的灵与祂合作,表达出来,分享给大家。

  四、成人的生活(或追求)

  从重生得救到成人之后,你还有什么要“追求”的?你的灵一直正常、得坚固、与神合作,那么你还要做什么?保罗在灵命后期说:

  神一切丰富都居住在基督里,(西二9)基督是永存的;其它都是虚空的、暂时的。“我也将万事当作有损的,因我以认识我主基督耶稣为至宝。……”(腓三8)

  “我乃是竭力追求,或者可以得着基督耶稣所以得着我的。”“所以得着我的”亦可译作:“看哪,我是被基督耶稣佔有了”(腓三12达秘译本)。

  “我只有一件事,就是忘记背后努力面前的。”(腓三13)

  “凡是完全人,总要存这样的心。”(腓三15)

  “……叫我们不靠自己,只靠叫死人复活的神。”(林后一9)

  (一)不往后面看-忘记背后

  保罗告诉我们,要忘记背后。但是人往往常想着自己还有罪恶、世界、肉体和许多失败的经历,却又不好好地出代价去对付掉。不要把我们的过去记住,以致分散我们的注意力;而是竭力追求认识我们永活的救主耶稣。意思是我们不要让主耶稣以外的事来缠绕我们、使我们分心。当你完全进入你深处“神的生命”时,这是多大的福分!因祂已经了结了一切的旧造;住在你里面的圣灵,管理了你的全人。为此,让我们忘记背后,勤奋地“努力面前”吧!

  1. 不看自己的失败  

  这就是我们的问题所在:要知道“看自己”就是仇敌的“试探”。我们却常常落在魔鬼的试探里,自己还没有意识到。我们就是惯于看“我们的软弱”,或“我们的力量”;我们也看过去“许多的失败”;甚至早已“对付清楚”的事,我们还在为过去歎息。更为不好的是,我们接受从撒但来的意念:“过去的罪、世界、情慾,不是今天仍旧在你身上没有完全被主了结(消除)吗?你今天有些言行,不是还在羞辱主在十架的得胜吗?”哦!这是仇敌的“试探”和“控告”,这会成为你在场上赛跑(林前九24)的重量(担)、带来很大的损害的。

  对你过去的许多失败,你有否好好出代价去彻底对付?了结一切你想得起的亏欠事?如果已经了结过去,对付清楚了;就立刻专心致志、努力面前的。

  “立刻对付”是另外一个指导性原则。如果你在某件事上,得罪的对象只是神(而不是人);你就立刻来到神前,单单为这事(不为别的)好好认罪。神必因主耶稣的宝血赦免你、洗淨你。(约壹一9)如果你得罪的物件是某个人,只与人发生关係的,你也得儘快把这件事对付清楚;如果由于客观原因,不可能对付了,(看十架上悔改的强盗,路二十三39-43)那么就赶快摆到神面前来认罪,把它彻底对付好了,以便恢复与神之间的亲密交通。这个原则很重要,如果你能坚持这样办,你的灵就不会受压抑;反而,灵会刚强起来,灵会跟主一起上升、一起超脱,(意思是许多刺激碰不着我了)在神前常存无亏的良心。你当靠主不断洗淨一切(灵魂)污秽,一直保持你灵的新鲜;不要向后看、不要再提你已经对付清楚的事情,因一切的一切都已经在主耶稣得胜的宝血底下了。努力面前吧!

  儘管如此,“努力面前”当然是要看前面,但“错误”的向前看,又是危险的。你不要让你自己受试探:“如果……那么我将来会如何如何?”或者“如果事情(将来)这样发生……,我(将来)当如何……?”(想的都是“将来”)──不!操练“此刻与神同在”。这一分钟是在你手里,下一分钟不在你手里。愿意你在这一分钟忠心爱主,下一分钟你不要管;抓住“此刻”,“此刻”记念主、爱主、敬拜主;“此刻”让主也得着你、享受你;你当目不转睛地仰望主,巴不得“此刻”“被提”到主前,与主有畅通的、无阻隔的同在。你能这样操练与主同在吗?

  作者俞成华弟兄的金玉良言:“今天和现在”

  爱主还有今天和现在,这是多么宝贝。愿主拯救我脱离过去,因一次过去就永远过去;一切不义和罪恶正蒙宝血洁淨;也愿拯救脱离将来,因将来一切都在神手,只让我活在现在里,但愿现在顺服,现在爱主,现在以全心向着主,荣耀主。

  2. 不要停留下来,自我欣赏

  在我们快跑追求主的道路上,不要停下来一直在那里看(沉迷)自己最近的成果:如,胜过了什么,病得医治了,看到了异象,赶出了鬼附,神使用了我带领了多少人重生得救,为主受了多少苦难、损失,等等。这些是神恩待我们,不过叫我们经历一下而已。你若“停下来、自我欣赏”,这就变成一个“试探”。它所带来的属灵危害是很大的,比“停下来、看失败”危害更大!因为你什么时候看自己,享受这些,什么时候就自满眼瞎了;瞎眼是指看不见我们最为宝贵的主。基督的生命不在“你的成功”上,基督的生命只是在基督里;祂热爱你,就住在你的里面呀!也在弟兄姐妹里面呀!你为什么不定睛在主身上呢?(来十二1-3) 【编注:若有圣灵感动、为主作见证、荣耀主,这就不是自我欣赏了。(例如林后十一23-28)】

  我们被充满,不是“杯式”,而是“管式”的。杯子里的水,充满后不流动;而血管里的充满,是一直满,也一直空的;新的一面来,旧的一面去。即或像保罗,昨晚你有第三层天的经历,还是不能停留,还是要盼望在基督里新的经历。“流水不腐,户枢不蠹”。

  所以,你什么都要放下,什么都没有,一直倒空你自己。“虚心的人有福了”。(原文作“灵里贫穷的人有福了”太五3)这样,神就要在你身上大大施恩作工。可惜工人一直停留在工作里,自我欣赏已经过去之事的美好,没有做到忘记背后!一向后看,你就停了脚步。许多为主作工的人所讲的道,恐怕是几年前,或是几个月前的,这就说明他停住了、原地踏步了。所以,让我们把“好的、不好的”都忘记!神要给我们更大的恩典。

  你当前对主之“爱心”,是否像起初(刚得救)的爱心,(启二4)新鲜的爱、最纯洁的爱?是否像刚得救时的,婚礼新娘的爱呢?如果你爱的态度是永远保持着新鲜:“我此刻刚刚接受主!”──你刚(此刻)撇下了一切,为了跟从基督。你那“此刻”的态度极好,神要在你身上大大作工。但是,一旦你不是“此刻”,而是向后看,或者留恋在已过的某个经历上,那你的前进(向着标竿直跑)就会停止,你在原地踏步了!哦,此刻,你是否靠着神的恩典,忘记你过去的“好和坏”,“此刻”就爱主,亲近主呢?

  (二)因着信胜过世界

  现在我们要来看“信心”的增长:我们的生命增长,我们的信心也增长。基督徒所以不能长进,或进步得很慢,是因他对那看不见的、属灵的、永世的东西,不觉得那么实在,反而觉得今世的东西太实在了,所以他不能放下今世的,这是因为信心不足。

  彼得告诉我们,凡有形质的东西将来都要被烧掉。今天要有一个信心,看属灵的、永世的事,比这些肉眼所见物质更实在。(林后四18)以往信徒能不顾自己(一切)地爱主,就是因为他们能看见永世的、在神里面的事。所有的秘诀就在于此!(来十一27)人若有信心,看见了永世的实在,他就要改变,不顾一切地要主,像保罗、孙大信一样。【编注:一位冒着生命危险在西藏传福音的印度传教士】

  这需要里面有看见,不是头脑的理解,外面是装不出来的。能胜过世界的是“信”,这在人是没有办法的,信是需要神来作的。【编注:信心是神所赐的,我们可向神求信心。弗二8; 可九24; 林前十二9; 提前一14】

  基督徒不能胜过世界,就是因为:

  (1)藉“神的话”对神的认识很不够;所以,
(2)“神的话”对他们没起作用;为此,
(3)他们对神没有活的信心。

  而在神一方,神此刻就想在他们里面作工了。因为只有“活的信心”,才能看到那永远的、属灵的实际(不是暂时的、物质的实际)的东西,以及它们的永恆价值。

  再者,我们需要求神让我们看见:那属灵的、永远的东西(不是环绕我们的物质的东西)才是真正“实际”的。看见之后,我们就会在这“真实信心”里追求主了。

  只有这“真实的看见”才能改变我们、刚强我们,叫我们也能像古圣徒那样,甘心乐意出代价跟从我们的主。

  圣经里许多圣徒,他们信靠神、挚爱神;他们不爱自己、不爱世界,就是因为他们看到了神永远的实际。神的实际是极重无比永远的宝,世界的实际是草。这里有一个很大的“窍”。如果我们有了祂的信心,我们会看到我们的主是“真实”的;反之,我们周围物质的自然界不是“真实”的,而是虚幻的。

  看到了还不够,我们还要配合,改变成祂的样式,因为我们一直仰望的是祂,而不是其它。但若你没有里面的看见,你不能装作属灵,装出来的改变是无效的。惟一能胜过这世界的是这活的信心,所以让我们在圣灵里与神配合。

  (三)只倚靠神

  到了一个时候完全倚靠神不倚靠自己,【编注:诗六十二8】甚至把自己的生命也放在神手里,只单单仰望神。这叫“弃绝”,这是需要靠着恩典来经历的。弃绝越深,属灵生命越长大。弃绝就是对付自己,不由自己来管理。让神来管理,来掌权。

  一旦你真的看到神那永远的实际,你就会将自己不断地投入祂里面。当你在这样的生命道路上前行时,“此刻”你就会进入一个境界:你不倚靠你自己里面的任何东西,也不倚靠你的周围环境;而是单单倚靠你里面又真又活的神。因为你已经把你所有的、你所是的、你所能的,以及你的前途──甚至你的生命──都弃绝交在祂手里了;“此刻”,你拥有的只是又真又活的神,别无其它了──“惟有神”了!所以你不得不一直仰望祂,这就是所谓的“弃绝一切”,就是“成人”的一个明显的凭据。因为你已经让祂彻底佔有了你的魂──你的思想就是祂的思想,你的感觉就是祂的感觉,你的意志就是祂的意志(旨意)了!

  【编注:在实际上、经历上合而为一了。】

  你的身体也完全是祂的。这里需要说明:大多数基督徒生了病,就求告神,甚至求神一定要医治他们;很少人寻求神的心、神的旨意:神让我得病,神啊,你的心意是什么?但“弃绝自己”的人,是爱慕神的旨意过于一切的。倘若你的生命成长到“完全倚靠神”的生命时,你深知道你的身体完全属于神,已经完全由神掌权了;所以,你一点也不强求;你在寻求祂的心意,完全将自己弃绝,交在祂全能的手里;你信靠祂对你的病,一定会有最适当的处理的。你会祷告:“父啊,如果这病是从你的仇敌来的,我拒绝;但如果是源自你的手,我交托给你,我愿学习我该学的功课。”病好不好是小事,功课学得好不好才是大事──认识神、顺服神是大事;你惟一的愿望是:让神完全得着你,并让神的心意完全在你身上彰显出来(目的)。这就是在基督里的“撇下”;他并无挣扎,而是满了信靠的心,安息在主手里。达到这样的经历,是要从神那里得到足够的恩典的。

  你的魂生命对付得越彻底,“弃绝”的功课就学得越多。盖恩夫人说:“哦,神啊,你打在何处,我也打在何处!”她能说出这句话,清楚表明,她已经达到“没有自己”的境界了。同样,如果我们肯放开每件细小的事──甚至件件事都能弃绝──交给神,那么,我们就会经历在祂里面极深的安息。我们不再挣扎!但要达到这样的境界,是多么需要有神更丰富、更深切的恩典!

  五、身体的改变

  身体的改变,是我们个人的最后阶段。我们这次交通所讲到的“生命的道路”,是从重生开始,一直到成人为止。所以我们还必须看一下,关于“身体的改变”,神的话是怎么说的:

  (一) 圣灵的见证

  当圣灵充满、佔有我们全人的时候,我们(逐渐)经历了神生命的成熟:圣灵住在我们深处的见证,不断增加着;初得救时,我们不确定,我们是否真正从神得着了新生命。但是,随着圣灵的工作,新生命在我们里面的长大,我们才越来越清楚:我们有了新生命,我们确实得救了。后来,神完全得着我们的全人,我们有更深一步的确知:“有一天,我会跟主一样,得着一个荣耀的身体。可能就是今天,我会‘被提’到主那里。”【编注:太24:40-44; 路17:34-36】

  (二) 圣灵使人复甦

  儘管如此,当神的生命得着我们、改变我们时,我们必朽坏的身体,在有生之年,也能经历复甦(由软弱变强壮)。原来,圣灵先充满我们的灵;然后,神的生命渗入我们的魂,佔有魂;最后,神佔有我们的身体,(在有需要时)使身体强壮起来。

  “……藉着住在你们心里的圣灵(神的生命),使你们必死的身体又活过来。”(罗八11)

  许多时候,我们的身体就要(快)塌下去了,但是,当复活的生命管治我们时,我们会经历这必朽坏的身体再强壮起来。

  像宾路易师母,有一段时期,身体十分软弱。奇妙的是,她仍能讲道,因为她靠着那从她深处流出的“赐生命的灵”,身体得蒙强壮。

  摘自:《新生命成长、成熟之路》

回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