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
一月刊 |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祈祷的生活

大卫麦因泰

  “我的神,你所创造的人回应你。”

  ──慕塞(AlfreddeMusset)

  “基督的爱是我的祈祷书。”

  ──哥哈得.特司谛根(GerhardTersteegen)

  “祷告是天堂的钥匙;圣灵使人得信心能使用这钥匙。”

  ──多马.华生(ThomasWatson)

  在北欧的某一大教堂内,有一组描绘祷告生活的精美深浮雕,它由三幅画组成。

  第一幅画提醒我们使徒的命令:“要不住的祷告”。我们看到在一个宽敞的圣殿前面的广场中,充满了三五成群的人,有做手势的,有议价闲谈的,有讨价还价的──很明显的,他们的目的只是为了获利增财。但有一位头戴荆棘冠冕,身穿从上到下没有缝儿衣服的人,默默地走在这吵杂人群当中,足叫那最贪婪的心转为敬虔。

  第二幅画描绘了圣殿的区域,用来表明教会普通的敬拜。穿着白袍的圣职人员,携带着灯油,洗濯盆的水与祭坛的血,来往从事例行事奉。当他们从事于他们的圣职时,他们的内心充满着单纯的渴望,把目光定睛在那人眼所不能看见的荣耀上。

  第三幅画引我们进到至圣所。一位孤单的敬拜者进入幔内,在神同在中俯伏肃静,屈身于耶和华显现荣光之前。这代表着隐藏的祈祷生活,正如主耶稣用熟悉的话所说的:“你们祷告的时候,要进你的内屋,关上门,祷告你在暗中的父,你父在暗中察看,必然报答你。”(太六6)

  我们主耶稣认为他的百姓会祷告是件理所当然的事。事实上,圣经中并没有明文规定的外在祷告方式,而只是提到神的百姓要祷告。当人的内心被那神圣深植于人本能的感动所感召时,我们自然而然地就会向永生神呼求。这个本能虽有时会因罪受压制,但面对救赎的大能时,这本能被更新并充满能力。各学派的神学家和各宗派的基督徒都能认同此一更新生命的原则。

  ·克里梭顿(Chrysostom)说:

  “只有在失去正直时,正直人才会停止祈祷。”

  ·奥古斯丁(Augustine)断言:

  “爱少的人祈祷就少,爱多的人祈祷必多。”

  ·理查.虎克(R.Hooker)写到:

  “祷告是一个公义生命第一件也是最后一件要做的事。”

  ·康比(PerelaCombe)说:

  “清心的人绝不停止祈祷,那常常祈祷的人知道如何保持清洁的心。”

  ·本仁约翰(JohnBunyan)宣告:

  “若你不是祈祷的人,你必不是一位基督徒。”

  ·巴斯特(R.Baxter)称:

  “祈祷是‘新造人的呼吸’”

  ·乔治.贺伯特(G.Herbert)则称:

  “祈祷是‘灵魂的血液’”

  祷告的困难

  虽然祈祷是人对神本能的依靠所发出的呼求,然而在圣经上没有一件职责比不住向神祈祷更被强调。这是因祈祷的确是劬劳之故,因此经上一再强调信徒要持续不间断的向神祷告。为了维持这不住祷告的灵,神呼召我们要与天空执政及黑暗的权势摔跤(弗六10-20)。

  《我亲爱的基督徒读者》雅各.波而米(JacobBoehme)说:“要有正确的祷告必须付出艰辛的努力。”祈祷是人的灵所能表达的至高的能力。

  尽心尽性,尽力尽意的祈祷,相信神因基督必听你的祷告,并照他所喜悦的方式来成就人的祷告。这是基督徒在地上所能做最后的也是最伟大的争战。──歌勒力奇(Coleridge)

  祈祷有其荣耀及其祝福的一面,也有劳苦与苦恼、争战与痛苦的另一面。早在战场得胜之前,举起的手已开始颤抖。疲乏的肌肉,喘不过气的呼吸,都在诉说属天使者的疲累。即便在午夜寒冷的空气中,那因痛苦的心所发出的劬劳祈祷使得前额湿透了。祈祷提升属地的灵魂进入天上,是洁净的心灵得以进入至圣所的入门。祈祷撕裂那隔开的幔子得以在里面瞻仰神的荣光。祈祷是未见之事的异象;是圣灵心意的识别,是未言之事的表达。 

  本仁说:“一个真正达于上帝的祈祷,就是他向神所呈献的无法言语的渴望,感觉,情感及期望,绝不是用他的口或笔所能表达的。”早期教会的圣徒有一种永不止息的代祷力量。他们以奋力夺取天国,“以祈祷的风暴敲叩着天国的大门”。第一代的基督徒在旷野,地穴,罗马竞技场,在火刑柱证实了他们的主所说的真理:“你们若向父求什么,祂必因我的名赐给你们。”(约十六23)

  他们的心灵在代求中如同祭坛上的火焰上升到神面前。犹太教徒在他们的法典他利目中提到,神圣的生命有四件事需要不屈不挠的精神,其中之一便是祈祷。一位遇见特司谛根的人说:“我看见他似乎是直接进到天堂,消失在神里面。当他祷告之后常常洁白如墙一般。”大卫.布莱纳德(DavidBrainerd)提到有一次他在代求时,他发现他的心“极度扩大”。他是如此地在痛苦中迫切的代求,以致于当他要站起来时候,他感到极度的软弱和虚脱。“我几乎不能站立”,他继续说,“我的骨头脱节,汗流浃背,躯体几乎拆散。”约翰.法斯特(JohnFoster)长夜在他小教堂中专心祈祷,他忧虑不息的心灵使他来回走动,直到他不停行走的脚踪痕迹深印在教堂的通道上。

  我们可以在生活中找到很多这样的例子,但单是在圣经里我们就可以找到足够多的例子来说明祷告里普遍存在的艰难。听诗人呼求的声音:“求你照你的话将我救活”“求你使我在你的公义上生活”“求你照你的慈爱将我救活”“求你照你的典章将我救活”“求你为你的名将我救活”(诗一一九25、40、88、149;一四三11)先知以赛亚呼吁说:“无人求告你的名,无人奋力抓住你。”(赛六四7)

  他们的呼求是否在我们的内心找到共鸣呢?我们是否认识祈祷中的“劳苦”,“摔跤”及“伤痛”呢?马丁路得写到:“要有好的祷告生活是件艰巨的任务!”祷告到一颗心得以靠近神,并能带着充满恩典的信心说:“我们在天上的父。”这种祷告可以说是所有学科中最大的学问。在这恩典上有信心的人是已越过了祷告的障碍并已在他心灵深处立下了稳固的祷告殿的根基。西那的凯撒玲(CatherineofSiena)如此说:“完美的祷告不是藉着许多的话语,乃是迫切的意愿。”

  另一个祈祷之所以艰难的原因在于灵里的拦阻。保罗明确的告诉我们,必须保持祈祷的能力来“对抗黑暗世界的掌权者,和天空属灵界的恶魔。”(弗六12)伯纳(A.Bonar)过去常说:“亚兰王吩咐他的众军长不要与敌人大小兵丁争战,只要与以色列王争战。”(王上二十二31)这说明,天空灵界的掌权者似乎是倾全力攻击抵挡祈祷的灵。如果它能在此得胜,它就赢得了这一天。

  西比斯(R.Sibbes)说:“当我们藉着祷告来到神前时,魔鬼知道我们是去支取能力来对抗它,因此它竭尽所能的来反对我们。”有时我们会觉察到撒但直接地攻击我们灵里祈祷的生命。有时我们会被引领到旷野枯干的经历,那时神的荣耀变得暗淡。有时当我们尽力收回每一思想及想像来顺服基督时,我们的思维反而变得杂乱无章及混乱。也有时恶者利用我们懒惰的天性使我们放松祷告的操练。

  约翰.其玛古(JohnClimacus)说:“藉着邪灵在我们祷告时的扰乱知道祷告的功效,而藉着击败仇敌经历到祷告的果效。”为此,我们必须殷勤及下决心儆醒,如同军队守望的步哨,想到全队的性命全赖于他的艰苦儆醒,机敏及勇气。这就是为何主对他的门徒说:“我说你们要儆醒!”(可十三37)

  祷告的软弱

  有时甚至基督的精兵也疏忽他们的托付,不再留心看守祈祷者的恩赐。若你察觉到在这责职上感觉懈怠时,就当省察自己。从一切对罪的恋慕上清除洁净你心,竭力地回到属天的境界里。然后你就会发现祷告并不是一件苦差事,而是充满了喜乐与满足。不要抱怨此责职的艰难,相反的要归咎于你心的刚愎。任何一个读这些章节的读者若是你觉察到自己失去代求的能力,失去与主交通的喜乐,或者在认罪上硬心不悔改。就“应当回想,你是从那里堕落的,并要悔改,行起初所行的事。”(启二5)

  哦,天上的星星黯淡又发光
  哦,海边的浪潮悄然又退去,
  一年,就在一年前,
  是地,是天,还是我一成不变?
  而今,星星仍高挂在天,
  海边的浪潮依然流动,
  一年,就在一年前,
  我那对主的爱却已失去。
          ──F.W.H.Myers

  惟一能补救我们灵里迟钝的办法就是照着波吕卡(Polycarp)写给以弗所教会的劝言:“在神的宝血中重燃爱火”。让我们求圣灵复兴我们懒散的心,再看见神的恩慈。圣灵会帮助我们的软弱,神儿子的怜悯必临到我们。祂会给我们穿上火热的袍子,激起我们感情的火焰,充满天上的异象。

  虽然软弱的灵如影子般伴随着祷告,但主耶稣教导:“人要常常祷告,不可灰心。”(路十八1)祷告的信心要扎根于与神不住的交通,灵魂之窗常向“安息之城”打开之中。我们不晓得祈祷真实的能力,直到我们的心思意念都持续的从属地的事物转向神。俄利根(Origen)说他整个的生活就是一个不间断的祷告祈求。就是藉着这一超乎其他准则之上的原则,一个完美的基督徒生活就被勾画出来。

  不住的祷告

  1860年10月7日,伯纳(A.Bonar)在他的日记中写到:“我若不在每日生活中有不间断的简短的祷告,我就会失去祷告的灵。我永不失去在宝座中的羔羊的异象,并且有这异象我就能祷告。”

  普林斯顿著名的学者约拿单.爱德华滋(J.Edwards)说:“我的思想经常专注于属天的事物,几乎不间断地思想。大部分的时间我都在思念属天的事物。我经常独自一人在树林中,在偏僻地方散步,默想,自言自语,祷告与神交谈。我也常常把我的感想唱出来。祷告对我是很自然的,它是我心里燃烧的火焰所发出的气息。”

  希威森(Hewitson)写到:“哪怕在我们天路历程最忙碌的生命片刻,我们总可以发现我们乘着祷告的翅膀来回于与主的交通之中。心里的祷告就是一种把心里所有的重担都集在一声叹息中的祷告。灵里的叹息虽然周围的人无法听见,但是神却能用它来洁净我们与人的交谈和我们每天的经历。我们若不是与世界的灵交通就是与神的灵交通。出声且长久的祷告会使肉体疲惫。没有人能不停地出声祷告或在思想里有组合性的祷告。但另有一种是在我们思维以下潜意识的祷告,是不会让我们感觉疲惫的。这种的祷告是神的灵在我们心灵的深处默然的呼吸(罗八9、林前三16),这是我们属灵思想的气质与习惯;这是与基督一同隐藏在神生命中的脉搏。”

  卫斯柯(Westcott)主教说:“神的异象赐给我们不住祷告的生命。”而在这异象中所有世上的事物都与不能见的事物相联结。广义说来,祈祷是一切事奉的总结。在某种程度上说,当我们在尽责祷告时,我们就是在做属天的事奉。这也印证了我们所熟知的“工作就是敬拜”的说法。诗人如是说:“我专心祷告。”(诗一○九4)保罗说:“要凡事藉着祷告,祈求和感谢。”(腓四6)

  在旧约里面一个沉浸在祷告中的人是被描述为与神同行的人。以诺以确据,亚伯拉罕以完全,以利亚以真理,利未众子以平安与公平与神同行。很多的时候,他们也被称为“与神同住”,就如约书亚不离开会幕,或是古时一些匠人为王作工时与君王同住一样。祷告又可说是灵魂被提升到神圣的同在中,如行星“敞着脸瞻仰”太阳的光辉;或是一馨香美丽的花朵朝向从上来的光芒。又有一种的说法:祷告集合了所有热切的敬虔,爱与赞美。正如清澈的一击可以将许多不和谐的声音变为和谐一样,我们属灵本性里最明显的感动可以使人的心灵敬畏神的名。

  对祷告的描述最为人熟悉,给人印象最深刻的莫过于旧约的许多篇章里用等候神来描述人与神生命的交通。一位伟大的学者大卫森(A.B.Davidson)给等候神下了一段美丽的定义:“等候不是仅仅保持冷漠;它是期望,耐心而又降服的期望。它是期待,但不是不耐烦,或因回答迟延而焦虑;儆醒而不急躁。感到即或祂不来我们也会顺服,但决不让祂不会来的意念占据我们的思想。”

  不要以为这样的生活是不切实际且无用的。真实的世界并不是原因和感觉的面纱。属天的事物才是真实的,而地上一切不过是天上的样本。有谁能比神更实际呢?在世上有何人能像在天的人子那样有智慧地行完神所托付祂的重任?祈祷好,事奉也必好。那些祷告多的人必成就最伟大的事工。正如陶乐(Tauler)精辟的论断:“在神没有事能被拦阻”。

  祷告的习惯

  培养祈祷的习惯可以使之在任何环境之下适时应用。在有需要的时候,几乎所有的人都会祷告。当看到以色列人对向着他们扑面而来的法老战车充满焦急惧怕时,摩西站立在红海边。“你为何向我呼求呢?”神问摩西(出十四15)。当尼希米侍立在亚达薛西王前面带愁容时,王就问他:“你既没有病,为什么面带愁容呢?这不是别的,必是你心中愁烦。”(尼二2)这一问解开了他三个月以来的祷告。这漫长时间的祈祷就在这一刻化成一个向着神而出的热切祈求:“于是我默祷天上的神。”(尼二4)

  花时间与神相交的人,必能快速找到通向施恩宝座的途径。使徒们把每一个责任都带到十架下。在耶稣的名下他们那忠诚的心在敬拜和赞美中被提升到天上。早期的基督徒每次的相遇都互相祝福,分手之前也必定有祈祷。中古时代的圣徒把每一境遇都当成呼召他们祷告的机会,不管是日圭的影子,教堂的钟声,飞逝的雀鸟,上升的太阳,还是飘零的落叶。

  波温尼(Thomas Browne)与自己所立的约是众所周知的:“在凡所到的每一安静处,不管是在家里,公路,或街口都要祷告。让这城的每一街道,我所照管过的每一教区,每一乡村都成为我没有忘记我的神我的救主的见证。要为每一个所见的或所经过的教堂祷告。要每天祷告,特别是为我的病人或别人照顾的任何一个病人祷告。在病人家门口祈求神的平安和慈悲临到此家。听道之后为聚会祷告和祝福,也为传道人祷告。”

  一个活在祷告灵里的人必定会花更多时间退隐与神亲密的交通。就是藉着这样有计划的祷告生活,一天对主敬虔的心才能得到喂养滋润。虽然与神交通使我们生命有动力,但是我们的魂生命却是属尘土的(诗一一九25)。

  我们的生命很容易落入只有外在的形式而没有内在的实质的枯竭。为此我们的主提醒我们这危机,劝勉我们防卫对神的假冒虚伪的惟一方法就是殷勤操练个人的祈祷。“谁渴望在公众中的祷告而不操练个人暗中的祈祷,恐怕是在寻求人而非神的称许。”〔《人一生的职责》The Whole Duty of Man〕

  在美国建国初期有一位贵格会的主的仆人来到一个信徒聚会崇拜的地方。在安静等候主一段时间后,他有机会说话。此时所有的人都很安静。他用劝勉的话语说:“要在主里儆醒。”这些话在神的大能里释放出来,带着极大的功效做在人心里。有些人感受到一种畏惧,敬畏临到他们身上。一段时间后,他再说:“我不只告诉你们,也告诉所有的人,要儆醒。”所有赴会的人听了都感觉到这人身上有超然的圣灵的能力。他的声音是他们未曾听过的,他的讲话有不寻常的权柄使在场的人都伏在这大能里。

  基徒的精兵啊,你们是在敌人的营地;“要在主里儆醒”!

  (续)

摘自:隐藏的祈祷生活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