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祷告的教师(五)
邦 兹

  第七章 属天的祷告战士

  在旧约神藉摩西的祷告释放以色列民脱离法老的辖制,到新约时代,复活升天的基督,坐在天上执掌治理万有的权柄,也是藉着属灵的圣徒,在地上拯救罪人及建造教会。“所以,要拿起神所赐的全赐的全副军装,好在磨难的日子抵挡仇敌,并且成就了一切,还能站立得住。”(弗六13)

  一、祷告生活

  从1894年5月邦兹搬到乔治亚州华盛顿岳父家时,这段时间,邦兹每天早晨四点起床,单独与主有密室的祷告交通,他的惯例是祷告直到七点,七点进早餐,剩下的时间读圣经和执笔写作──中间停下来有更多的祷告。很多时候,一家人会在下午四点有家庭聚会,举家一起祷告、唱诗、赞美。到了五点,邦兹自己到房间作更多的祷告,妻子哈蒂特打理家务,其他孩子则做他们应做的事。日复一日,时间表很少变动,除非邦兹被人邀请到外地讲道,这个规律才会被打破。

  从61岁到71岁,邦兹博士生命中的最后十年,仍不断接受邀请去讲道。虽然次数远不如前,但在他答允之前,他一定反覆地祷告,寻求神的旨意。他这样犹豫不决的原因,不是因为他已老迈,也不是因身体虚弱,而是他觉得神呼召他每天致力于祷告的职事。

  邦兹每天花三至四小时祷告,他为各地站讲台的同工们的成圣代祷,也为北美洲教会的复兴祷告,又为所有的基督徒追求圣洁的生活祷告。与神交谈的时候,有时邦兹平躺在地上,有时跪着,有时俯伏着,不时可以听到他为罪人的悔改和传道人和同工的成圣流泪祈求。

  从邦兹的接班人郝吉目睹邦兹的祷告,我们可以稍微看见他祷告的负担。1905年,郝吉邀请邦兹到他的教会为期十天的特别聚会。

  邦兹第一天讲完道,郝吉安排好几个牧师到他家里住宿;而邦兹和另一位牧师被安排和郝吉同一个房间。郝吉述说第二天早晨他所目睹的情况:

  “第二天早晨四时,邦兹盥洗完,开始跪下来祷告。我对自己说,不会干扰我睡觉,他将很快祷告完。但他轻声细语地祷告了好几个小时,轻轻地为别人祷告,和轻声哭泣,他并为我祷告,包括为我的漠不关心祷告,也为所有的同工祷告,到了此时,我们都震惊会听到这种从未听过的祷告,一种触及上天,也触及大地的祷告。

  “第二天下午三时,邦兹再次讲道,题目仍是祈祷。这次我很有兴趣去听,因为我是一个年轻的牧师,多年来一直渴望找到一个长者,像使徒时代的先圣那样祷告、那样遇见神的人。第三天凌晨,他再起床祈祷时,我非但不反感,还感谢神,差遣他到我们中间来。

  郝吉接下去说,在剩下的八天聚会期间,邦兹毫无变更他每早四时起床,然后恳切地、淌着眼泪、低声地向天父祈祷,也为别人代祷。邦兹在这八天的讲道中,他的题目从不更改,总是讲到祈祷。

  二、训练年同工

  1905年由于布道家罗伯特.史密斯的介绍,邦兹得到青年同工郝吉作为助手,并加以训练。从那一年开始,直到他回天家为止,郝吉每年拨出时间随从邦兹,接受他的教导。

  (一) 祷告上的训练

  邦兹尽他的本分,每日热切地为郝吉祷告,恳求圣灵膏抹郝吉,使郝吉能更好地担任传福音使者和牧者的工作。

  (二) 圣洁生活的训练

  这位年迈的神的仆人──历尽数星期,之后数个月──教导属灵的门徒郝吉如何过圣洁的生活,及进入更深的灵命。邦兹教导郝吉天未亮就起床虔诚祈祷。邦兹亦祈求神,让郝吉认识到祷告的基本要素,包括信心、渴慕、持久、忍耐、品德、顺服和儆醒。除此之外,邦兹教导郝吉怎样有效地读圣经,并教导郝吉如何在讲道时满有能力。

  年老的祷告战士邦兹一年至少一次以漫长的时间来培训年轻的门徒郝吉:而当他们不在一起时,则採用函授的方式进行。郝吉以往也採用过许多讲道和祷告的方法,但是最有果效的莫过于属灵的师傅邦兹所传授的。

  (三) 更严格的训练

  1911年郝吉转到纽约市传道,他邀请邦兹前来一同祷告。邦兹于1912年初秋到达了纽约。此时他已是七十六岁高龄,但每天清早郝吉反而吃不消和他起身祷告。原因是,邦兹改为半夜过后三时起身祷告,比以往四时起身还要多祷告一个小时,郝吉向老师提议,四时起身祷告已是足够,但是邦兹寸步不让。郝吉这样说:“邦兹每天三时起床,为世界的罪恶滔天和背叛神而祷告和哭泣。邦兹吃完早餐后,会到教堂旁的一间小屋,跪下来,直到有人通知他进餐为止。”这段时间有二个月之久。

  三、祷告信息的出版

  邦兹自己不但是祷告的战士,他也坚信神呼召他从事写作的职事。圣灵给他负担,要他写出几本指导性的书,述及祷告、撒但的阴谋诡计,和信徒来日的复活。

  要出版书籍,在在需要金钱,邦兹没有固定收入。但他毫不在乎面临的经济困难,他说:“神有时也用钱来扩展祂国度的事工,但在神工作所需的先决条件中,金钱的需要在次要的地位。”

  因为他个人的资源无法应付出版所需的费用,邦兹再次以无比的信心,来到神的宝座前,祈求神为他开路。

  他坚定不移地认为,既然神呼召他专心写作,神会供应所需要的。所以,他只管埋头继续写作,他知道,书若没有写成,光谈何时出版及如何出版,纯属空谈。邦兹知道,真正的信心,是先要踏出第一步。

  后来的事实证明了,主真的供应邦兹,不过是以不同的方式进行。先是英国的着名出版社马歇尔兄弟公司(Marshall Brothers)于1902年为邦兹出版了《讲道者和祈祷者》。两年后,1904年,邦兹发现自己有足够的财力找到亚特兰大州的一个印刷厂为他出版美国版的《讲道者和祈祷者》──即后来中文出版《祈祷出来的能力》。

  到了1907年,邦兹又自资委托芝加哥圣经出版社(Chicago Bible Institute Colportage)为《讲道者和祈祷者》再版。同年,邦兹向人贷款,委托纳什维尔州监理会为他出版了《复活》(The Resurrection)。(续)

回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