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末日的属灵争战

司徒德

  经文:“大龙就是那古蛇,名叫魔鬼,又叫撒但,是迷惑普天下的;它被摔在地上,它的使者也一同被摔下去。”(启十二9)

  “所以诸天和住在其中的,你们都快乐吧!只是地与海有祸了,因为魔鬼知道自己的时候不多,就气忿忿的下到你们那里去了。”(启十二12)

  “龙见自己被摔在地上,就逼迫那生男孩子的妇人。于是有大鹰的两个翅膀赐给妇人,叫她能飞到旷野,到自己的地方,躲避那蛇,她在那里被养活一载二载半载。蛇就在妇人身后,从口中吐出水来像河一样,要将妇人冲去。地却帮助妇人,开口吞了从龙口吐出来的水〔原文作河〕。龙向妇人发怒,去与她其余的儿女争战,这儿女就是那守神诫命,为耶稣作见证的。”(启十二13-17)

  在主耶稣基督再来的前夕,世界正面临前所未有的灾难。在世人中间,仇敌发动各种诡计引诱世人放纵邪情恶欲,家庭、社会、国家充满了暴力、战争、仇恨、堕落的情欲(包括同性及异性),欺骗、诡诈。在大自然环境中,天然灾难──地震、饥荒、水灾不断发生,而且越来越重大。在教会中许多假先知、假基督起来用异端、神迹、奇事迷惑信徒(太二十四、彼后二)。

  这背后主要的原因是撒但及其全军,在地上对全人类及教会所进行最后且最凶猛的攻击,因为它知道自己的时候不多了。在这时刻我们属神的儿女,不能因为主耶稣预言这些事必然发生而袖手旁观。保罗在提摩太前书中劝勉信徒要为万民祷告,包括一切在位的(提前二1-5),在以弗所书六章劝要为众圣徒及神的仆人祷告(弗六18-20)。

  这就是启示录和以弗所书所说的属灵争战──就是藉着恳求、祷告、代求、祝谢为万民及众圣徒祷告,求主耶稣按着祂所赐给我们的属灵知识和见证,在各种范围和层次中来从事此种争战。对抗仇敌在大自然界、人类社会中所发动的各种不法的事,及灾难;以及它在教会中所进行各种的迷惑和攻击。

  使我们可以敬虔、端正、平安无事的度日,也保守世人免受仇敌的攻击和迷惑。最主要的是使教会能在平安中建造,福音能传到万民,预备主耶稣基督再来。

  一、认识撒但对世人及教会的攻击

  撒但对全人类的攻击从外面的作为来看,它是用各样的诡计来迷惑世人,也用灾难、疾病、暴力攻击世人。从创世记到启示录,我们可以看到撒但攻击人类,主要是透过堕落的人及被迷惑的信徒来进行。其中最大的工作是透过人堕落的魂,配合它的诡计从事攻击。下面我们分两部分来说明。一是它在外邦人中所进行的工作,二是它在教会中的工作。

  二、撒但在外邦人中所进行的工作

  撒但在外邦人中所利用的媒介,主要是透过人堕落的魂在进行,其进行的范围包括宗教的祈祷、邪术及邪说来攻击世人及教会。就是我们所说“心灵的能力”。以下引用宾路易师母《魂与灵》一书中的内容来说明。

  (一) 宗教界的攻击

  “属魂(psuche)的能力正列阵攻击属灵(pneuma)的能力。”这句话正描述了这严肃时代在看不见中之争战,其发生地点是在印度。这个题目说明了现今在印度真实的情况,但对于那些能够分辨‘魂与灵’的人,这句话对于发生在大英国境内之事物也是同样真实,其情形与在东方国家相同。无疑地,此种情况也正在演变中。目前,基督的教会在属神的事务上正遇见一些新的试炼,而至今她似乎无法应付所遭遇的,从圣灵寻求新的亮光已成为当务之急;并且当新的情况出现时,圣灵必赐与新的亮光。

  “无底坑的权势正进行迷惑全地的工作(启十二7-12),因此在政治世界中正有着极大的变动。我们理当仔细思考发生在这里的事,因为它们是真实地影响了基督的教会。

  “有一次,我在印度北部遇见一个人,他跟西玛拉(Simla)印度高级社会的人十分熟悉;西玛拉是印度政府的夏都。他告诉我一件有关印度圣人以及其他亚洲圣人的事。他说圣人能在一个礼拜或几个月前知道政治大事的发生。他说:‘我不依赖电视或报纸上的消息,因为它们不过是所发生过事情的记录,而我们能在事情发生前就知道了。’一个住在伦敦的人如何能知道发生在印度的事,或者在印度的人如何知道伦敦的事呢?

  “要明白这件事如何解释,就必须要知道回教徒所投射‘魂的能力’的秘密,以及什么是魂的能力?对于我们这些按圣灵教导的信徒而言,从神话语之亮光中可知道这是无底坑的权势所投射在世上列国之骗局;所以带来政治上的剧变。

  “有关‘魂的能力’之魔力与魔法只有在东方才为人所知。据说只有回教的圣人才能运用此能力,这些人也是印度灵界之领袖。几世纪以来,他们被赋与超自然的能力,正如今日一样。它不但是有能力,又有推动之力,而且能控制人们的意志。

  “要证明此种在印度人心思中之魂的能力,可由重订塞佛尔条约(Treaty of Sevres)之事看出。在此条约中被土耳其人所夺去的领土得以再度得回,证明一个东方国家能大大战胜所有西方国家联合的力量,其结果是令人难以相信。其秘诀是,藉着上百万印度人所相信的‘魂的能力’的表显。

  “人们相信这种‘魂的能力’是藉着祈祷、禁食及宗教默想而培养的;回教徒常以他们在清真寺聚集之祈祷为炫耀。设想有大群的回教徒在印度都力(Delhi)最大的清真寺加玛拿(Jumna)祈祷的情形,有成万的回教徒在寺内聚集,还有更多的群众一同在寺外祈祷,在那里‘魂的能力’必然得以发动!在印度有数千座清真寺,虔诚的回教徒一天三次聚在一起祈祷。这儿是伊斯兰教谎言的源头。每个回教徒都相信祈祷有统管世界权势之奥秘,并且切实力行他们所相信的祈祷。他们‘祈祷’,看哪!(他们相信)欧洲国家的会议正被撇在一边,这对基督教国家是一个何等的教训!

  “我们要如何知道在印度教徒中,魂的能力是如何培植呢?假若回教徒聚集祈祷的人数已经很多了,那么印度教徒在他们大节期的聚集要比回教徒的十倍更多。印度教徒也以他们许多圣地的集会为傲。在欧哈巴达(Allahabad)一个盛大的马格(Magh)节期,每七年一次有几百万的印度教徒在此聚集。

  “印度教徒和回教徒联合一同行动,专一从事祈祷,发动‘魂的能力’,为要投射在西方的国家上,暗中破坏他们的能力权势及在东方的威望。这就是历史上最大的暴乱。”

  (二) 我们如何祷告

  从上面我们可以看见,异教的各种祈祷正到处活动,正是仇敌藉此攻击世人及教会的凭藉,我们必须儆醒,以祷告来防守及攻击。另外,仇敌在人类各种活动中所利用的媒介──人物,如在娱乐、文化、政治、军事及经济等方面著名的人物,亦是我们祈祷的目标。如同性恋的团体、宗教的游行、祈福、施咒导致天然灾害频频发生。

  还有仇敌藉世人中所运用的邪术、咒诅等活动,我们必须儆醒、查验。为自己及周围的人用祈祷来反对它。

  最主要的,我们需要积极地为万国、万民及自己的家人归主祷告,也要为他们的灵魂、身体及环境祷告,求主保守他们免受撒但的攻击。

  三、撒但在教会中所进行的工作

  利用信徒“魂”的能力

  那么在英国“魂的能力”与“灵的能力”情形又如何呢?在英国心灵(psychic)的能力正有意、无意识地在发展中,而且形成了一股势力,这势力正被那看不见的恶者所支配运用。“魂的能力正列阵攻击属灵的能力”,这正是今日的光景。所谓的“魂的能力”,就是“天然人的潜能不在神的圣灵管制下所发挥的能力。”那么“灵的能力”又是什么呢?灵的能力是神自己的能力,它是“圣灵”藉着从圣灵重生之属灵人所表显的能力,是他们站在加略山宝血地位上向神祷告所产生之能力(参启八3-5之例)。

  从最近我收到的一封信中可以看出,对运用心灵能力之无知是多么足以影响属灵的信徒。

  “我刚刚经过了一场仇敌可怕的攻击:身体出血、心痛、疼痛及枯竭──我的全身濒临崩溃的状况。这是当我用祷告反对一切攻击我的心灵能力时忽然发生的,这攻击能力是由(心灵)祈祷所产生。在基督宝血的能力中,我凭信心把它逐退,其果效甚为明显。于是我的呼吸立刻恢复正常,出血停止,枯竭消失,一切疼痛飞逝,我的身体又得到生机。而且我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充沛。神让我确知这次的拯救,我的情况乃是有一些受欺蒙的人用‘祈祷’反对我的结果!神已用我拯救了其中的两个人,但其他的人如今仍陷在可怕的深渊中……。”

  在最近的几个月中,这种新发生的危机临到属灵信徒身上已不是第一次,因为那要临到全地灾难的情况正日益加深中。这种藉着祈祷产生魂能力的事似乎特别容易发生在曾经有特别超自然经历及向邪灵敞开的人身上。这些人在某些方面似乎有一种狂热固执的灵,希望其他信徒能进入他们已有的经历。假若别的信徒拒绝追求这些经历,或有些人拦阻别人得到这些超自然的显现时,这些狂热者就以为应该“祷告”在那些反对者身上,使他们受到神惩罚,或者使他们被迫向他们所说的“真理”屈服。

  此种情形很像福音书中所记载的,当门徒到一村庄被拒时,他们向主所说的:“主啊!你要吩咐火从天上降下来,烧灭他们么?”主回答:“你们的灵如何,你们并不知道。”神从不强迫任何一个人接受他,甚至即使对他们有益的也是如此。无论神是否要救一个人,神的圣灵总知道人有自己当负的责任。

  所以我们要殷切地警告神的众仆人──神真正的仆人──特别关心那些拒绝按自己特别方式进入神“祝福”中的人,并请他们将这些信徒们交托给神,不要藉着指挥,将他们推上魂能力的危险中,否则此种祷告就被称为对他们邪恶的祷告。那些热心从事专一祷告的人,要小心避免以自认为是神的旨意来为别人祷告;最重要的是,绝对不要直接把“祷告”推在别人身上,而是向上朝着神,免得魂的能力被现今空中邪灵所运用而临到祷告的对象身上。

  另外,还有一位服事者在写给我的信中说道:

  “最近我们参加了本镇的一个聚会,其中有一位‘讲员’走偏了,强将自己本身超自然的经历加在别人身上──他自己那种得‘祝福’的方式。我本人特别受到此种方式‘祷告’的压力,并且从那时起受到严重的影响……。此种集中心思(即魂的能力)为某些事情而祷告,是一种怀藏邪恶的祈求……。”

  我们要提醒诸位,真正从圣灵而来(生)的祷告,是从灵里起首的,不是在“祈祷”言语下,集中心思发表自己的个人的欲望。(注一)

  由于天然的人发展及运用“魂的能力”,也就是发展及运用所有在堕落光景中“属魂的”官能。所以,那一切都是远离神的,甚至连外表看来是服事神的事也是如此。真正重生必须面对这个问题,因为既然“魂的能力”是从魂的源头而来──或己,那就不是从灵来的。基督徒的灵是神的圣所──神的圣灵并不使用天然的能力,而是藉着奉献者魂的官能,使它成为一个器皿来表彰神的生命。

  这是非常重要的一点。慕安得烈博士对此有其独到的看法:“教会和个人最大的危机就是魂的不正常活动,而且已达到令人担心的地步。其乃运用魂的心思意志能力,因为许多人已长久习惯魂的掌权,甚至……当信徒顺服基督后,他仍然依靠魂的能力来履行他的顺服。所以‘己的灵(或魂)是如此诡诈和有力’,肉体…在魂学习服事神时,仍然坚持它的能力,拒绝单单让圣灵带领。肉体在信仰上的努力是信徒最大的仇敌,它阻碍且销灭了圣灵……有些来自圣灵的事……很快地就落入肉体的自信中。”

  注一:凡在圣灵引导外,运用魂(心思和意志)的能力寻求超自然的能力,是给邪灵开门的活动。因此,在战兢恐惧的心态服事,正是依靠圣灵的光景。

  四、认识人堕落的罪性是仇敌的工作

  人的受造是包括灵、魂、体三方面。体的堕落是人的身体落在衰败、死亡下。结果,人人都有身体的死亡,灵的堕落使人的灵向神是死的,无法与神交通。魂的堕落是使人成为属肉体,属魂的人,使他活在肉体情欲中,受撒但的驱使,“那时你们在其中行事为人随从今世的风俗,顺服空中掌权者的首领,就是现今在背逆之子心中运行的邪灵。我们从前也都在他们中间,放纵肉体的私欲,随着肉体和心中所喜好的去行,本是可怒之子,和别人一样。”(弗二2-3)

  (一)属肉体的人

  “弟兄们,我从前对你们说话,不能把你们当做属灵的,只得把你们当做属肉体,在基督里为婴孩的。”(林前三1)

   在重生的人身上,他们的灵被再生,或藉着圣灵与生命的交通,其堕落的灵复苏而得以活过来。但他的“心”是被堕落的本性及属灵生命管理。因此基督徒按圣经的说法可清楚地分为三类:

  1. 属灵的人──他被内住神的圣灵管理,并藉圣灵使更新的灵得以刚强。
  2. 属自我(魂)的人──被魂所管理,就是藉肉体的知识及情绪而活。
  3. 属肉体的人──被肉体情欲控制,生活在肉体习惯或欲望中,也就是伏在“肉体的权势”下。

  属肉体的光景

  保罗是向真正重生的哥林多人说话,并且是“在基督里的”,但他们是如此地被肉体情欲所控制,所以他只能说他们仍旧是“属肉体的”,因为他们中间仍有嫉妒、纷争等事显明出来,而在他写给加拉太人的信上说:“情欲的事,都是显而易见的,就如奸淫、污秽、邪荡、拜偶像、邪术、仇恨、争竞、忌恨、恼怒、结党、纷争、异端、嫉妒、醉酒、荒宴等类。”(加五19-21)任何这类的行为显在信徒身上,就是某种程度的“属肉体”,属肉体的生命透过自我的出口或人格,显出嫉妒争竞等事。

   使徒描述这些哥林多信徒是属肉体、血气,仍是“在基督里的婴孩”都是在肉体控制下──或“在肉体中”,仍在属灵生命的初阶,虽然他们是真的“在基督里”重生──即藉他的生命得复苏,并藉着主的灵在他里面。

   (二)属自我(魂)的人

  基督徒到达认识十字架的阶段时,就不再“随从肉体”行事,这时他们自认是“属灵的”信徒,被神的圣灵完全更新及引领。但是正如慕安得烈所说的,他们是来到最重要功课的关口──就是“魂藉着它心思和意志的能力,过度不正常活动──这是个‘最大的危险’,也是‘教会和个人’所该畏惧的。”

   那已在灵里活过来的信徒是被圣灵所生,并且神的圣灵住在他的灵里。他已奉献肢体给神做义的器具,明白胜过随从肉体生活的方法。

  “也不要将你们的肢体献给罪作不义的器具,倒要像从死里复活的人,将自己献给神,并将肢体作义的器具献给神。”(罗六13)

  现在他是行走在生命的新样中,且胜过了“肉体行为”的罪,但在此阶段,有一个必须探讨的问题就是关于“魂”在他人格里面,人自己的心思和情绪的活动该如何处置呢?

  属自我(魂)生命的样式

  我们已经知道,魂(人心)包括心思、情感,它是人格的中心,是自觉的所在,信徒可能全然地从加拉太书第五章19-21节所记载“肉体的行为”中得释放,但是他的心思及情绪仍然受到“自我”或生命的驱使,即使,他们尚未更新及完全接受圣灵管理;这圣灵是藉重生之人的灵作工。属魂的基督徒就是那些心思及情欲仍然受到首先的亚当所掌管的人,而非接受基督所赐圣灵的治理(参林前十五45)。当圣徒随从圣灵时,心思、感觉和情绪完全受灵的约束,同时,圣灵能在他的灵里,使他能“治死身体的(恶)行”,尽管他的心思和感觉仍旧是“属魂的”。

  举例来说,如果要论属心思生活的问题,从雅各书我们就可以清楚地分辨属灵和属魂的,或肉体与智慧的不同。使徒写道,那不是“从上头”来的智慧,而是(一)属地的;(二)属肉体(魂)的;(三)属鬼魔的,并且产生嫉妒及结党,纷争及派别。惟独从上头来的智慧,就是从住在人灵里神的圣灵而来的,其特徵是清洁、和平、温良、柔顺、怜悯及多结善果,并且有分于圣灵的性情,就是“没有偏见”。(雅三17)

  结 党

  从雅各书的亮光中,我们可以清楚地看见教会的光景及其形成分裂和“宗派”的原因。嫉妒和纷争的“肉体工作”往往是教会信徒“结党、纷争”(加五19-20)的因素,而造成教会分裂不能合一的另一个原因,乃是出于属魂的知识。我们看见属魂的“智慧”是如此地操纵了属灵的真理,因此很容易助长了鬼魔在跟随基督的人当中制造分裂的工作。

  堕落的情绪

  属魂生命的另一部份是未更新堕落的情欲情绪,是从身体的感觉产生的。基督徒可能被属魂的感觉支配,而以为它是“属灵的”。

  再者,传福音的工作求诸于感觉及魂的激动,那是极大多数已悔改的人无法站立得稳,以及福音大能逐渐消失的原因。

  天然意志

  一个人可能天生就是一个“热心”的魂,藉着火热的魂来推动别人的感情,但是这些人的信心并不是建立在神的大能上,而只是建立在他们所听见的多人的智慧和感觉上。意志坚强的人会运用他意志及性格上的优势来支配别人的良心和生活!

  天然心思

  许多信徒靠未更新过天然的心思来研究圣经,没有圣灵的启示,以致在教导、讲道及个人认识神上不能进入信心的道路,得着神所赐的生命,“除了在人里头的灵,谁能知道人的事。像这样,除了神的灵,也没有人知道神的事。我们所领受的,并不是世上的灵,乃是从神来的灵,叫我们能知道神开恩赐给我们的事。”(林前二11-12)

  属魂的聚会

  许多信徒虽然参加聚会,但他们的灵在许多事上从未饱足过,因为他们只是以魂来参加聚会,而且是以魂生命心思的部份来领受属魂心思所传递的真理字句。他们的感觉乃满足于那美妙的音乐,以及安静的气氛,而并非真正以心灵和诚实来敬拜神;但唯独以心灵和诚实来敬拜的人方能为神所悦纳。

  (三)属鬼魔的──魂及黑暗的权势

  “你们心里若怀苦毒和嫉妒和纷争,就不可自夸,也不可说谎话抵挡真道。这样的智慧,不是从上头来的,乃是属地的,属情欲的,属鬼魔的。”(雅三14-15)在这儿我们没有牵涉到“肉体的行为”,而是提到人心思的部份──就是魂,经文显示邪灵做工在人属魂的部份,正如他们做在肉体的天性一般真确。看见真理如此率直地陈述着实令人惊讶,这也使我们明了,一切与知识的拥有或得着有关的嫉妒,争竞等种种情绪都是邪灵所鼓动,做工在属魂的生命上,并且正如法斯特所说的,它是出自于地狱。

  许多神的儿女对这一点的认识很有限,他们可能认识撒但对显著之罪的运行,及一些明显是“属肉体的行为”,但对于撒但在今天高级文化中的工作却一无所知。原因是他们不愿对神话语中所提及,有关堕落和一切受造物完全陷入败坏和死亡的光景中有所认识,甚至“人的心思”的想像──在神看来“尽都是恶”,而这种彻底败坏是因为受了古蛇的毒害,古蛇是藉着人寻智慧的欲望而得以进入。

  在蒙救赎者更新的过程中,邪恶竭力为了自己的好处会不断抓起堕落生命中各成份,无论是肉体或属魂的活动。当圣徒成了“属魂的”,与荣耀的主有更多真正灵的联合时,就能脱离邪灵的权势,并且得着认识邪灵与邪灵争战的装备。

  撒但在人里面的工作

  我们必须先清楚地认识,“堕落”是从相信撒但──即堕落的天使长的谎言而来;并且当撒但得逞以后,其进入堕落人类中的遗毒,散布在人的每个部份。这使得撒但对人本体的三重结构都有其影响力,由此可归纳出以下几点结论:

  1.堕落的灵向神是死的,它是向黑暗君王所统辖的属地狱的灵界开放。
  2.魂,包括心思、思想、意念及情感,是被首先亚当的生命所辖制,是堕落及败坏的。
  3.身体及魂的每一部份也是向邪恶的权势开放。

  所以使徒约翰率直地说:“全世界都卧在那恶者手下。”(约壹五19)

  举例来说:

  (1) 在属魂生命中,当邪灵用以执行其计划时,属魂的智慧就成了“属鬼魔的”,比如仇敌可以兴起心里的偏见或事先蕴酿好的思想(是人所未察觉的)──在重要的时刻用来破坏神圣灵的工作。仇敌能藉圣徒的心思工作,虽然他的心和灵是归向神的,这是今天神的教会最严重的事实。因着好人许多不同的“思想”,神的圣灵所受到的拦阻甚至远超过那从不信者及敌对世界而来的反对。

  (2) 在肉身中,仇敌除了肉体的工作和通常所称的罪之外,还能作工在神经系统上,并且利用人体五官与生俱来的能力,以及许多其他向邪恶势力开放的成分。例如,撒但使人有超自然的知识和能力等等。

  五、信徒如何为教会及信徒祷告

  (一) 为全教会的合一祷告

  教会中的极端热心的信徒之团体,在基督身体──全教会中制造党派,藉各种方法破坏教会的合一,使信徒之间嫉妒、纷争。一方面在世人中失去见证,妨碍福音的广传;另外一面,使教会失去祷告及属灵争战的能力。

  (二) 为本教会的领袖及信徒祷告

  撒但攻击教会,首先是攻击教会领袖,使他们的灵性退后,陷入属肉体的服事导致教会全体信徒受亏损。其次,藉着属肉体的信徒在信徒中制造纷争,导致教会受罪玷污,失去祷告及服事能力(医病、赶鬼及传福音)。

  还有,在信徒中间制造纷争、不饶恕,彼此批评论断,及心中怀怨,然后,它就藉此漏洞攻击基督徒的身心灵及环境。

  另外,也要为教会的领袖及信徒祷告,保守他们的身、心、灵及环境免受仇敌的攻击。特别为正受攻击者代祷,同心合一竭力抵挡它的攻击(弗六11)。例如,仇敌攻击他们的身体、家人、职业等等。

  (三) 为自己、家人及亲友祷告

  主耶稣在主祷文中吩咐门徒,在祷告中要为自己生活的需要及不叫他们遇见试探,救他们脱离恶者(太六11-13)。所以,我们有责任为自己,家人及亲友祷告,求主差天使四围安营搭救我们。一位热心的姐妹,她的小儿子在学校常常出事,后来一位属灵年长告诉她,每天为她的小儿子祷告,于是就脱离仇敌的攻击。许多信徒父母年纪大,常因重病使全家陷入长期痛苦,除了自然的原因外,其中有许多是出于仇敌的攻击,特别是热心追求和服事的信徒为甚。

  在为自己家人做防守祷告的事上,特别是当家中有异教徒时特别重要。因为仇敌会藉着家中的异教徒的邪术、宗教活动攻击信徒。还有,家人因信仰的关系在各种不同的团体,也会造成家人的纷争,这也是给仇敌开门攻击信徒。

  (四) 在教会分裂的情况中信徒特别容易受仇敌攻击

  每当教会分裂时,往往有许多信徒因个人恩怨,真理不同,结党纷争。有时,他们的会藉“为真道竭力争辩”的名义,为对方祷告求主管教他们,使他们“回头”,或是遭受意外灾祸让他们知道与他们不同路,必受咒诅,必不蒙福。在这种我们看见有些教会分裂后,有许多信徒受到超自然的灾祸及攻击,其主要的原因是敌对双方彼此用“祷告”反对对方,这种“祷告”被仇敌利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