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
一月刊 |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更高的要求

麦亚瑟

  “愿人尊你的名为圣”

  我们来到神面前,必须学习一门功课,就是我们虽然与神的关系很亲密、很确实,但并不是说我们就可以随便向祂要求自己认为“应该得到”的东西,如果祂不给我们,我们就发脾气。主耶稣要我们为了神完整的计划中更高的要求,先作自我要求。

  在这个主祷文中,首先的祈求是:“愿人尊你的名为圣”,每天经过我们嘴边的祷告中,这个祈求多半不会是我们心中最深切需要的。世人在可怕的事情发生时大叫:“我的天哪!”然而,那只是一个呼喊,不是祷告。难道基督徒也和世人一样,只在遇到危险打击的时候才呼求神吗?不是的,这个祈求放在第一句,为的是要阻止我们在危机祷告中往单行道前进的冲动;指示我们朝向更大的需要,使我们注意那些常摆在我们面前,与神有关的事物。

  一个人的名字会使他与同伴区分开来,进到一个他自己的特性和行动所造成的特殊范畴里。整本圣经里面,神非常仔细地指出与祂的名字相连的独特性,祂把自己与其他人分开,非常尽心地保护祂的名,并坚称绝不容许任何事物使祂名的荣耀暗淡,或削减祂的独特性。在利未记,神每次讲到祂的名。都会加上一个提醒,告诉百姓祂的名要被尊为圣。神之名的价值是撒但企图削减的,因此,祷告“愿人尊你的名为圣”,是与神的旨意站在同一阵线上,打击撒但的野心。

  如果你需要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就看看耶稣怎样手拿鞭子,怒视那些在圣殿兑换银钱的人,并把他们赶出去的那件事吧!这是我们在面对任何发生于自己、家人、或其他不荣耀神之名的事情时,该有的画面。我们必须赞赏费城那八位市议会议员,他们拿着反猥亵文学的标语,毫不留情地攻击城市里的脏污中心。如果基督徒诚实地用主祷文祷告,他们必会在生活上成为世人的楷模。耶稣给了它一个优越的地位,因为那是神为祂的百姓所定的优先次序。

  “愿你的国降临”

  下一个祈求是“愿你的国降临”。这个祈求是主根,从它生长出教会的扩展事工。这个祷告要求的回应是:救恩的好消息应当凌每一个撒但放在路上的栅栏,且透过基督徒在世上向上所做的见证挪去它。那位祷告“愿你的国降临”的人,是把他的脚牢牢地踏在教会布道工作扩展的油门上。这个祈求是从地上而来,也是为了世人。然而,它不是从人们的动机而来,乃是从充满神的之灵的心里而来,神渴望看到圣子所就事工的能力,真的完全贯穿这个世界。

  “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

  最后的祈求是“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在专制及其他极权国家,每一件事唯一的旨意,就是国家领导的旨意。任何思想上偏离这种要求无条件降服的命令,就会受到严酸的惩罚或死亡的威胁。

  然而,在其他地区,在退缩的自由世界的尺度上,教育家、科学家、甚至法官,他们的思想中似乎已经把神的旨意取消了。为了维护个人的尊严,他们给人权利过自由放纵的生活,完全忽视神的绝对性。因此,今天没什么祷告比这个祷告更为需要了。

  下面这些话是从旷野的泉源第二册 (Streams in the Desert vol. Ⅱ ) 摘录出来的,它使我已经表达的思想更为确定:

  · 除非我知道自己不是单独在神面前,乃是与圣父、圣子、圣灵在一起,否则我不能说“我们的”这几个字。

  · 若我只关在自己所关心及有兴趣的范围内,拒绝去倾听神家里普世广大弟兄姐妹的声音,则我不能说“我们的”这几个字。

  · 我不能说“天父”,却与耶稣基督的救赎及神在祂里面被接纳为神众子这个事实分开,也不能与圣灵内在的见证分开。

  · 我不能说“天上的”,却不知道自己住在一个率先反叛神旨意的世界中。

  · 除非我准备在自己的生活、家庭、或国家中,不荣耀神之名的特殊景况中采取行动,否则我不能说“愿人尊你的名为圣”这句话。

  · 除非我准备去打击神国度的仇敌,以及自己到那些没有听过福音的地方,否则我不能说“愿你的国降临”这句话。

  · 如果在我心里为自己的生活保留,却不关心神的旨意,那我们就不能说“愿你的旨意成全”这句话。

  · 若我没有准备交出并舍弃自己的心灵和生活中被世界之灵所污染的东西,那我就不能说“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这句话。

摘自:《为战争而生》  【蒙证主出版社应允刊登】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