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祷告的教师(三)
邦 兹

  四、圣徒诗歌

  邦兹花了许多时间祷告,是非凡的祷告战士;邦兹博览群书,属灵知识渊博,是卓越的作家;邦兹下工夫读圣经,是满有亮光的布道家。不但如此,邦兹喜爱唱圣诗,喜爱赞美及在灵里敬拜神。

  海恩斯是监理会的布道家,又是监理会高等学府亚斯贝立学院的校长。由于他是邦兹带领得救,他作见证说,他从邦兹所唱古典属灵诗歌,得到很大的帮助。

  海恩斯忆述里,具体地列出邦兹最喜爱的三首圣诗。

  邦兹喜爱唱的诗歌《耶稣此名何等芬芳》(How Sweet The Name of Jesus Sounds),是写着名诗歌《奇异恩典》的作者约翰.牛顿写的,我们从其内容可窥视邦兹喜爱此诗的内心世界。

  约翰.牛顿于1779年作此首圣诗,根据雅歌第一章3节“你的名如同倒出来的香膏”写成。

  耶稣此名何等芬芳,
  在蒙恩人耳中!
  抚他忧闷,医他悲伤,
  并且驱他惊恐。

  约翰.牛顿一生一世都忘不了主耶稣对他的奇妙恩典,正如他所作的《奇异恩典》所表达的。在他临终弥留时,他说:“我如今什么都记不起了,但有两件事是我终身无法忘记的,一是我是一个大罪人,一是基督是位大救主。”正如约翰.牛顿这首诗《耶稣此名何等芬芳》第四节所歌颂的:

  耶稣──救主、牧者、良朋,
  先知、祭司、君王;
  道路、真理、生命、元首,
  接纳我们歌颂。

  邦兹喜爱歌唱第二首圣诗是斯天耐的《救主耶稣在宝座上》(Majestic Sweetness Sits Enthroned)。斯天耐生于1727年,卒于1795年,在十八世纪的英国,在那时代中,是英国福音派布道家中,最杰出的和最有影响力的人物之一。除此之外,斯天耐在家庭中,或在私人生活中,是众多信徒的榜样,他总是把基督摆在第一位,他总是注目基督。他恆切祷告,昼夜与神同行,并且满有恩典,不记仇,总是宽恕别人。

  斯天耐撰写的《救主耶稣在宝座上》,原来有九节,英文诗集浓缩为六节。根据雅歌第三章10-16节,斯天耐某次在伦敦的教堂讲道,题目是“祂是千万人中的第一人”,或是“超越的基督”。讲完道斯天耐作了此诗。这里仅录下第一节:

  救主耶稣在宝座上,
  祂名“庄严甘甜”;
  祂头今戴荣耀冠冕,
  祂口流露恩典,
  祂口流露恩典。

  海恩斯为邦兹作见证说,邦兹最喜欢的第三首圣诗,是查理.卫斯理(Charles Wesley)所作的《愿我常有颂主之心》(O,for a Heart to Praise My God)。

  诗歌是根据诗篇第五十一篇10节“神阿,求主为我造清洁的心,使我里面重新有正直的灵”而写成。

  诗人查理.卫斯理经历圣灵管教和更新之后,以自然、单纯、感恩的心,歌颂主耶稣为我们流血,完成了救赎,并感谢主耶稣所赐的白白的恩典。这里录下第一节:

  愿我常有颂主之心,
  此心离罪自由,
  此心常念救主宝血,
  为我白白倾流!

  邦兹于1890年9月20日,在《基督徒论坛》发表《诗歌》(Hymns)。

  在《诗歌》中邦兹说出,在监理会教堂所沿用的诗集,在很大程度上,是为了培训信徒有关循道宗敬虔生活的教导和经历;其次才是从诗句中汲取其属灵养料。邦兹又说,即使圣诗的韵律从我们的耳畔消失,圣诗的佳句内容所带来的属灵真理,仍应存留在我们的思想中和生命里。

  邦兹又述及圣诗与教会复兴的关係:

  “今日我们所需要的复兴,先决的条件是诗集使用的恢复,恢复歌唱一些经典的圣诗,这些尘封的诗歌目前已被束之高阁。我不反对採用一些诗集以外的诗歌,这些短诗不少是应时之作,受感而作,是上称的佳作;但这些短诗绝不是用来取代数百年来,历代许多信徒曾从之得着帮助的经典诗作。”

  邦兹还以一定的篇幅提醒读者,循道宗的创办人之一──查理.卫斯理,便是一位卓越的诗人。查理.卫斯理已被众教会普遍地接受,已经跨越了宗派的界限,如今在世界各地,查理.卫斯理的诗歌被译成各国文字,在基督教许多的诗集中被广泛採用。

  赞美神与宗教音乐的区分

  邦兹把宗教音乐和对神的赞美,区分得非常清晰。邦兹说上述两者是迥然不同的。他说,有些所标榜的基督教音乐,可以是造诣很高的音乐,在旋律上非常优美,在演奏上无瑕可击,在素质上非常隽雅,但往往没有一丝毫对神的赞美。

  赞美神是高举神,将荣耀归给神,以神为我们的题目,为我们的中心。这是由诗人个人属灵经历所发表出来。如同诗篇作者一样,查理.卫斯理的诗歌是他经历的发表。

  以弗所书第五章所题到的赞美,是信徒进到圣灵充满属灵境界后的表现,不是人工的模彷。(弗五18-19)

  音乐家往往注重自己的音乐天分和天才,着重于表现自己,把演艺和观众的欢迎程度放在最重要的地位。他们甚至把神摆在一边,完全忽略了神。

  邦兹引用歌罗西书第三章16节的经文:“当用各样的智慧,把基督的道理,丰丰富富的存在心里,用诗章、颂词、灵歌,彼此教导,互相劝戒,心被恩感,歌颂神。”

  邦兹接着说:

  “从这节经文,看到唯有神的话语丰丰富富地存在心里,才有真正的诗歌从里面迸发出来、流露出来、泛滥出来。神的话语存在心里,成为动人的、甦醒人心的、属天音乐的源泉。当恩典丰丰满满地存在心里,才能以诗歌表达出来。当神的爱和恩典感动我们的心灵时,天上的音韵带着美感,以诗歌对神敬拜,对神发出赞美,让神得着荣耀。赞美的对象是神,是为着基督的荣耀;赞美不是为了对音乐的喜爱,不是为了一己感官的享受,不是把荣耀归给乐队,或其他演奏者。更不是为了博取会众的欢心,乃是为了讨主的喜悦。让所有的人们都万众一心地赞美神。敬拜赞美是理所当然的,是本份的。敬拜赞美完全是为了荣耀神。”(续)

回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