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
一月刊 |

202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作无愧的工人(一)
李慕圣

  前 言

  读经:

  “当乌西雅王崩的那年,我见主坐在高高的宝座上。祂的衣裳垂下,遮满圣殿。其上有撒拉弗侍立,各有六个翅膀。用两个翅膀遮脸,两个翅膀遮脚,两个翅膀飞翔。彼此呼喊说,圣哉!圣哉!圣哉!万军之耶和华,祂的荣光充满全地。因呼喊者的声音,门槛的根基震动,殿充满了烟云。那时我说,祸哉!我灭亡了!因为我是嘴唇不洁的人,又住在嘴唇不洁的民中,又因我眼见大君王万军之耶和华。有一撒拉弗飞到我跟前,手里拿著红炭,是用火剪从坛上取下来的。将炭沾我的口说,看哪!这炭沾了你的嘴,你的罪孽便除掉,你的罪恶就赦免了。我又听见主的声音说,我可以差遣谁呢?谁肯为我们去呢?我说,我在这里,请差遣我。”(赛六l-8)

  弟兄姊妹们!神将这段圣经赐给我们,现在我们就来思想以赛亚先知在以赛亚书第六章所见的那个异象。

  以赛亚先知在他一生的事奉中连续服事了四位君王,就是乌西亚王、约坦王、亚哈斯王、希西家王。神一直藉著异象启示他、光照他、使用他。他代表神讲了许多预言,比任何一位先知讲的预言又多、又深、又透、又远,别人都比不上他。所以君王也都愿意听他的话,全国人民也都尊敬他,以他为大先知、为神的僕人、为圣洁的神人、为义人。以赛亚先知是一个了不起的伟大的属灵人物。

  在以赛亚先知没有见到这个异象之前,他已经作了许多的工作,也说了不少的预言。从他说的预言可以知道,他属灵的眼目已经看到永世里,看到新天新地里去了。其他的先知都没有像他那样有看见、有远见,没有像他看得那样深透。也可以说他对神的奥秘、对神的旨意明白得最清楚。但是他还不懂得什么叫事奉神,也不清楚什么叫被神差遣。

  所以神就向他显现,好叫他知道事奉神的方法和原则,不至于得罪神。当神向他显现的时候,他说:“祸哉!我灭亡了!因为我是嘴唇不洁的人,又住在嘴唇不洁的民中,又因我眼见大君王万军之耶和华。”(赛六5)

  这是一个看见神的人,这是一个能被神使用,学习事奉神的人。他怎么能到这个地步,能说这样的话呢?因为他看见了天上事奉神的模式。撒拉弗是多么的尊贵啊!除了神,在万物当中他是尊贵的。但他们在神的宝座面前,用两个翅膀把脸遮住,用两个翅膀把脚遮住,还用两个翅膀随时淮备著听见神的命令就飞翔。他们不问为什么,不问什么缘故,命令一来就迅速传扬。没有神的命令就不随便行动,一直安静在神的面前。这才叫事奉神啊!

  这使以赛亚懂得了,一个事奉神的人,眼睛是很重要的。眼睛应当定睛在神的身上。眼睛若不能只看见神,就应该将脸遮起来。在以往事奉神的年日中,我的眼睛会看这、会看那、会看环境,也会看自己。看来看去,在心灵的深处就产生一个错觉,虽然我所讲的是神的旨意,百姓们却一直在反对我,我还能去讲吗?这么大的困难,我还敢去讲吗?随时都有被杀的危险,我还敢去传吗?看来看去就灰心失望了,就像以利亚一样起来逃命了。前一天还在迦密山上大显威风,一个先知对抗并杀了四百五十个巴力先知,并耶洗别所供养事奉亚舍拉的那四百个先知,又能将众百姓的心挽转过来。但忽然之间就藏在洞中,成了这样可怜的光景,为什么呢?因为他的眼睛太亮了。不是向神太亮,而是向人太亮了。一看环境恶劣、耶洗别又是那么厉害,就不得不如此躲藏了。

  人为什么要看环境呢?因为我的性命太宝贝,我的人生太宝贝,我的名誉太宝贝,我的一切都是宝贝的。当你自己宝贝你自己的时候,你就胜不过环境,你也不得不起来,起来不是走路,不是背十字架,而是要逃命了。

  这就说明恩赐和经历是两回事。恩赐再大,生命不一定大;恩赐越大,越容易犯罪。犯罪的人不是没有恩赐;没有恩赐的人不容易犯罪,他也不敢犯罪,也不会犯大罪。恩赐一大的时候,由于自己肉体的生命太强,而主的生命在里面太弱,不知不觉就越过了神的旨意,甚至还用圣经的话为自己搪塞、遮掩,贿赂自己的良心。

  魔鬼从来不愿攻击一个没有恩赐的人,因为没有恩赐的人在教会里面起的作用不大,在神的国度里面起的作用也不大,他所作的工作震动不了魔鬼的阴府,撒但就不怎么攻击他。

  魔鬼一看这个人被神重用,有能力、有恩赐、有亮光,对牠不利,对阴府有亏损,牠就不能不用一些方法来攻击你,把你拉倒。在这件事情上不能把你拉倒,就在那件事情上把你拉倒;今天不能把你拉倒,明天藉人、藉事也要把你拉倒,好叫你不再攻击牠。

  因此我们不能光活在恩赐里面,一定要生命大于恩赐才好。恩赐大于生命的人,十有八九都要出问题。我说这话,并不是叫你忽略恩赐和轻视恩赐,而是叫你防备在恩赐运用的时候要注意生命的律,不能把你的恩赐当成生命。不是说你能讲圣洁,你就圣洁了;你能讲慈爱,你就有慈爱了,完全不一定。恩赐用过以后,你还是你,你的本相一显出来,还是那样的卑鄙、那样的软弱、那样的狭窄、那样的胆怯……,自私自利的心一齐都来了。我们要特别谨慎小心,要知道恩赐是为造就教会、帮助教会的。你若不把自己摆在教会里面,以为恩赐就是你的生命,你一定要失败。

  当我们要事奉神的时候,若不接受神的光照,我们就不会事奉神。真正事奉神的人是不会、也不敢随便乱说话的。要会听神的话,也听得懂神的话。不是我们说,而是让神说:“我可以差遣谁昵?谁肯为我们去呢?”(赛六8) “我在这里,请差遣我。”以赛亚这次被主差遣以后所说的预言、所讲的道,都是神的旨意。

  我们要求主给我们亮光,不是看见奥秘怎么样,不是看见将来怎么样,不是看见神对我们的启示怎么样,而是要看我们和神的关系怎么样,我们在神面前所站的地位怎么样,是不是像撒拉弗那样存虔诚敬畏的心,恐惧战兢地站在神面前,用翅膀把脸遮住:“没有我们的看法,没有我们的想法,专心听从主发出的命令。”如果主没有发命令,我们再有需要,也不随己意出去;若是主叫我们去的,别人再反对,我们还是要去。为什么?因为是主的命令,我只不过是一个僕人而已。这样作才配称为是神的使者,才配称为是一个无愧的工人!不能走自己的路,要走神所指引的路,那才能蒙神纪念,蒙神悦纳。这样的人才有真实的见证显出来。

  现在我们来看,要作一个无愧的工人所应有的条件:

  一、存无亏良心

  读经:

  “我的神差遣使者,封住狮子的口,叫狮子不伤我;因我在神面前无辜,我在王面前也没有行过亏损的事。” (但六22)

  “我因此自己勉励,对神、对人,常存无亏的良心。 ”(徒二十四16)

  “你当竭力,在神面前得蒙喜悦,作无愧的工人,按著正意分解真理的道。”(提后二15)

  “从天上有声音说:‘这是我的爱子,我所喜悦的。’” (太三17)

  “所以耶稣说:‘你们举起人子以后,必知道我是基督,并且知道,我没有一件事是凭著自己做的。我说这些话,乃是照著父所教训我的。那差我来的是与我同在,祂没有撇下我独自在这里,因为我常作祂所喜悦的事。’”(约八28-29)

  弟兄们!我们都是蒙神呼召,在各地方被神使用,牧养群羊,带领教会的工人。

  我们想过没有,究竟怎么样作神的工人,怎么样作一个无愧的工人?就如一个人到工厂里报名当工人,一定要明白厂方对工人的制度、规矩;在哪一个车间,哪一个部门工作;你的工作是为谁做的;这项工作是怎么样做法。我们做属灵工作也是同样的道理,只不过一个是属天的,一个是属地的。

  我们被神选召到神家里来当工人,这工作是怎么做法?是为谁做的?是谁叫做的?作工的动机是什么?当然是要讨我们主人的喜欢。这一切都是很重要的。在属世的团体里作工,董事长和总经理是工厂的主人。一个工人技术再好,也聪明能干,若和主人的关系搞不好,他一句话就把你辞掉了。所以必须叫总经理看上你、验中你、喜欢你,认为你靠得住,才会让你担任重要的工作。我们到神家里来作神的工人,该怎么样讨主的喜悦呢?若不能讨主的喜悦,你说:“我有本事,我有才干,我能这样做,那样做。”做了半天,主人摇摇头,不悦纳你所做的。你的工作就没有果效,就没有价值。一切的劳苦都像肥皂泡一样统统落空了。

  我们要想蒙主的喜悦,如果没有一个正确的工作态度,如果不是主叫做的,也不是为主做的,更不是面向主做的,只是一味的为著工作、面向工作,认为只要把工作做好就可以了,这是一种错误的光景。我们要记住,工作固然应当忠心去做,但更要明白主人的心意如何!主人不叫做的却做了,主人不让管的却管了,似乎是很好,主人心里却不愉快,因为僭越了职分,超过了主人的地位。

  作无愧的工人,首先要知道我是作主的工人,要讨主的喜悦。主叫我做什么,我就把主叫我做的做好;主没有吩咐我的,即使工作再需要,我也不做,我也不动,我只是单单地仰望主人的面孔。如果真正有需要,我要把需要告诉主,主说:“可以,你去做吧!”我就不惜代价地去做。主若不回答我,我宁肯等候在主的面前也不随便乱动。甚至我看某个地方需要我去做,若不去做,神的工作就会受损失,这时我也不著急,安静地伏在神的面前祷告,看这个工作是神叫谁去做,里面清楚以后再行动也不迟。神的工作是不会受亏损的,因祂是全知全能的神!有一句属灵格言说:“不怕你落在主的后边,就怕你跑在主的前面。”这话说得真有道理。

  我们若跑在主的后边,还能看到主,还有方向,还有目标;当我们跑到主前面的时候,没有主引导我们,还往哪里跑呢?没有目标就会在旷野盲目乱跑,跑错了道路,自己还不知道,那时受亏损的就是我们自己了。

  作无愧的工人,不在乎我们对道理的热心怎么样,也不在乎恩赐发挥得怎么样。这不是说我们不需要恩赐,恩赐是神赐的,当然重要。圣经也说,“你们要切慕属灵的恩赐。”(林前十四1)我再说,千万不要把恩赐看得比讨主喜悦更重要。我们可以藉著神所赐的恩赐去讨主的喜悦,但不能让恩赐越过了主赐的职位和主的命令,如果这样,这个恩赐就没有价值了。虽然在人面前还能博得一些称赞,但主说:“这不是我叫你做的,你所做的不合我的心意。”那是何等可惜啊!

  我们中国教会,这几十年所受的亏损在哪里?就在这一点上面。有些人不是真正存心讨神的喜悦,而是藉著恩赐彼此争战。早几年他们为道理争执的时候,那个读圣经的心志真是叫人羡慕!从前圣经不大熟悉,为著道理发生争执了,怎么办呢?都要找圣经根据,整天读,整夜读,甚至走路也读,这是很好的事情。可惜出发点不够十分正确。读经的目的是干什么昵?是为了找出圣经根据来证明“我讲的对,你讲的错了。”甚至说:“你是异端,我是正统。”所以圣经是读了,文字也记在心里了,道理也懂得了很多,但是教会却没有得着造就,没有把撒但打败,没有把阴府的权势赶出去,没有把教会带到复兴的地步,反而看见教会的属灵气氛越来越消沉,越来越失败,直到完全落在黑暗里面。茫茫旷野往何处奔走?这是多么可惜的事情啊!

  所以我常常说,有人熟读圣经,他不是要从圣经中找到神的心意,而是要找到几节圣经作为他发挥恩赐的依据,证明他自己是一个最属灵、最高尚、最正确的人,真是很可惜。很多时候他会受环境的催促、舆论的催促、情感的催促去羡慕主的工作,热心为主工作。但工作的结果怎么样?工作的目的和动机又是如何呢?他当时不知道,甚至过了三年、五年、十年、二十年后才发觉是错误的。虽然是发觉了,可惜他已经浪费了多少年日,失去了很多神的恩典。

  就说传福音吧!这是一件天经地义的事情。作为一个蒙召的人,不传福音能行吗?不行。发热心传福音没有错吧!没错。像我在初蒙召的时候,拼命的传福音,后来又受了神学的教育,立志要做一个大传道人,要会讲道,要一呜惊人,要讲一堂道下来就有三千人、五千人悔改。这个羡慕的心迫切得很!所以我更拼命的传,只要有人愿意信主耶稣,我就不惜任何代价,花了很多时间东跑西奔。在我所住的那带地方,几乎所有的村庄我都跑遍了,但是果效在哪里?真的果效在哪里?我在南京市里也花了几个月的时间传福音,单张也不知道发了多少,也可能起到一点作用,但在我的印象中只救了半个灵魂。

  怎么叫半个灵魂呢?有一天我在一个小布道所传福音,有七、八十人来听福音。讲完以后,我说:“你们谁愿意信耶稣可以举手表示。”他们把头一低,半天没有一个人举手。我说:“大家不好意思举手,只要愿意相信,不举手也可以。凡不愿意相信主耶稣的可以走,谁若愿意相信,可以留下来我们再谈谈话。”我的眼睛渴望地看著门口,一个一个的都出去了。出去一个人,我的心就跳一下,像网里的鱼漏掉一样难受。到最后竟没有一个人留下来。我真灰心!我累得满头大汗,他们没有一个人受感动。可是我又一看,见有一个人在牆角蹲著,两手捂住面孔。我心里想:“真感谢主!还有一条小鱼啊!”我走过去说:“朋友!你愿不愿意信耶稣?”他说:“你讲得很好,我也愿意信耶稣,可是我两天没有吃饭了,我妻子和孩子还在路边等著呢!我没有办法给他们饭吃,怎么办?”

  他这一讲,我就要表现我的热心和爱心,就领他到我的宿舍里。那时我也没有钱,只有一件大衣,我就让他把那件大衣拿去,对他说:“你去把衣服卖掉去买一些大米,叫你的妻子和孩子过生活。”他抱起了大衣就跑掉了,从此以后再没有消息,也没有回应,到现在他得救没得救我也不知道,所以我称他为半个灵魂。真是可怜得很啊!

  现在我回想起来,如果那时我多下祷告的功夫,多用圣经的话来校正我自己,多体会神的心意、神的引导、神的感动去传福音,肯定不会发生这样的情况。但我那时那样做也不算错,因为是向主发热心啊!虽然是向神发热心,传得也很好,却看不见神与我同工的明证,因为不懂得神的心意.就没有办法讨神的喜悦。

  回想起来,我有很多的失败,就是因为没有活在神的面前。我所做的、所行的并不是百分之百是神叫我做的,我所说的也不十分清楚是神叫我说的,所以出现了很多失败。

  但有些工作,在人看起来真是危险得很!因著顺从了圣灵去做,不但没有危险,反化险为夷,平平安安地过来了。不但我个人平安、教会平安,罪人也蒙了恩典。这叫我看见,不是我能做,而是我顺服主就能够做。我不能讲的,只要一顺服主就能讲出来;我不能行的,只要我顺服主就能行出来。这一讲一行,人的灵魂受了震动:刚硬的人谦卑下来了;怀疑的人相信了;伤心、绝望、灰心的人得到了安慰,得到了鼓励。这是人能做的工作吗?不是人能做的工作,而是神所做的工作。我能够做吗?不能,只有神能够做。所以,凡清楚有神引导的工作才有生命的果效,是今生来世都不会磨灭的。现在我想起来也不能不向神发出感谢说:“主啊!感谢你!你的灵引导我所做的工作真是有奇妙的果效。我虽做了,成绩却不属于我。”因此,只有明白神的旨意,受主的差遣,被圣灵引导,才能蒙主的悦纳,才配称为是主的真工人。

  这么多年来,我总认为,专心爱主,要讨神的喜悦,做一个听神命令的人,才是一生中最重要的事。神要得着几百个工人容易得很!但要拣选一个真正合祂心意、听祂话语的工人却是难上加难啊!

  一个初蒙恩的人很容易为主发热心,慢慢被神用了以后,恩赐一显明,就心怀大志,野心勃勃了。虽然口口声声说要讨神的喜欢,却做不出讨神喜悦的事来。这就是神所以不能使用人的一个大难处啊!我们的聪明、才智应该为神用,但是要在神的支配之下、吩咐之下用就好了。若不在神的按排之下用,就会用出乱子来、用出麻烦来,就要替神做谋士了。保罗说:“谁作过祂的谋士呢?”(罗十一34)我们就是喜欢作神的谋士。

  如果我们所求的不是要凭己意把神的工作做好,而是要让神的心意满足了,这才是一个好工人。

  我觉得一个人在一生中,如果不做一件亏心事,那就是最大的福气。特别是进入老年的时候,回忆一下在这一生中良心有没有亏,如果做过一些亏心的事情,当见主面的时候羞羞愧愧,那是一个最大的痛苦。

  的确,我们作一个人,能在一生当中不做一件有亏的事,不说一句与良心有亏的话,真是难得很!若良心有亏,说话、处事有亏,在年轻的时候不大注意它,血气方刚的时候不大注意它,工作顺利的时候不大注意它,但当你年纪老迈的时候,遭遇一些特别难处的时候,躺在病床上的时候回想起来,这一个比疾病更痛苦,比遭遇更痛苦,比人对你的譭谤攻击更痛苦……。为什么呢?因为良心有亏啊!

  这一件事情我们一定要明白。一个事奉神的人,千万不能做与良心有亏的事情。但以理在王宫里面那么刚强,那么有为,他所做的事竟能感动君王,是什么原因呢?是他的工作好吗?本事大吗?不是的,而是他见证了他的信仰。什么信仰呢?就是他不能叫他的良心有亏。他虽然听王的话,为王忠心办事,但不是为讨王的好,因为他是属耶和华的子民,他要听神的话,他要敬畏神,他要讨神的喜悦,所以才在王面前忠心办事,毫无亏损。

  就因著他这一颗敬畏神的心,他的生活、工作才与众人不一样。虽然人嫉妒他、陷害他、诬赖他,这不要紧,因他的良心不控告他,这是他顶大的福分。人可以在外边控告他,千万人都可以控告他,但他的良心不控告他,就是他的大福分了。圣经说,我们的心若不责备我们,就可以向神坦然无惧了。我们首先最怕的就是我们的良心责备我们,因为我们把话讲错了,把事情做错了,讲出来的话不符合实际,虽然别人听不出来,别人看不出来,但我们的良心在向我们说话,那时候的痛苦是最难忍受的。

  我们中间有很多同工都是为主受过苦,为主被囚过的。当人把你放在被囚之地时,你的第一个思想就是:“主啊!我亏欠弟兄没有?我亏欠姊妹没有?我亏欠孩子没有?我亏欠妻子没有?”若是有,这是最大的痛苦。因为我说话伤了孩子的心;我对妻子没有爱心,没有怜悯,今天我被囚在这里不能给妻子一点点的帮助了;我也不能体恤同工的软弱,我的爱心不够,我的帮助不够,这时我想再安慰同工一句话,已经没有这个自由了……。这里面的控告,真是巴不得地开口把我吞下去算了。主啊!我是个罪人。今天我所受的是我应当受的,因为我内心有控告。法官没有控告我,法律没有控告我,良心却控告了我,这比受法律的刑罚还要痛苦得多!

  经过一次磨练,对神就更敬畏一点,对人也更加谨慎一点,说话处事不敢随随便便了,也不敢感情用事了。为什么呢?因为里面的控告真可怕啊!今天是良心的控告,将来到基督台前受审判的时候,不是更可怕吗?

  话又说回来,虽然说将来的审判是可怕的,只要今天在凡事上都不叫良心控告我们,将来的审判也就无需害怕了。今天因信耶稣,人家打我们,甚至杀我们,只要我们的良心无亏,我们就可以刚强壮胆,将头一伸,要杀就杀吧!要打就打吧!越打越杀,我们里面越有力量。内心里面的这种安然是何等宝贵!何等有力量啊!

  但以理所以不怕,是因为他的良心无亏:“我是神的百姓,事奉神是我的信仰。我虽身在巴比伦,我可以在你的国度中作事情,但是你不叫我祷告不行,因为祷告是我素常的生活。”虽然王的禁令发出来:见有敬拜别神的,就被下在狮子坑里。但是但以理却不理这一些,他仍与素常一样,打开窗户,面向耶路撒冷祷告神。这不是但以理故意做的虔诚样子,他没有这个意思。他不是要做给人看,因为这是他的生活,这是他的信仰。这是什么信仰呢?敬畏神,心向著神。一天三次双膝跪在神面前祷告。不管别人的反应怎么样,舆论怎么样,环境怎么样,他内心里面已经习惯了和神的交通;他对人没有做过亏心的事情;他没有违背王的命令;他对神也是无愧的,他还怕什么呢?狮子坑算得什么?他的骨头可能被狮子咬碎,但他的灵魂会到神那里去,他当得的理和赏赐都在他神那里。(赛四十九4)

  因为但以理对神对人都无亏无辜,任何的痛苦都不会把他压倒,他能胜过狮子坑的试炼,狮子也不能张口咬他。狮子不饿吗?不是的,因为但以理良心无亏啊!

  撒但的恐吓往往是在你良心有亏的时候,牠就能够把你抓住,叫你失去胆量、失去信心,最后绝望,甚至落在更痛苦的光景里。

  我们事奉神的人,为主讲道也好,为真道争辩也好,一定要保守良心无亏啊!这一个最重要。保罗说:“我常存无亏的良心。”对神也好,对人也好,如果常存无亏的良心,无论在什么地方受审判也不害怕,都能够理直气壮、刚强壮胆地把真正的信仰表白出来,因为我不是出于恶意,不是出于抵赖,不是为自己辩护,我是本著无亏的良心为我所信的主作见证。我这样做,不是对你们有意见,不是恨你们,也不是违背法律,因为我没有什么雄心大志,我不是要标新立异另发明一个宗教,我不过是为了对得起我所信的神,对得起爱我的主,对得起救我的恩主耶稣。

  这一个无亏的良心真了不得啊!当保罗向亚基帕王作见证的时候,亚基帕王害怕了说:“你想稍微一劝,便叫我作基督徒啊!”保罗说:“无论是少劝,是多劝,我向神所求的,不但你一个人,就是今天一切听我的都要像我一样,只是不要像我有这些锁鍊。”(徒二十六29) 如果我们能有这样的心志和认识,那真有福了。那才是一个真正的见证人。

  主耶稣对门徒们说:“你们往普天下去传福音给万民听。”(可十六15)怎么传法呢?就是“圣灵降临在你们身上,你们就必得着能力,并要在耶路撒冷……直到地极作我的见证。”(徒一8) 主没有说为我做大工作,也没有说为我办大事业,……只有说“作我的见证”。

  如果想作主的见证,那么,这些为主作见证的人,能活出主的见证是最重要的了。世界上的人虽然不相信神,也不相信有神,但是这些为主作见证的人只要往那里一站,别人看见了这些见证人,就不敢说没有神啦!他们不得不承认说,神是又真又活的,实实在在的神。他们虽然嘴里不信有神,但他们的良心里面不能不说:“这些见证人的生活行为,证明他们所信的神是真神。”这活出来的见证就定了他们的罪:“你们相信接受主耶稣为自己的救主就蒙恩典;若不接受不承认主就被定罪就灭亡。”就像保罗讲的:“感谢神,常率领我们在基督里夸胜,并藉著我们在各处显扬那因认识基督而有的香气。因为我们在神面前,无论在得救的人身上,或灭亡的人身上,都有基督馨香之气。在这等人就作了死的香气叫他死,在那等人就作了活的香气叫他活,这事谁能当得起呢?”(林后二14-16) 这话说得厉害得很哪!所以我们必须要会作真正的见证人,才能满足神的心意。

  有时候我们对人有亏,也辜负神,在属灵的圣工上也有很多虚伪的东西,在人面前也显出很多的自私自利,为自己的利益而活著,以自己的利益为出发点来为神工作。到了受试炼的时候,我们能感到良心无愧吗?到了神光照我们的时候,我们能够坦然无惧吗?到那时候真是无地自容了。那一个内心的责备、懊悔,真是感到天地之间没有我们的容身之处了,那是真正最最痛苦的事了。

  基督徒绝对不是不讲良心的,不是不讲人情的。良心有愧的事决不能做,良心有愧的话决不能讲,这是神要试验我们对神的顺服如何!现在我们可以说,世人没有一个人的良心是没有愧的,甚至连小孩子也会昧著良心讲话。

  但是神的儿女们,特别是神的见证人就应当在这一方面有学习、有造诣,因为我们是存著无愧良心的人。我们传福音没有坏的目的,没有恶意,不是想譭谤人,不是想把人一棍子打死的,我们是用神的爱劝勉人的。这一种爱的力量大得很!比我们讲几篇道理更有能力显在人的灵魂深处。可惜这样的见证人不多。很多人光注意道理,光注意工作,把这一个内心的平衡,良心的无愧忽略掉了,所以再工作也看不见果效。虽付了很大代价,却看不见神的祝福。为什么呢?因为你带著有愧的良心做工作,叫神怎么祝福你呢?

  要作无愧的工人,不能只从工作上著手,更要从内心里著手。我们的心对临到我们面前的人、事、物摆平没有,平衡不平衡呢?只要平衡了,工作就好做得多了。你的人际关系保持平衡了,道路就通顺了;你和家人的关系保持平衡了,家庭里面就能保持彼此相爱、同心合意了。同样,我们做神的工作更必须保持平衡,不能够有高有低,放在天平里面若显出亏欠来,那就不行了。把我们说的话语,把我们做的工作,把我们作的见证往天平里面一放,如果没有高低,平平衡衡的就及格了;在人面前,在神面前也都能够算数了。若是往天平上一放,一面高,一面低,那就可怜了!所以无愧的良心是保持平衡。在事务当中若心不平衡,必会有破口,必会出事故,必会有损失,必会有矛盾发生。我们在生命长进中也必须要注意生命平衡的问题:我们讲的话、我们的行事、我们对弟兄姊妹的责备平衡不平衡?我们在传讲神话语的时候心是不是平衡的?还是有偏差的地方?这些都是我们应当省察留意的。

  无愧的良心,就是当你扪心自问的时候,里面没有高,没有低,没有波浪,平平稳稳的,不但平稳还满了柔和。主耶稣说:“我心里柔和谦卑,你们当负我的轭,学我的样式……。”(太十一29) 这样就能得着安息了。

  什么叫安息呢?就是你的心平静安稳了。扪心自问,你里面没有亏欠。没有辜负神,对人也没有亏欠,这是多么有福啊!内心又平稳又柔和,这样的人才配事奉神。要做无愧的工人,就是这样的做法,必须叫你心里无愧啊!当你心里平衡了,不管人对你怎么样,你的心总是平静,这是一个多么大的福气啊!因此我们说,里面的平安就是得胜啊!

  什么叫得胜呢?不是我有大的恩赐可以得胜,不是我有大的能力、知识、才干可以得胜……。如果你外面的一切都有了,而你的里面还是忐忑不安,这也不是得胜。有时凭著自己也能在某些事上得胜,但那个得胜的价值不大。环境一过去,工作一过去,你对神的认识也过去了,你仍然处在失败的地步,这能算是真的得胜吗?不是,绝对不是。如果一个人不管在什么样的环境中,里面都能保持平静安稳,不被任何人、事、物所动摇,这才是真的得胜。这个得胜真是奥秘得很啊!这个能力真是大得很啊!它不但能影响你所在的教会,甚至能改变当时的时代。

  我们知道人类有两个始祖:亚当是第一代始祖,因人的败坏,神就用洪水把人类都毁灭掉了,挪亚就成了人类第二代始祖。

  挪亚怎么能成为第二代始祖呢?他怎么能够在那个时代得胜呢?从他的名字就可以明白一个奥秘。“挪亚”这个名字的意义就是“安息”。挪亚就是安息的意思。从表面看,挪亚容易不容易安息呢?真是不容易安息啊!从环境说,人们都在为自己吃喝、嫁娶、建造忙碌,难道挪亚没有家庭吗?没有妻子、老小吗?这一切挪亚都有,难道他不在为下一代安排安排吗?这都需要。圣经告诉我们,挪亚是个义人,在当时的世代是个完全人,挪亚与神同行。神对挪亚说:“凡有血气的人,他的尽头已经来到我面前,……我要把他们和地一併毁灭。你要造一只方舟,……我要使洪水犯滥在地上。……我却要与你立约,……保全生命。”(创六13-19)

  从人的观点看,神说这话真像讲故事一样。是理想?是梦想?怎么可能呢?若听神的话,不为自己盖造房子,不为自己买家?……,把家产都豁上去,买成木头去做一只大船,当大洪水来毁灭这个世界的时候可以靠著得救,这是从何谈起呢?真像天方夜谭一样难以想像了。别人都在搞现实主义,为肉体按排打算,你却不随现实拼搏,并且说将来神要用洪水毁灭这个世界,哪有那样大的水呢?山那么高,能被淹没吗?楼房建造得高一点,不就可以了吗?这不可能吧!从哪里讲都不可能。

  但挪亚相信神的话。他是怎么相信昵?他会安息在主的话上。人真是虚空得很!环境虚空得很!物质变化也虚空得很!主的话是最确定的,是永远不会改变的。我相信主的话,我就躺在主的话语上面,以主的话为我人生的惟一标淮。我的心安息(安顿)下来,我若没有穿的、没有住的、没有吃的、没有用的,这一切我都不去担心,因为主是信实的。主既说了,我就相信不会错,所以挪亚就安息在主的话语上面。

  摆在挪亚面前的有两件事情:是人的现实是真的?还是主的话是真的?挪亚是站在神这一边去认识:一切既都是神在掌管著,人的计画就算不得什么。中国有句俗话说:“千打算,万打算,不如神一打算。”千算万算也算不过神啊!当洪水一来,所有不信的人就落在大患难之中,丧失了性命,而挪亚一家八口却安息在方舟里面渡过了洪水灾期。人类因此又重新延续下去了。挪亚就成了人类第二代祖宗,比亚当更荣耀,更美好。

  我常常想,政局变革以前的时代,那也是个大变换的时代,有不少神的僕人被感动、得启示,就应当即刻放下世界的一切,打破世俗的缠累,不再爱慕世界,不再置买田产,专心爱主才对。可是得胜的有几个呢?百分之九十以上都与世界一同沉沦了。

  为什么呢?在当时要想过好日子,就必须要置买田地,像今天买楼房、办家业一样。没有田地就是穷人,钱越多,买地越多,做生意赚钱就是为了买地,地越多福气越大,人生就有保障,别人看重,自己也有享受,这就是一般人的观念。就是一些信耶稣的人也有此观念而不听神的话语。神说,“不要爱世界……。”他们却说:“不爱世界能行吗?世人会看不起我们,说我们古怪。”神说:“你们要思念上面的事,不要思念地上的事。”(西三2)他们却说:“光讲道只为主,不买田产不去赚钱还是穷人。”心里也知道不从世界里面出来,是罪恶、是痛苦,要受惩治,但是肉体胜不过啊!

  只有少数相信神话语的人,看穿了世界,看见了升天的道路,就愿意放下田产.背起十字架跟从主。穷就穷吧!追求过一个祷告主、事奉主的生活。人看他们是疯子,是愚拙人,是信耶稣信迷了,甚至说他们所信的是一个错误的信仰,是异端。但是他们里面知道,祷告祷告里面就平安了,因著里面的平安,就不去求这一些虚荣名利,更不去求这一些物质性的产业,而只追求存到天上的产业了。

  有人还笑话他们说:“你们信的是什么主?是什么耶稣呢?”弟兄姊妹也说:“你们太糊涂了!我们信耶稣也可以发财致富,你们倒丢弃一切了,这样谁还敢信耶稣呢?”面对这些事实,就要看我们是以什么为中心了。以世界为中心,就得罪神、就失败、就软弱,心中就起伏不定。以神为中心,就得胜、就讨神的喜悦,心中就安息。我们应把自己摆在神的旨意当中,该放弃的就放弃,该破产的就破产,该丢掉的就丢掉,只要神与我们同在,有了神的话比什么都好,比得着天下万物都要好,这时才能真正享受主所赐的平安。

  弟兄姊妹们!要记住,我们宁愿要里面的平安,也不要所谓外面的福分。有儿有女不是福分;有产有业也不是福分,也不是真的享受;官职再高也不是真的荣耀。我要与主同在,与主交通,要让主的安息在我里面,我对神无亏,对人也没有什么贪求,这是我人生最大的目标、意义和价值。这真是享受,还是时代的见证,因它能把时代转变过来,使人的心也甦醒过来。

  我还要说,基督徒若不能从现实生活中认识主,不能经验主,这个信仰真太空洞了!光唱高调,所起作用不大;对人的见证力量也不大、感化力量也不大。拿今天的话说:说服的力量也不大,因为讲的是道理。你没有把你是怎么认识神的,是怎么经历神的生命讲出来,别人心里就不服气,这是因为我们常常活在亏欠当中啊!

  扫罗往大马色去捉拿信徒归案的时候,神呼召他。神怎么呼召他呢?从天上有大光四面照著他。东西南北四面都有光照。在神的光照下,他见不到阴影了。一个人活在神的光里面是没有阴影的,人找不出你的毛病来。他们可以诬告你,可以胡说你不讲公理,不讲公义,但他们不能说你是罪人,因为你里面没有阴暗面,在神面前、在人面前都是存著无愧的良心啊!

  主耶稣在回答大祭司的时候说:“我从来是明明地对世人说话,我常在会堂和殿里,就是犹太人聚集的地方教训人,我在暗地里并没有说什么。你为什么问我呢?可以问那听见的人,我对他们说的是什么;我所说的,他们都知道。”(约十八20-21) 耶稣这样大胆的作见证,我们敢不敢说:“我没有做一件不好的事情,也没有一件事是凭著我自己做的:我的信仰是正大光明的,我在人面前也没有做过亏欠人的事情。”这个见证我们作不出来。虽然作不出来,我们仍要向这方面追求,要达到这个地步。我说话行事不是随随便便,我有神管理我。你可以随便讲话,但我有主在我里面,我的主不许可,我不敢随便讲话。这样,我们的灵性就不能不起变化。

  所以我们要做一个事奉神的人,作神无愧的工人,要懂得什么叫无愧。你里面还有愧,怎么成为一个好的工人呢?要从话语方面、从生活行为方面、在家庭里面、在同事当中、在亲戚邻居当中,都应当常存一颗无愧的良心,不要对任何人有愧。没有阴影,没有皱纹,用我们的见证来荣耀神。否则当良心控告我们的时候,我们就感到痛苦极了,就失去了见证的能力。 (续)

 

上一篇  回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