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安美.加密迦尔的诗与话

  “印度之兵”,久经病榻的圣徒安美.加密迦尔(Kohila)小姐说:“没有什么力量可以抵抗那遍地游行要寻找可吞吃的人之吼叫狮子,除非我们的心已经学会了接受那不可解释的事情进入我们自己的生命中。”

  只稍为有一点不同,安美.加密迦尔以诗来表现我们大多数的人应付忧愁的方法。

  第一, 最自然要除掉忧愁的方法,就是忘记它。

  她说:

  我要忘掉那些垂死的面孔;
  那些空虚的地方──
  它们还要再被填满,
  在我心的深处呼喊的声音啊!止住吧!
  徒然,徒然的话;徒然,徒然;
  平安不是在忘怀中。

  忘记失败了,我们就想以不住忙碌的活动来充满我们二十四个小时的时间。

  她说:

  我要以活动来拥挤活动,
  结党纷争
  要燃起我灵里的烈焰;
  熄灭天性火焰的眼泪啊!止住吧!”
  徒然;徒然的话;徒然,徒然;
  平安不是在努力中。

  或者我们要尝试相反的方法(属肉体的智慧也是很丰富的),我们想退隐、安静、远避。

  她说:

  我要退隐、安静,
  何必捲入生命激动的漩涡中呢?
  对痛苦关上门吧!
  愚弄我的慾望啊!止住吧!
  徒然,徒然的话;徒然,徒然;
  平安不在远避之中。

  再其次的一个计策就是这样说:“我是一个牺牲者,一个不快的降服。”──但是我要对不可避免的降服。

  她说:

  我要降服,我失败了;
  神已经剥尽了
  我生命中的丰富利益。
  无益的怨言啊!为何还不止住?
  徒然,徒然的话;徒然,徒然;
  平安不在降服之中。

  最后,有福的最后,肉体一切错误的方法都失败了,向自己死了,我们学会了说:“我要接受我神的旨意为良善的、可喜的、完全的,无论是损失或是益处。”

  她说:

  我要接受破碎的忧愁,
  明天神要对祂的孩子
  解释一切。
  以后我心深处的骚动平息了
  这话没有徒然,不是徒然;
  平安就是在接受之中。

*  *  *  *  *  *  *
  当怠惰的肉体发出怨言的时候,
  舒适就撒下它的魅力,
  我们要面如坚石的前进,
  直到耳聆暮色苍茫中的晚钟。
  在你的眉上我们看到了荆冠,
  血流滴滴。
  啊!不要容我们想慕
  转身退后。

*  *  *  *  *  *  *

  从柔和事物,灵巧的爱,
  从容易的选择,削弱的力量,
  (灵性不因此而更坚强,
  这不是到被钉者之路),
  从一切使你的十字架糢煳的事物,
  神的羔羊啊!救我从这一切中释放出来。

*  *  *  *  *  *  *

  当我为爱我亲爱的主而弃绝舒适之事的时候,
  当我为爱我亲爱的主而拣选艰苦之事的时候,
  不作无故的骚扰,不发一句怨言,
  这是训练。

  当一切似乎都不顺眼时而我仍然能不发牢骚,
  当天气炎热身体疲倦时而我仍然能不发牢骚,
  却能高唱在学校家庭中作我工作,
  这是训练。

  当撒但耳边说“敷衍工作吧”时,对牠说“我不”,
  当撒但耳边说“鬆懈一点吧”时,对牠说“我不”,
  控制我自己等候别人的可否,
  这是训练。

  当我昂首胜过一切罪恶之事的时候,
  无人知道的事、胆怯、自私的事,
  当我尽心尽意愿为讨我荣耀王的喜悦而活着时,
  这是训练。

  践踏那在我里面说“我”的奇怪东西,
  想到别人,总不想到“我”,
  学习照主的话“舍己”而活,
  这是训练。

*  *  *  *  *  *  *

  你没有伤痕么?
  脚上、肋旁、手上都没有隐藏的钉痕?
  我听见你如同地上掌权者般的歌唱,
  我听见他们欢祝你明亮高升的星星,
  你没有伤痕么?
  你没有伤痕么?

  但我会被弓箭手所刺伤、弃绝,
  把我靠在木头上处死;撕裂了。
  被那些围绕我的饥饿野兽,我昏迷了;
  你没有伤痕么?
  没有伤、没有痕?

  但是如同主都成了仆人,
  跟随我的脚也要被扎穿;
  但是你的脚却是完整的;这人能跟得远么?
  既没有伤;也没有痕?

  安美.加密迦尔小姐的话:

  “一件事物的永远本质,不在于事物的本身,而在于我们对它的反应性质。若在困难的日子中,我们能不忿恨,在安静中保持里面的甘甜,这才是重要的事。叫我们痛苦的事,要像风一样的从我们的记忆中吹过,而终于消失,但是我们在暴风吹来时所表现的,却有永远的后果。”

  “但是甜蜜的亲情总不是引人到灵性的完整,虽然这很像比信和望更大为众人所赞美的爱,却不是值得赞美的,因这无原则的爱,乃是罪。”

  “我们这跟随被钉救主的人,不是在这里追求生命的愉快,我们是被召为这一个痛苦罪恶的世界而受苦。愿主赦免我们可耻的规避和迟疑。祂头戴荆棘冠冕,我们难道还想戴玫瑰花的冠冕?祂的手被钉,我们的手难道要戴上宝石的戒指?祂的脚赤露,我们岂能用奢侈的脚走路?我们对于劳苦知道些什么呢?对于未流下灼热的眼泪伤心?被讥笑?愿神饶恕我们爱舒适的罪,愿神赦免我们逃避与祂相差甚远的生命的罪。赦免我们,因我们只求舒适和亲爱的人同在,并在意地上的产业和财宝,我们的祷告很少想到祈求一种爱,能激励我们和跟从主的人走向客西马尼和各各他──或许因为我们自己从来没到那里去过。”

  摘自:拾珍出版《重生与钉死》

回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