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得着基督

丁素心

  「没有异象(默示),民就放肆。」(箴二十九18另译)
  「我故此没有违背那从天上来的异象。」(徒二十六19)
  「因为我知道我所信的是谁,也深信他能保全我所交付他的(或作「他所交托我的」)直到那日。」(提后一12)

  「认识基督」是基督教独一的信条、是圣经中独一的要道,从旧约的「创世记」到新约「启示录」,都是「为基督作见证的。」(约五39)每个真实的基督人都能作见证说:不是甚么别的信条,乃是基督改变了我罪人的生活,叫我归向神,不为自己,乃为神而活。从死复活的基督向保罗显现,叫保罗认识那自己不被死拘禁的主,是为人担罪而死,且从死里复活;这是保罗成为成功的基督人的秘诀。

  保罗所认识的基督能否为我们所认识,叫我们也能以先前看为与我们有益的,当作有损而丢弃之,且能胜过诸困难,惟让基督照常在我们身上显大,叫我们能如保罗说:「我活着就是基督」呢?答:保罗所认识的基督,能为我们所认识,因为在这恩典的日子,神藉着与人联合,将得荣耀的基督,启示给人,要召人来同基督为神的诸长子,和基督同为后嗣,承受神的万有(罗八17;启二十一7)。

  同学要我见证我蒙恩的经过,这几十年主在我身上所作的,现在只能略提出几点来:不是我比别人强,乃如保罗说:我今日成了何等人,是蒙神的恩作成的。不是我拣选他,乃是他用恩召我、拣选我归他自己。「认识基督」是我对于基督的原动力。

第一阶段为我认识基督之预备

一、神叫我有听道的机会之预备

  约八、九十年前,神的救恩就临到我的先祖父「丁守勤」,福建古田人。他不仅信主、爱主,且多年作牧师为主道作见证,直到八十五岁安然到主那里去。他的祈求与心愿,就是他的子孙均能信主,且能拣选这上好的福分,事奉神。他所留下的,不仅是他的祷告,且交付他的子孙,以六代的名号,即「守天道世泽昌」。他自己是「守勤」,已守了天道,到主那里去了。「昌」还在不久的将来,现今是我的父亲「天怀」,与我父亲的长子「道忠」等,孙子「世仁」等及曾孙「泽」。感谢神!因他是听祷告的神,且是乐意施恩的神。

  我是在庚子年,即主后1900年生的,那时,正是教会受逼迫之年,我的父亲是任传道之职于乡间;在古田有为主殉道的传道人与信徒,但今日仍有很多的传道人出自古田。信徒的血为教会之种子,诚哉斯言。我自幼都是在教会的学校受教育,自幼即有机会听讲「神」及「罪」的道。我也是自幼信神,及「知罪」与「永远的审判」;所以总是为罪而惧怕死后的刑罚。因要知道如何罪得赦免,免沉沦有永生,所以常欲到礼拜堂听道。

  但所听的是「服务」、「博爱」等类的题目。这生活是好的,但没有这圣洁的生命,怎能有这圣洁无罪的生活呢?「荆棘上岂能摘葡萄呢?蒺藜里岂能摘无花果呢?」(太七16)「古实人岂能改变皮肤呢?豹岂能改变斑点呢?若能,你们这习惯行恶的,便能行善了。」(耶十三23) 当我十六岁那年,有安汝慈(Ruth Paxon)教士来领奋兴会,我所领受的仍然是靠自己来热心爱神,也再一次立志作热心的基督人,结局只能维持一个多月而已。

  亚当犯罪,就是要自己能,不要倚靠神;所以我们自己,就是抵挡神,是得不着神喜悦的恶人。经上说:「恶人献祭,为耶和华所憎恶。」(箴十五8)如该隐未杀兄弟之前,他是要献祭,要行善的人,但他所献的祭(创四3),表明靠他自己力量来的,为神所不喜悦。如主耶稣所说:仗自己为义的法利赛人,倒不如认罪、倚靠神恩赦罪的税吏罪人,反得称义。所以,人得称义与在神前为完全人,乃是死己,完全靠神的人。

二、圣灵在我里面之预备

  在我十九岁的时候,未得救恩之前,圣灵叫我深知罪,与认识自己的无能。虽然不时在主前认罪,但是对赦罪平安,是无彻底的把握,也不知如何行,才能不犯罪。千方已试皆是无益,甚至我恨我的父母把我生出。因人生迟早必有一死,死后且有审判;而此短短一生,有何意味,有何我得呢?我常暗中流泪,且有一次约了一同学同哭一场;并非我有何不好的景遇与任何的问题,乃因觉得人生不只虚空,且有罪的问题。我知很多的信徒,在未得救之前,也有同样的感觉,这就是圣灵的预备,叫我为罪自责,并渴慕那不败坏的生命与基业。

第二阶段为神把基督耶稣启示在我里面召我作传道之工

一、圣灵把基督耶稣启示在我里面

  在1919年1月16日,在青年团契的春令会的一个晚上,有一位师母讲「基督为罪人被钉十架」的事,这是我自幼常听的;但那天晚上圣灵开了我里面的眼睛,认识了那为我死而复活的基督,是这样爱我、是为我有的救主。虽然领会者未叫听众举手表示接受主,但我因认识了主是我的,散会后就在自己的寝室,用感谢的眼泪接受了主。我从那天起,不仅知道他担当了我的罪,也知道我有了永生(约壹五11)。神所赐降世为人的主基督,是我所信的;神的恩赐是不改变,为我的基督,也是不改变的。我的信心不是信自己,乃是信基督;所以,我的信心也不能改变,至今已过了三十年,我深知道没有甚么能使我与基督的爱隔绝。

二、神召我作传道之工

我奉献为主作传道之工,是在三十年前;非我爱主,乃是主的爱,叫我成为爱的俘掳。每想起这三十年来我所拣选,主所要我走的道路,不仅没有丝毫的后悔,且常涌出感激之眼泪说,主恩实在太多!若主再给我三十年的光阴,我仍然要事奉他。在我得救后二个多月,在学生中作青年工作的两位西教士,请我们学校(华南学校)的青年团契的主席和我(查经组组长)到他们的家中住了两天。

  到末了一日是主日,有一教士与我同往礼拜堂,在路上,她问我说:「你本年毕业后,你愿为主作工否?」这问题那时于我是太唐突,我未曾想起,也不爱想这问题。这是因我不多认识主与他的爱,我只想我的需要救主,和我的要求;还不知「一人既替众人死,众人就都死了,并且他替众人死,是叫那些活着的人,不再为自己活,乃为替他们死而复活的主活。」(林后五14、15)我只答说:「不知道。」绝对的说「不肯」,也说不出,因知主爱我,他救了我;也不敢说「肯」。

  因我惧怕被人轻视,而不知事奉主的荣耀;惧怕在世界受贫穷;而不知在基督里的丰富;惧怕无口才,也不知道,是主自己要从我身上作成他的工作。但是感谢爱我的主,他不放松我;自那一天起,「你愿为主作工否?」这一句话总是继续的向我发声;祷告时,常听主向我发声,读圣经时,都遇到此问题。如经上说:「因为凡要救自己生命的,必丧掉生命;凡为我丧掉生命的,必得着生命。」(太十六25)这是说得救的人,若丧掉自己;必与主一同活,不仅在今世得与主同活,也是在来世与主同活。

  圣灵也激励我,让我认识到为自己而活,究竟有何结果?假定我学会了医生的技能,若不是为主,究有何所得?又一次,在一图片上看见一句英文短诗,意思是:「只此一生兮,转瞬即逝;惟为基督之辛劳兮,永不消逝。」后因一事要主听我的祷告,才答应主向我的要求,而向主说:「若是出于主的选召,我愿把自己交在主手,随主使用。」那时还不敢对人见证说,我已答应事奉主,这是因为还没有「破釜沉舟」的决心。

  所以将近毕业前的三、四个月,出国求学的试探,几乎充满我的心,想对主说等十年,三十岁时还可为主作工。感谢主!他用苦难来提醒我;又用诗篇第五十篇二十二节对我说:「你们忘记神的,要思想这事。」因此,我就不敢收回我的奉献,且对人作见证,说主召我事奉他的事。

  当我未进神学院之前,我先任教书之职一年半;感谢主!那时,主又在实际方面给我恩典以坚固我。1920年,我要往聘请我的海潭毓学校任教职之前,因狂风把校舍损坏,须等一些时候,把校舍修理才得开学,我就还有机会留住在福州。适有余慈度姊妹来闽领奋兴会,那时靠主恩彻底对付罪,就更觉主的宝贝,得主之充满。因着心有所充满的,我的口不能传讲主。会还未毕,我就前往任教职。因主的吸引,叫我极渴想主的亲密与主的话语,灯下独自读经常到夜深。

  那时,几乎无人传讲「主再来」之道理,自己也未从圣经看见此问题;主竟然施恩,亲自以再来之道启示我。在得主再来之道以后,那从前问:「你愿为主作工否?」的教士又来,彼劝我出国求学,并愿为我出一切的需用。原来她从前问我愿为主作工否?就是要我从美国求学后与她同工。我因着主施恩叫我认识主的宝贝,及他再来之道,所以我心不被动摇;我即答覆她说:「主来近矣,若在求学时主来,我岂不是空手见主么!并说我愿学保罗说:『不知道别的,只知道耶稣基督并他钉十字架』,叫人得着他得救恩。」

  此后,又有三次相似的试探,主都使我靠他得以胜过。若不是主叫我认识他、若不是主的爱包围着我的灵,我岂不是早就跌倒了么?我所以能决心进神学院去,不贪慕别的事工,这都是因主施恩叫我以认识他、事奉他为至宝。

第三阶段为寻求更深的得着基督及被基督所得着来走他的路并事奉他

  有二次,我寻求能如先知以赛亚之见异象,与主见面的异象。第一次寻求时我立刻说:「主阿!不必叫我看见,我知道你是至高、至圣的,我乃是污秽可憎的;我知道我要时刻弃绝自己,才能为完全人。」第二次是隔了一年多,因我觉得爱主无力,若能看见主,我就会得能力;但主对我说:「我已启示在你里面。」

  在1922年,还差一年要从神学院毕业,主启示我以事奉主的路与事奉主的工作:

  事奉主的路,是单单听主的吩咐,按他的旨意事奉他。
  事奉主的路,是单单信靠主自己的供给。
  事奉主的事工,是开荒布道,就是不在基督的名被称过的地方传福音,免得建造在别人的根基上。
  事奉主的事工,是查经叫信徒深识神救恩的奥秘,与神的计划,使信徒得在真道上建立成为基督奥秘的身体,基督的教会。

  那时,我竟然不信我真能走这道路,作这事工。我把这事对一位常与我同祷告的姊妹提说,她也说这是不易;且引圣经对我说:「要盖一座楼,不先坐下计算花费,看能盖成不能呢?恐怕安了地基,不能成功,看见的人都笑话他。」(路十四28、29)不知是靠主才能成功,出花费就是舍己,也是靠主能出的;所以只要靠主。那知主一步一步的带领我走他所指示的道路,并派我作他的事工。

  1923年夏季,由金陵女子神学院毕业后,即回闽。在8月15日晚,主再召呼我走他所指示的道路,那晚上挣扎要留在公会为接受薪水传道,或是单单跟从主,信靠主呢?到底主胜了我的挂虑与惧怕。挂虑是因看不见工作的着落,当时,我不多认识走这样道路的人,只因有主的呼召,我就顺服主,踏入主所指示我的道路,为主若至受饿也不惧怕;等顺服之后,才遇见主忠心的使女(和受恩教士Miss M. E. Barber),她给我的一些话作我的帮助,至今仍不忘记。

  1923年秋季,就开始作主所指示的工作,到一小岛作开荒之工。走这信心的道路,是要完全脱离自己来顺服主,才可得主的喜悦与祝福。主并非剥夺我与我的爱慕,叫我成为孤苦,乃是要以他自己来充满我;主要我像他舍己的顺服神,这是更大的工作。工人的生命,胜过罪与自己的生活,见证撒但的失败,顺服神的生活,是最大的工作。神不特要我们在今世见证神的荣耀,也为着来世的见证,且能审判不顺服的天使与世人(弗一7;林前六2)。

  「舍己」是比工作更要紧,但是舍己,心并非不伤痛,然而,灵仍是欢乐与赞颂。走这道路遇见了朋友的分离,父母当时因听人的言语,也写信责备我;但是这些属地的香甜联结,因主分裂,主我之间,联结就更加香甜了;属地快乐虽消灭,得着属天的就更多了。走这道路的开始,曾因住处成问题而坠泪,但主对我说:「狐狸有洞,天空的飞鸟有窝,只是人子却没有枕头的地方。」(太八20)是的,主如何在地上成为客旅,降生于马槽,葬于别人之坟墓,跟随主的人,为何不能与主同客于此地呢?我即对主说,「我愿与你同客此地。」

  当我感到屋内简单,床榻不舒而难受,但想到主为我曾成肉身睡在马槽,三十年在木匠家庭之生活,三年半医病、赶鬼,见证他是从神来的,见证他属神,神也属他,他以神为满足,以神为他的家,而愿在地过着无家之夜不息之日,又安慰了我;我为何不愿为主受一点的苦呢?当自己烹饪感觉艰辛,想到是事奉主,即得主的同在之快乐。有时,因歌唱主爱而流泪,愿爱主更多,为主使用。

  有时,因作一粒埋地死了的麦子,作一无人知、无人见,无声无色的树根而自怜;但主说:「我妹子,我新妇,乃是关锁的园,禁闭的井,封闭的泉源。」(歌四12)主要我们以单纯为着主自己的欣赏,为我们的事奉,以叫主喜乐为我们的喜乐,这是我明白「雅歌书」,论到与主交通的经历之开始。

  第一年开荒布道之工,在琅琦岛,每天作逐家布道之工,虽下小雨,也打着雨伞逐家布道。多是爬山越岭;但看见此权利把福音送到那未曾听的人耳中,是可乐的。受人的不理与无礼之对待,但想到主如何降世钉苦架来爱罪人,就得安慰。撒种将近一年未见甚么收成,但后来很有些信主,成立了地方的教会在那里。主没有立刻叫我看见果,免得我骄傲。从海岛又到另一海岸名「梅花」,虽然也为开荒之地,立刻看见有美好的收成。这二地方工作之后,神带领我又作起事奉主的第二件工作,即对信徒「查经」。

  1924年终的儆醒之夜,我切慕与祈求于主的,即巴不得被提不在世上,这是想逃避受苦,过于爱主的面。感谢神的恩慈,他没有听我的祷告,没有把我接去,但叫我在地经历他的爱心,与他的能力。再进入1925年1月1日的上午,在见证会中,我不过勉强的见证说:「凡我所行的(生活存在),都是为福音的缘故,为要与人同得这福音的好处。」(林前九23)

  午餐后,一跪在主前要祷告时,主立刻叫我觉得我的生活,好多地方不像主、亏欠主;主存留我,给我机会追求便像主,也要叫人同得福音的好处,因此我知道存活是有价值的,就欢乐着感谢主。即从那年起,主叫我看见有一些姊妹,也愿意献身为主用,要更多明白圣经的真理;所以查经的工作由此开始,甚至我自己再没有工夫下乡搬我的东西,是另一位姊妹替我去搬的。这样工作继续有三、四年,而那时奉献给主的姊妹,至今二十余年,仍然事奉主。

  1928年,神引导我回家;从父母一家居于马来亚起,经过十二年未曾见面。感谢主!多年为父母及家中的人得救的事祷告,那时回家见证后,能见父母及一些兄弟及嫂妹等蒙恩得救;在那边主也兴起了地方教会。因租房子困难,神自己感动信徒乐意奉献,建立了一个聚会所。工作二年后,我离开他们;虽无传道人,但弟兄姊妹,仍然照常聚会敬拜主,且继续引导人归向主。

  现在再提三点论到工作的目的,信靠的生活,及灵命的供给。

  工作的目的

  1930年返国,仍继续查经的工作;有一日遇以前我的师长,就问我近日在何处工作之后,使我思想,我是否单以工作为我的目标!人在外面看我,自然是以我为传道之人;但若单为工作而工作,不是为遵行主的旨意,为他所喜悦的,将有何益。我感谢主!是主的爱包围了我,叫我为爱而事奉他。

  走这十架道路的开始,有些火热与恩赐,为主作见证感动人;过不久好像这些恩赐都没有,又似摸不着主的同在;当我把这些情形告诉和受恩教士,她说:「这是进步了。」她没有解说其理由,但我对主说:「主阿!你虽没有叫我在感觉上,来享受你的同在,我当凭信心,不凭感觉来爱你;只愿忠心的为你。你是为我,这不要我的寻求与感觉;但我只愿能让你得着我,为你的奴隶,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的爱你,为你工作。」

  当我有一次,求主把他的恩赐给我,叫我能为他工作时,主启示我说:「你若得恩赐如缸中满了水,你就只靠恩赐,而不用时刻倚靠我,且能利用恩赐为你的装饰。你若作一空管子,你就需要我,我也能用你。」感谢主!因他叫我知道他是我的,他有恩赐,他若要用我,我就能把他分给人。我能证实,当我真觉得自己无用,只把自己交在主手时,就能看见主用我。

  信靠的生活

  1923年,开始靠主自己供给的首一年半,主常试炼我信靠的心,开头二个多月住在一信徒家里,每月付银圆五元为伙食;第二月底,我身边只剩下六元,付出五元,所余一元,岂不是很速就用尽么,将来的用支从何而来呢?神的儿女不能告人求人的帮助,更不能借钱。当我思想我的供给将从何来时,主对我说:「我是活水的泉源,你所付出的我要给你加入。」

  所以我即日便付出五元,翌日上午,果然收到主预备的五元,这加增了我的信心,知道主是可信的。第二年,有一次只剩下一银元,经过约二星期,又有一位姊妹为我的客三、四天,至第二星期的一天,只剩一铜元,不够买菜,那日上午赞美歌唱「主的恩爱」,仍满了我的房子。撒但不能叫我疑惑主的能力,最后,它叫我疑惑这不是我配走的道路,所以才遇见此困难。

  但主引导我打开哥林多后书第六章四至十节,我读过那一段,看见「穷乏」、「不食」是十字架道路的路标;保罗为主仆人的证据;我即反对撒但说:「我是照主的旨意,如此事奉主。」第二天早晨,主先打发人送来食物,至今还不知是谁被主所感动来供给我。又有一天,正思虑我眼前的缺乏无人知道时,主即说:「天父是知道。」(太六32)这是何其安慰的一句话。

  所以多年经历主的看顾,知道主的爱与能力,就不敢因怕生活的重担,而求离世与主同在,因经历主的爱越久越深,被主爱所充满时,就为主受些苦,也反以为乐的。

灵命的供给就是生活的能力之由来

  常因宝贝的主之显现,不能不叫我胜过外面世界的引诱,与属己的爱慕、挂虑、及工作的重担。在1936年被教会的光景与工作的重担,压着我的灵,如挑重负。后因答应一地方,为他们开查经班,在查到大祭司的衣服(出二十八章);我因可爱的主,是把我背在肩上,悬在心上的感动,主再一次启示他自己;我自那时起更知主的可爱可靠,就甚么都不成为重担、甚么都不能掩蔽主的脸、甚么也不能夺去与主交通的快乐,也没有甚么看为难担的重担。主说他的轭是容易的,他的担子是轻省的。好像「雅歌书」里面的「童女」,最后因主的爱,就是跟从受苦的主,也愿意开门接受主的呼召跟从主(歌五2-5)。

  真的,全是恩典、全是爱的保守,使我今日仍然在此路上跟从主。比死更坚强的爱,比阴间更残忍的嫉恨,叫我胜过各样的偶像。所以,我不能不赞美主的爱!主爱能得着我的爱。

  末了,容我再述最感动我的一故事:就是有一新妇因爱,能舍弃所有合法的要求,与自己的安乐与享受,到她被放逐在荒岛的丈夫那里,同蒙羞、同受苦;丈夫见她来,就问说:「羞耻且穷乏之景地,既无悦目的花草,又无悦耳的音乐,也无可尝的珍馐美味,你来何为?」她答说:「有你就够了。」我们能否对那爱我们的主说:「主阿!有你就够了。福耶!苦耶!我愿跟从主到底。」

  摘自:拾珍集福音见证集

回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