祷告信息精华



第一章 祷告的意义

    祷告的真义
    祷告中的祷告
    常常祷告
    祷告的意义

第二章 祷告与属灵生命
    祈祷的生命
    属灵争战的预备

第三章 祷告的认识
    祷告蒙应允的条件
    祷告中之安静
    如何圣灵的声音
    对抗黑暗权势的争战
    胜过撒但的得胜者
    怎样才能成为“代祷者”
    权柄的祷告

第四章 工作性的祷告
    工作性的祷告
    祷告即工作
    复兴祷告的需要
    在祷告行动中
    爱与代求

第五章 祷告的实行
    祷告八个步骤
    祷告上的学习
    祷告问答
    祷告会

第六章 祷告的见证
    一、复兴的祷告
    二、教会的祷告
    三、家庭的祷告
    四、个人的祷告

《附录》祷告丛书介绍


第六章 祷告的见证

贰、教会的祷告

一、摩拉维亚复兴之祷告

  如果我们探讨辛生铎夫成功的秘诀,从两段经文可看出一些端倪,那就是:“不是倚靠势力,不是倚靠才能,乃是倚靠我的灵,方能成事。”(亚四 6)“祷告完了,聚会的地方震动;他们就都被圣灵充满,放胆讲论神的道。”(徒四31)辛生铎夫伯爵早年就学得推行祷告此一秘诀,一向即致力于建立祷告小组,十六岁那年,当他离开哈勒学院时,他递给有名的夫兰克教授一份列有七个祷告组织的名单。如果是在今日,他一定能在学生圈中引领许多人信主!祷告能够多么快的解决所有不分年轻人或成人的问题!一七二七年在翰胡地方,这位年轻贵族所面对的不是理论,而是一种实际的状况如何以信心、爱心去团结并服事这群敬虔但意见分歧,且原来各拥胡斯、路德、喀尔文、慈运理(Zwingle )、士文克斐特(Schwenkfeld )等人以自重的信徒?这看来的确是个除非神亲自干预,否则毫无希望解决的问题。神回答了这位年轻伯爵热情洋溢的不间断祷告,超人的智慧指引他采用了一些效力宏大的方法。汉弥尔顿主教(Bishop J.T.Hamilton)在一本叫“摩拉维亚人”的刊物中曾撰文促请人注意这些地方。文中首先提到辛生铎夫起草弟兄盟约,呼吁大家“寻求并且着重彼此意见相合之处”,不要强调彼此间的歧异,接着文中又述及伯爵亲自与每一位居住在翰胡的成年信徒面谈。

  汉弥尔顿主教说:“但是远较这些更为重要的,是大家都在五月十二日这天,和辛生铎夫共同缔结一项神圣的盟约,众人决心像他一样的真正献上自己的生命,各人依其所蒙特殊的呼召,在自己的职份上事奉主耶稣基督。这项盟约其实就是今天的弟兄协定的蓝本,也是个人之间与会众之间合而为一的衔接链环。”

  “接下去的工作就是选举十二位长老,使翰胡的灵性生活建立起完备的组织,并依照盟约规定,指派信徒分掌各种职务。这种秩序本身,就是进一步的彼此信任,以及对彼此的信仰热诚认同所带出来的成果,有了秩序为基础,接着就能展开圣经研究和频密的小组祷告聚会,这些夏月里的特色不啻领受圣经洗礼的开路前锋,而灵浸是以蒙福的八月十三日那天,会众都领受了从天而来的能力达到高潮,这股能力推动翰胡的男女信徒极为有效的服事他们的世代,将福音广传至基督教国度和异教徒之地。同样也是这股能力,保守他们在理性主义盛行,人际关系普遍疏离,教育界鼓吹教化人心、理性至上与道德净化的年代中,仍能保持热烈的信心。”

  祷告时期

  确实,以一七二七年的八月十三日为高潮的摩拉维亚大复兴,无论其先前或日后都接连着一段非同寻常的祷告时期。施恩叫人恳求的灵在该年年初即已显现。辛生铎夫伯爵最初给予一班共九名,年龄在十至十三岁的女孩子灵性方面的教导。当代史家告诉我们,“伯爵时常向他的夫人抱怨说,虽然这些女孩的外在表现极为优异,但是他找不出任何蛛丝马迹足以证明她们有自己的灵修生活;并且无论向她们讲论多少关于主耶稣基督的事,这些教导似乎都无法深入她们的内心。在这心灰意冷的时刻,他藉祷告藏身主怀,以火样般至极的热情乞求恩主将他的恩典和祝福赏赐给这些孩童。”

  这真是个奇观!一个禀赋不凡而又富有的年轻德国贵族,居然为了区区几个女学童的悔改而屈膝在主面前,心力交瘁的不停祷告!我们接着可以读到以下的话:

  “七月十六日,伯爵以全心全意做披肝沥胆的祷告,与之俱来的,是泉涌般的泪水;这次的祷告发挥了巨大的功效,也是日后赐生命与能力之圣灵动工的开始。”不仅只是辛生铎夫伯爵,就是许多其他弟兄,也展开了前所未有的祷告行动。我们在“摩拉维亚教会复兴的那些可资追念的日子”一文中,可以读到以下的记载:

  “七月二十二日——许多弟兄自动相约要时常在赫特堡(Hutberg )聚集,以同心祈祷并歌颂赞美神。”

  “八月五日华登(Warden),也就是伯爵本人守望通宵,和他在一起的,还有十二或十四位弟兄。子夜时分赫特堡举行了一埸大规模的祷告会,全场与会者都大得感动。”

  “八月十日是主日,约中午时分,若特(Rothe)牧师在翰胡主持聚会时,觉得自己被一股出于主的奇妙而无法抗拒的能力所淹没,他整个人俯伏在神前,在场的全体会众也浑然忘我的跟着他俯伏下来。他们就在这种心境下,祈祷唱诗,哭泣恳求。”

  “在那著名的蒙福之日,即一七二七年八月十三日,施恩叫人恳求的灵浇灌在翰胡的会众身上。那天过后,一个意念临到某些弟兄姐妹心中,他们觉得拨出固定的一段时间来祷告是很好的,在这关键时刻,大家都对祷告的绝佳效果记忆犹新,并且受到恒切祷告必得到附带应许的感召,每个人都愿意在主面前倾心吐意。”

  “远较一切更重要的是,旧约时代祭坛上的圣火是永远不准熄灭的(利六13、14),同样的,一群会众就等于是永生神的殿,其中有神的坛和他的火,圣徒们的代求应该像圣香一般,一刻不停息地上达到祂面前。”

   钟点代祷制

  “八月二十六日那天,二十四位弟兄和同样数目的姐妹聚会,互相约定推行从午夜到午夜的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祷告,每天分成日夜二十四班,由大家抽签决定班次。”

  “八月二十七日这个新计划开始付诸实行。很快的就有更多人加入阵容,代祷人数因此增加为七十七位,甚至有些灵性痛悔的孩童中,也自动展开类似的计划。每个轮班祷告的人,在他们当值的一小时中,无不慎重其事的妥为运用。这些代祷者每周聚会一次,听取一些特别需要在主前代求并记念的事项。”

  “无分男童或女童都同样感受到一股强烈祷告的冲动,听着童稚们的祷词而不深为动容者简直是不可能的。八月二十六日晚间,孩童们有一次蒙福的聚会,而后在二十九日从夜间十时直到次日早晨,有人目击了一幅感人万分的景象,来自翰胡和伯帖勒多弗(Berthelsdorf )的女孩子们在这段时间中聚集在赫特堡祈祷、唱诗并哭泣。同一时间内,男孩子们则聚集在另一处恳切祷告。施恩叫人恳求的灵当时倾倒在这些孩子们身上,来势强大并且满有果效,简直无法以适当言语来形容。这情景真的可以说是天上的喜乐临到翰胡的会众中间;大家都浑然忘我,抛开世上短暂的事物,一心只渴慕至天上与基督他们的救主同在,享受永远的福分。”

  另一位目击者说:

  “我无法将翰胡孩童们的大觉醒归因于任何理由,我只能说是圣灵奇妙的浇灌在当时聚集同领圣餐的会众身上。一时之间无分老幼都同样的蒙受到灵风的吹拂。”

  以上所述,就是本章章题——“圣灵何时来临”的答案。我们再度引用哈斯主教的话:

  “从整部教会史中,还找得到其他像始于一七二七年,接着又延续一百年的这么惊人的祷告会的例子吗?这是独一无二的。这种祷告会称为‘钟点代祷制’,意即藉着弟兄姐妹的轮班,使为教会所有圣工及需要而发的祈祷能够毫无间断的上达于神。这种祷告到后来必然导出行动。如在翰胡的例子中,祷告点燃了一个火热的期望,就是把基督的救恩传扬给异教徒,它也促成现代海外宣道会的成立。一个小小的村落,在二十五年间就派出了百余位宣教士,你如果想在其他地方找到任何就各方面都足堪比较的事例,最后必将徒劳无功。”

摘自:当圣灵降临时

二、司布真的发热机器

  五位青年传教士,刚从外国神学院毕业,尚未受职。在礼拜天,他们特意到伦敦城参观大教会,想听名人讲道。一个炎热的早晨,他们到司布真牧师会堂去礼拜。礼拜堂门口站着一个人,上前对他们说:“各位好像是主的工人,想必喜欢看看我们礼拜堂的发热机器,我可以引导各位去看。”他们在炎热的日光下,那里还想去看发热机器,碍于情面难却,只得答应。那人引导他们到礼拜堂的下一层,开了门,低声对他们说:“各位请看,这就是我们教会热力的发源处。”他们见了大大惊奇。原来在他们面前约有七百人,都屈膝在神面前,恳切祷告神,求神赐福给楼上礼拜堂的聚会讲道。那位引导他们的,不是别人,就是司布真牧师。司布真牧师传道有能力的秘诀也在此。

三、“突破”的祷告

  有一位福音使者曾有一次攻击的争战得胜经历,这个经历在今天足够使人们对藉着十字架信息学习“祈祷突破”的道路带来了亮光。这位十字架的使者,习惯在他工作的起首,首先求主从他的百姓中召聚一个祷告的团契,藉着这个团契与他在祷告上一同在福音聚会中为沉沦的人争战。为了这个目的,他在聚会最初几天向信徒传讲信息,就是加拉太书第二章二十节所记述,有关基督徒与基督在十字架上同死的信息以及与基督在复活上的联合,得到升天到宝座前代祷的生命。同时,他用整个上午的时间单独与神同在,等候他呼召一班“祷告的战士”进入争战。与往常一样参加聚会的基督徒当中产生了“突破”,经过四个晚上的聚会,有一些信徒被圣灵带领进入得胜祷告的境界。当聚会达到这个光景时,这位使者便要求那些学会与基督一同代求的信徒,在以后的聚会中成群地坐在前排的位子上,专门从事祷告。他要他们在会中不要注意聚会的过程,只要在祷告中持定得胜,呼求加略山上的得胜制服撒但,除灭恶者在会中的一切作为。

  在一次特别的机会中,这位使者在祷告中蒙了神有福的教导而开出一条胜过撒但的道路。这次聚会中圣灵呼召了二十几位将近三十位的“祷告战士”,他们都集中坐在大厅前排的中央。但是争战非常艰苦。因这个市镇是个酒类的集散地,并且“空气”似乎被极重的黑暗及重担所包围,显然是无法把它挪开。当晚,整个大厅坐满了人,因黑暗的势力降在聚会中是如此的浓厚,以致无人能祷告。这群祷告的战士也都哑口无言。福音的使者自己也感到压力是如此之大,以致话语从他口中出去便失了活力,显然他与群众同样成了麻木的一群。在此难关,他“呼求主”并说:“主啊!求你指示个得胜之路。”主立刻回答他“拿起圣灵的宝剑,突破”“我要拿起那个圣灵的宝剑呢?”他说“启示录第十二章十一节”,于是,这位福音使者跪下,用喘不过来的气息,重复大声呼叫说:“弟兄胜过它,是因羔羊的血,和自己所见证的道,他们虽至于死,也不爱惜性命。”他一遍又一遍的重述,直到坐在群众中间那群祷告战士与他一同发出得胜的祈祷。这时似乎是他们藉着启示录十二章十一节的“剑”,打破了黑云直达得胜的宝座,并藉着开启的天给整个会众带下了圣灵的大能。人们从每一个角落涌到前面寻求基督,同工们帮助那些迫切寻求救恩的人潮,直到午夜时刻仍无法离开会堂。

  “突破”!我们对此种“争战”及得胜的道路知道的太少了。我们常常感到气氛的凝重及人心的刚硬。我们以“血肉”的观点来看他们,然后离开着说“这个地方真是难的”并且弃之不顾了。现在,主亲自指示我们这种属天争战的奥秘。祂是主,是“战场上的大能者” 。藉着圣灵的宝剑,就能有如此的“突破”,我们这些祷告的战士必须明白如何为十字架的信息开路,使它能以通行全地。所有传讲十字架得胜信息的使者,都需要宝座前有能为真理“开路”的祷告,以使真理达到容易领受的心中。

  现在的需要就是祷告。以祷告“突破”恶者抵挡信息在空中所布下一切坚强的势力,以及它对那些开始与属神的能力合作的灵魂的强烈抵挡。神的百姓必须以“突破”性的祷告,为“主的道”铺路。

  启示录第十二章十一节,必是释放信息往前所要运用的圣灵宝剑。“主啊!求你教导我们来祷告!”

四、替全教会祷告

  伦敦某教会有一姐妹时常抱病在床,自己起初以为在世的工作做完了。但圣灵却对她说 ,这病并非是神把她放在一边,乃是要她为神复兴教会的工作祷告。她就日夜为着这事祷告。一日,看见报载大布道家慕迪的工作,深深觉得应该求主带领慕迪到她所在的教堂领会。

  这事怎能成就呢?因为慕迪在大西洋那边,她在伦敦一万个会堂中的一个,怎能与他接洽呢?一八七二年,慕迪第二次来到英国,立志不再讲道,惟一心愿是为从英国的解经家多学一些圣经。一次祷告聚会完毕,有人请他在伦敦北部教堂讲道,他不得不答应。这就是那位常常祷告的姐妹的会堂。慕迪在那天早晨的礼拜讲道,没有一点精神,巴不得不来还好。那位姐妹听说慕迪先生来到她所在会堂讲道,明白这事的意义。那天她就特别专心祷告。晚上,慕迪再去讲道时,很不乐意。哪知当他开口讲道之时,一切都改变了,听众莫不肃静细听。慕迪的舌头也解开了,话语如同活水一般流了出来。毫无疑议,神与他们同在。当慕迪请凡要信主的人站立时,全体听众都站了起来,甚至慕迪自己也感希奇。那天晚上共有四百人加入教会。

五、忠心的代祷者

  你也许曾为几位未悔改的邻人祷告过多年。以后在你家的附近有了奋兴运动,最初悔改 的人便是你所诚心代祷过的。此时除了你自己,无人知道此事。你保守了你与神之间的这种 秘密,这原是合理的。结果,没有一个人题说你所作的。可是讲道者的名字却是谁都知道, 人人都极力称赞他说:“阿,这真是一位大讲道家!”

  朋友,当你在默默无闻的祷告工作中感到疲乏的时候,当记得在暗中察看你的父必然在 明处报答你。他已经听了你的祷告,他清楚知道你藉祷告所成就的救人事业。假若在今生没 有报答,到了末日,你必带着禾捆,你工作的果子,回到天家。

  在祷告的精深技术中,代祷无疑是最难学习的了。以我所知,代祷便是人所能行的最美 好最□细的一样工作。但它也是最重要的工作,在前面“祷告即工作”一篇中已经说明了。 凡是到过瑞士曼尼多夫(Mannedorf)修养院的人(前面己经提到此院),总以为侧勒耳(Zeller)是该院的领袖,担负着重大的院务。但是有一天他本人却告诉我,该院负总责的是一位老妇人与另一位叫杜乐德(Trudel)的小姐。自该院开办一直到现在,这位老妇人就恒切卑微地担负为该院代祷的责任。她现在老了,并且很软弱,祗能躺在床上。但侧勒耳含泪告诉我说,她完全生活在祷告中,她在每天的祷告中把她的同工忠诚地带到神面前。

  代祷既是这样一种精深的技术,那么,显然需要一个长时期的严格训练。主领导他仆人 的方法很多。我们当小心不可为他定下什么规条。可是我们自己已经见到的,却不必惧怕提 到。至于我,我必须说,我所遇见的最忠心的代祷者,都是经过了许多试炼和大苦难才学会 了代祷的神圣技术的。他们在晚年都不作什么,躺在床上,动弹不得,就如刚才所提到的曼 尼多夫的老妇人一样。

  但他们却能祷告!

  虽然他们躺在那里,不为人所看见,但他们却是灵力的中心。藉着他们那简单的,恒切 的祷告,他们成了他们邻里、社会、国家,甚至全世界基督教工作的主要支持者。每次当我 遇见这些不为人所注意的代祷者,我就想到那些伟大的发电厂。它往往也是隐藏在狭隘的山 谷中。可是它们却是非常重要的;在它们停止工作时,我们特别容易看出它们的伟大。因为 它们一停止工作,我们的家庭马上变为黑暗,我们的工厂也会立刻寂然无声。

          *  *  *  *  *

  在我的家乡就有这样一位忠心的代祷者。他名叫约恩(Jorn),他生下来就有着很大的缺陷。他的双目软弱无力,以致后来常遇到谋生的困难。

  但他却自卑,愿意服在天父大能的手下,慢慢地,在艰难的经验中,他学会了祷告的神 圣技术。他愿意日夜为他的家乡祷告。到了时候,神就提拔他。他成了整个教区灵性的安慰 者。每日总有人到他的小茅舍里求指教,求帮助。若是约恩不能用什么方法帮助他们,他还 是从他柔和的心中向他们表示无边的热爱。此外他为他们祷告;这样一年一年的过去,许多 人从他卑微的茅舍里得着了光明和快乐。

  他晚年的景况极其可怜。照顾他与他同住的两位老妇人告诉我,他夜里常不能入睡,但 在此时,她们听见他为全教区一切的人祷告。他的祷告不像我们的那样马马虎虎。我们在祷 告时总是匆匆忙忙,拢统地为许多人祷告,求主赐福给他们。

  约恩不是这样。他想到每一家,又一个个地提他们的名字。有些小孩他没有见过,但他 知道他们已经诞生在世上,他觉得必须藉祷告把他们带到施恩的宝座前。

  这样的人对我们的关系多么大,他们的死对于我们将是何等大的损失!

  约恩的死也有些特别的地方。人们想,他的死一定是美丽的,因此信徒们都争先恐后去 伺候他,要看他荣归天国。但我们的主却敏捷地破坏了他们的期望。约恩死时,没有一个人 在埸,连一个看顾他的人也在那时到厨房里去了。

  约恩葬仪的伟大在我乡是空前的。在该教区里,他虽没有亲属,但四方的邻人都来执绋 送葬。他们在棺前痛哭,好像丧失了父母一样。就是非信徒,从不留心听道的人,也来送葬 痛哭。

  就在死时,约恩还是叫他人得福。他的生,他的死都应验了圣经的话说:“你们求,就必得着”。

摘自:祷告